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太子入戏之后

246:来自太子的关心

    太子入戏之后!

    而且苏辛夷现在很慌恐啊,陛下问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容王怎么安排是她能说的吗?

    这要是被皇后知道了,怕是要扒了自己的皮。

    苏辛夷琢磨着帝后这对夫妻着实令人费解,一个死命的提防着自己,一个还要问自己人家生的儿子的差事,这不是一个烧锅一个添水,最后倒霉的都是自己?

    皇帝看着苏辛夷坦然的神色,只是点点头,望着她忽然问道“吴道宏受袭一事,你怎么看?”

    苏辛夷心头猛地一沉,关于这一点她来的马车上就已经想好了,此时不敢有迟疑,生怕被皇帝猜疑,立刻就说道“回陛下的话,说实话臣女很高兴,我大哥受伤一事,虽然吴千户一口咬定并非是故意,但是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出他就是有意的,而且事后臣女问过大哥,吴千户所用招数处处克制我大哥,可见此人早有准备。只可惜我们拿不到证据,只能看着他得意逍遥,如今他被人偷袭,臣女只能说大快人心。”

    说到这里,苏辛夷顿了一下,“这只是臣女妄自推测,并无实据,还请陛下恕罪。”

    皇帝看着苏辛夷,好一个妄自推测,并无实据,状都告完了,这才说不是故意的,方才那架势若是吴道宏在这里,只怕她都要上手把人揍一顿再说一句一时失手,不好意思。

    这脸皮厚的,确实与当年的苏淳不相上下。

    太子脸皮太薄,苏辛夷厚一些倒也算是相得益彰。

    “朕听闻重伤吴道宏的人用的是鞭子,你对鞭法可有心得?”

    “回陛下的话,臣女略知一二,但不精通。习武之人这一生能练好一样兵器就足够了,臣女最擅长的还是枪法,刀法也有些心得,但是鞭法只能是个门外汉。”苏辛夷这话说的毫不心虚,鞭子比起她的长枪与腰刀确实不值一提,但是对付一个吴道宏也够用了。

    “你这一身功夫倒是难得,跟谁学的艺?”

    “回陛下,是臣女的生母为我拜师,我只知道我的师父是从战场下来的,受了伤不能再从军,教臣女功夫也是为了补贴家用。”

    “能把你教的这样出色,这人本事不凡,怎么会甘愿窝在一个小山沟里?”

    “臣女不知,不过我师父是个很严格的人。”

    “那现在人呢?”

    “师父在我回京之前就离开了。”

    “倒是可惜了。”

    苏辛夷不知道皇帝说的可惜是什么,但是她确实也不觉得师父有什么可疑的,教她功夫是真心教,但是他们家也拿出了不少的束脩,为了这份束脩,她娘早些年没少吃苦头,带着她进山四处打猎换钱。

    师父教她确实很严格,她记得小时候蹲马步,一开始练的时候,那真是一边哭一边蹲,刚开始学梅花桩也没少摔得鼻青脸肿,那时候她年纪小,人矮腿短,就算是练的梅花桩是师父特意改过给小孩子练的,她还是把门牙都摔断了,好在是乳牙,好长时间才长出来。

    她知道师父心狠,哭是没用的,后来就不哭了,咬着牙练,就是想让师父看看,我年纪小也不差。

    那些曾经吃过的苦,现在回想起来都不觉得苦了,因为本事一旦从自己身上练出来,再看回头路就知道,那些苦不是白吃的。

    “你回去吧,既然你与太子商议好让容王管商队的事情,那么你就替太子分忧,这段日子朕会让容王去齐国公府,听闻齐国公的几位公子每日正在刻苦习武,让容王跟着一起,有你看着,朕相信容王不会偷懒的。”

    皇帝说完就对上苏辛夷惊愕不已的神色,顿时舒畅了。

    一群小王八蛋,还真以为他老眼昏花好糊弄呢。

    这世上哪有这么多巧合。

    苏辛夷脚步沉重的出了宫,给容王加练可不是个好事情,这轻了练不出来,重了皇后那边肯定有意见。

    皇帝怎么就这么见不得人清闲,再说容王跟太子……陛下这是把容王交给太子,太子没空又扔给自己……

    皇后知道得气疯了吧?

    苏辛夷就觉得很别扭,让她去管容王,这种事情陛下就不觉得很奇怪吗?

    宫门外一辆马车静静地等在路边,苏辛夷一脸沮丧的从宫里出来,抬头就看到了这辆车,车帘清清掀起,一双乌黑带着浅笑的眸子出现在她的眼前。

    太子殿下?

    苏辛夷愣了一下,就很意外会在这里遇到太子殿下,她加快脚步走过去,还没开口,就听着殿下温润的声音传来,“先上车。”

    苏辛夷点点头,自己直接就跳上了马车,想着放个脚蹬的车夫弯腰的动作都僵直了一下,随即若无其事的坐直身子。

    苏辛夷进了车厢坐好,马车就滚动起来,她看着殿下,“我没想到殿下会在宫外等着。”

    “父皇宣召你进宫,我总有些不放心,不好直接进宫去,只能在外头等着了。”晏君初伸手给她倒了杯茶。

    苏辛夷接过去一饮而尽,确实有些渴了。

    “父皇见你是为了吴道宏的事情?”晏君初看着苏辛夷问道。

    苏辛夷点点头,“陛下只是问了一句,主要还是问了商队的事情……”

    她把觐见陛下的对话复述一遍,她不太清楚陛下的心思,也许殿下能知道几分。

    晏君初微微蹙眉,确实有些意外,他没想到父皇会让容王去齐国公府跟着习武,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太子的神色,苏辛夷就问道“殿下,是不是有什么不妥当?”

    晏君初摇摇头,“既然父皇让容王过去,你们平常怎么练还是怎么练就可以,也不同特意针对他放缓脚步。”

    苏辛夷听着太子的话心中就有了底,笑着说道“那行,应该问题不大,容王殿下的伸手如今跟我几个哥哥倒是相差无几,他们基本上都在一个水平,反正一只羊是赶一群羊也是赶。”

    晏君初闻言就乐了,他定睛看着苏辛夷,“最近因为吴道宏的事情,我也不好上门去见你,你可还好?”

    苏辛夷突然接到来自太子的关心,微微有些不自在,定定神才说道“我没事,殿下不用担心。”说完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也关心下太子殿下,于是就问道“作证的事情,没给殿下惹麻烦吧?”

    ------题外话------

    二更送上,今日更新完毕,么么哒小可爱们。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