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蛇山密藏

第一百二十章 百年秘密

    冬爷爷看了看季礼,又开始陈述起来:“当年你因为对紫玉的感情问题选择去参军,张广仁曾为此难受了好久,最后,他决定回来问问,是不是可以把你的身世说出来,然后让你和紫玉在一起,可是,他回来的时候,季章已经死了。”

    “于是他只有找到我,我告诉他,季武知道自己有个弟弟,本来是想找回来,但害怕离开过夕山的弟弟受到诅咒,最终选择放弃。”

    “张广仁没敢去见季武,却想自己去探探蛇山的情况,他说,要打破季家这祖训,必须得从蛇山下手,这里面肯定有秘密,我当时以为他不过年轻气盛,说几句豪言壮语也就算了,没想到,半个月后,他伤痕累累的回来,同时还画出了这样一副地形图让我看。”

    如意连忙问道:“那后来呢,后来为什么我外公不把舅舅的身世说出来,而是让我妈妈嫁了人?”

    “因为你外公看到了那石板上的季家祖训,同时,他也知道这蛇山是个共生墓,而季家便是守墓人,他不想让季礼回来过这种不见天日的日子,便选择隐瞒了一切。我告诉他,要想这事就此完结,那就什么都不要管了,把地形图烧掉,就当从来没去过蛇山,他当时答应了,只是没想到,这图竟然还能出现在我眼前!”

    听完冬爷爷的话,季礼不由问道:“难道我养父才是导致现在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吗?是他故意把这里的事情泄露出去,还将图纸也拿了出来,为的就是让我回来继续查下去吗?”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但也不能绝对这么说,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孙大文利用了张广仁,从他那里得到了这里的信息,才有了他们这一趟夕山之行!”冬爷爷说着,指了指段田峰他们一行人,眼神里透着一股沉着冷静的意味,却让人感到一阵不安。

    如意听得手心直冒冷汗,说来说去,这些人都跟自己有关,到底是爸爸在搞事还是外公?她都无法猜测,可不管是他们中间的谁,为的肯定都是蛇山底下的秘密,那么这下面到底是什么呢?

    共生墓又是谁与谁的共生?

    高祖和汉王?

    可是,一路走来,除了那个空棺,墓里面该有的东西都没见到,这是什么原因呢?

    此时段田峰却嘿嘿一笑:“这图纸就是老大给我的,但他也说,图纸只能到这里,其他的要靠解开石碑上的秘密才能知道了。”

    众人的眼光再次看向那光洁平滑的石碑,除了立在这里显得有些怪以外,怎么看也不像是有什么秘密的样子,纷纷看向段田峰。

    段田峰指着刚才季礼带着向霞出来的地方说:“强子,你和大壮去把那石门关上,不让光线透进来。”

    大壮和强子两人二话不说,便朝那里走去,不一会儿,只听轰的一声,石门关上,四周再次陷入了黑暗。

    谁也不知道他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

    季莲担心段田峰他们会趁着黑偷袭,悄悄运着体内的力量防御起来,然而,她却惊讶的发现,段田峰慢慢举起自己的左手,随着一声轻微的咔咔声后,他那只绿色的戒指便发出了极为灿烂的光茫,宛如漫天的星光温和的洒在夜空中,让人忍不住忘了身处何方。

    正当大家都沉醉在这迷人的光点之下时,突然,那石碑却发生了变化,在段田峰那戒指的照耀下,石碑开始变得透亮,紧接着,里面出现了一行行的古字。

    “快看,这上面写了什么?”大壮惊呼道。

    强子则将他拉向一旁:“你又不认识,凑什么热闹,好好做我们自己的事就行了。”

    大壮不由得摸了摸头说:“我不认识就不能好奇么,这上面写的到底是什么嘛?”

    所有人都摒心静气的看着,只见上面写道:

    奉天子令,于此地龙脉处为白蛇建造行宫一所,助其化蛟登仙,佑我大汉万年江山,可保天下太平。

    特此着谢玉为主修,经办行宫建造一事,令季布将军携族人世代守护行宫,不得有误。

    白蛇登仙,自会为建造者与守护者带来世代的荣耀,谨记,此事不得与外人道,否则,白蛇震怒,毁天灭地!

    以上为天子令,以下为我谢玉遗言:

    自接天子令起,我便在这负责督造行宫,自知此生可能无法走出这地方,特将此事记录于此,若有后人到此,可凭家族信物进入行宫,但必须有季将军后人陪同,两者缺一不可,且行宫中可能会发生许多超乎常人的事件,如若没有能力应对,尽量不要打开行宫,开行宫的钥匙便是谢家信物,若非谢家直系后人,不得开启行宫,否则后果自负。

    上面的字到这里算是没有了,所有人的神色都很凝重,没想到闹了半天,这里竟然是汉高祖刘邦为白蛇修的行宫,历史上说,刘邦是因为在芒砀山斩了白蛇之后,才最终走向了称帝的道路,没想到,这史书背后没记载的,竟然是这样的故事。

    可刘邦为何要给白蛇修一座行宫,还要让季布将军世代镇守,如果想解开这个谜团,必须打开行宫进去一探究竟才行。

    季莲和季礼两人同时看向冬爷爷,他们知道这戒指本是冬爷爷家的传家宝,如果按这上面所说,那谢玉就是冬爷爷的先祖,谢家负责建造这座白蛇行宫,留下的肯定不只这一枚戒指。

    可段田峰确有些失望,喃喃的说:“为什么非要谢家人开启行宫,难道梅花教的人就不行吗?我偏不信这个邪!有什么后果,我担着便是!”

    段田峰说着,便想要去找开启行宫的钥匙孔。

    方荣成连忙拦住他:“老二,别冲动,听听老爷子怎么说。”

    “这个时候,听他的有什么用,难不成他还能变出一个谢家人来不成?老大可是跟我说过,掌管这枚戒指的谢家,早在大清时期便被抄家灭族,一个活口都没留下来!”段田峰没好气的说。

    谁也没注意到,冬爷爷此时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苍白的头发在这黑暗中被戒指的光芒映射的闪闪发光,看起来竟像是一只发光的刺猬。

    他沉声问道:“你们怎么知道谢家被灭满门的事?”

    段田峰见老爷子竟然对谢家的事感兴趣,居然哈哈大笑起来:“这个说来话就长了……”

    他还没说完,冬爷爷却直接冲过去点了他的穴位,让他动弹不得,重重的说:“那就说重点!”

    谁也没想到冬爷爷会突然出手,这让段田峰措手不及,他气的满脸通红,堂堂梅花教二爷,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

    可对方是集用毒与弹指神功于一身的老毒物,段田峰也只有忍着,不敢负隅顽抗。

    车晓晓却忍不了,她掏出枪指着冬爷爷说道:“老毒物,你给我放尊重点,解开老二的穴位,不然我就开枪了!”

    可她话音刚落,季礼的枪也顶在她的头上:“哼,你以为就凭一把枪能威胁的到我们吗?没有冬爷爷,谁也别想进这白蛇行宫!”

    方荣成似乎听出来季礼这话的意思,连忙出来劝道:“既然大家都想知道行宫里到底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就不要这么剑拔虏张的,都平心静气,好好把事情讲明白行吗?”

    段田峰皱着眉头说道:“我又没说不讲,老爷子你那么冲动做什么,反正谢家……”

    “说重点!”冬爷爷怒吼道。

    段田峰不禁打了一个哆嗦,喃喃说道:“这应该是尘封了近百年的秘密,但梅花教的卷宗里却保留着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大清咸丰元年,有人向皇帝告密,说当时的大臣谢远华私自占据一条龙脉,企图谋反,谢家本来就是大家族,往祖宗辈数,不知道出过多少达官贵人,咸丰帝登基时,谢家大房就有三人在朝为官,一听说他家想谋反,皇帝一声令下,便抄了显赫的谢家,而且严刑逼供,希望能找到龙脉,让大清的江山永固,可谢远华却一口咬定这是无中生有,不肯交出龙脉的下落,最终被判了满门抄斩!”

    听段田峰说到这,如意急忙问:“满门抄斩了?那谢家一个后人也没有了吗?”

    段田峰轻轻摇了摇头:“当时朝中有位宰相姓王,他站出来替谢家说了句公道话,他说龙脉是子虚乌有的事,不能因此害了满门忠良,在他的据理力争之下,最终只斩了谢远华和他儿子,其他人男的流放岭南,女的充做官妓!”

    “那就是说谢家还有后人,只是不知道在哪里对吗?”如意继续问道。

    段田峰冷笑道:“帝王的心思总有人去迎合,谢家男丁说是流放,最终还没到目的地就都被害死了,一个活口都没留!就连女眷也没有几个逃脱,哪里还有后人!”

    方荣成转头看着段田峰问:“老二,你说的这些都是事实吗?”

    “当然,这枚戒指就是谢家的传家宝,百年来,再无人问津,前段时间,老大把他交给我,让我戴着它来夕山寻宝,说这戒指可以指路!”

    “我爸跟你说戒指可以指路?”如意看着段田峰:“他知道这蛇山就是谢家为此满门抄斩的龙脉吗?”

    “这我就不清楚了,但老大说,夕山的秘密就在谢家的传家宝与季家的诅咒里,只要我们能破解其一,那这埋藏在地底的秘密就会破土而出。”段田峰说完,看向冬爷爷,等着他给自己解穴。

    冬爷爷却看着石碑上的字咬牙切齿的问:“到底是谁告密害了谢家满门?他又是如何确定龙脉指的是这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