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全家都穿成了反派

第191章 大厨云华春

    这个季节实在是没什么好吃的,云华春想了想平日里媳妇给自己做的。

    从记忆里挑出了不少东西。

    他来的时候,带了不少南潼的特产过来。

    什么虾干鱿鱼干,海带紫菜之类的,装了不少。

    家里人怕赶路来京城,荒郊野外没啥吃的,便塞了不少。

    住在的京城的厨子鲜少见到这一类的海产,只能按照云华春说的一桩桩来。

    海带可以炖个排骨汤,但是炖汤费时间,马上要吃饭了,泡海带都来不及。

    云华春让人数着时辰煮了三四个蛋。

    等到外面一圈蛋白微熟蛋黄还未凝固的时候,把鸡蛋取出来戳个孔,把蛋黄全部倒出来。

    混着早就切好的肉沫、香菇、火腿丁,再夹着些烫熟的菜叶子。

    混着流动的蛋黄又塞回鸡蛋里,上锅蒸。

    云华春有些遗憾,没点儿绿色的菜叶子,不然这什锦鸡蛋会更好看。

    剩下的鱼,他让厨子剁成了肉糜,混着鱼骨熬制出来的奶白高汤,把肉糜一点点放进去,再切了些嫩豆腐丁,加了点他自己造的红薯水淀粉。

    鱼羹便成了!

    他让厨子炸了鸡肉块,做了个辣子鸡丁,清炒了份小白菜给几个孩子送过去。

    这一顿饭做下来,本来还有些担心云华春做菜受伤的管家眼神完全变了。

    自家男爵哪里是农神下凡?

    他一定是厨神在世了!

    云华春从自己的小箱子里掏出了不少的香料,都是他平日里用惯了的。

    白龙使的人偶尔瞧见云华春做菜,觉这味道香得厉害,没往这香料上想。

    只认为云华春做菜的手艺出神入化,气味便能勾人魂魄。

    许是今日的饭菜做的太香了,云家的几位小主子闻着味立马把手停下。

    “今天的菜色都变了?”

    “禀少爷,这是男爵吩咐后院厨子做的。”

    “这是什么?”云钦光指着盘子里面红彤彤的干辣椒问道。

    这是他第一次见着干辣椒。

    “这是晒干的富贵果。”送饭菜来的下人说道。

    富贵果因为长得红彤彤的,颇受贵人们喜欢,便有不少人在自己的暖房里种了这果子。

    几人曾见过。

    但还第一次见到放在盘子里的富贵果干,也就没认出来。

    这,富贵果能吃吗?

    富贵果价格高昂,一颗便要好几两银子。

    换做他们,是不会尝的。

    不是怕难吃,而是根本吃不起。

    他们一个月的月钱不过几两银子,怎么敢把富贵果当菜吃。

    “那这呢?”

    “这是捣碎的鱼肉做的鱼羹。”

    鱼羹啊!还算他们能接受的范围。

    “此物,像是鸡蛋?”云钦才说道。

    “少爷您聪明,此物就是用鸡蛋做的。”

    几个少年晃了晃心神,围着桌子坐下了。

    大家都很自觉不去碰那富贵果做的菜。

    一人分了一碗鱼羹,慢条斯理喝着。

    鱼羹做的香极了,里面的鱼肉软嫩可口,一进嘴就流到了喉咙里,没有鱼刺。

    众人尝了尝其他的菜,做的也不错。

    只是……

    “大哥,这菜我们真的不吃吗?”年纪最小的少年对着云钦光问道。

    富贵果做的菜,他还是第一次见,心中好奇。

    “吃吧,是五伯伯的一番心意。”说罢,云钦光带头夹了一筷子。

    云钦光不敢去夹着富贵果,夹了旁边的鸡肉。

    入口以后,滋味千奇百怪,又麻又香,不似鸡肉往日的平淡。

    吃完一筷子只觉胃口大开,还想再来一筷子。

    一旁的少年郎心性重了些,夹了一小块富贵果干。

    塞到嘴里后,那刺激的感觉把他眼泪都快激出来了,舌头上好像有什么东西炸开!的厉害!

    可这是长辈做的,他不能吐。

    少年含泪扒拉了口热米饭,似乎更辣了。

    不行,再喝点儿鱼汤。

    好像更难受了。

    少年哭丧着脸,吞下了那一块富贵果干。

    “如何?”

    其他两位没动筷子的少年问道。

    “还不错。”

    “富贵果干尝起来滋味十分奇妙。”

    “我瞧你额头出了不少汗呢?”

    少年闻言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确实,吃让他心跳都快了几分。

    “那把富贵果干给祖父留些吧,你们尝几筷子旁边的鸡肉,还不错。”云钦光开口道。

    他吃下去以后,也感觉背后冒了层细汗,倒不似弟弟那么激烈。

    几个少年都是长身体的年纪,一顿饭下来能吃空桌子上的饭菜。

    不过那道辣子鸡丁倒是留了大半。

    每人夹了几块鸡丁,辣椒是动都不敢动。

    “五伯伯做的菜真好吃啊!”少年感叹道。

    “那是,那富贵果干里还加了不少的香料,光是茴香我都见着不少,桂皮香叶八角都有……”少年滔滔不绝讲着自己的发现。

    “那鱼羹上面撒的好像是胡椒磨成的粉吧。”

    几个少年郎默契对视一眼。

    那这一桌子饭得花多少银子?

    大晋的香料便宜一些的几两银子一斤,贵一些的好几十两。

    因为大晋种不了这些香料,皆是番邦商人一箱箱运过来的,十分稀罕。

    “曾祖父说,五伯伯是从西北逃难过来,自己独身一人去了南边才发家。”

    “我看五伯伯吃穿用度皆不像什么穷奢极欲之人,可送给我等的皆是贵重礼物……”一个少年感叹道。

    “五伯伯对我们真好啊!”

    云华春此刻吃着鱼汤泡饭和辣子鸡,怀里揣着个热水袋,感觉生活惬意极了。

    “海带泡一个时辰就好了,等下让他们把海带切成排骨大小,丢锅里炖几个时辰。等祖父回来,就能吃上热乎的海带面。”

    云华春刚刚吃上饭,不忘吩咐身边的人去做饭。

    下人领了命令,马上向厨房传话。

    到了晚膳时候,一家人围坐在桌子边,每人面前放了一大碗的海带排骨面。

    炖好的海带排骨面上撒了些油炸过的豌豆粒,飘着点点的油花。

    桌子中心摆着云华春中午做的什锦鸡蛋和辣子鸡。

    云徽言还未动筷子,看着这花花绿绿的菜色把目光对准云华春。

    “这是你想出来的?”

    “是啊,祖父!孙儿在屋内闲得无聊,便琢磨起了给您做点儿菜。”

    “这是辣子鸡丁,这是什锦鸡蛋,这面是海带面。海带是海里捞出来的,跟菜一样的东西,时候炖够了就很软,您尝尝看。”

    云徽言看着眼前巨大的汤碗,那褐色块状的物体便是海带。

    听闻这是孙子从海里捞上来的吃食,他终究在心底叹了口气。

    “辛苦你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