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大江湖之我主沉浮

第131章 客栈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大江湖之我主沉浮 (ie)”查找!

    坐下后,罗伊对众人笑了笑,接着就开口道:“大家不用管罗某,罗某只是单纯来此歇息的。”听此阿史那贺图阴阳怪气的道:“歇息?看到这么多高手都不敢上楼还来楼上歇息,看来小辈胆子不小呀。”

    罗伊笑着道:“楼下太过封闭,怎及这楼上风景诱人,这与胆子大小无关,还望前辈勿怪。”见罗伊这个态度,众人也不再多说什么,凤婉清则是好奇的打量起了在此的众人,只见这些人在说话的时候同时盯着一个人看。

    此人坐在屋子的最中间,闭着眼睛,穿着一袭长衫。一头乌黑的头发披散在背后,山羊胡须被修剪的极为精美,背后背着一个铁桶般的东西,看起来颇为神秘。他的身前是一柄横刀,横刀的刀鞘十分精美,想来也是刀中名品。

    “嘿嘿嘿,小子,随你怎么说了,只要不耽误我们的事情就行。我说各位,不如一起将他拿下,到时候再说这藏宝图如何?”阿史那贺图开口道。听此江南大侠莫秋迪摇头道:“老夫和刚刚那位小友一般,只是路过,对此事不感兴趣。”

    阿史那贺图听此撇了撇嘴后道:“也罢,只要到时候你别找老子比武坏了老子好事就行。”接着又对其他人道:“你们觉得老子的提议如何?”

    就在这时,那被围在中间的男子发话了:“哈哈哈,想要老子身后的宝图就直说,一个个的满口是仁义道德,实际上一肚子鸡鸣狗盗。说话话在坐的各位有谁不想要老子身后的图?又有谁不想知道那黄巢宝藏的下落。今儿个老子既然出来了,就不怕你们能得手,说这么多虚假话干什么,要上就一起上吧!”

    说罢男人就放开了自己的气势,在男人气场的压迫下,桌子、椅子、屋上的大梁,所有的一切都在颤动着,只有客人们或是冷笑,或是淡然的看着男人。罗伊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人,接着抓住凤璇玑的一只手帮他抵消了男人的压力。

    “聂树平!这么多人在这里,你真觉得自己能在这闯出去吗?各位兄台,阿史那老前辈说的是,不管之后怎么办,当务之急是先把这聂老怪拿下再说!”豪萧客顶不住压力当先起来叫嚣,同时他也是第一个出手打破僵局的人。

    手上金光闪烁,豪萧客以手作刀狠狠斩向聂树平,刀气凝聚于手,此为其所练得意绝学《如意随心刀》。这刀法和一般刀法不同,因为这门刀法的目的不是练刀,而是把自己练成刀!一手劈落,刀气纵横。

    该说不愧是地榜有名的高手,刀客盟的右盟主,仅仅是这随意试探性的一招就已是天下大多数刀客这辈子都无法企及的境界。看着迎面斩来的刀气,聂树平冷笑一声,脚猛然一蹬身前桌子,顿时桌子旋转着飞向前去和刀气碰在一起发出一声剧烈的响声。

    下一瞬间只见一团黑影闪过,却是聂树平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了豪萧客,他左手持刀,右手做爪型狠狠抓向他的脖子。就在这时一枚茶杯直接带起破空之声向着聂树平飞去。聂树平见此也不在抢攻而是选择躲避开来。

    这茶杯在碰到墙壁之后直接炸成数十枚碎片。每枚碎片都无比轻易的将墙体贯穿,只看这一手就知道出手之人的招式是何等精妙,以此弹指神通而闻名江湖者也就只有明教的光明左使杨牧了。

    在杨牧出手的瞬间,号称只是路过的莫秋迪也是直接将在手上不断转着的铁胆打了出去。两枚铁胆交转着砸向聂树平,却让聂树平直接用手中未出鞘的横刀挑着转了两圈后砸向了一直在旁看戏喝酒的凌南峰。

    “来的好!”飞来的铁胆直接被凌南峰握在了手中。凌南峰转着铁胆笑眯眯的对一脸尴尬的莫秋迪道:“莫大侠,下次转铁胆的时候可要小心些,莫要再让这对胆子脱手了。”说罢随意的将铁胆丢了回去。莫秋迪伸手接过铁胆刚要道谢,下一秒就见他脸色狂变接着猛的突出一口血来。

    见此一直老神在在的阿史那贺图却是忍不住皱眉道:“凌老大,你这是何意?”凌南峰冷笑两下抚摸着那柄斩马刀道:“洒家这辈子最烦的就是心口不一的伪君子。怎么,你对洒家有意见?”这懒洋洋的语气,似乎是丝毫不把在场的所有人放在心上。

    凌南峰,十三风雷堡的大当家。臭名远扬的十三风雷堡,是西凉最为著名的山贼集团。十三风雷堡所在的太行山脉是连接东西的重要商路,能在此安家数十年而不倒,还闯出偌大名头的凌南峰可谓是在场之中最为难缠的人。

    凌南峰位列地榜的原因只是因为此人平常只宅在太行山脉很少有交手战绩的原因,江湖上许多人都认为其实力甚至能够堪比天榜高手。至于是否真的如此,无人知晓,也正是他没出手,阿史那贺图与武全中才没敢冒然出手。

    “聂兄,你这直爽的性子很合洒家的胃口,老子也对所谓的黄巢宝藏不感兴趣。”凌南峰站起来拄着斩马大刀说道。听此同时和杨牧与豪萧客交战的聂树平也是笑着答道:“江湖谁不知凌大当家一向是说一不二,凌大当家说对藏宝图没兴趣,那就是真没兴趣,老子信了!”

    听此凌南峰嘿嘿一笑道:“好,够他娘的爽快。”接着他盯着武全中与阿史那贺图道:“今有洒家在,你们两个老东西就别想着浑水摸鱼了。江湖上一向是讲究有仇报仇有冤报冤,明教和刀客盟都与老聂有过节,他们找老聂麻烦洒家不会插手,至于你们两个,可想和洒家连连?”

    就在这时,一刀刀气猛然斩在墙上,墙破出一个大洞。“聂兄弟,走!”话落凌南峰挥出一刀同时向着阿史那贺图与武全中斩去。见此武全中怒吼一声上衣直接裂开,肌肉上金光闪闪看上去无比坚固,也不见他做别的什么,很轻易的就接住了凌南峰这一记劈砍,金身不坏这个外号倒还真是名副其实。

    而聂树平则是一刀逼退豪萧客后和杨牧对了一掌,借助杨牧掌力落至破洞前飘身离去,而凌南峰也是狞笑一声,同时跟着跳下然后吹了一个口哨,顿时埋伏在客栈周围的土匪直接返水,和身旁的刀客盟弟子、明教弟子厮杀起来。

    “可恶,别让他们跑了,追!”阿史那贺图冷哼一声接着带领众人追去,楼上只留下罗伊与凤璇玑二人。

    “你到底是谁?”罗伊紧抓着少女的手腕问道。凤璇玑笑了笑:“你是怎么看出来的?”罗伊一笑道:“要是璇玑的话在受到刚刚的威压应该会直接昏过去,而不是皱皱眉头。”听此凤璇玑遗憾的道:“原来算漏了这,我还以为这丫头多少也有些低子。”说罢摘下头上的假发,满头蓝发被她甩开,揭开面具后露出来一张倾国倾城的脸。

    “罗庄主,我们又见面了。”

    “雪瑶姑娘……”罗伊一愣,显然没猜到凤璇玑竟然是冷雪瑶假扮的、这是什么时候调的包?冷雪瑶见罗伊有些发懵的样子忍不住掩嘴轻笑道:“罗庄主放心,那位璇玑郡主现在还在京城,等你回去就能见到他了。而且姑娘什么的太见外了,你直接喊我的名字就好。”

    这时罗伊却是突然笑了:“既然这样咱们也可以趟一下这波浑水了!雪瑶,你觉得呢?”冷雪瑶也是有点兴奋的道:“这么多武林高手混战,不好好看看可真是遗憾终生,咱们快走吧!”说罢二人也在破洞之中直接跳了出去。

    “你带武器了?”罗伊盯着冷雪瑶问道。冷雪瑶笑着道:“当然!”说罢不知从哪变出来一柄细剑。剑柄剑鞘以冰蓝色为主,剑的吞口处有一枚血红色的宝石做点缀,这柄剑整体看上去无比娇贵,正是玉蟾宫传承名剑冰魄。

    虽然现在心中有诸多疑问,但是罗伊知道现在可不是发问的时候。

    “聂兄弟,一会我拦下武全中与阿史那贺图,你去引着杨牧与豪萧客往林间走,到时候自然有人接应你!”说罢凌南峰就停了下来一个转身腾空,刀上缠绕着恐怖的杀气狠狠向着阿史那贺图斩落下来。阿史那贺图见此咬牙,手中铁拐杖一横想要挡住这一刀,却没料到直接让凌南峰将自己一下劈成两半。

    看着阿史那贺图盯着自己恼恨的表情,武全中笑了笑:“和你这个蛮子合作可没什么好处。凌老大,你当真要阻我吗?”凌南峰甩掉刀上的血看着武全中道:“武掌门金身不坏之名洒家找有耳闻,只是不知道洒家这斩马大刀能不能切下君头上这枚黄金人头当收藏呢?”

    武全中听此锤了锤胸膛道:“你可以试试,前提是别让武某人摘下你头上的脑袋。得不到黄巢宝藏,用凌老大这颗人头换万两黄金也是够用一辈子的了!”说罢全身罡气汇聚在掌,却是打算先下手为强!

    凌南峰也是直接双手抓刀上撩,意图将武全中一击格杀!

    此时,小树林中。

    “大姐,我们要等到什么?”一个短发青年有些不耐烦的问道。坐在轮椅上的红发女子淡然道:“师傅给我们的命令是安心在此等待就行,聂树平这次是逃不掉了。”“哎?师姐,我们不是接应聂树平吗?”“接应归接应,他杀了我们这么多听风捕快,岂能任由他逃脱!”女子双眼无比冷漠的道。见此周围三人不禁感到身子一寒。

    大师姐功力又精进了!紫衫男子感慨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