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掌上倾华

第017章 二公子上门

    谢妩的小院子位于翠竹院内的西侧。

    院里打扫的很干净,只是正房前庭的青石地板上却跪着一个脸色苍白的丫鬟,瞧那模样似乎已跪了许长一段时间。

    只是,眼下陆容也没什么心思管这小丫鬟为何会在此罚跪,毕竟,她身边还跟着另外一个人。

    让她来探视妩姐儿的是他,可他自己也跟着来算怎么回事?

    陆容心里一千一万个疑问,可偏偏自家哥哥神色坦荡自若,仿若一切全都是她想多想岔了。

    又岂止陆容惊讶,就是谢妩,在听到丫鬟通报也怔住了。

    “姑娘,姑娘……”见谢妩没有说话,一旁的丫鬟忍不住轻唤了她两声。

    谢妩垂了眸,总算回过神来。

    “去请陆二公子同郡主进来吧。”谢妩神色平静的吩咐小丫鬟道。

    小丫鬟福了福身,然后依言退出了屋子。

    京城勋贵中年轻的公子不知凡几,可陆湛却是其中最耀眼的一个。

    出身高贵容貌清俊不说,才华也是一等一的好,十六岁与靖南王世子打赌,下场应试轻轻松松就拿了个解元回来,让满京城的勋贵全都惊掉了下巴。靖南王世子不信邪,又与他打赌,结果他第二年下场应试直接进了一甲。

    有这么人才文才皆出众的外孙,正宣帝笑得牙都酸了,当场便点了他为探花。

    这样一个镶金嵌玉的主,如何能不令京城一众贵女们芳心暗许。

    前世的谢妩自然也是其中一个。

    且谢妩的姑姑谢敏是定国公府的世子妃,她比旁的人遇见陆湛的机会又多一些,陆湛素日里又披着一张温润文雅的皮,对她也算和颜悦色,以至让自己生出不该有的妄想……

    她至今记得自己被杨骁逼得走投无路跑去求他时,他嘴角那轻蔑的笑意,以及那一句——谢大姑娘,女子当矜持,且,你是不是以为我眼瞎。

    谢妩闭了闭眼,将眼底翻涌的暗涌压了回去。

    小丫鬟打了帘子将陆湛及陆容迎了起来。

    “二公子,郡主。”谢妩朝两人福了福。

    “妩姐儿,快别多礼了。”陆容忙将脑中乱七八遭的思绪甩了出去,上前笑着对谢妩道。

    谢妩笑了笑,“二公子,郡主,请座。”说罢,她侧眸又吩咐旁边的小丫鬟道,“去沏壶茶来。”

    “是。”小丫鬟应了声,很快便退了出去。

    陆湛抬眸将屋子打量了一番。

    屋里的家俱全是用一水的紫檀木打的,左边的博物上摆着各色古玩器具,靠窗的高几上则摆着一个白釉柳叶瓶,瓶中插着几枝梅花。

    可最引人注目的却内室隔断处挂着的那一方水晶帘,颗颗莹润通透。

    “妩姐儿,听说你昨夜吃错了东西起了疹子,现在可好些了?”一落座,陆容就温柔的问谢妩道。

    陆湛虽没有出声,但目光却随着陆容这话看向了谢妩。

    只见她今日穿着一件淡蓝色银线绣玉兰花的短袄,下身是一条银色的月华裙,或许因为没有出门的缘故,她的装便极为简单,头上只插了一支白玉簪,可即便是这样素净装扮却丝毫掩不住她那张妩丽明艳的脸,反为她衬出几分清冷出尘的况味来,隐约有几分他记忆里谢妩的模样。

    妩垂眸浅然一笑,道,“多谢郡主关心,昨夜服了药便已经大好了。”

    陆容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只服了一剂药便好了?

    陆湛微不可觉的挑了挑眉,见谢妩垂着眸子,他勾了勾唇角,什么也没说。

    谢妩不是没有察觉到陆湛的目光。

    事实上,从陆湛一进来,她的注意力便一直落在她身上。

    陆容性子温柔绵软,对谁都很和气,也不从摆什么郡主的架子,她来看她,谢妩一点也不意外,可是,陆湛是怎么回事?而且,前世也没有这一出啊?

    谢妩没有说话,而陆容也不是个话多的人,屋子里一下便安静了下来。

    “外面那小丫鬟是怎么回事?”终于,陆湛打破了这一室的沉寂。

    谢妩眉心微拧,眸中闪过一丝诧异。

    就连陆容也忍不住偏头去看自家哥哥。

    哪有人一上来就问人家私事的?

    可问这话的人却没有丝毫觉得不妥,依旧含笑看着谢妩,等着她的答案。

    “不过是犯了些小错……二公子可是要替那小丫鬟求情?”谢妩唇角一弯,眸色清亮的望着陆湛道。

    陆湛却是一笑,“你的丫鬟自然是你想怎么处置都行,我不过有些感慨罢了。”

    谢妩挑了挑眉。

    “也不知道你们武安候府是怎么选的丫鬟,一个个都这么不懂规矩,不知礼数!”说到这里,陆湛微微顿了一下,而后继续道,“府里的姑娘也是。”

    “哥哥。”陆容焦急朝陆湛喊了一声。

    她实在不明白自家哥哥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才刚在倚梅园骂跑媛姐儿,这会又跑到妩姐儿这说出这样一番话!

    谢妩却是连眉心也没有动一下,唇角依旧弯着浅浅的笑意。

    “我不是在说你。”陆湛仿若才意识到自己自己刚刚的话有不妥似的,忙又加了一句。

    “所以,是我二妹妹哪里得罪的二公子?”谢妩微笑的看着陆湛道。

    武安候府的姑娘拢共就这么几个,而杨氏母女打的什么算盘谢妩更是心知肚明。

    可陆湛是什么人,他可是千年的狐狸修成了精,外表瞧着温润文雅,实则内里最是狡邪腹黑,杨氏母女敢把主意打到他头上,那简直是老鼠找猫做游戏——自寻死路!

    果不其然,陆湛又开口了,“我今日也算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寡廉鲜耻,大姑娘既然是长姐,没事的时候也好好教导下自己的妹妹,姑娘家最紧要贞静贤德,武安候府能有今日殊为不易,可别让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谢妩一直都知道陆湛嘴毒,是个不会给人留体面的主,上一世她也多有领教,可直到刚刚她才发现,陆湛前世对她还确实是嘴下留情了。

    刚刚那一番话简直又毒又损,别说谢媛,就是她听了也觉得脸像是被火燎过一样。

    “哥哥。”一旁的陆容也坐不住,赤着脸喊了陆湛一声,眼底满是责怪和怨怼。

    本来他在倚梅园对媛姐儿说的话已经够重了,可现下居然又跑到妩姐儿这里乱说一通,这要传出去,媛姐儿还怎么做人?

    “我二妹妹年纪小不懂事,若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二公子,还请二公子不要与她计较。”谢妩说着起身郑重的朝陆湛行了个礼道。

    陆湛一笑,“计较不至于,记恨嘛……就再所难免。”

    谢妩垂了垂眸子,没有接陆湛这话。

    她本来也没什么好说的,陆湛骂的是谢媛,她与谢媛虽同是武安候的姑娘,但大房二房之间还是有区别的,毕竟,二房迟早是要从候府分出去的……

    忽地,谢妩眸底猛地划过一丝光亮。

    亦或许,可借今日之事为日后与二房分家埋下一些由头。

    无论如何,这一世,她绝不会让二房牵着大房的鼻子走!

    “哥哥。”陆容干脆站起身朝陆湛跺了跺脚,眼里已带了些怨怼。

    即便媛姐儿再做的不对,可武安候府到底是大伯母的娘家,哥哥这般羞辱媛姐儿,又把大伯母置于何地?且大伯母这些年不管是对她还是对哥哥都是极为用心的。

    陆湛摸了摸鼻尖,终于顺着自家妹妹的意思闭嘴了。

    毕竟,他要说的话都已经说了,要见的人也见到了。

    看着谢妩安静恬淡的侧眸,陆湛挑了挑眉,终于有了心情端起了桌上的茶杯。

    “妩姐儿,今日之事也许是一场误会,我哥哥他……”陆容歉疚的看着谢妩,有心想要替陆湛辩解几句,可陆湛刚刚的话又毒又损,她实在找不到什么话可以替他开脱。

    谢妩却是朝陆容轻轻笑了一笑,“我知道,二公子大人大量是不会与我二妹妹计较的,等明日得闲了,我二婶必定会领着二妹妹上门给二公子亲自致歉。”

    “怎么,恶心了我一次还不够,还要跑上门来恶心我第二次?”陆湛拧着眉满脸嫌恶的道,说完,他连茶也不喝了,搁了茶杯就起身准备走人。

    陆容有些歉疚的看着谢妩一眼。

    谢妩抿了所唇角,什么也没说,只亲自将他们兄妹送出了门。

    院里,念月还直挺挺的跪着,眼眶虽红但里面写满了不服气。

    陆湛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不知为何往她身上看了好几眼,最后还忍不住弯唇笑了笑,谢妩没有看到,倒是一旁的陆容右眼皮忍不住跳了好几下。

    哥哥他可别是看上妩姐儿院里这个小丫鬟了吧……

    “收起你脑子里那点小九九,你哥我是这么没眼光的人吗?”陆湛一眼便看穿了陆容的心思,忍不住就皱眉就瞪了她一眼道。

    陆容却是长松了一口气。

    没有最好,今天本来就够乱的了。

    也不知道锦光堂那边有没有听到什么风声,一会,她还不知道该怎么跟大伯母解释今天的事了。

    想到这里,陆容的头都大了,看着陆湛的眼神越发多了几分埋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