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极品贴身家丁

《极品贴身家丁》正文 第1121章 小伎俩威力无穷

    首发、域名、请记住_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燕七一脸臭屁:“有什么可服的,不过是搏出位的小伎俩而已。”

    宁信赞叹不已:“燕兄,这些小伎俩太过诡异,很有价值,你是从哪里学来的?”

    燕七挠挠头:“这个嘛,有本书,叫厚黑学,我就是在厚黑学上学来的。

    宁信双眸放光:“厚黑学?哪里有卖?”

    “这个……”

    燕七还真是为难:“别急,别急,等我誊写一本,送你做纪念。”

    ……

    随后的几天,除了博学鸿儒科轰动杭州之外,华兴银行成了另外一个引人注目的焦点。

    崔鹤林命令财税司官员封杀华兴银行。

    彻查账目,封存银根。

    并且崔鹤林召集杭州各位豪商,强迫豪商们与华兴银行尽快完成切割。

    这一幕,闹得风风雨雨。

    后面,更发生了宁信与崔鹤林对峙,当着众多官员的面前,在衙门里面大吵大闹,差点就大打出手的剧情。

    这一幕,让所有官员大吃一惊,叹为观止。

    谁也没想到,一向小心谨慎,且以柔克刚着称的宁府丞,会爆发雷霆之怒,与崔鹤林大战于衙门朝议之上。

    宁信旁征博引,气势高昂,抻着脖子,像是盛怒的斗鸡。

    这厮,要多愤怒,有多愤怒。

    不恰当的比喻,宁信像是一条疯狗,逮住崔鹤林,往死了咬,拼着被崔鹤林当头棒喝,也不松口,非要咬下崔鹤林的一块肉来。

    官员们见状,胆颤心惊。

    疯了,宁府丞疯了。

    温顺的狗,得了狂犬病,比哮天犬都霸道了。

    不过,府尹就是府尹,号召官员,人多势众,还是占了绝对的上风。

    宁信势力孤单,只有那么一些死党拥护。

    局面,近乎于一边倒。

    但是,正如燕七所说,虽然宁信在衙门之上,被崔鹤林当头棒喝,搞的很狼狈,满脸的唾沫星子。

    不过,在市井坊间,却收获了人心,竖起了威望。

    百姓们交头接耳,称赞宁信。

    “真没想到,宁信府丞竟然敢为我们百姓出头,大赞啊。”

    “以前,只以为宁府丞是个清官,不贪财,明哲保身。但是,我们错了,宁府丞不仅不贪财,还很有胆量,敢于和崔鹤林叫板,真是硬汉啊。”

    “宁府丞就该做府尹,崔府尹根本不是个东西。”

    ……

    杭州的生意人也对宁信交口称赞。

    暗中,各种支持。

    短短几天时间,宁信人气大涨,威望爆棚。

    宁信内心特别开心。

    在杭州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耕耘十余年,生怕被崔鹤林抓到把柄。虽然清廉,却也落得个籍籍无名,不办实事的帽子。

    但是,燕七的这一招反其道而行之,立刻将自己的身价抬了起来。

    现在,他群众基础大好,有口皆碑,深受百姓爱戴。

    这种感觉,非常舒服,难以形容啊。

    越是如此,越是感慨。

    “燕七,真是我的良师益友啊,名不虚传,名不虚传啊。”

    ……

    宁信顶着风头,与崔鹤林大战之际,华兴银行的账房、员工等等,担心不已,人心惶惶。

    燕七云淡风轻,不仅不当回事,还给众人发放了一年的薪水,让众人无需慌乱,拭目以待。

    众人得了银子傍身,还害怕个屁啊。

    就算是银行关门了,他们手里有钱,遇事也不慌,权当放假了,刚好去摘星楼凑凑热闹。

    就在华兴银行的斗法焦灼之际,博学鸿儒科终于举行了盛大的开场仪式。

    敬天地,拜孔孟。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一大早上,摘星楼门前便热闹起来。

    安晴站在摘星楼最高层,一身蓝衣,身披红色大氅,云鬓遮月,妆容精致,似月神下凡,气质高贵,美艳不可方物。

    她向才子们招手。

    才子们看得热血沸腾,发出了狼一般的吼声。

    安晴露过了脸面,就进了摘星楼。

    才子们吵吵闹闹,开心不已。

    下面,就等着四大擂主进场了。

    不过,天色尚早,还需要一个时辰,才是四大擂主进场的时间。

    才子们倒也没有多么心急,相互之间交头接耳,攀着交情。

    ……

    国平人、唐不凡、陈桥、赵宏四人梳洗完毕。

    燕七和华翼也在这里。

    华翼为国平人把过脉:“国老先生,您的心病已经痊愈,从此以后,心病万万不会再犯。”

    国平人喜出望外:“有劳华姑娘!”

    宁信也特别开心。

    这几天,国平人一直在宁信府上住着,宁信是国平人的门生,自然要尽一翻孝道。

    听着华翼提及国平人心病大好,也开心不已。

    宁信准备了早饭。

    国平人招呼大家坐下,哈哈一笑:“燕公子,今天,博学鸿儒科开始大考,你可准备好了?”

    燕七这厮臭屁起来:“我还需要准备吗?”

    众人哈哈大笑。

    国平人嘿嘿一笑:“好,敬候燕公子才学。”

    众人刚拿起筷子。

    有差役进来向宁信通报:“老爷,崔府尹来了,还带着书记官。”

    宁信蹙眉:“他来干什么?难道,在衙门没吵够,又来府上和我吵架?真是难缠,待我出去一会,真当我怕了他。”

    这几日。

    因为华兴银行的清退之事,宁信和崔鹤林针尖对麦芒,在府衙朝议上大战了三天。

    虽然,崔鹤林气势凌人,拉拢了许多狗腿子站队,搞的宁信非常狼狈,甚至于,他还扬言收回宁信治理经济的权利。

    但是,宁信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豁出去了,就是和崔鹤林对着干,一时间,轰动整个杭州。

    现在,在百姓心目中,给宁信贴了好几个标签。

    清正廉洁!

    铁骨铮铮!

    不畏权威!

    一心为民!

    这些标签,可把宁信暗中高兴坏了。

    燕七却一把拉住宁信:“府丞大人干什么去?”

    宁信抻着脖子,一副斗鸡的样子:“我去和崔鹤林大吵一番。”

    燕七听得想笑。

    这几天大吵,完全激发了宁信的吵架潜力。

    一天不吵闹,浑身不舒服啊。

    燕七摇摇头:“宁府丞不必激动,我猜想,崔鹤林此来府上,并不是为了与你争吵。”

    “哦?”

    宁信蹙眉:“不是和我吵架,那此来干什么?”

    【 o手机阅读ろろ小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