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五年后,我带着缩小版大佬回归了

第736章 各有各的苦衷

    洛翰同样也是不想让她对自己如此的敌视,在解释无效之后,终于非常神秘的从自己的上衣内袋里拿出了一个证件:“夏小姐,这是我的证件。”说着,他把那个小红本递给了夏唯溪。

    夏唯溪疑惑的拿过那个小本子,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张卡片。卡片上的相片正是洛翰。在照片的下面是他的编号和姓名。

    在名字的下方是他的职务:反贪腐小组组长

    看到这里,不由得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怪不得他什么都知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可是,对于郭局长的事情,应该并没有什么人举报过他啊,怎么就会被洛翰他们给盯上的?

    这可是在她的脑海中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好。

    不过这算是给夏唯溪吃了一颗定心丸,至少证明了洛翰并不是站在和自己的对立面的。也意味着傅霆霄重获自由的日子指日可待了。

    “洛先生,这个还给你。”她把小本子又递还回来。

    洛翰拿过自己的证件,重新装回口袋:“夏小姐,不管之前咱们之间有什么误会,我想你在看了这个之后应该再没有什么异议了吧。不过我希望拜托你一件事情,那就是对于我的身份你可要对外保密。”

    夏唯溪点了点头:“你放心吧。对了,乔乔知道吗?”

    “她也不知道。她或许现在还认为自己的哥哥是一个神秘的人物,或者说是类似于无业游民似的。总之无所谓了。我们兄妹俩从来不讨论这相关的问题。所以你也要对她保密。拜托了。”

    “真是没有想到你会是做这个的。那么当初给洋洋做家教也都是为了隐藏身份了?唉,我倒是想要采访你一下:是不是做这个和做特务一样挺刺激的?”

    ***

    洛翰看着夏唯溪淡淡的笑了笑:“其实也没有那么神秘了。我要纠正你一下,现在都叫做‘特工’,而不是‘特务’。你的这个词听起来我有些心理不得劲呵呵。怎么说呢,我们和那些特工相比,还是技差一筹的。他们是对外的,而我们是对内的。”

    “真是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身份的?”夏唯溪的好奇心丝毫不减,难得碰上一个这么富有神秘感的人物,那还不得好好的满足一下好奇心。

    不为别的,积累些素材,也好为自己的新书里添加一些色彩。

    洛翰喝了一口特调果汁酸奶,或者叫做酸奶味的果汁:“我做这个是很早的事情了。到现在不光是我的妹妹,就连我的父母也还不知道。他们二老到了现在似乎还是在为我飘忽的职业问题感到烦心呢。可是没有办法啊。”

    “那你为什么会把身份透露给我?难道就不怕我泄露出去吗?”夏唯溪现在更加好奇这件事情,因为自己毕竟也算是个外人。

    一个连家人都不愿意告诉的,却告诉给一个和自己毫无相干的人,的确是有些让人好奇的。

    “因为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善良的好人。本来我也在顾虑要不要告诉给你,可是直觉说可以。”洛翰并没有看着夏唯溪,他的目光始终盯着窗外,那目光炯炯有神。

    虽然少了一些傅霆霄的那种冰冷,却多了几分的热诚。

    “真是没有想到,干你们这行的还会相信直觉。我总以为你们应该各个都是铁面无私的,什么都要死守规章制度,证据才是你们唯一相信的东西。”当然,她所说的这些也是从电视里看到的。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和自己的律师身份有些相似,证据是最值得相信的东西。

    “夏小姐,看来我的出现是让你对我们这个行业有了新的看法了。不过我很高兴这样。做我们这一行的,就是一个双面的人生。尤其是要隐瞒自己的身份,对于朋友、家人以及爱人、孩子……有时候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

    洛翰慢悠悠的吐露着自己的心声,他已经好久没有像现在这样毫无顾忌的说话了。

    这一点夏唯溪也像是感同心受一般:“是啊,有秘密压在心里的感觉,的确是很让人煎熬的事情。”

    吐露完心声的洛翰,似乎是可以长舒一口气了,顿时感觉到轻松了不少。他再次回头看着夏唯溪:“咱们似乎是说着说着就已经偏题了,怎么变成你来询问我了。”

    完全对洛翰放下了心里芥蒂的夏唯溪微微一笑:“洛先生,那真的是对不起了。无论是作为作家的我,或者是律师的我,都是有很多好奇心的。”

    洛翰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好了,那么我们俩是不是可以重新回到之前的那个话题了?如果你觉得方便的话。”

    “没问题。其实这件事情压在我心里很长时间了。而且在此之间发生和遇到的种种事情我都觉得真的是有些投诉无门。”

    ***

    夏唯溪也知道了洛翰的真实身份,她也放下了最初的那份戒备心。将那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以及傅霆霄也深陷其中的事情,都毫无保留的说给他听了。

    有一部分事情,是洛翰已经掌握了的,和她说的别无二样。至于到后来,傅霆霄也被牵连进去,这让他感到有些意外了。

    “夏小姐,不瞒你说,我是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里盯上这个郭局长的。曾经他在c市的时候坊间就有不少关于他的传言。你知道,这种事情往往都是无风不起浪,可是‘民不举官不究’,所以我也没有办法。”

    “那么你怎么又会找到我的呢?”夏唯溪从一开始就很想弄清楚这个问题,毕竟这件事情对于政府方面来说不太光彩,所以都已经被掩盖住了,除了当事人和法院知道之外,在没有其他人清楚了。

    “难道你忘了我的身份了?”洛翰说着,拍了拍自己胸口,那正是他放证件的位置。

    夏唯溪点了点头:“我差点忘了,你自然有你自己的方式。”

    “那么你下一步打算该怎么办?”洛翰很想听听夏唯溪的想法。

    “嗨……”夏唯溪叹了口气,显出了一脸的无奈:“我虽然是证人,也可以说是受害者。可是却无力和他来抗衡。你没看到吗,傅霆霄为了这件事情也被他们加了罪名关了起来。我想找律师,可是几乎没有一个肯接这个案子,只有我的好朋友云不凡鼎力相助。”

    “云不凡是你们的代理律师?”这让洛翰感到有些意外,不过他最终肯定的点了点头:“这像是他做事的风格,不畏强权,能够挺身而出。我爸的确是没有看错他。只不过我没有想到,他这么一个局长,居然能够让所有的律师拒绝帮助你们。他肯定是做不到的,应该还有其他人在他的背后撑腰。”

    夏唯溪点了头:“你说的没错,的确是有人再给他撑腰。”她说到这里的时候,心里开始有些纠结了。

    因为不管怎么说,李探是自己的生身父亲。尽管对他的所作所为有着诸多的看法和不满,可是那份血浓于水的亲情,还是点点的渗透在她的心里。

    洛翰紧锁眉头:“看来我的调查方向要转变一下了,如果不揪出她的背后大佬,这件事情看来是不会有结果的。夏小姐,谢谢你给我提供的材料,我会想办法继续调查下去的。也请你转告傅先生,他所受的委屈我会帮他讨回公道的。”

    “谢谢你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给与的支持。”夏唯溪很想把李探说出来,但是到了最后还是忍住没有说。

    她已经做好了打算,应该再找个时间和他见一面。这是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他还要执迷不悟的话,她会选择把这些事情告诉给洛翰。

    洛翰看了一下自己的表:“夏小姐,时候不早了。明天咱们还有各自的事情要忙。”

    夏唯溪点了点头:“好的。洛先生,郭局长他们很狡猾,你可要处处小心。”

    ***

    夏唯溪和洛翰之间经过短暂的交谈之后,一直困扰她的失眠状况,似乎也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之后,一觉就睡到了大天亮。

    一大早,这栋本来就比较热闹的小别墅,变得更加的热闹了。今天可是洛乔回娘家的日子。

    当她下楼来的时候,这里除了自己之外,其他人都在了。而且一个个都已经穿戴整齐准备开饭了。就连每天都要从床上被迫不得已拎起来的洋洋,此刻也已经神采奕奕的坐在了餐桌前。

    “今天你们都好早啊。乔乔,你们不用这么早就过去吧。”

    “怎么不用啊,今天可是火神大叔第一次进我们家门。虽然我爸我妈那边什么都不缺,但是总不能女婿空着手去吧。买点好吃的,哄哄他们开心。不然我的耳根子又有几天不能清静了。”洛乔怀里抱着宝宝,这会正给他喂母乳呢。

    “咳咳……”洛翰这个时候干咳了两声,拿出了做大哥的派头瞪了妹妹一眼训斥道:“什么叫做哄他们?难道说你回家见爸妈就是为了哄他们玩吗?是你犯错,应该回去和二老好好的承认错误才是。”

    洛乔还像是个小女孩似的。被训斥了之后,看着哥哥缩了缩脖子,然后又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知道了老哥。唉,你可别总是说我好不好。咱爸妈操心不假,可你也没让爸妈省过什么心啊。”

    “我又怎么了?”洛翰一脸的无辜状:“你可别转移话题,现在是在谈你的问题,我这是要让你端正态度。现在好歹也是当妈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