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穿越从目睹崇祯上吊开始

第六章勇绝之剑(求推荐、求收藏)

    这是一个华美异常的房间,面积足有一百平米。

    但陈设并不复杂,甚至有些空旷。

    房间里摆着一些古色古香的家具,有榻、屏风、案几等等,却连一把椅子或凳子都看不到。

    家具基本都是黑色,造型古朴大气,看着就价值不菲。

    其中一张高约半米的条案上,堆满了竹简,数量足有几十捆,旁边放着几支毛笔。

    条案上还有一把造型古拙的青铜短剑,插在镶满宝石的剑鞘里,以及一个小型青铜骏马雕像。

    另外几张条案上也摆着一些东西,大多是觞爵之类的酒器。

    房间里到处雕梁画栋,陈设以黑色为主色调,点缀着大量金色,给人以奢华的感觉,也透着几分肃穆、甚至有点压抑!

    这里空无一人,外面却异常热闹。

    “咚咚咚”

    隆隆战鼓声不断传来,响彻天地。

    一同传来的,还有无数震耳欲聋的喝彩与欢呼声。

    很显然,这里并非战场,而是在搞什么庆祝活动,场面相当宏大。

    就在此时,房间中央突然闪出一个人影。

    那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家伙,身材匀称结实,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就那么恬不知耻地站在房间中央!

    这家伙出现的毫无征兆,可以说是凭空而来。

    “我去!又是赤条条的穿越”

    陈宇低声嘟囔着,表情却异常兴奋。

    话刚出口,他突然愣住了。

    怎么是陕西方言,而不是字正腔圆的普通话?

    更奇怪的是,这跟以前听到的陕西方言有所不同,好像更加古老。

    上次穿越到明末,自己说的是凤阳官话,这次却是古老的陕西方言。

    难道自己穿越到哪里,就会自然而然地说当地语言?

    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所处这个年代,恐怕不是2000年!

    想到这里,陈宇立刻看向手中的青铜密码筒。

    密码筒上显示的时间,赫然是庚辰年辰时。

    他又快速扫视了一下这个房间。

    沉吟片刻,他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苦笑,也有几分激动。

    陕西方言、古朴而华美的建筑、竹简、青铜剑、青铜酒器、尚黑、没有椅子和凳子等等。

    这里恐怕是秦朝,而且是在皇宫深处!

    就自己这一丝不挂的状态,如果不小心被人发现,以老秦人暴烈的脾气,绝对会被剁成肉酱!

    基本确定年代地点后,陈宇这就准备取出存放在青铜密码筒里的衣服。

    在穿越之前,他往青铜密码筒里放了几套衣服和鞋子,以备不时之需。

    除了衣服鞋子,还有其它一些东西。

    比如防身的棒球棍、百科全书等等。

    崇祯御剑和紫檀砚盒,以及那套明朝太监服饰,也在密码筒里。

    但陈宇很快发现,放在混沌空间里的所有东西都清晰可见,却怎么也取不出来。

    而在穿越之前,那些东西都可以随时放入和取出。

    面对这种情况,他瞬间明白。

    秦朝历史更加久远,比明朝早一千几百年,比现代社会早两千多年。

    无论崇祯御剑,还是那些现代服装,这时还都没影呢!

    也就是说,未来的东西无法在这里出现!

    “原来如此,难怪两次都是赤条条的穿越!”

    想明白这点,陈宇只能另打主意。

    他快速扫视了一下这座偏殿,然后就向那扇精美的屏风走去,转进了屏风后面。

    在屏风后面,摆着一张低矮的床榻。

    上面有两套叠好的袍服,一套黑色,一套白色。

    黑色长袍看上去更庄严和奢华一点,上面放着一顶冠冕,还有一块传说中的笏板,光泽莹润,好像是用象牙雕刻而成。

    很显然,这是一套朝服。

    旁边那套白色长袍,看着低调许多,应该是一套常服。

    床榻前面放着两双靴子,同样是一双奢华、一双低调。

    陈宇根本没得选择,只能穿那套白色长袍。

    就自己这副嘴上没毛的模样,还顶着一个圆寸发型,穿上黑色朝服出门,瞬间就会穿帮,接下来就是一个死!

    穿那套白色常服,虽然也很有可能穿帮,但情况多少会好一点。

    做出决定后,他就走向那张床榻,笨手笨脚地开始穿那套白色长袍。

    好在以前跟老妈一起看过不少古装剧,大概齐知道怎么穿古代长袍。

    折腾了大约五六分钟,他才穿好衣服,系好腰带,遮住了**的身躯。

    但这大襟宽袖的秦朝长袍,显得特别累赘,让他很不适应。

    他不得不在床榻前来回踱步,依照电影电视里看过的那些画面,适应这套货真价实的古装。

    “诸位爱卿,免礼平身!”

    陈宇微笑着低声说道,左手背在后面,右手轻轻挥了一下衣袖。

    恶搞的同时,他数次看向那块光泽莹润的象牙笏板,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把那件宝贝据为己有呢?

    这可是秦朝大臣使用的笏板,如果带回2018年,那就是妥妥的顶级古董文物,甚至是国宝级文物。

    就这块象牙笏板的价值,在京城三环内换一套房子或许都行!

    思想斗争片刻,他最终还是放弃了!

    随后,他就从屏风后面走出来,再次来到房间中央。

    他径直来到堆满竹简的那张条案前,拿起了摆在案上的那把青铜短剑。

    这是一把异常精美的青铜短剑,长四十厘米左右,剑柄和剑鞘上镶嵌着大量顶级宝石,錾刻着一些繁复且精美的花纹。

    剑鞘上还刻着几个古老的文字,看着像大篆,可惜陈宇一个都不认识。

    “我去!又是一件无价之宝,要不要这么考验人性啊?”

    陈宇惊叹不已,双眼瞬间就红了。

    陶醉不已地欣赏片刻,他才抽出这把青铜宝剑。

    “铮——!”

    伴随着宛若龙吟般的声音,殿内立刻闪过一片寒光。

    就连气温,似乎也突然下降了几度,令人汗毛倒竖!

    突如其来的这种变化,吓了陈宇一大跳,差点惊呼出声。

    等他定下神来,再看向这把青铜宝剑时,顿时就愣住了。

    这把青铜宝剑的剑身很短,只有不到三十厘米,而且细长尖锐,看上去更像是一把匕首,而不是宝剑!

    不同于其它宝剑,这把宝剑上的纹路居然是竖着分布,曲折蜿蜒、凹凸不平,看着就像鱼肠一样,又像是层层叠叠的流水纹。

    很显然,这跟后世冷兵器上的血槽有异曲同工之妙,而且更加阴狠毒辣,能极大地增加这把宝剑的杀伤力!

    更重要的是,这把青铜短剑寒光闪烁、锋利无匹,看着就令人胆寒不已,甚至有点心生恐惧!

    在剑身靠近剑柄的地方,錾刻着两个铭文,同样是大篆。

    陈宇将这把青铜宝剑翻来覆去地仔细看了一遍,喃喃自语道:

    “难道这是大名鼎鼎的鱼肠剑,位列中国古代十大名剑的勇绝之剑,也就是专诸用来刺杀吴王僚的那把绝世宝剑?”

    说着,陈宇的双眼已是一片通红,都快滴出血来了。

    他陶醉不已地将鱼肠剑欣赏了好几遍,这才恋恋不舍地插回剑鞘。

    下一刻,这把绝世宝剑突然消失,凭空蒸发了一般!

    在贪心的驱使下,陈宇把鱼肠剑直接收进了混沌空间!

    至于刚才的坚持,早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接下来,他又从条案上拿起一捆竹简,准备打开看看。

    竹简上或许有认识的字,那样或许就能确定,现在是秦朝哪一年!

    说话间,他已打开竹简。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还有大笑声。

    “丞相大人,等大典结束,咱们一定要好好畅饮一番,不醉不归!”

    “求之不得,廷尉大人,秦王改称始皇帝,这是开天辟地的大事,值得畅饮百杯!”

    听到有人前来,陈宇第一反应就是冲向那扇屏风,试图躲在屏风后面。

    与此同时,他心中已掀起惊涛骇浪。

    “难道现在是公元前221年,秦统一六国,嬴政改称始皇帝那年?这可是华夏两千多年封建帝制的开始啊,绝对开天辟地!

    马上进入这座偏殿的,必定是王绾和李斯,他们一个是当朝丞相,一个是当朝廷尉,正是他们议定了‘始皇帝’的称号!”

    说话间,大门已被人推开,王绾和李斯相继走了进来。

    就在这一瞬间,陈宇闪身躲进了屏风后面,可谓险之又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