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奶团下山,全家排队宠崽崽

第104章 放开崽呐

    要拨开迷雾,只能亲自去一趟这季家了。

    远处,容啾啾被小马捉弄,好几次都差点从马背上掉下来。

    容啾啾一张脸红红的,大雪看热闹似的踱步过来,容啾啾忽然便感觉到小马乖巧了。

    不摇不晃的驮着啾啾。

    容啾啾一脸黑的看着它:“你肿么不折腾辣?”

    小马儿干脆放满了脚步,在大雪的注视下,吃了两口草。

    容啾啾小短腿一夹小马,马儿便稳健地飞奔出去。

    大雪慵懒的趴在一边,深藏功与名。

    次日。

    容渺渺被警察带走,她像是一枚废掉的棋子一般,双眼无神,最后看了一眼容深,自嘲的笑了笑。

    看守所门口。

    容渺渺还在车上便看见了站在门口毫无精气神的苏嘉晗。

    她忽然睁大了眼睛,错愕的又仔细看了一遍那人。

    “下车!”

    容渺渺被一声突兀的声音吓了一跳。

    苏嘉晗还穿着入狱时候那身衣服,旁边是苏家的管家来接她。

    看见容渺渺的一刹那,苏嘉晗长久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讥讽来。

    “是你啊?”

    两人和当初的地位像是反过来了一样,此刻狼狈的是容渺渺,重获新生的人是苏嘉晗。

    容渺渺冷傲的睨她一眼,冷淡极了。

    她冷冷骂了一声:“废物,你也配?”

    苏嘉晗在里面呆的这几个月,脾气变得暴躁了不少,在无数个深夜辗转反侧无法入眠的时候,仔细回忆了一遍之前发生的事情,找人调查了一番。

    她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因为容渺渺!

    苏嘉晗直接冲上去一把掐住了容渺渺的脖子:“你也有今天!”

    容渺渺被抵在车窗上,猛烈的咳嗽了两声,脸颊瞬间泛红,眼泪从眼角流下来。

    “疯……疯子!”

    一边的警察急忙将两人拉开,苏嘉晗却情绪激动的拳打脚踢的打在空中。

    “你活该!这都是报应!”

    管家带着苏嘉晗离开了,她却情绪久久不能稳定。

    容渺渺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回头望了望来时的路,空无一人,她就此消失,也不会有人发觉。

    容深让尹笺查过了。

    容渺渺暴露在人前,像是一把利刃,背后的人却神隐,怎么也查不到。

    她被关押的当晚,沈婉便风风火火的闯进来。

    “容啾啾!”

    “是你!扫把星!我渺渺是怎么得罪你了!你要这么对付她!”

    “我这么久都没有渺渺的下落,你就这么把你姐姐给送进去了,你有没有良心!”

    她气势汹汹的,直接拎起来容啾啾的衣领。

    小崽子以一种滑稽的姿势,被沈婉提在空中,小短腿乱蹬着。

    “放开崽鸭~”

    “救命~哥哥~”

    容啾啾一个人在蔷薇花丛旁边拿着个小网兜抓蝴蝶,佣人也没有跟在身边,这里离大门口近。

    沈婉一进来就逮住了容啾啾。

    她怒目圆睁,华丽贵妇变身悍妇,浑身怒火冲天,容啾啾清晰的看见她浑身都燃着妒火,被吓得眼泪都掉下来。

    “坏蛋!”

    “坏人!”

    容啾啾的哭声引来了季娇娇,她正拿着点心要去找啾啾,便见夕阳下蔷薇花旁这骇人的一幕。

    季娇娇放下点心就冲了过去。

    大雪不知从何处狂奔而来,一爪子挠得沈婉的手腕血肉模糊。

    她尖叫一声,无力的松开容啾啾。

    下一秒,小崽子便被大雪稳稳的叼住衣领,安稳的放在了地上。

    大雪庞大的身躯挡在容啾啾身前,怒视着沈婉,吼间逸出几声威胁的哼鸣。

    “啾啾,你没事吧?”

    季娇娇着急的将小团子揽在自己的怀里,容啾啾止住了抽泣,小爪子自己抹抹眼泪。

    “没系~”

    季娇娇这才站直了打量了一番沈婉,那股油然而生的傲然气质,让沈婉十分不爽。

    她伸手一指季娇娇:“你又是哪里来的,我在处理家事,外人来瞎掺和什么?”

    沈婉的手腕还淌着血,表情扭曲。

    她完好的另一只手,悬在空中,像是一只不讲道理的夜叉。

    大雪的眸子分外生冷,猛然一跃,锋利的牙齿张开,一口便将沈婉嚣张的手指含在嘴里。

    “啊——”

    一声刺耳的尖叫,让沈婉痛的额头瞬间冒出冷汗。

    清脆的一声骨裂声响,让她疼的要命的同时,手却不敢乱动!

    她生怕自己一动,大雪不松口的话,手指岂不是直接扯断了?

    “放开我!畜生!”

    容啾啾心里对大雪命令道:“松开松开!”

    这可不是伏羲山,兽类咬人是常事,这里是寸土寸金的临城,动物咬人是要被制裁的!

    大雪意犹未尽的松开她的手指。

    季娇娇抱着胳膊,身材高挑的少女,比沈婉足足高处一个头,她居高临下的看着沈婉:“阿姨,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这都能摔断手指?”

    大雪若无其事的蹲在容啾啾的身边。

    沈婉听着这颠倒是非的话,心中气愤极了。

    “你!你!明明是这畜生咬了我!”

    她疼的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一个外人都敢对她指指点点了?

    “婶婶,啾啾也看见了,婶婶是去摘玫瑰花的时候,被刺扎到了手,又不小心摔了一跤……”

    她不擅长这么睁着眼睛说瞎话,紧张的摸着大雪的皮毛。

    沈婉气的胸口上下起伏:“快叫救护车啊!”

    她的手指不住的往外流血,一边害怕的叫着,一边四处张望四周有没有监控。

    容深操作着轮椅匆匆赶过来。

    便看见沈婉气急败坏的跺着脚,两只手都血肉模糊,像是吃了好大的委屈一扬,气的五官都扭曲了。

    “容深!你来的正好!”

    周围已经有人打了120,家庭医生也过来帮她先消消毒。

    容深淡声道:“婶婶,这是怎么了?家里不是有医生吗?去医院做什么?”

    沈婉指着大雪:“是这个畜生咬得我!”

    容深答非所问,淡定的看了一眼她的手指:“哦~是挺严重,婶婶稍安勿躁。”

    沈婉快要疯了!

    她是为了教训容啾啾来的,可是现在平白无故吃了个哑巴亏是怎么回事?

    很快,救护车就来了。

    沈婉的手已经被家庭医生止住了血,送去医院的时候,容深十分贴心的吩咐:“尹笺,你跟着婶婶去一趟,可不能让婶婶的手有什么闪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