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最强祖神

第六十五章 考前复习

    顺着蓝衫书生手指的方向,王睿与毛安然看去,那里是一处颇为僻静的大宅,修建的有一丝客栈的味道,也有一丝民宿的感觉,二人点了点头道,“多谢了。”

    言罢,蓝衫书生又简单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便告辞离去了。这处专为各地考学前来的书生修建的招待处有一百多个房间,如今空房还有很多,一会儿只需挑中自己相中的房间,在一楼大厅领取相对应的房间钥匙之后便可以入住,每日早中晚都有专门的厨子过来做饭,到了时间自己从房间出来吃饭就好,当然,若要自己出去吃也是完全可以的,其他方面招待处没有任何特殊要求,除了不能影响其他人复习这一点之外。

    二人在三楼靠右找了两间挨着的房间入住,东西都收拾好了之后,毛安然便来到了王睿的房间,很是好奇地问,“你真的是神选者啊?”

    对于普通人来说,神选者是不可触碰的阶级,即便是斗技联赛上的血奴也是让不少人向往的。

    王睿点了点头,“我本不想瞒你,但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我懂,你们这种人嘛。”毛安然了然于胸道,“那让我猜猜,你当时在云冰城,然后改名换姓和我一起走,难道是在云冰城惹了什么事情?”

    “惹事是真,但并没有改名换姓。”

    “这样啊,那你可上了通缉榜?”毛安然很是好奇地问道。

    “你不怕吗?”王睿反问,“以我实力,杀你易如反掌。”

    “你都说喽,对你来说易如反掌,我害怕又有什么用呢。”毛安然无所谓道,“而且我觉得你不会啊。”

    “呵呵,我确实上了通缉榜。”王睿面容古井无波,“所以一路走来我才尽量挑偏僻的地方走。”

    “也增加了我钱包被偷的概率。”毛安然戚戚然道,“不过还是要谢谢你救了我一命。说实话你上了通缉榜有什么好怕的,北寒洲的世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大部分上了通缉榜的,其实都是赫赫有名的好汉。”

    “你听谁说的?”

    “家乡的人都这么说啊。”毛安然耸肩,他自幼读书,对于这方面知之甚少,但是对此仍是满心好奇,“你能教我一两招吗?这样我以后遇到普通毛贼也不至于手忙脚乱了。”

    “乱了的是你的心。”王睿目光冷峻,语气却颇温柔,“这段时间你一边复习,我一边交你一套传承,也算报答这段时间的照顾之情了。”

    一路走来说是二人同行,但大事小事基本都是毛安然在安排,既然他对此颇感兴趣,王睿也不在意传授给他一套传承,只是骨玉传承乃是先生林兹所授,未得先生首肯,王睿也不敢擅自传授与人,所以王睿打算将白骨传承传授给毛安然——对于一个书生来说,练至行者级已经足够了。

    “真的吗?”毛安然惊喜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同时回忆着在小说里听说的礼仪,便要“纳头便拜”,王睿见状赶忙将他拉起,“你先回去休息吧,明日晨间来我房内,我自会传授你传承。”

    说完,二人又寒暄了一阵,自打寒影村遇到劫匪之后王睿带着大家紧急赶路,毛安然其实已经万分疲惫,听了王睿的话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后,只坚持了一会儿,便在床上倒头便睡,鼾声大作。

    送别毛安然之后,王睿独自盘膝坐在了床上,心神缓缓沉浸,内视自己的身体,心脏之处宛如黄色暖玉,此玉心散发出蒙蒙暖意,护持心神,同时亦是自身血液、力量的中枢,乃是骨玉传承修炼的重中之重。而玉心之旁有一抹故意如小溪流转,正是阴阳生死泉所化的清流,每日王睿修炼之时便能自然而然地感悟到这种阴阳生死流转之意,骨玉传承本就是在死神传承之中脱胎而出,骨玉向死,有着令人难以抵挡的浩瀚之力,借由骨玉施展的手段大多神秘莫测,而玉心向生,提供给自身蓬勃生机以及清净之心,如今王睿体内生死之意自然流转,形成了完美的平衡,而也正因为王睿对于生死流转感悟加深,如今他的神异凝练进展速度极快,内视己身之时能够明显地感受到自身已经凝练成骨玉的四肢骨骼有着难言的死寂之感,而借由玉心再生、附着于骨玉之上的血肉则拥有着强大的生机,如今王睿受到普通的伤势之后几乎一瞬间就能完美愈合,这种恢复能力也常常让王睿感慨,自己已经突破了常人的范畴,变得彻底不像是一个“人”了。

    而在这之后,对于自己身上细小骨骼的神异凝练虽不艰难,但却因熟练繁多而显复杂,但以自己的进境来看,恐怕再有一年左右,自己便能神异完全凝练,届时身体再做突破,便能达到侍者级了!

    王睿摇了摇头,只是随着修为增加,自己总觉得心神之中似乎有着一片难以言喻的阴影笼罩,似乎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让王睿本能地觉得不安。

    会是什么呢?王睿抬头看向窗外,幽然不语。

    接下来的几日,王睿一边在自己房间修炼,一边传授着毛安然白骨传承,白骨传承入门极难,当时在狂狼旗的时候但凡修炼了白骨传承的无不都成为了斗技队伍的主力,而毛安然显然也并非天资过人之辈,几日修炼下来,并没有一点入门的迹象,不过毛安然并没有放弃,每日坚持按照王睿传授的方法感受自身变化,并且抽出时间,每日锻炼身体,这倒令招待处里一同复习的同届考生感到稀奇,不少人也随着毛安然一同锻炼,好不热闹。

    时光倏忽而逝,很快便到了八月十五寒影宫入学考试的日子,毛安然心态颇为不错,前天夜里睡的极香,一早起来精神抖擞地前往考试,寒影宫入学考试只考一天,等毛安然走后,王睿看着此时显得有些寂寥的招待处,长长叹了口气,而后寻了纸笔,坐在桌前给毛安然留下了一封信。

    毛安然吾兄亲

    (本章未完,请翻页)

    启:

    云冰城一遇承蒙照顾,然吾将远走,此会终散,他日有缘或可再聚。授兄之传承吾有思虑改良之处,概留此书信一封,详做细解。

    接下来王睿边写边想,将自己对于白骨传承的思考,如果达到了侍者级如何向神使级凝练神异迈步一一详细道来,末了,王睿又自自己的储物袋中拿出来了一件精良级防具——自狼神的大殿之内取出来的器具王睿大多用不上,彼时他的身体还没有成长到如今的地步,以他如今的肉身强度,若非有些极特殊功能的防具,否则精良级的防具王睿根本用不上了。

    将信封与防具放好之后,王睿施施然起身,背起包裹,踏步走出了招待处。

    离家日久,这一路走来思虑良多,如今也该回去看看了,看看大家,如今过得可好?

    算起来,离开白银城已经快两年了啊

    毛安然在寒影宫考完试回来之后,正待兴高采烈地跟王睿讲讲今天考试的内容,推开房门一看,房间之内哪还有人?毛安然目光看向桌子上的防具与信件,不由得长长叹了口气,果然两个世界的人,在短暂交集之后,便又要走向不同的方向了啊

    却说王睿离开寒影城之后,稍微辨认了一下方向便向着东边行去,寒影城靠近北寒洲边境,与魔渊洲边境接壤,王睿一路风餐露宿,没走多久就来到了北寒洲与魔渊洲两洲交界之处。

    王睿如今毕竟又通缉在身,因此他不愿意从边关直接走过去,为了省去麻烦,王睿向当地居民打听了一下,听说在北寒洲与魔渊洲交界处有一座鬼哭山,这鬼哭山上据说常有恶鬼出没,人迹罕至,二洲对此山均是不管不顾的态度,因此常常有偷渡之人便是趁夜翻过鬼哭山,瞒过边关,只是这些偷渡之人,大多因为恶鬼的缘故死在了鬼哭山上,所以偷渡成功的极少。

    王睿自忖修为,自然不怕什么所谓的恶鬼,届时如遇到所谓的恶鬼,自己尽情释放自身的死寂之意,说不定还能将恶鬼吓跑,王睿满是恶趣味地想着,便改变路线,来到了鬼哭山之下。

    鬼哭山人迹罕至,树木枯败,阳光似乎都难以照射其中,无处不显露着腐坏的气息,王睿目光冷峻,不以为意,月色之下也不做掩饰,径直踏上了鬼哭山。

    月光似乎被枯败的树木遮拦,踏入鬼哭山后便失去了一切光亮,王睿暗道此处果然诡异,同时迈步向前,脚下踏着腐枝枯叶,发出喑哑的声音,林间间或有灰鼠跑来跑去,踏在树叶上的声音极其难听,仿佛恶鬼的低声嘶鸣一般。

    王睿行在此间,心神无惧,却大概也明白了为何此间会有着恶鬼的传闻了。

    王睿走了许久,大概行至了半山腰处,忽然身侧似有狂风掠过,而后整个鬼哭山上此起彼伏响起来近似女人呜咽的声音,近似鬼哭!

    (本章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