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碧落天刀

第十七章 太过分了!

    碧落天刀!

    上面三人还在讨论。

    “所以……”

    “所以你就将人马都安排在了这条线上?”

    “不错。”

    “接下来……我估计那个女人还要故技重施,主动出现吸引视线,让我们对其展开追击,给另外两人制造伺机而动的机会。

    若是我所想成真,那么等会那个女人出现的时候,不妨来个将计就计,分出一部分人追击,与之缠斗,而绝大部分人手,却不妄动,依然原地埋伏!”

    “等到另两人现身动作之刻,便是咱们收网猎杀之时!”

    “那咱们三人……就是作为螳螂捕蝉之后的黄雀?预防可能出现的意外?”

    “什么螳螂,那个黄雀,不是说了让你去弄点野味么,等下咱们就在这树上,一边居高临下观视,一边享受美酒佳肴。惬意啊。”

    “呵呵……”

    “当然,咱们这么做的目的旨在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按照咱们预设的路线走下去,这叫料敌机先,让敌人沿着他们的预设,继续走下去。”

    “一直到……走进咱们的陷阱里。嘎嘎……”

    “老大果然高明。”

    “要不你以为老大那么好当呢,换成你俩,哪有这脑子?哈哈哈……”

    “他们若是不动呢?”

    “不动也无妨,现在时间正是咱们最有利的帮手。真拖个十天半月才好呢,毕竟马到成那边是真的快死了,他们若是赶不及,马到成已经成了尸体,只有对咱们更有利!”

    “现在急的是他们,而我们,需要着急么?”

    说着唏嘘一声“马到成一代名将,若是就这么耽误死了……当真是有点可惜啊。”

    “但是从咱们大燕来说,马到成这种,不是死的越多越好?越快越好?”

    “说的也是。”

    三人不再说话。

    而树洞里的三人也傻了眼。

    这特么……

    怎么办?

    我擦,这三人打算就在咱们头顶不走了,怎么办?

    等下还要就在这大吃大喝,大快朵颐?!

    下面三人不禁面面相觑。

    遇到这种懒货,简直是一大不幸。

    若是根据经验的说法,这三人就这么干完全就是在玩忽职守,但是,却偏偏卡在了命门上。

    庒巍然脸上都扭曲了。

    看对方的意思,即便在头顶待上个半月,也是毫不为难的,可自己三人也在树洞里待半个月?

    自己三人一猫倒是完全可以撑得住,可那已经中毒受伤的马到成马到功兄弟,哪里撑得住!

    别说半个月,天,甚至一两天都可能撑不住!

    “这尼玛倒霉。”

    庄巍然忍不住咒骂一声“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这种奇葩,居然能做负责人我真是草特来来的……”

    “怎么办?”

    胡冷月道“要不,我直接冲出去,先干掉头上这三个家伙!”

    “不妥。”

    庄巍然皱眉,道“你这般冲出去,即便可以出其不意的干掉他们,仍旧于大局无补,要知道,咱们的目的是设法引开他们,大打出手只会将我们彻底暴露。”

    胡冷月麻了爪“那你说怎么办?”

    庄巍然翻白眼,他也是百般无计。

    以现在的形势,唯一的解决办法,似乎只剩下硬碰硬的强行突围一条路了!

    风印也在皱着眉头想办法,想来想去,无计可施。

    便在这时,风影用小爪子勾了勾风印的裤腿。

    风印一低头,就看到小家伙用爪子指了指大树,然后小爪子敲了敲大树,又往下面一指。

    耳朵扑棱扑棱的抖了抖。

    风印顿时恍然大悟,忍不住抱起小家伙亲了一口。

    三个人居然还没有一只猫想得周到!

    自己这边可不只是三人一猫,还有大树这个新晋帮手,如何不用?

    风印急忙手抚树干,与大树展开交流。

    大树显然很高兴风印能和自己交流,对于风印提出来的需要帮忙的要求,即时全盘答应,而且立即就要展开行动。

    很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表现了。

    风印急忙劝住“稍等一会。”

    大树上的三个人已经开始商量晚上酒宴的具体事宜,却又陷入了新一轮的扯皮。

    扯皮的焦点却是三人中一人出酒,一人有蜈蚣肉,自然也想着让老大也出点啥,比如两人觊觎已久的老大的悟灵茶。

    而老大更倾向于白吃,将不要脸进行到底,自然一个劲儿强词夺理,各种威逼利诱武力恐吓无所不用其极,反正就是不想将自己的悟灵茶贡献出来。

    “一点白得来得蜈蚣肉,几瓶三十年的破酒,就想要喝我的悟灵茶?是你们两个脑子出问题了,还是以为我脑子有问题了?”

    老大明显被逼急了,什么话也说出来了。

    “想要喝老子的悟灵茶,除非你把你珍藏的血灵花拿出来,还有你,你就别拿这些寻常陈酿湖弄人,将你的千毒酒拿出来,咱也不多要你的,一人五斤的份量就可以了。”

    老大开始提高要求,妥妥的反向操作。

    “那不可能!”其他两人想也不想的利马拒绝。

    “那样的话还不如让你白吃。”

    “那我就白吃呗,我这人知足,不希冀非分之想。”

    “咋不美死你呢!”

    “信不信老子扣你俩功勋,再给你俩记大过,不敬长官,这罪名你俩冤了?不冤吧?!”

    “信不信我俩现在就申请辞职!”

    “特么的不准!老子是你俩的长官,就不批准,你俩能咋地?!我要留着你们一天一天的穿小鞋。”

    ……

    只是听着三人扯皮,就不难想到这三人之间的深厚感情;这些谈话聊天,倍显轻松,亲近,即便是落在风印这等敌人耳中,也只会感到有趣,丝毫不感觉讨厌。

    深深感觉这三人,就算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只可惜彼此阵营不同,有关立场,必然得站在对立面上。

    就在三人争执到了分际,已臻热火朝天的时候……

    突然间……

    三人齐齐停嘴,转头看去。

    在数十丈外,一个凹下去的小悬崖下,似乎有什么动静。

    就在三人心生疑窦,将动未动,马上就准备过去一看究竟的时候——

    小悬崖下,一截树根冒了出来,似乎是突破泥土的力道有余未尽,无巧不巧的将左近一块石头推动,轰隆隆的一路往下落去。

    而在一片寂静的氛围下,这突如其来的响动,简直有石破天惊一般的震撼。

    那三人都是阅历丰厚之辈,一时间仍是难以判断眼前所见是巧合,还是另有缘故。

    然而不等三人有所判断,在隐秘处相隔大约几十丈的地方,又是一节树根冒了出来,这次却是将一段枯枝给弹射了出去。

    嗖……扑簌簌……

    那节树枝径直穿过许多灌木,一口气飞出去数百丈之外,掉落到更密集的灌木丛中。

    彼端枝叶微微摇曳,倒是像极了高手突然钻了进去的感觉。

    “那边!”

    三人不敢怠慢,在树顶位置腾空而起,鹰隼收束翅膀俯冲而下也似凌空扑落过去。

    宁杀错,不放过,这正是老江湖的心态展现!

    非止他们,左近另有其他人也都循声向着那边赶过去,查看究竟。

    然而声音落处的彼端,除了刚刚的一点点动静之外,重归寂然,再也没有了任何动静,好似那人进去后就消失了。

    而这种迹象反而更让人心生疑窦,愈发的小心翼翼,越发确定这里就是敌人,于是一个个如临大敌,逐寸逐分的步步接近。

    从大树位置动作的三人更是谨慎,腾空飞掠之余,直接在空中先构成一三角战阵,徐徐落下之间,三道长龙也似的剑光,浩荡而出,有如犁地一般的推了过去。

    “出来!”

    ……

    出来就出来。

    风印等三人一猫就在三人腾身而起的第一时间,重新来到了树杈之上。

    然后,仍旧由庄巍然抓住风印的腰,风影藏在风印口袋里,悄无声息的落去地面,借助茂密草丛掩护,闪电般的飞射而出。

    这是一个最佳空档!

    但是时间很短,只有这么一瞬间,过了这一眨眼的时间,就是彻底暴露。

    但庒巍然把握时机,精准到了极点。

    明明是快如闪电的移动速度之下,整个过程却一点风声都没有发出,可见庄巍然对于力量的把控,已经精妙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胡冷月则是跟在庄巍然身后顺势飞掠,她这会要轻松得多,只是展开自己的身法,顺着庄巍然的速度和姿势,贴地飞掠,整个过程中几乎不用化什么力气。

    严格来说,此刻相当于庄巍然一个人带着两人一猫在飞窜。

    休……

    不过一个瞬间,一行人已经进入了彼端的灌木丛。

    却也就此遮蔽了彼端那三人以及飞翼众的视线,自然愈发狂勐飚进。

    扑簌簌……

    这一次,一口气干出去了足足五千丈距离,已是直接进入到了天荡山地界,而且直接上到了半山腰位置。

    来到此处不再突进,倒不是力有未逮,而是再往前的话,就要暴露于当前的一片开阔地之中,整个天荡山的这一块区域,赫然被飞翼堂以人力彻底铲了一遍!

    “草特来来的!”

    庒巍然见状,实在是忍不住骂了一句“曰特飞翼八辈祖宗,太过分了!”

    …………

    心情愉快,私房钱入账几百;上次打麻将哥们借了我七百,今天还了。突然想去按摩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