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娘子不好惹

019 他是她的扫把星

    “小姐!你还真要去啊?”瑶儿看着殷翘楚紧追两步,拉住殷翘楚的袖子不放。

    “你说呢?”殷翘楚挑挑眉,视线滑到瑶儿攥着自己的衣袖上,那意思是说,别拉着了,说什么都会去的。

    “小姐要去哪家青楼?你打扮成这个样子一定不安全,我不放心。瑶儿也要跟你去!”瑶儿心中一叹,知道小姐决定的事情从不轻易更改,自己劝也是劝不住的,咬咬牙、心一横,青楼,她豁出去了,虽说实在不愿去那种地方,但为了小姐也一定要陪着走一趟!

    “逛青楼当然要去高档次的,百花楼就是首选。至于你……”殷翘楚眼眸狡黠一亮,“追得上我就带你去!”

    话音未落人已经翩然飞出几丈远。

    瑶儿只觉眼前一花、手中一轻,错愕的眨眼一看院落空空,徒留下一道残音随风消残。

    天!又来这一套!可怜的瑶儿双手抱头,无力又抓狂,这已经是她第二次被小姐甩掉了!!!

    京城大街人潮涌动,热闹的街市,繁华的商楼,衣着光鲜的行人忙忙碌碌的各干各的活儿,只有殷翘楚这么一个身影悠闲地晃悠在大路上,东瞧瞧西看看,随性散漫倒也惬意。

    殷翘楚漫不经心的走在街道上,脑海中还在考虑着她的重任,那就是——败坏自己名声!

    眼珠子转了转,脑海中把瑶儿讲的七出都过滤了一遍——

    不孕无子,貌似现在这个跟她还扯不上关系;红杏出墙,那就是泡美男呗,百花楼的美人多的是,有美人的地方自然就会有男人,去百花楼争个花魁什么的做做,那还不是有大把大把的男人对她趋之若鹜,供她调戏利用?

    不过,这个暂时不急,逛青楼还是等晚上的时候热闹,现在日头正旺,再想想其他的……

    饶舌多话、忌妒无量……殷翘楚四下里看了看,大街上人来人往平静的很,也没个突发事件供她八卦,更没有什么看不顺眼的东西让她忌妒过不去,她总不能一个人游荡在大街上自言自语、喋喋不休、发飙瞪眼吧,那样还不得被人当成疯子拖到衙门大牢里关起来?

    正在殷翘楚没精打采的在大街上溜了一遍又一遍,绞尽脑汁想要找茬闹点事闯点祸的时候,无意间眼光一瞟,瞧见旁边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小个子男人装模作样的挤到地摊前的人群中,趁着无人注意悄悄将手伸进了身前一个锦衣男子的腰间。

    小偷!殷翘楚眼眸放光,俏脸瞬间多云转晴,嘴角勾起一抹奸笑,七出之五,盗窃!

    对!偷盗行窃。哇咔咔,殷翘楚真想仰天大笑三声,心中那个得意啊,搓了搓手掌,跃跃欲试。

    可是去偷谁呢?殷翘楚贼兮兮的四下里瞟了瞟,市井小民自然是没有多少银子的,根本就不值得她去下手。可这满大街来来往往的行人这么多,到哪去找一个合适的‘目标’呢……

    殷翘楚原地转了一圈,眸光掠过形形色色的行人又扫过一家家繁华的小商铺,忽然一个金字闪光的大招牌闯入了她的眼帘——韵光玉器铺!

    殷翘楚顿时微眯着双眼遥遥打量着那块金匾,装裱的框架是上好的紫檀木,五个镀金题字苍劲有力、大气磅礴,店面宽敞整洁,进进出出的顾客都是衣着华贵之人,可见,这韵光玉器铺的确有料。

    她要是偷了店中几件价值连城的玉器,然后闹得人尽皆知,那会是怎样一幅场景呢?

    她的臭名闹大就会传到皇上耳朵里,传到了皇上耳朵里她的婚事就会泡汤了,婚事一泡汤她那美滋滋的自由小日子岂不是不远了?……

    殷翘楚越想越兴奋,像是发现美洲新大陆一般狂热,一扭身运气提身,嗖一下就冲到了玉器店门口。

    “哎呦!这位小姐快请进,快请进!不知小姐看中了小店的哪件器品,小的这就给您拿过来好好瞧瞧。”店小二一见殷翘楚出现在门口,抬眼打量殷翘楚一眼,见她身着烟罗纱裙千金一尺的衣料,小二眼睛一亮便知是个有钱的主儿,顿时扬起笑脸热情的上前搭话。

    “嗯……”殷翘楚含笑点头进了门,四下打量一遍小店,屋内盈满玉器的光韵,柔润而又贵气,一件件上等的玉器做工精湛整齐的摆放在盒子里。

    殷翘楚眼眸一转,扭头冲店小二道,“把你们店里最贵重的玉器拿来,这些东西本小姐还看不上眼。”

    “呃……是。小姐请稍等片刻,小的这就去取。”小二一愣,深望了殷翘楚一眼,心想本店的玉器都是万里挑一的精品,这女子竟然说看不上,是她不识货还是真的眼光太高?不过看这气度与着扮,想来应该不是那种不懂装懂的人,千万不能得罪了这么个大主顾,赶紧照办就是。

    店小二转身进了内阁,殷翘楚脸上扬起微笑,眼珠子一转见没人注意,动身扑上柜台,捡了几块小巧精致的玉器一股脑儿的收入自己怀中,脚底抹油这就转身要走。

    却不想猛一回头竟与什么人撞了个满怀——

    “哎呀!”殷翘楚一声惊呼,身子一踉跄,刚刚放进怀里的几块玉璧全数跌了出来,咔吧咔吧几声脆响,宣告其粉身碎骨了。

    店铺中顿时安静一片,几十道目光齐刷刷射向这边,满堂寂静,众口无言。

    殷翘楚一阵愣怔,低头望着地上的碎片一时有些迷糊。她没想摔碎它们啊,原本打算是演绎一场现场捉脏之戏,可谁想哪个不长眼睛的竟然撞了她,这些玉璧少说也需几十万银两,要是要她赔的话还不得心疼死!

    奶奶的,是谁坏了她的好事?!

    殷翘楚愤怒的火气由脚底升起,猛然抬头怒火熊熊燃烧的双眼瞪向面前之人,他背光而立,午后的阳光从他的背后投射过来,使他整个人散发着光芒。

    殷翘楚不适的眯了眯眼,细看此人剑眉星目,丰神俊朗,一张让她熟悉又痛恨的俊容呈现在眼前,又是他——顾云祺!

    殷翘楚郁闷的简直想撞墙!怎么一出门就碰上这个煞星呢,他俩是不是天生犯冲,八字不合,他简直就是她的扫把星!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