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开局:三千佳丽

第1623章无道昏君,我喜欢

    南国明急得满头大汗,眼看着自己就要输了,但又只能干看着,没办法上手。

    “哎,你可别瞎说啊,我什么时候耍无赖了,我又没有破坏比赛规则。”

    “更何况,我们打赌之前,你也没说我不能这么干啊,我可没碰你的杯子啊。”

    “愿赌呢就要服输,我怎么感觉现在像是你在耍无赖呢。”

    叶天得意洋洋地看着南国明着急,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有一种奸计得逞的感觉。

    “反倒是你啊,你怎么回事,大男人的,就要学会接受现实,朕又没有耍赖,你为什么污蔑朕。朕知道你一心想赢,可是你不能这么说朕啊,朕可是完全靠自己的智慧赢的。行啦,行啦,愿赌服输吧,承认朕赢了就那么难吗。”

    叶天话锋一转,表情立马严肃起来,说的南国明哑口无言。

    “是啊,明明人家也没犯规”南国明有些生气,但也很无奈,说不出话来了。

    南国明思考了半天,还是觉得有些不服气。

    “你这明明是在套路我,我不服,要不我们再来一次,这次,你用小杯子,我用大杯子。”

    “行啊,无所谓。”叶天一脸不屑,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

    就这样,两个人又进行了一次比赛。

    同样地,南国明这次长记性了,等自己喝完了一大杯之后,马上用杯子罩住了对手的小杯子。

    “哈哈,这下子你输了吧。”南国明有些得意地看着叶天。

    “哼,你以为就你会这一招吗,我也会,我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可谁知,叶天倒是丝毫没有慌乱,反倒是笑了起来。

    “哈哈,你再仔细看看,明明是我赢了好不好,现在三杯酒都被我给喝光了。”

    这可把南国明吓了一大跳,他赶紧低头看,明明只有两个空杯子,而另一个有酒的,早就已经被自己罩住了。

    “不可能,你说什么胡话呢,脑子坏掉了吧,你没看到你这只有两个空杯子吗。”

    南国明皱着眉头,既疑惑又生气。

    “我另一个杯子不是被你罩住了吗,那个杯子里的酒我也喝完了啊。”

    看着叶天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感觉也不想在骗人。

    这下子南国明可是有些慌张了,他有些怀疑自己刚才下手之前有没有看清楚。

    “怎么可能,刚才我都看得一清二楚,那个杯子里明明还是满的,你根本就没喝。”

    “切,我看你是不是喝多了啊,在喝这两杯酒之前,我就把那杯酒给喝完了。”

    “现在在你杯子底下的,不过是个喝空了的杯子而已。”

    “不可能,我刚才明明看到了,那底下的杯子根本就没有喝完,你少在这里框我了。”

    南国明生气,但他的心里不免有些慌张了,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看错了。

    “切,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嘛,一天天的,就知道耍无赖。”

    “如果你不信我的话,你可以自己把杯子拿起来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叶天不屑地看着南国明,他其实知道,对手的心里已经开始慌了。

    南国明看着叶天胸有成竹的样子,半信半疑的将手慢慢靠近自己的大杯子。

    然后南国明快速地将自己的大杯子拿掉,露出了装满酒的小杯子。

    看到这一幕,南国明心里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就在他想得意的回头炫耀的时候,一只手伸了过来。

    只见叶天直接拿起了小杯子,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

    这南国明哪里肯认输,他彻底炸毛了,指责着叶天的无赖。

    “你说你怎么能这个样子呢,我看你就是个无赖,你就是故意套路我的。”

    可是叶天丝毫不在乎,脸上都是胜利之后的喜悦。

    “你可别再想污蔑我,是你自己要求把杯子换过来的,不管怎么说,我都没有破坏规则。行啦,我劝你还是别再折腾了,早点认输吧,这场比赛,本来就是你输了。”

    说完叶天扭头问道;“大猛,污蔑君王,如何惩治?”

    赵大猛早就看这个无君无父的南国明不顺眼了,立刻冷笑道:“这是欺君大罪,形同谋逆,斩立决!”

    “无道昏君!你就是个无道昏君,分明是在耍赖,我要讲道理的时候,你又用身份压人,不过,我喜欢你这种无道昏君。”

    如此巨大的反转,让正在品酒的叶天直接被呛了一口,而已经准备拔刀的赵大猛身体更是一个踉跄,看样子是闪了腰了。

    “你喜欢无道昏君?”

    “怎么?你以为我是想要掌控朝政的奸臣?没你想得那么多,昏君最少心直口快,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心口不一的小人,这次你赢了,我不做拉虚城城守了。”

    “朕是赢了,可朕什么时候说过,赌注是不让你做城守了?”

    “那你想要我做什么事?”

    “朕要你做真腊丞相。”

    如今真腊朝政都掌控在叶天的手里,只要他一句话,就算是个傻子都能做丞相,南国明自然不会怀疑叶天的能力。

    看叶天一脸认真的样子,似乎不是在开玩笑。

    “让我做真腊丞相,你就不怕我给你们大周添麻烦?”

    “你是个聪明人,知道如何做才对真腊真的有好处,朕最担心的,让一个自命不凡的蠢货做丞相,蠢货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也什么事情都敢做。”

    南国明不是蠢人,他自然知道,自己在真腊没多少名气,贸然做丞相,叶天也要承担不小的政治风险,他可不认为叶天这种能开疆拓土的君王智力上会有缺陷,如此做,只能说明他还有其他目的。

    思考一下,南国明皱着眉头问道:“你之前答应智映的三个条件,不是敷衍,你真想在真腊推向那三条政策?”

    “有何不可?我大周之所以强盛,就是因为朕用人不问出身,凡有才有智之士,皆可凭借自己一身本事施展毕生抱负,所以我大周才会人才辈出,国力日益强盛,不打断权贵对于朝政的垄断,真腊永远不可能强大起来。

    朕也不瞒你,朕早就决定要用你了,因为你是首次廷举状元,是一面招牌,要做千金买回的马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