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极品贴身家丁

《极品贴身家丁》正文 第1159章 菊花与刀

    首发、域名、请记住_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德川太三有种不详的预感:“燕七,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你要干什么?”

    燕七运起巫山云雨经,掌心吐出一股真气。

    砰!

    书案炸裂。

    那幅《富士山》图,顷刻间,撕裂粉碎。

    啊!

    德川太三想去阻止,已不可能。

    眼睁睁的看着纸屑漫天飞舞,身子踉跄,轰然倒下。

    “燕七,你竟然如此恶毒。”

    燕七耸耸肩:“我也是没办法啊,我本来打算珍藏这副《富士山》图的,但是,你说德川家族不会放过我,我吓坏了,只好出手毁了它。这样,德川家族就不会找我的麻烦了吧?嘿嘿,德川太三,多谢你的提醒啊,不然,我的生命都有危险了呢。”

    德川太三痛哭失声,简直要被燕七给折磨得体无完肤。

    “燕七,如此名画,你说毁就毁了,竟然做到如此绝情,无论你我如何敌对,书画是无罪的,你何必非要将一副名画毁于一旦呢。由此可见,你的心里该有多么阴暗。”

    一帮东瀛学生也趁机大叫:“燕七,太阴暗了。”

    “小人行径。”

    “行为卑劣,迁怒于名画,小人气量。”

    ……

    下面哭声一片。

    大华才子、佳人,以及唐不凡等人,心里隐隐觉得,燕七所作所为,似乎……似乎有些过分。

    燕七眸光在众人面前扫过:“你们也觉得我过于狠毒吗?”

    众人沉默,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燕七呵呵一笑,娓娓道来:“你们知道东瀛人骨子里的秉性吗?”

    众人不知。

    燕七道:“我告诉你们,东瀛人骨子里流淌着两种相互矛盾的东西,那就是菊花与刀。”

    众人诧异:“菊花与刀?”

    燕七耐心解释:“他们平时看起来彬彬有礼,待人和善,极为有礼貌,外在的素质高到了极点,就像是菊花一般,让人赞赏,让人同情,让人怜悯。好像,他们是人畜无害的大德之人。”

    “可是,当他们凶恶起来,他们毫无人性,就像是疯狗一般,崇尚武力,崇尚压制,崇尚高人一头。他们凶狠,歹毒,无所不用其极,而且,能从极度的疯狂中享受变态的快乐。”

    “他们骨子的这种矛盾性格,让他们善于伪装,欺软怕硬。比如,刚才德川太三张狂不已,嚣张跋扈,那样子,恨不得至我于死地,这与疯狗何异?这不就似嗜血的刀一般吗?”

    “可是,现在来看,德川太三受了委屈,却又伪装成楚楚可怜的弱者,痛哭失声,又是垂足顿胸,又是泪流成河,好像,他承受了莫大的委屈,天大的冤枉,苦苦哀求,跪地不起。他就是以这副样子,博得人家的同情。”

    “可是,大家仔细想想,德川太三若非有先前那般嚣张跋扈、阴狠毒辣,又怎么会有现在的可怜柔弱、涕泪交流?这一切,难道是我们的错?不,绝不是,所有的种种,都是他咎由自取。现在,想要装可怜,博得众人怜悯之心?我呸,滚回东瀛去吧。”

    听了燕七鞭辟入里的分析,众人稍一琢磨,也体会到了德川太三骨子里的矛盾和卑鄙。

    “呸,先做恶人,想欺负人,没想到被人欺负了,又装可怜,博同情,真是贱如狗。”

    “就是。差点被他的可怜相欺骗了。”

    “滚,滚回东瀛去。”

    ……

    德川太三的鬼伎俩被识破,再也无法反咬燕七,眼神藏着阴厉之色,怒视燕七:“燕七,你等着,早晚,我会让你尝到厉害的。”

    燕七一字一顿:“快滚!”

    “八嘎!”

    德川太三低声哼了一句,带着学生们离开。

    燕七反手一个大巴掌,抽在德川太三的脸上。

    牙齿被这抽飞了。

    德川太三脸颊红肿,捂着淌血的腮帮子,哭了:“你又打我,难道,你就这么霸道?”

    燕七哼道:“给我收起那副委屈的嘴脸!你装什么可怜,当你那句‘八嘎’我没听到吗?在这博学鸿儒科的考场上,肆意骂人,我若不打你,天理何在?”

    “你……”德川太三理屈词穷。

    他以为燕七听不到,没想到燕七耳聪如狼。

    唐不凡火冒三丈:“德川太三,没想到你骨子里这么阴险猥琐。滚,你怎么有脸参加博学鸿儒科的考试?滚,快滚。”

    大华才子异口同声:“滚,滚,滚!”

    德川太三再也不敢骂人,捂着腮帮子,带着东瀛学生,灰溜溜的离开。

    众人一阵兴奋高喊。

    ……

    中午,燕七简单吃了点饭。

    半个时辰后,准时回到了考场。

    他是打定了主意,今日,一定要通关。

    三楼大厅,已经围拢了许多人。

    陈桥跑出来迎接燕七。

    “燕公子,你终于回来了,突厥术数大师猛格,已经出题了,才子们都在翘首以盼你的归来呢。”

    燕七问:“什么题目?”

    猛格隐约有些赞叹之意:“鲁班锁。”

    燕七一怔:“哎呀,没想到猛格是突厥人,却精研大华数术。鲁班锁,可是大华数术机关之精华啊。”

    陈桥也有些佩服:“的确如此,猛格研究的鲁班锁,可非同一般,是由三百六十块榫和卯柱,配上枋、垫板、桁檩、斗拱、椽子、望板构成,极难拆解和组装。”

    “实不相瞒,燕公子,我虽然精研数术,但是,刚才研究了许久,也无甚思路。真没想到,突厥这种尚武的国家,竟然也有耐心精研数术之人,我倒是小看了他们。”

    燕七也有些震惊:“陈桥大师,休要涨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走,咱们一起去看。”

    一路上,陈桥有些担心的问:“燕公子,你可精研鲁班锁?若是未曾研究过,这一关可不好过啊。”

    燕七挺着腰杆,自信大叫:“我没研究过。”

    陈桥大汗:没研究过就没研究过呗,但为何偏偏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燕公子真是奇人也,不能以常理夺之。

    燕七心里一点也不怕。

    在前世,他也是玩过鲁班锁的。

    只是玩的少。

    为啥呢?

    因为他觉得太简单了,不好玩,没意思。

    人家玩一天才搞定的鲁班锁,他几分钟就搞定了。

    人家玩一个月才搞定的鲁班锁,他还是几分钟搞定。

    人家玩一年,想破脑袋还研究不透的鲁班锁,他还是几分钟搞定。

    你说,这玩意对他而言,还有意思吗?

    【 o手机阅读ろろ小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