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家族修仙:我的悟性能储存

第83章 防御剑诀

    “执事大人,莫家剩余六名修士和这位鬼祟散修,皆已抓获,请大人执事大人指示。”

    苍云号甲板上。

    一名筑基初期修士带着一队周家炼气后期修士,将莫家残余重伤的修士全部抓获,包括那名完好无损的黑袍散修。

    周慕成看了一眼:“先押回战舰,”

    随即,用手指着莫余卿道,“把他也一起押回去。”

    “是,执事大人!”

    说完,那名筑基初期修士抄起瘫软在地的莫余卿,驾着遁光返回了灵虚战舰。

    见状。

    周慕成转过身,看向陈道玄道:“贤侄,是否与我一道,前往莫家做个见证?”

    闻言,陈道玄与陈仙贺对视一眼,拱手道:“那就叨扰周伯父了。”

    “哈哈,不叨扰,陈老弟,那我们就先行一步。”

    “周老哥慢走,道玄,此行切记听从你周伯父吩咐。”

    “是,十三叔。”

    陈道玄拱拱手,随即和周慕成一道,飞上了众人头顶的灵虚战舰。

    这是陈道玄第二次见到这艘庞然大物。

    只不过和第一次见到它时相比,这次陈道玄是作为客人被邀请登上这艘战舰的,感受自然大不相同。

    陈道玄和周慕成的身影在灵虚战舰面前,宛如两只蜉蝣般渺小。

    进入灵虚战舰。

    陈道玄仿佛进入一座仙家洞天般,大受震撼。

    “这是灵气?”

    陈道玄诧异的看向周慕成。

    “对!”

    周慕成笑着点点头,“每一艘灵虚战舰内部都带有一座灵枢池,这座灵枢池既能为灵虚战舰提供动力,又可为灵虚战舰内部的修士提供修行的灵气。

    如果非要类比一下的话,可以将它当做一条能够移动的灵脉。”

    “可移动的灵脉。”

    陈家才刚培养出一条一阶灵脉不久,在他认知里,灵脉都是依地势而建,哪有可移动的道理。

    但眼前的这艘灵虚战舰,显然打破了他对灵脉的想象。

    或许这所谓的灵枢池,大概相当于前世航母上的核动力发动机。

    不知其原理的陈道玄也只能做出这种类比了。

    这种大型战争法器,都是大势力的底蕴所在,一般小家族和小势力,别说炼制建造它,就连买都没有途径买得到。

    周慕成继续介绍道:“我周家的灵虚战舰,满载可搭乘筑基修士二十一名,炼气期修士一百二十六名,合力操控下,最强可爆发出紫府后期修士全力一击。”

    听到这话,陈道玄顿时心跳加速。

    随即。

    似乎想到什么,陈道玄拱手道:“周伯父,如此说来,这艘灵虚战舰,岂不是能够比拟一位紫府修士了?”

    听到这话,周慕成哑然失笑,摇头道:“哪有如此简单,它虽能爆发出紫府修士的全力一击,但它却没有紫府修士的灵活性。”

    周慕成顿了顿,“贤侄可曾见识过傀儡吗?”

    “傀儡?周伯父说的是仙云洲千机殿出产的傀儡兽?”

    “对,就是它,”

    周慕成点点头,“玄清道盟在和我万星海作战中,大量使用了千机殿出售的傀儡兽,若是这种傀儡兽可以比拟修士的话,那我万星海岂不是早就被玄清道盟攻破了。

    这灵虚战舰和傀儡兽的道理一样,它所发出的攻击,大多只能提前朝着一个方向进攻,并且攻击的强度越高,它中途变道的难度就越大。

    若是灵虚战舰全力攻击,那它的攻击绝无中途变化的可能,这种攻击,莫说是紫府修士,就连筑基修士都可轻易避让开来。”

    听到这番解释,陈道玄总算对这灵虚战舰有了一个初步的印象。

    “不过,灵虚战舰用来对付修士虽然不行,但它却有个用处。”

    说着,周慕成神秘一笑,“这个用处,待会儿你就能看到了。”

    闻言,陈道玄默然。

    沉吟片刻,周慕成继续道:“贤侄,适才我看你对阵莫家修士,似乎没有修炼过防御手段?”

    “道玄惭愧,我陈家族小力弱,族内并无防御法门传承和防御法器的炼制方法。”

    听了这话,周慕成了然的点点头。

    “防御法术和防御法器的炼制方法,比起进攻手段来,的确要珍贵得多。”

    说着,他从储物袋拿出一枚玉简,递了过来,“这是我早年在出云国战场用战功换取的一门一阶防御剑诀《磐石剑诀》,送与你了。”

    “周伯父,这这如何使得?”

    陈道玄有些惶恐。

    “怎么?你叔侄能送我儿周思亮那么珍贵的二阶水灵珠,我赠与你一门一阶防御剑诀,你却要推辞,难道是看不起你周伯父吗?”

    周慕成笑呵呵道。

    “道玄不敢!”

    话都说到这份上,陈道玄自然不可能再拒绝。

    只是他不知道,周慕成为何对他的态度前后变化这么大,好似换了一个人一样。

    除非

    陈道玄心中隐隐有了猜测,但不敢肯定。

    见他不说话,周慕成道:“怎么了?”

    陈道玄摇摇头,拱手道:“道玄无功便受此大恩,心中激动,又有些惶恐。”

    听到这话,周慕成意味深长道:“既然你与我儿周思亮一见如故,我视你自然如自家子侄,长辈赠与子侄礼物,合情合理,哪里来的惶恐。”

    陈道玄与他对视一眼,瞬间读懂了周慕成的言外之意,拱手道:“周伯父,今后我定与周兄多亲近亲近。”

    “哈哈哈,好好好,年轻人就是要多亲近亲近。”

    周慕成得到陈道玄的回应,心中大石头总算放了下来,他这番苦心孤诣,无非是为了儿子周思亮将来找个好靠山。

    而陈道玄,就是他看中的那座靠山。

    似乎为了回应陈道玄,周慕成投桃报李道:“今后,广安府散修法器市场,就是你们陈家的了。”

    听到这句最有力的回应,陈道玄当即喜出望外,道:“多谢周伯父照拂!”

    “既然你都叫我周伯父了,咱们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

    “是是是,周伯父所言极是。”

    两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两人叙话间。

    灵虚战舰朝着莫家的灵岛飞速前进。

    和陈家苍龙号的龟速比起来,灵虚战舰的飞行速度甚至比起筑基期修士的遁光还要更快三分。

    而且据周慕成所言,这还不是灵虚战舰的最大飞行速度。

    灵虚战舰全速飞行的话,速度几乎能与紫府修士比拟,万里之遥不消一炷香就能跨越,简直比前世战机的速度还要夸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