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萌宝求抱抱

第1941章 我出二十个亿

    江风等待了许久也没有听到秦薇浅开口说话,知道秦薇浅应该是受不了这个刺激,沉声说道:“我已经派人去江城打听这件事了,你且耐心等一下,有确切的消息之后我会告知你。”

    “江风,你到底什么意思?”秦薇浅质问。

    江风怔然:“你在说什么?”

    “你究竟是江家的人,还是只是为了江芸思好?”秦薇浅问。

    江风却生气了:“你这般质问我是什么意思?你怀疑是我纵容江亦清做的那些事情吗?我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

    “你怎么不可能?”秦薇浅反问。

    江风说:“我要真的想除掉江珏,他根本就不可能活着迈入京都一步,至少在江珏刚回国的那段时间里,我捏死他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这一点,你心里不清楚吗?”

    秦薇浅说:“那你为什么要给我打电话?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你究竟在想什么?”

    “秦薇浅,你爱听不听,不听就算,这是我能说的,挂了。”

    江风大概是被秦薇浅给激怒了,啪的一声直接就把电话挂断。

    秦薇浅紧紧地握着手机,转身要回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双腿有些软了,她心乱如麻,迅速拨打了吴扬的电话,却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秦薇浅快步赶回办公室,用电话拨打吴扬的号码,依然无人接听。

    封九辞看出秦薇浅的异样,严肃地问她:“你怎么了?”

    “把你的手机借给我。”秦薇浅朝封九辞伸出手。

    封九辞有些疑惑,但却很爽快的把手机给了秦薇浅,看着秦薇浅拨出一个又一个的号码,都无人接听,他问:“是不是江城那边出事了?”

    “刚才江风给我来电,说我舅舅在江城遇袭,是龙清河跟江亦清做的。”秦薇浅颤抖着声音。

    封九辞眸光一凝,什么也没说,从秦薇浅手中拿过自己的手机迅速给夜寒打了一通电话。

    夜寒不敢接。

    封九辞继续打,最后夜寒实在受不了了,只好老老实实接通。

    “封大总裁,找我作甚?”夜寒笑眯眯地询问。

    封九辞说:“江珏出事了?”

    夜寒怔然:“你从哪里听说的这些事?”

    “我问你,有没有这一回事。”封九辞声音严厉。

    夜寒非常心虚,支支吾吾的不敢回答。

    封九辞怒了:“说实话。”

    “这件事我已经封锁住消息了,你是怎么知道的?谁给你通风报信了?我这就去查查看,谁是奸细。”夜寒骂骂咧咧。

    封九辞怒问:“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是不打算告诉我了吗?”

    夜寒说:“你别生气,我也不是故意要隐瞒你,这件事才刚刚发生,我正在处理情况,你是知道的,江城是龙清河的地盘,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这个道理你是知道的,我已经很小心了。”

    “他现在情况如何?”封九辞质问。

    夜寒说:“我不清楚,被吴扬给拉走了。”

    “你怎么答应我的?”封九辞很生气。

    夜寒很愧疚也很自责:“对不起,我已经很小心了,但是我没想到江亦清他们的胆子那么大,竟然敢当着柳京科的面做出这种事,现在江珏一出事,整个江家总公司都乱套了,我还得出面镇压安抚这些人,但是他们根本就不听我的,我是一个头两个大。”

    在这件事情上夜寒非常愧疚,他已经很努力了。

    “我现在正在和柳京科交谈,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绝对不可能让江家的分公司落在江亦清的手上。”夜寒保证。

    封九辞很生气:“你连一个人都保护不了,我如何相信你?”

    夜寒也很憋屈:“你可知龙清河找了什么人来做这件事?现在江珏只是受伤,若不是我的人护着,江珏现在已经死了,为了救他,我手下折了十几个人!”

    封九辞的怒火消了些许,他缓缓冷静下来,说:“我一会儿过去找你。”

    “你别来,我可听道上的人说了,有人花重金要秦薇浅的命。你知道现在秦薇浅的命值多少钱吗?十个亿。”夜寒提醒他:“这个价格,不管是国内外,都很少见,有多少人会为了这笔钱做出违法犯罪的事,你想过没有?你想要护着秦薇浅就老老实实在她身边守着她。只要江珏一死,我保证秦薇浅的悬赏价格会继续往上涨……”

    “偌大的江家医疗企业,有多值钱,是个人都清楚!江珏没了,下一个出事的人一定是秦薇浅,再下一个,那就是豆豆了。”

    夜寒不是在恐吓封九辞,这种事情完全有可能发生。

    现在封九辞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老老实实守在秦薇浅身边,哪里也不要去。

    而一旁的秦薇浅听到这些话之后,只问了一句:“谁悬的赏?”

    夜寒说:“道上的事,查不出来。”

    “我出二十个亿,要江亦清狗命。”秦薇浅说。

    夜寒怔然:“你的意思是……”

    “你能帮我做到吗?如果可以,钱,我立刻打到你账户上。”秦薇浅回答。

    夜寒说:“可以是可以,但是,你确定你要做这种事?”

    “我确定!”秦薇浅语气非常坚定。

    夜寒说:“可我记得你好像没有那么多钱。”

    叮!

    夜寒的话才刚说完就看到手机上收到一条汇款通知,他脸色都变了:“秦小姐,你这是认真的?”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秦薇浅从来没有那么生气过。

    夜寒说:“行,但我要提前告诉你,在悬赏期间一旦有人成功,这笔钱,你是一分钱也拿不回来,要全部汇入对方卡内,你可想清楚了。”

    “二十个亿,我不在乎。”

    坚定的声音让夜寒心颤,他已经没办法把秦薇浅和初次见面那个在封九辞身边当小助理的人联想到一起,感觉这完全就是两个人,当初的秦薇浅,唯唯诺诺,不敢招惹任何人,现在倒是舍得花这么多钱报复江亦清。

    二十个亿!有几个人会舍得拿出这么多钱!

    “等我消息。”夜寒挂断了电话。

    秦薇浅瘫坐在沙发上。

    豆豆也特别紧张,却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小心翼翼走到秦薇浅身边,握着她的手。

    秦薇浅抬起头,望着封九辞,说:“我想去江城,你能帮我照看豆豆几日吗?”

    “你现在去江城等于自投罗网。”封九辞不答应。

    秦薇浅说:“我要去。”

    “我替你去。”封九辞说。

    秦薇浅摇摇头;“不行,你不能去,你一个人去会很危险。”

    “难道你去了就不危险吗?”封九辞反问。

    秦薇浅说:“这是我的家事,我应该亲自去处理。你是知道的,江城的那些人跟江亦清在一起久了,一旦没有人压着,他们就会投靠江亦清。我估计现在江城内部已经一团糟,我是除了我舅舅外唯一的继承人,我有权利去接管公司。”

    “你不能去。”封九辞的态度非常强硬。

    秦薇浅生气了,怒视封九辞:“为什么?”

    “你只能陪着豆豆留在京都,你想做什么事情,我会替你处理,就这样。”封九辞非常蛮横,不管秦薇浅说什么,封九辞就是不同意,这也就算了,封九辞还直接让陈琦包机,准备前往江城。

    “我也要去。”秦薇浅非常倔强。

    封九辞说:“不行。”

    “那等你离开之后我就把豆豆送到沁园,偷偷去。”秦薇浅说。

    封九辞锐利的目光刷的一下就落在秦薇浅的身上,他走过去,大手捏着秦薇浅的小脸,说:“你是听不懂我说的话吗?”

    两人这个模样把豆豆吓到了,小家伙连忙站出来,挡在他们中间,说:“你们不要再吵了。”

    “继续吃你的,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管。”

    封九辞直接让豆豆闭嘴。

    豆豆不高兴了:“我不,你们都吵起来了,我就要说。”

    “秦豆豆,你也想跟我顶嘴吗?”封九辞怒问。

    豆豆说:“封叔叔不要动不动就凶我们,我妈咪也是担心舅爷爷,你说他一个人在江城,还、受了欺负,平日里这么照顾我们,若是我们都不闻不问,他岂不是会特别伤心?”

    “我觉得妈咪说的没有错,我也想回江城,我跟妈咪一起回去吧。”

    小家伙自告奋勇,主动提议。

    封九辞却认为这两个小东西就是脑子进了水。

    懒得跟他们吵,封九辞最后直接把一大一小给打包带走了。

    整个分公司的人都看到封九辞左手抱一个,右手牵一个,怒气冲冲地离开,还非常意外。

    “封总这是怎么了?”

    “怎么看起来好生气的样子?”

    “江浩初刚才宣布给我们改善伙食,他这是不高兴了吗?”

    有人疑惑地询问江浩初。

    江浩初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却还是解释了:“不会的,改善伙食这个提议是封总提出来的,厨子也是封总帮忙找的,都是星级大厨,做菜很好吃的,既然是封总提出来的就不可能反悔,你们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啊。”

    那些个员工一听立马谄笑道:“我们这不是好奇嘛,封总刚来的时候可是笑盈盈的,这也没多久就气成这个样子,我还以为他们两人关系不好呢。”

    “笑话,封九辞若是和秦总关系不好,怎么会抛弃江芸思而选择秦总?你们稍微把眼睛擦亮一点,如果不是真爱,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毕竟江芸思也不差劲。”江浩初直接反驳。

    众人一听,这话摆明了就是在说江芸思不如秦薇浅好,他们哪里还敢再说江芸思半句好话,全都老老实实闭嘴了,一个个呵呵的笑,模样有些尴尬。

    江浩初提醒他们:“你们在分公司工作也有好些年了,应该知道江家的医疗企业对员工的福利比很多大公司都要好得多,秦薇浅是江家名义上的继承人,而江亦清只是代为管理,这一点,我希望你们都能够记清楚,不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得罪老板,可不是什么好事。”

    此话一出,众人脸色都变了,连连道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