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帝师是个坑

第757章 军报

    张成孝这一开口,身旁的军卒齐齐点头。

    楚擎一脸你们tm在逗我的表情。

    墨鱼,生擒了草原二王子?

    再提伤心事,墨鱼抹着眼泪,看着楚擎,无辜的要死:“我不是故意的。”

    楚擎木然的点了点头:“额…我信,故意的话,你也擒不住对方。”

    刚才在城墙上的时候,楚擎也问过肖轶和田海龙二人,草原二王子阿勒根木是个什么来头,田、海二人详细的解释了一下。

    就这个草原二王子,但凡是边军,就没有不想干掉他的,最近几年还算消停,往前数个七八年十来年,只要是边镇被烧杀掠夺,十次里面至少有五次是这家伙干的,手段极其残忍,而且是打一枪换个地方,抢了就杀,杀了就跑,消停两天继续回来,很狡诈,不过狡诈归狡诈,勇武也是真的,并且十分残忍,六亲不认。

    别看着家伙长的矮,个头和潘子似的,可却是毫无人性,狠起来自己人都干。

    前几年带着不少人掠夺了一支商队,运送酒水的商队,人杀了,酒抢了,结果分赃的时候急眼了,就为了点酒水,给不少自己人都宰了,要知道随行有不少人可是他的家人,连家人都宰,凶狠程度可想而知。

    当时随行有三百多人,十多个他的亲族,一急眼,宰的全是家人,反倒是看热闹的其他人一刀没挨,就说这人狠不狠吧。

    现在一听墨鱼给这矮冬瓜擒住了,楚擎就很不理解,墨鱼也不像是很能打的样子啊?

    三言两语,张成孝将情况说了一遍。

    张成孝是马弓营主将,比较有格局,对于普通游骑兵,丝毫兴趣没有,只追领头的阿勒根哒。

    机会千载难逢,难得开一次门关,时间紧,任务重,张成孝怎么说也是弓马娴熟的主将,自幼从军,骑术惊人,然后,不出意外的就出意外了,他追丢了。

    策马狂奔,风沙滚滚,八千多人你追我赶,哪能分得清谁是谁,凉戎分散而逃,距离那么远,张成孝也无法断定谁是二王子。

    要是换了凉戎追昌人,很好判断,昌人这边的主将肯定带着很多亲卫,军伍也会下意识的向主将靠拢,凉戎正好相反,自己跑自己的,谁管谁是二大爷,各自安好各自幸福吧。

    张成孝也不是第一天出来闯码头的,和阿勒根哒打过几次交道,知道这家伙很奸诈,突然想到追击敌军的时候,有一小伙游骑兵往左侧跑了,随即索性赌一把,带着人追向了西侧。

    张成孝的运气很好,追上了,到了地方的时候,也见到二王子了。

    二王子的运气也很好,弯刀都快抹过他的脖颈了,张成孝出现了。

    但凡张成孝来的晚两三秒,哭哭啼啼的墨鱼已经杀人灭口了。

    和墨鱼同行的骑卒,都受伤了,都是重伤,但是没死,不幸中的大幸,张成孝等人一问发生了什么后,都吓着了。

    哭哭唧唧的墨鱼一个人,干倒了四个,包括草原二王子。

    张成孝不知道墨鱼是怎么干倒的这四个凉贼,其他受伤的骑卒也不知道,光知道墨鱼搁那哭,坐地上往后退,大喊着不要啊不要过来啊,完了凉贼就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再完了…墨鱼就开始哭哭啼啼的捡起弯刀补刀,一边哭一边杀,哭的声音很大,剁凉贼脖子的时候也很使劲。

    张成孝讲过之后,楚擎等人听的都直吸凉气,还是觉得有些无法置信。

    一旁的墨鱼和个犯错了的孩子似的,低着头,满脸彷徨无措。

    不过张成孝还讲了一件事,就是墨鱼回来的时候,神神道道的,念着什么违背祖训、避世躲灾、前车之鉴之类的,大家也听不懂是什么意思。

    楚擎给刚赶来没多久的陶蔚然打了个颜色,后者秒懂,勾肩搭背的给墨鱼带走了,找个没人的地方打开老墨头的心房好探探底。

    楚擎好奇极了,这墨鱼,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听着和精神分裂似的呢?

    不过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抓了一条大鱼,草原二王子,阿勒根哒。

    阿勒根哒的右手少了四根手指,被药布裹着,眼看着还流血不止,马如敬直接让人将长刀烧红,随即贴在了伤口上。

    焦臭的味道传来,楚擎有点生理不适,下意识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周围的将领满面恶寒,这家伙居然馋了?

    一声惨嚎,阿勒根哒醒来了,几个军士将这家伙弄走了,不用马如敬吩咐,抓这家伙唯一的价值就是情报,任何情报,任何关于凉戎的情报,问完之后看心情,心情好了,送到京中报个功,心情不好的话,就地宰了扔到城墙外。

    虽然只是一场有惊无险甚至可以说是无惊无险的追击战,依旧有很多繁琐的事情要处理,包括治疗伤员等等。

    马如敬去了大帐,楚擎也跟了进去。

    对于寸步不离的楚擎,马如敬什么都没说。

    楚擎想知道边军遇到战事后大营是怎么运转的,倒不是他想当将军,而是多了解一些事情也有好处。

    马如敬也并未排斥他,权当这是个透明人,该忙什么忙什么。

    准确的战损报上来了,伤了二百一十五人,战死十九人。

    战马牵回来八百多匹,弯刀一千六百就是余把,长弓也是一千五百多把。

    歼灭了多少敌人,没办法具体统计,三千人的凉贼,应该是至少干掉了一千八百人,放跑了一千多人,没法追了,天黑后一旦深入草原,被伏击倒是可能性不大,主要是怕碰到别的部落,毕竟是游牧民族,鬼知道哪个部落满在草原上瞎溜达就碰到了。

    战损、斩获、伤员救治,还涉及到文书工作,马如敬提起笔,回头看向坐在下首打哈欠的楚擎。

    “孙家之事,如何写?”

    虽然语气生硬,可马如敬能这么问,已经算是一种示好了。

    如果他想坑楚擎,直接照实写就完事了。

    楚擎打了个哈欠,不在意的说道:“照实写。”

    “照实写?”

    “嗯。”楚擎继续打哈欠。

    马如敬来气了,冷笑道:“那就写,边关军器监监正,动用私刑,不…极刑,众目睽睽之下,竟行凶将孙尧杀害,还胆敢大言不惭说要诛灭孙家满门九族,欲以孙仪亲族为质,详细的将城墙之上的事情书写一遍,如何,如何。”

    “别。”楚擎连连摆手:“太麻烦了,不符合我人设,你直接写我看孙家不顺眼,杀了家主,抓了所有孙家人,谁不他听话宰了谁就行了。”

    马如敬:“…”

    望着哈欠连连的楚擎,马如敬冷声道:“这可是给兵部的奏报。”

    “是啊,我知道啊。”

    “你以为你爹楚文盛,能压得住,就不怕,有人捅到天子那里?”

    “给天子的啊。”楚擎乐了:“那更好写了,直接说我给所有孙家人全宰了吧,省的以后真杀了,又都多写一次,怪麻烦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