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并蒂莲骨

第82章 管林伟的试探

    管林伟发现香包秘密后,不仅没有因为被林笠笠欺骗利用而恼怒,相反居然开心地不行。

    能够得到林笠笠的回应注视,已经成为他的执念,能够被林笠笠利用,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回应。

    他打心底里愿意被利用,无论如何,总比彻头彻尾的忽视要好。

    管林伟现在一门心思地想要帮助林笠笠,想要弄清楚毛靖子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需要林笠笠费那么大劲去谋算。

    他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地想着事情,从头到尾没有发出一声嘀咕,他害怕自己一嘀咕,秘密就传到了某人的耳朵里,无论对付有多厉害,总不能把他脑海里的想法给盗走吧!

    的确,此时的千魂云正坐在教室里,一边漫不经心听着前面老师的慷慨激昂,一边通过监听蛊听着管林伟宿舍的动静。

    她看不见影像,只能听见声音,这也是蛊虫的能力限制,终究还是不如高科技有用。

    管林伟一个人在宿舍一个下午了,除了几次下床的声音,就是他走路的声音,喝水的声音,还有写字的声音,通过这些她完全不知道管林伟一个人在宿舍做什么,她想他是不是还在为禾文的失踪而烦躁悲伤,这让她有些后悔,早知道这样,她就不会直接对禾文下手。

    管林伟一直坐到何一帆回宿舍。

    “阿伟,你怎么没上课?我到了教室,才发现你没去,打你电话也打不通,发信息给你你也没会,急死我了!你这是不舒服吗?”何一帆一进宿舍就急呼呼说道。

    “嗯,有点不舒服,阿文到现在都还没消息,我这心里心里着急呀。”

    “是呀,相处三年了,天天在一起,这一下就失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地,呸呸呸,我这是在说什么呢?”

    何一帆今天一天也是失魂落魄地,心思也没放在学习上,上课也是上得心不在焉,一直胡思乱想。

    “朱队长那边有消息吗?”管林伟转向何一帆问道。

    “好像没有!监控什么的都没有发现线索。我刚刚还去死亡之路那边看了看,警察还在里面搜索,听说要把泥土拿回去分析分析,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不太可能有发现,昨天大伙一寸一寸搜索过,那里面的草丛只有踩踏痕迹,并没有腐蚀溶液烧锅的痕迹,更没有被人挖开的痕迹。”

    “是呀,很奇怪,监控我们昨天也看了,阿文明明就进去了,没有出来,为什么就不见了呢?”

    管林伟沉默了一下,然后幽幽地说道:“不是后来有一分钟的黑屏吗?会不会就那个时间点被人带出去了?”

    “谁知道呢”,何一帆看了看窗外,天色还有些亮,“阿伟,现在天还早,我们要不要去学校四处看看,我现在感觉静不下来,一坐下来就胡思乱想的!”

    “行,我们先去晋江楼后面的大池塘看看,死马当活马医,说不定就瞎猫碰到死老鼠了,让我们发现了什么!”

    管林伟留了个心眼,特意把地点说了出来。

    如果宿舍真有监控,那某人必然会听到他们的对话,按以往的经验,他们很有可能在路上偶遇到那人。

    事情果然如管林伟所料,他们俩在去晋江楼的路上,遇到了正在张望的某人。

    而这里,他们极少走过,正常情况下,根本就不可能存在偶遇的状况。

    “阿伟哥!”某人一边喊着他的名字,一边跑了过来,“好巧呀,你们俩要去哪呀?”

    “哎呀,阿伟,这毛靖子够神呀,这都能让她给碰见?”连何一帆都觉得惊奇,他们临时起意,想要去晋江楼后面的荷花池瞧瞧,这毛靖子怎么就能遇见他们呢,惊讶之余,他忍不住拱了拱管林伟。

    “呵!”管林伟微微冷笑了,没有说什么。

    “阿伟哥,这里!”千魂云见两人似乎没有听见她的声音又喊了一句,然后一路小跑地追了上来。

    何一帆抬手朝她挥了挥,表示已经看见她了。

    “阿伟哥,帆哥,你们怎么会在这儿呀?”

    明知故问,管林伟眉头皱了皱,心里极度不爽地吐槽了句。

    这下,他总算是明白,为什么他每次出宿舍,都能偶遇毛靖子了。

    难怪他们每次去网吧,去打球,都能随时随地地被她遇到,照这样看,他们宿舍的那个“不明之物”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

    千魂云一看管林伟不搭理她,于是又转头询问何一帆。

    “哦,靖子呀,这么巧,你在这做什么?”何一帆看管林伟一副不想搭理的样子,无奈之下,只能接过话。

    “宿舍就我一个人,有些冷清,我就出来随便走一走,没想到居然能遇到了你们!真是太巧了!对了,你们这是去哪?我老远就看见你们急匆匆地。”

    “哦,这样呀,你也知道,阿文失踪了,为了避免引起学生恐慌,学校封闭了消息,不让大规模搜索,我们俩实在是放心不下,就想趁着天色还亮,去一些比较隐蔽的地方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哦,所以,你们是……,准备去那边那个荒废了很久的荷花池看看。”

    “对呀!”

    “那我也一起去吧!”

    “行,一起走。”

    全程,管林伟都没有搭话,但是,他的眼神不再像以前那样选择无视她,他趁着千魂云不注意之际,开始暗地里观察着这个看似简单漂亮,实则让林笠笠都忌讳的人。

    千魂云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管林怀疑上了,她一边跟何一帆有意无意地聊着,一边仔细闻着管林伟身上的香包味道,确认这个香包有没有什么异常。

    千魂云小鼻子一耸一耸偷闻香包的小动作,自然毫无疑问地落入了管林伟的余光中,他心里暗道,这毛靖子果然是对香包起了疑心,难怪林笠笠要冒险将香包调换,看来也是发现了毛静子的疑心了。

    他思索了下,随后故作不经意,将手伸进衣服里面,把香包往里推一推,一副害怕香包掉落的样子。

    管林伟表面不动声色,脑海里却在飞速思考着。他知道,目前他手上的香包是没有问题的,要不是他太熟悉香包上的一丝一线,那连他都无法分辨出香包已经被调换,所以,他相信,除了他跟林笠笠,根本不存在第三个人能发现香包的不一样,毛靖子自然也发现不了。而要想让毛靖子彻底打消对香包的疑虑,将视线从林笠笠身上挪走,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她拿到香包,由她自己排除香包的异常,但又不能让她发现是自己故意放水,这就得想办法了。

    三人走在一起,远看似乎很和谐,殊不知其中暗潮汹涌。

    三人去荷花池里四处仔细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看天色已晚,便打道回府了。

    管林伟在其后的两天里,又连续试探了两次。

    一次,他故意跟何一帆说胃口不好,不想出去吃饭,随便在宿舍泡点方便面将就将就就可以了。何一帆一听觉得这样不行,就叫了外卖送到学校门口。

    结果他拿回来了两份,除了他自己点的那份,还有另外一份更大更豪华的。

    就连何一帆都惊讶地不停跟管林伟嘀咕。

    “阿伟,你说巧不巧,我去拿外卖,结果你的忠实追求者毛靖子也正好在去拿外卖,一听我说你没有胃口吃饭,就非得我把她的那一份也带回来,喏,就这一大份。艾玛,你说她一个女生能吃这么多?咦,不对呀,你不是说她不能吃饭吗,咋还点这么多东西?”

    宿舍里正偷听着两人说话的千魂云心里“咯噔”一下,暗自懊恼,她怎么把这事给忘了!这下惨了!

    “管那么多做什么,也许人家偶尔进食一顿呢,或者人家就买来解解馋呢?想那么多做什么,赶快吃吧!”

    管林伟自然心里知道为什么,但他不能说,不仅不能说,还得替某人圆谎。

    何一帆听管林伟这么说,心里有些奇怪,还想再问什么,管林伟给他使了手势,让他不要再说了。虽然他心中有百般疑惑,却也闭上了嘴。

    千魂云一听,松了口气,幸好管林伟不太在意她这有些怪异的行为,不然,她还真的不知道找什么理由搪塞呢!

    自从她知道那个香包是林笠笠的之后,就有意无意得接触过林笠笠,她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她从其他同学那里得知,林笠笠天生脸盲,认不出别人的脸,也就是说,只要是陌生人站在她面前,对她来说都一个样。

    那天,千魂云故意穿了件连帽卫衣,为了挡风,她特意把帽子戴了起来。她打听过,林笠笠下午最后一节课是四点半下课,而她下午是体育课,可以提前下课,所以,她早早就等在林笠笠下课必经的路上。

    殊不知,林笠笠虽然脸盲,但她有她自己认人的方式,脸盲不代表就不认识人。林笠笠一出教学楼,随眼一撇,就敏锐地察觉到了千魂云的存在,她不知道是真的偶遇,亦或是千魂云过来试探。

    但不管哪样,她都得好好戒备。

    她悄悄往后退了几步,躲开千魂云的视线,背过身,对沈瑆说了句,“阿瑆,回骨链,藏好。”

    沈瑆现在的魂魄凝聚地不错,虽然五官还没完全显现出来,但依稀可以看出小伙子长得不错,甚至还有些稚气未脱的感觉。

    许是他不是一般的魂魄,所以,他的魂魄并不畏惧白日的阳光,相反,在阳光下,他反而会更加精神,所以,非必要,林笠笠都不会让他回到骨链。

    她会让沈瑆陪她一起上课,一起走路,一起回家,一起吃饭,两人如同真正的情侣一样,形影不离,时时刻刻享受着甜蜜。

    整个校园,让她忌讳的人唯有千魂云一个,她不知道千魂云能不能看见沈瑆的魂魄,但她不敢冒险,所以,只要是在公共场合,她都会保持警惕。

    所以,当她一跨出教学楼的阶梯,她就觉察到了千魂云的气息,在千魂云没有看见自己前,缩了回去。

    沈瑆一听,立马知道是怎么回事,化作黑雾进了骨链中。

    林笠笠唤出乾坤衣,不顾沈瑆的抗议,护住左手的骨链。

    “阿笠,你得用乾坤衣护住你自己,万一千魂云施展蛊术怎么办?你没有办法抵御的。”沈瑆在骨链中大声抗议。

    “不行,乾坤衣同时护住我们两个的话,功效也许会打点折扣,万一千魂云靠的太近,我怕她觉察到你的气息,还是仅仅护住骨链我比较放心。而且我身上有香包,一般的蛊虫近不了身。上次柳师傅不是说了吗,我的香包可以克制绝大部分的蛊虫,她已经试验过了,所以你就放心吧,何况,此时,香包的事还没泄露,千魂云没有理由对付我。”

    林笠笠说完,把书包往上背了背,然后若无其事走出了教学楼。

    她目不斜视地朝前走去,似乎压根没有看见路边石椅上的千魂云。

    千魂云一看林笠笠果然没有认出自己,边悄悄地站了起来,尾随在林笠笠的身后。

    林笠笠虽然视线朝前看着,但全身的感官都在注意着千魂云的动作,她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盯着千魂云的一举一动,千魂云的任何举动都逃不出她的“耳目”。

    从千魂云的行为不难推出,她已经知道那个香包是自己的,只是她还不确定那个香包到底是不是有猫腻,所以想从自己这里寻找突破口。

    原本两人跟着一群学生一前一后走着,可后面的千魂云突然跑了起来,似乎要朝她冲过来,她本能地在千魂云快要撞到她的一瞬间,往侧边避让了下,完美地错开了千魂云的撞击。

    千魂云其实也没有准备要撞上去,她只不过想凑近闻下林笠笠身上的香味,看看是不是跟管林伟手上的香包一个味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刚差点撞到你了!”千魂云带着帽子,避着林笠笠连连道歉。

    “无事。”林笠笠不卑不亢地摆了摆手,就离开了。

    千魂云看着林笠笠离开的背影愣了一下,靠近的一瞬间,她感觉到一丝异样的感觉,稍纵即逝,快的没有让她来得及抓住。

    不过,她也确认了,林笠笠身上的香包味道跟管林伟身上的一样。

    林笠笠自然对千魂云的动静心知肚明,她唯一担心的是怕她发现沈瑆的存在。虽说她现在跟沈瑆之间心意已经相通,但沈瑆能不能抵御招魂鼓的召唤,过去的记忆还会不会再次激发出他的魔性,她不得而知,她需要更多的时间来一点一点化解沈瑆的心魔。

    所以,现在,还不是她直面千魂云的最佳时机,她还需要再忍耐一段时间。

    转头后的林笠笠冷冷地瞥了眼千魂云,眼神中的寒意如同千年冰雪一般。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