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一品丹仙

第九十一章 庙

    一品丹仙!

    就凭眼下三个人,贡献的崇信力实在少得可怜,尤其吴升这种崇信力每天只有三滴的家伙,基本上做不出什么贡献。要将方池储满,就必须多找一些人来磕头,源源不断的磕头才行,因此吴升打算在这里建一座庙。

    光有庙还不行,他们三个知道敬畏下面祭坛上的神像,别人却不知道,也不可能让来烧香的人下去亲眼见证,所以需要立一座神像,在上面的神像和下面的神像之间建立联系,让人们磕头祭拜井上神像的时候,联想到的是井下的神像真身。

    于是吴升先在井口附近立了一根木头,让金无幻和庸直一起叩拜,查验有没有效果。当他们两人将叩拜的对象转移到光秃秃的木头上时,吴升在下面的方池中没有见到一滴水渍,这两位的解释很有道理“对着木头,我等实在生不起一丝敬畏之心啊。”

    吴升想了想,直接在木头上刻了两个字“禹王”。

    这两位呆了呆,金无幻一拍大腿“原来是他!”

    庸直问“大夫是如何断定的?”

    吴升道“禹王最大的功绩是什么?治水嘛!所以我们一进去,这洞府之中就一片大雨滂沱,非常贴合,此为其一。禹王治水时三过家门而不入,戴斗笠防雨,手拿未耜,无疑是用来凿山挖土的,他用的是疏浚法,结果大获成功,此为其二。”

    金无幻好奇“三过家门而不入?疏浚法?吴兄是怎么知道的?”

    吴升道“以后你们就知道了,这是常识嗯,就算不是常识,咱们也要让这些事成为常识我接着说,禹王制九鼎而镇华夏,你们看那座祭坛,什么形状?鼎!此为其三!有此三者,不是禹王是谁?”

    见庸直和金无幻还在思索,吴升道“是不是禹王,一试便知,如果不是,我把头反正我觉着是。总之你们就当这根木头是禹王的神像,拜一拜,我下去看看。”

    金无幻道“吴兄,我最多只剩两滴了。”

    吴升笑道“无妨,今天搞完,睡一觉,明天又有了。”

    事实表明,吴升的推测完全正确,当金无幻和庸直将禹王和下面祭坛上的神像联系在一起时,叩拜就有了效果,金无幻也被榨干了今天的最后两滴。

    吴升站在方池边,搓着手看着这团汇聚了三人之力而聚成的水渍团,数量虽然少,却是他走上龙门坛的希望,等到将来池水盛满,他就能如梦中的绝色女子一般,踩着这崇信之力的水花,触碰到禹王神像!

    将铁门关闭,钥匙拔下,吴升十分振奋,向金无幻和庸直道“走,我们上去盖一座庙!”

    金无幻满脸失望“还是不行吗?”

    庸直双眉拧成一把剑“大夫,不如咱们冒险去一趟学宫,将那狐妖的尸首盗取出来,看看这门能不能开启。”

    金无幻摇头“吴兄不是用狐妖的妖丹化生开门了么?没有用啊……门还是没开成。”

    庸直道“妖丹不行,狐妖的皮毛、骨血或许可以……”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争论着,吴升在旁边不由听呆了,不仅呆,而且懵,完全没搞明白他们在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见这两个家伙还在讨论铁门应该怎么打开,吴升忍不住打断“等会儿……不是都进去了吗?你们这是在讨论什么呢?”

    金无幻奇道“进去?进哪儿?什么时候?”

    庸直看着吴升,满脸的担心“大夫……”

    吴升指了指铁门“拜托,进去多少天了,前后七天了有没有?”

    金无幻和庸直面面相觑,同声问“癔症?”

    金无幻道“吴兄是开玩笑?还是做梦?”

    庸直补充“大夫想必是累得很了。”

    见他们两个都看傻子一样看着自己,吴升也不由有些心虚了,难道折腾了那么多天,不过是我自己做的一个梦?

    于是赶忙将四把钥匙取出来,重新装入孔槽,又将钩蛇具现出来,让它推门。钩蛇出来之后,兴奋不已,嗖的一下冲开铁门,钻入门内的狂风暴雨之中,卷起一声声长息“嗡——”

    吴升这下放心了,不是自己做梦,是那两个家伙失忆!

    “谁发癔症?看看?”吴升指了指铁门。

    金无幻和庸直呆了呆,勐然间醒悟过来,叫道“哎?”

    金无幻拍拍自己脑袋“对啊,明明开过门的,我怎么就忘了?”

    庸直则狠狠给了他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大夫,是直发了癔症啊……”

    吴升将钩蛇又召回气海世界,将铁门关闭,道“这回想起来了?走,上去盖庙……”

    金无幻问“盖庙?”

    吴升解释“祭祀先祖之地为庙,你们不懂吗?诸侯各国皆有祖庙,你们没见过?禹王可为我等之祖,故此建庙,就叫禹王庙好了……其又为神,叫神社也不错,但没有禹王庙那么好听,可名神庙……”

    庸直忍不住道“大夫在说什么?什么禹王庙?”

    金无幻思索道“吴兄以为,这铁门内是供奉禹王的祖庙?为何如此论断?”

    庸直道“是不是禹王庙,进去后不就清楚了?还是得想办法把铁门打开。”

    金无幻的思考则又进了一层,喃喃道“禹王庙……咦,这么一说,我总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好像梦见过……”

    庸直得了金无幻提醒,忽道“我也做过这个梦,梦里还有只蛟,总在问我,它像不像龙……”

    吴升明白了,铁门一关,钥匙一拔,这两位立马失忆,只有一些如梦境般的残留,和自己以前神识分裂时的状况何其相似。而自己能保持记忆,或许是因为想明白了的原因,又或者是因为自己将幼狐炼为内丹之故。

    也不知要开多少次铁门才能强化他们的记忆,当下也懒得再去开关了,只是道“我想到打开铁门方式了,我们上去建个庙,禹王庙。”

    这两位虽然对建庙和开门之间的关系满腹疑虑,但好在习惯了对吴升的服从,吴升一旦下定决心,他们立刻开始干活。

    吴升分配工作“用不着太复杂,正堂纵深大一些,设置神像,祭台就架在那口井上;左右厢房刻碑描述禹王功绩,用一道月门和燕湖山庄相连,燕湖山庄作为歇宿的别院;我负责凋刻神像。听清楚了?那就开工!”

    ------题外话------

    拜谢饭团西瓜的大额打赏,叩首!感谢孤灯渡漠、新西塘、舒迟不言、20190310、陋室散人的打赏,多谢道友们的月票和推荐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