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古代养家日常

第179章 一直支持

    唐昕一听, 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收敛起来,出现了一丝愁绪:“嗯,你也听说了?”

    “什么?这竟然是真的?”穆子期皱眉,“我以为是阿初逗我来着。”今天他来县城,见没到唐昕的下班时间,就顺便去税务部看望严日初,见严日初说这话时,脸上是笑嘻嘻的,就不以为意, 毕竟方教授医术精湛, 在平福县深受大家的爱戴,先前府城那边派人来请了几次,她都没有同意,没想到……

    “是真的,老师盛情难却, 这次终于答应府城那边的邀请。其实, 自从老师的脚痊愈后,她就一直想到前线去,结果大家一起反对,无奈之下, 她这才答应去府城。”唐昕对自家老师的行为很是佩服, “平福县毕竟是个小地方, 该看的人都看了, 这段时间, 一天到晚都没来几个人。”

    从上个月开始,平福县所接受的伤兵越来越少,到现在已经没有了。

    她顿了顿,见穆子期的脸色沉下来,心里也有些难受,她本来还在暗自琢磨着该如何开口呢,没想到他就突然说起这事,这下子,什么都不能瞒,只能实话实说了。

    “老师觉得府城那边的草药会有更多……”唐昕把视线移开,再看到未婚夫那张俊脸,她会心软,“对不起,我得跟在老师身边。”

    “我明白,你毕竟还没有出师。”穆子期心里酸溜溜的,他该庆幸自己还保持着理智,“反正府城离这边也不远,如今陆修好了,两个多时辰就能去到,我有空一定会去看你,倒是你,如果不是有伴的话,就不要单独前来了,这路上的事情说不好。”

    就算这片地区没发生过什么杀人越货的事,对于唐昕坐车去梅山镇,他同样会觉得担心,毕竟别人家的未婚妻可没有自家的好看,而且这种事情宁可小心一点,不能大意。

    “行行行,我知道了。”唐昕顿时展颜一笑,见穆子期还要一直念叨,心里颇为受用。与此同时,心情也好了一些。

    不得不说,穆子期能这么支持她的学业,她真的非常高兴。

    离开的日子很快就到了,他们刚刚讨论没几天,九月九日重阳节刚过,唐昕就跟随方教授去了府城。

    严日初对穆子期的平静感到意外:“我还以为你会很不舍,或者说会阻止,毕竟唐姑娘的医术不错,能独当一面了,等方教授离开,平福县医疗处就以她唯首是瞻。”

    “我舍不得,难不成真的要在大家面前表现出来?”穆子期看着走远的马车,转头又平静地看了他一眼,“大家都是独立的个体,我不能因为我是男人,就让唐昕牺牲自己的事业。他们学医和他们的不同,内容更复杂,讲究活到老学到老,如今她尚未出师,我哪能为了自己就让她一直待在平福县?”

    唐昕说得对,平福县还是太小了,方教授在这里会不自在,因为太闲了。而且方教授去府城,指不定她家人就会来看她呢。

    “子期,我怎么觉得你话中有话?”严日初摸摸脑门,总觉得自己从这段话中读到了另一层意思。

    穆子期看着他,皮笑肉不笑。

    据他所知,严日初到了这里后,和穆圆圆的联系一直没断过,两人之间通信的频率比他和家人的通信还要频繁。听刘江说过,严日初不管收不收到信,他自己几乎是三天写一封信,还时常对着窗口那盆凤仙花傻笑。

    从种种迹象来看,穆子期觉得,自家的小白菜快要被拱了,这让不能棒打鸳鸯的他无可奈何,只能默默忍受了。

    他现在终于明白唐昕的大哥唐晖在信中对自己的态度为何如此反复无常、阴阳怪气了!

    严日初赶紧搂住他的肩膀,讨好般笑道:“子期,不要用这种眼光看我,我害怕。”

    穆子期翻翻白眼,眼看着马车的影子看不到了,心中的伤感被某人破坏掉,...只能顺着他的力道,两人一起往回走:“就会贫嘴,我看你的面皮是越来越厚了。”

    严日初嘿嘿傻笑,又道:“我今年还要请假回去,我想家了。”

    穆子期挑挑眉:“你能请得到假?”

    “当然,今年大家都回家,轮着来就是了。”严日初很是自信,“法理不外乎人情,上官也是人啊。”阻碍到他未来的幸福,再怎么艰难,他今年都要回家一趟,反正来回的车费官府报销,不用正在攒媳妇本的他来出。

    “说起来,咱们明年七月就毕业了,那我也要写信去问一问,看是不是回学校一趟,我有事和老师面谈,总要知道我要做到什么程度才能顺利毕业。”穆子期思考了一会,立马下定决心。

    一边工作一边完成学业,这个过程持续了两年多,就算穆子期自身精力充沛,他也觉得颇为辛苦,总觉得睡眠不足的样子。

    “好,到时我再去问问李爱民和刘江他们,要回大家一起回。”严日初马上拍着胸脯说道。

    两人做好决定,穆子期在县城逛了一圈,买好东西后,也就回镇上了。为了送唐昕,他可是早早算好了日子,把要买的东西集中在一起处理,正好能顺便把唐昕送走。

    时间流逝,日子一天天过去,慢慢的,梅山镇山上的绿叶有一部分慢慢地黄了,风一吹,铺满了整个地面,等到初雪落下时,只有镇外的那棵罗汉松依旧挺拔苍翠,傲立在寒风中。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穆子期等人暗自的努力下,今年他们再一次争取到了假期,足足有二十三天,去除来回的时间,能在家待个十几天,已经很满足了。

    唯一不足的是,穆子期得在镇里撑上一个月,等待安景然从阳城回来。幸好,他还有江副镇长陪着,对方早在九月份就回过一次家了。

    等安景然回来时,他正好把莲藕和草鱼的事忙完,镇内又有一笔收入入账,有了去年的经验,加上今年的价格比去年高一些,获得的收入也让人满意,达到三十五两,比去年多出七两,大家都很是高兴,尽管年底发的福利不变。

    “我想开春建多几间平房。”临走前,穆子期和安景然交接工作时,安景然说道,“咱们住的地方还是差了点,时常要修修补补,雨季时我最怕的就是绵绵细雨,一下就是十天半个月,甚至不止,墙根都湿透了,不怎么安全。”

    穆子期觉得有理,他们住的地方还是那种泥砖瓦房,是他们来梅山镇之前就留下的,只是把房顶修缮过,把茅草换成瓦片。这种房子下大雨不怕,最怕的是一直下小雨,雨水会把墙根的黄泥一直熬,如同浸在水中,时间一久,很容易崩塌,万一砸到人就坏了。

    对比镇衙门的宽敞明亮,他们的寝室对比明显。

    他不是觉得不能新建房,他只是奇怪,上次安景然还说住的地方随意一点就行,没想到现在就突然变了口风。

    难不成是今年的收入不错?

    “今年我有意节省,在办公费这里省出一笔,加上这次的收入,差不多能盖几间房了。当然,我没打算把现在住的房子推倒重建,我们另选地方就是,正好能离镇衙近一点。子期,你意下如何?”

    “江副镇长那边的意见?”穆子期马上问道。

    “我还没和他说。”安景然的语气淡然。

    “我没意见,师兄,这是改善大家的居住条件,是件好事。”穆子期思考了一会,发现没毛病。反正他们又不是用贪污或搜刮的民脂民膏来为自己改善住房条件,不怕查。

    说完正事后,大家相互拜年,穆子期领完自己的俸禄,就兴冲冲地收拾东西,和唐昕、严日初、李爱民、刘江等人回家。

    和去年一样,大家趁着尚未放假,就先到夏国大学找老师上交完成的功课和询问毕业的情况。与去年不同...的是,这次不用季无病来接他们了,有穆子清在呢。

    另外,这次方教授也跟他们回来了,是师公亲自去接的,老两口时常有口角矛盾,时不时就闹一下别扭,有时候连唐昕都不知道他们的状态如何,到底是吵架还是和好?目前来看,已经和好无疑,在一路上,他们被塞了足够的狗粮。

    “季哥哥快要当爹了,刚满三个月不久,我也是前几天听奶奶说的,他如今一放假就天天往家里跑。”穆子清扔出一道惊雷,见穆子期等人目瞪口呆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哈哈,难道真的很奇怪吗?人家结婚差不多一年了,有小娃娃很正常。”

    “天啊,今年年初你们刚说了季无病成亲,没想到他现在竟然当爹了!速度这么快!”刘江很是惊诧,“明明我比他先定亲。”

    李爱民翻翻白眼,他这次请的假比他们多,他来夏国大圩办完事后,就准备会夷州岛海泰城的福利院看一看,那里毕竟是他长大的地方。

    目前,他处于大龄青年阶段,其实年纪比穆子期和唐昕还小几个月,同样是二十一岁,有不少人主动上门为他做媒,他虽然拒绝了一部分,可还是一直在烦恼,就想着趁着整个假期,回到福利院去问问看着他长大的院长。

    迷惑中的孩子实在是太烦恼了,据唐昕说,这一路上,她为对方说了不少建议,每次都被对方否定了,到最后是无话可说。

    选择困难症真是可怕,特别是这种双方没见过面,或者堪堪见过一面的人,生怕自己选择错误,害人害己。

    要穆子期说,李爱民其实找不到喜欢的,其实不用着急成亲,反正男的可以再大几岁,再不济,等他们毕业再说也来得及。

    “眼看着旁边的同学不是定亲就是成亲,要不就是当爹,他这不是心急了吗?”私底下,唐昕说起原因,对于这个一直听自己话的同学,两人的关系很好,她当做弟弟一般看待,“我看他是想快点成亲,想有自己的一个家。”

    想到李爱民柔软的性格,再想到对方是孤儿的身份,穆子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只能祝福对方能找到一个适合的对象,日子过得和和美美。

    嗯,就跟他和唐昕一样。

    “就是,子清弟弟说得对,季同学都成亲这么久了,有孩子很正常,我们这次不回来的话,等再收到信,估摸着他家的娃娃就该出来,我们就该给压岁钱了。”李爱民笑道,羡慕极了。

    刘江还是觉得这个消息太过于突然了。大家围着感叹了一会,就各自分头行事。

    回到客栈时,穆子清忍不住偷偷问穆子期,“大哥,你和未来的嫂子什么时候成亲?”

    穆子期瞪了他一眼,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个还得等等,等仗打完,或者唐家大哥回来,我和你唐姐姐就可以成亲了。”

    他暗叹了口气,上次定亲唐晖有公事要忙,无法回来参加还能说得过去。成亲就不行了,按照唐昕的意思,一定要等到唐晖回来。他们兄妹俩相依为命,一起扶持着长大,都不容易。

    一想到这点,穆子期就同意了。老叶氏尽管很想抱重孙子,可她也是通情达理之人,完全没有表现出反对的情绪。

    只是现在想到隔壁的季家……穆子期突然这次回家,自己说不定真的要被暗地里念叨一番?唉,年龄一天天增多,怎么烦心事还是一件接一件呢?

    去学校和老师们交流后,穆子期对于自己该如何毕业就有底了。这次,他在学校借了不少书籍。越是在副镇长这个位置上干下去,越是发现自己的不足,无论是处理事情的方法还是自己的反应能力,他都觉得有所欠缺,尽管他的工作经验越来越丰富。

    回到明州府后,穆子期发现旺财又老了一岁,可依旧那么活泼,天天要人陪着他出去奔跑。回清溪村过年祭祖时,它上山转了几天...,竟然一只野兔或野鸡都没抓到,为此,一连几天,穆家人就发现旺财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

    穆子期等人没有时间安慰它,因为他们实在是太忙了。

    大概是回得少的缘故,加上是过年期间,上门说话或邀请他们兄弟去喝酒的人络绎不绝,让穆子期等人分/身乏术。(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