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夺凤台

第185章 空间变化

    霜华和陆惜玉觉得后脑好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

    不疼,但困意却瞬间来袭,一下就睡了过去。

    与此同时,陆辞秋意念又动,直接带着二人一同进入了诊所空间。

    她们进了空间,马车就空了。空空的马车继续往前奔跑,也不知道最终会跑到什么地方。

    而当陆辞秋想要再出现在现实里时,她只会出现在进入空间时的那处地点,并不会再次出现在移动了的马车里。

    陆惜玉和霜华在昏睡,就睡在诊所的地砖上。

    诊所恒温,即使是瓷砖地面也不会凉。只是三人湿漉漉的一身,很快就滩了一地的水。

    陆辞秋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还是决定把霜华和陆惜玉的衣裳全都给脱了,然后扔进洗衣机,连洗带烘干,半个小时解决问题。

    她是大夫,脱人衣裳这种事做起来一丁点心理压力都没有。

    别说这只是两个女人,就是两个大男人,她依然能面不改色如同褪两只猪毛一样。

    如此一来,她们三人就还是穿着之前的衣裳,只不过湿的变成干的,脏的变成干净的。

    就连头发都被电吹风吹得干爽了,就是发式没办法还原,毕竟她是真的不会梳。

    穿好洗好之后,陆辞秋开始考虑如何到落云寺的问题。

    马车肯定是指望不上了,走着去也不行,因为外面还在下雨,从这里到落云寺太远了,等她们走到怕是得半夜。

    三个姑娘三更半夜从外头走回来,只这一点就足够被说成很多个版本,然后让她们很难再在世间立足。

    她虽然不在意那些,但是陆惜玉肯定是在意的。

    怎么办呢?

    陆辞秋在诊所里转了两圈,绕到诊所后后面,忽然发现原先一片虚无的地方,不知何时竟开了一扇小门。

    她记得那扇门,那是诊所的后门,推开这扇门就进入后院。

    诊所的后院是她的停车场,只停她的私人汽车,或是有首脑要来就医时,也会将汽车开到后院,然后再悄悄地从后门进入。

    虽然她这间诊所本来也不用公众开放,接诊的全部都是军方官方以及一些特殊的重要人物。但依然有很多人不愿意让自己生病的事情被外人知道,哪怕只是小病,他们也会做得神神秘秘。

    所以后院的停车场就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陆辞秋的手有些颤抖,她不知道这个奇妙的空间忽然出现了这扇门是什么意思。

    这门虽然存在于前世的诊所里,但等到诊所随着她一起穿越过来之后,她曾仔细的检查过,所有一切通往外界的通道和门,全部消失不见了。

    虽然正门还在,但也只是个摆设,根本推不开。

    后门这处地方,原本是白花花的墙壁,跟四周融为一体。

    她一度以为这是穿越的定律,给她一个牛逼的外挂,但又限制了这个外挂的一些功能。

    可是眼下这扇门又出现了,是空间出现了,还是这空间本身就有进阶功能,只是她从前还没有探索到?

    但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一件好事,甚至她都有些开始期待门能不能被推开,推开之后会看到什么。

    是只看到一片停车场,还是能看到她的汽车,又或是

    陆辞秋的心狂跳起来,因为她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设想。

    诊所出现变化,那是不是说明她穿越这件事情也随之出现了变化?

    如果这扇门推开,她又看到了熟悉的景象!

    如果这扇门推开,停车场之外不再是一片虚无!

    那是不是说,她就可以通过这扇门回到从前的世界了?

    会不会一切都只是一场梦,现在梦醒了,一切都还是从前模样。

    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没有被人从大厦上推下来,也没有经历一座左相府。

    没有摔过太子的小妾,没有见过皇上皇后,也没有也没有认识过燕千绝。

    她用手抵了抵心口,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自己其实从来都没有认识过燕千绝这个人,心里就痛,而且是那种剜心一样的痛。

    她很不喜欢这种感觉,自己明明是一个冷漠的人,前世今生除了对老师有师生情谊,有救命之恩,她对任何人都没有产生过感情。

    好的坏的都没有。

    却偏偏换了个时空,竟被一个年轻人搅乱了心神。

    这些意料之外的状况,让她每时每刻都想毁灭掉!

    如果这扇门能回到前世,她义无反顾!

    怀着这样的心情,陆辞秋猛地一下把面前的门推开了!

    那一刻她瞪大了双眼,期待眼前的一切能如她所愿。

    有一个人影在她的脑子里反反复复地打转,甚至她耳边都在不停地回响着一个声音。

    是昨天早上他问她:“陆辞秋,你有没有心?”

    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心,但可能老天爷觉得她应该是有心的,所以并不想让她离开。

    小门推开之后是停车场没错,但是在停车场的四周,依然是一片虚无。

    也不怎的,陆辞秋竟松了口气。

    明明那样期待回到从前,却又在这一刻庆幸自己能继续留在这里。

    那个声音又在耳边响了起来:“陆辞秋,你有没有心?”

    她瞬间烦躁!

    “有个屁的心!我没心!”

    因为下大雨,有一段路被急雨冲毁,车队行进的速度又慢了下来。

    待到了落云寺时,已经是傍晚了。

    天阴着,傍晚时分看起来就已经像是黑天。

    陆萧元率先下了马车,由下人撑着伞,开始指挥人们下车往寺里走。

    陆倾城在司琴的搀扶下也下车了,只是时不时地往后瞅,眉头轻轻拧着,像是在忧心什么事情。

    司琴俯在她耳边小声说:“小姐放心,那辆马车惊了,早就跑远了,奴婢看得真真儿的。”

    “也没有再回来吗?”

    “没回来,咱们的车队里是少了一辆车的。”

    这时,罗氏也发现马车数量似乎不对。她问陆萧宇:“咱们一共来了几辆车?”

    陆萧宇说:“十辆。”

    罗氏眉心拧得更紧了,“那你现在数数,到了落云寺的有几辆?”

    陆萧宇“咦”了一声,回头去数。

    这一数,立即就发现到了落云寺的马车只有九辆。

    少的一辆是谁坐的?

    “阿秋没下车,三姑娘也没下车。”罗氏说,“肯定出事了,但你不要声张,随便找个理由,就说路上掉了东西,骑马回去找一找。两个小姑娘落了单,要是再晚一些还不回来,就要出事了。”

    陆萧宇点点头,就准备回去找。

    这时,就听陆倾城的声音在前方扬了起来:“父亲!二妹妹和三妹妹还没下车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