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豪门女配是神医

第118章 正文番外:时光机之旅

    五十年后。

    很有幸, 封京墨和苏檀都还活着, 对于85岁的封京墨而言,才七十多岁的苏檀,无疑是个年轻人, 所以他经常喊苏檀小姑娘,有时候也喊小女孩。

    俩人携手过了一生, 这一生, 如果说自己有什么可以骄傲的事。

    封京墨觉得, 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就是他这一生最骄傲的事。

    诚然, 他的事业也很成功, 年轻时就把封氏做大做强,成为业界顶尖, 后来封氏像中医保健品方向发展,力求做出适合中国人的中医养生品, 也做的很不错。

    要知道保健品行业利润很大, 可当时的华国最大的问题是,保健品行业很乱,有些保健品甚至是面粉做的, 可广告铺天盖地, 把疗效说的很神奇,其实一点用都没有。

    国人生活水平好了之后, 都喜欢从国外买保健品, 封京墨看到这一乱像, 想做真正有效的中国保健品,之后他和苏檀合作,开发中医保健品,因为他是第一个提出这个理念的人,也就占了先机,保健品卖的特别好,甚至远销国外,让外国人都知道,原来中国人也有自己的养生佳品。

    封氏便以此为契机,再次扩大版图。

    不得不说,封京墨缔造了自己的商业帝国。

    在此过程中,他只在廿一幼时带他参加过一档《爸爸去哪儿》节目,后来便很少有这种全心陪伴儿女的机会,这让他在后来很多年里都十分怀念。

    后来数十年,封氏投资了一家科技公司,等五十年后的今天,封氏科技终于在封京墨活着时,研发出了时光机。

    封京墨拉着苏檀来公司,大家见老董事长拉着老董事长夫人,都很习以为然,毕竟这俩人经常出来花样虐狗,大家除了叫“汪汪汪汪”别的也无计可施。

    这些年过去,封京墨还是个英俊的小老头,因为健身的关系,他至今身材笔直。

    苏檀也面容年轻,哪怕有了皱纹,可她依旧面色白皙红润,身子骨也特别轻巧,身材几乎没有变形,大家都说,她是自己的活招牌,一个七十多岁的人,乍一看有三四十岁的样子,你说可怕不可怕?

    她的照片曝光后,封氏的保健品销量一年比一年高,大家都说,苏檀自己保养得这么好,那她研发的保健品肯定很有效。

    苏檀任男人拉着自己的手,笑眯眯跟在后面。

    “去哪?”

    “我带你看样东西!”封京墨很激动,这些年他砸了几十亿进去,终于研发出东西来了,如今时光机还没有进入实验阶段,毕竟活人实验是需要一定风险的,如今华国法律特别规范,封氏要进行这种实验除非不上报国家,否则必须接受监管,毕竟人坐时光机回到过去,不仅是有改变历史的风险,更重要的是实验人员的安全得不到保障。

    因此,封氏还没有进行真人试验。

    苏檀疑惑:“什么东西这么激动?”

    俩人携手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以往她很少见封京墨这样激动。

    封京墨带她到了实验室,倏地揭开一个大玻璃罩上的布。

    苏檀定睛一看,只见那台传说中的时光机正躺在玻璃罩里。

    “这是……”

    “是!苏檀,我答应过你的时光机终于研发成功了!”封京墨难掩激动。

    苏檀一怔,恍然记得那是30年前吧!有一天苏檀感慨,说年轻时忙于给人看病,对家庭疏于照顾,她现在甚至想不起来,当年孩子小的时候,他们的生活到底是怎么过的。

    苏檀在30岁那年获得“国医”称号,也是本国最年轻的国医,她一直把时间献给病人,封京墨并不怪她,人一旦处于那种环境就知道,如果苏檀随便开个药就能救回一个人的命,你把她放在家里照顾孩子,别说是她自己,就是他也不能忍受。

    不过,好在她的出现改变了国人滥用西药的现象,之后多年,华国人改变观念,注重养生和预防,注重调理师身体,接受中医治疗,把中医纳入科学体系,这一切都和苏檀的努力分不开。

    毕竟,要不是苏檀研发出多种治疗癌症的中药,治好了数万名患者,中国这些所谓的信仰科学的人士,是不可能相信她的,正是因为越来越多人接受她的治疗变好,才使得相信她的人变多,最终在无形中,提升了中医的地位。

    可以说,封京墨能活到85岁,也受益于中医养生。

    如今国人平均寿命大幅度提升,苏檀功不可没。

    其实她年轻时也过得很辛苦,封京墨心疼她把所有青春献给中医事业,听她说记不得孩子幼时的模样,愧对于孩子,封京墨也不是滋味。

    “如果有时光机就好了,我真想回到过去看看那时候的我们。”

    她一句玩笑话,却被封京墨当了真,此后很多年,他拨款成立实验室,网罗全世界的人才进行科学实验,最终在今天,研发出了时光机。

    苏檀激动道:“真的成功了?也就是说我们能穿越到过去了!”

    “是!不过至今无人试验过。”封京墨盯着她,语气平静的说:“也就是说,我们这趟旅行是有风险的。”

    苏檀噗嗤一声笑了:

    “我都七十多岁了,你也85岁了,就是死了又怎样?难不成我们还怕死不成?”

    封京墨勾唇,抱着她,轻声道:“跟你在一起,不管去哪,我都不怕。”

    苏檀笑:“你都85了,怎么还这么会说情话?”

    “有吗?”

    “有!竟然撩到我。”

    俩人坐到时光机上,封京墨设定好数据,回头笑道:“准备好了么?”

    “嗯!”

    “走吧!”

    电流闪过,俩人陡然消失不见。

    -

    《爸爸去哪儿》剧组上门,主持人敲敲门,封京墨把门打开,主持人好奇道:

    “封总,你们家门口怎么种着一堆我不认识的植物?这是什么?”

    封京墨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勾唇:“是我太太种的中草药,别墅蚊虫多,她用中草药来防止蚊虫。”

    “还可以这样?所以现在家里真的没有蚊虫了?”

    “没有。”

    苏廿一赤脚跑出来,见了主持人笑着问好,他一笑,眼睛微眯,加上白,长得像个女孩子,让主持人心都要化了。

    “怎么这么萌?”

    “会长。”

    主持人噎了下,心道看不出封京墨还会说冷笑话,不过人家说的也是实话,苏廿一真是女性杀手,从小就可以看出端倪来了。

    拍摄实在家里进行的,临近中午,到了爸爸做饭的时间,一般来说这种环节可看度很高,爸爸们都不太会做饭,不免做出黑暗料理,而娃也是各种嫌弃,这时候的摩擦最有意思。

    终于,苏廿一拍着小肚子说饿了。

    “那我们去吃饭?”

    “好!”封京墨把准备好的食材端上来,却见苏廿一站在凳子上,把食材一个个摆入烤箱里,而后把切好的葱姜蒜摆在食材上,设定好时间开始烤。

    这边生蚝还在烤着,那边苏廿一把牛排放入锅里煎,等牛排盛上来,再加入酱料,为了摆盘好看,他十分细心地把酱料挤进去,生怕把盘子弄脏了。

    牛排做好,苏廿一又做了点汤,做汤对他来说似乎是手到擒来的,加水,放了点菜进去翻炒,又加点热水,主持人就一脸惊呆地看着他爬上爬下,却自始至终很稳地做着菜。

    很快,牛排、菠菜蛋汤、烤生蚝端上来了,苏廿一把食物端到桌子前,拍手道:

    “爸爸,菜做好了,请享用!”

    说完做了请的动作。

    封京墨合上财经杂志,尝了一口,点头称赞:“非常好,你的厨艺又进步了。”

    “谢谢爸爸!这是我跟厨神学的,她在电视上教我10分钟做4菜一汤,我今天花了1分钟,做了两菜一汤。”

    “还有进步的空间,但已经很优秀。”封京墨的称赞是淡淡的,可对苏廿一来说,已经很难得,他小脸一喜,激动道:“爸爸你表扬廿一了,廿一的菜做的很好吃是吗?待会我还要给妈妈送一份。”

    “可以,待会我们去看妈妈。”提到太太,封京墨的面色终于有了缓和,苏廿一笑嘻嘻拿起刀叉,他明明就是个小人儿,使用餐具却十分熟练,并且举止绅士,刀叉全程不会碰到磁盘,主持人看呆了。

    别人家都是爸爸给孩子做饭,到了封京墨家,就换成孩子给爸爸做饭了!

    这就不说了,关键苏廿一还没上小学呢!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封家这么有钱,怎么不找保姆来做?怎么会让这么小的孩子做菜呢?

    而且做得还蛮好的,色香味俱全。

    主持人疑惑:“封总,平常他经常这样吗?”

    “嗯。”封京墨擦了嘴,道:“我们平时工作忙,担心照顾不到他,虽然我们希望能时时刻刻陪在他身边,可显然总有照顾不周的地方,也想过把他交给保姆,但保姆也不能保证他不受委屈,想来想去,自他出生就开始交给他一些生存技能,别看他小,就算去荒山野岭,他也能过得不错。”

    “天……”主持人惊呆了。

    现在哪家孩子不是捧在手心的?封京墨拥有那么多财富,竟然搞得苏廿一像穷人家的孩子似的,要自己做饭,这才几岁呀,就这么苛刻?

    “您不怕他会遇到危险吗?”

    “家里的设备基本都是遇到火会自动断掉,再说想要他不遇到危险,就必须他自己清楚才行,我想他的防火知识比我们都足。”

    “是吗?”主持人又是一惊,再次看向苏廿一,眼神已经变得不同。

    原本他以为这一家跟其他有钱人没什么区别,无非是封京墨不做饭,苏廿一又有点小娇气,不过孩子本性肯定是好的,父子俩在这个过程中会有碰撞和摩擦,谁知父子俩的相处模式完全跟其他家不同。

    首先,封京墨把苏廿一当成大人看待,会和他商量,不会太迁就他,或许是因为封京墨的态度,苏廿一小小年纪能做很多事。

    其次,封京墨和苏廿一很像是朋友,苏廿一对他表现出完全的信任,这都是其他家孩子所没有的。

    “爸爸,妈妈肯定没吃饭,我们给她送饭吧!”

    “好!”

    “饭我准备好了,也装在饭盒里了,你开车咱们一起去?”

    “可以。”封京墨笑笑,任他安排家里的情况。

    “他似乎很喜欢安排?”主持人笑问。

    “对,他很喜欢替别人着想,把事情安排妥当,我认为这是个好习惯,也鼓励他这样做,如果有做的不周到的地方,我会在一旁提醒他,却不会过多指着额干涉,毕竟他不是我,不需复制我。”

    主持人思索着他的话,就见苏廿一拎着保温盒出来了,他还给苏檀带了切好的水果。

    “你自己切的吗?”水果切得歪歪斜斜的,一看就是孩子做的。

    “是啊。”

    “为什么要切好?不直接带过去?”

    “妈妈工作忙,如果不切好她肯定没时间吃,我把它切好了,妈妈就可以吃到了。”苏廿一很懂事地说。

    看着他的脸,主持人眼一酸,他自认为对孩子的教育已经很好了,可封京墨对孩子的教育方式让他反思自己,如果连这么小的廿一都能做这么多事,那就意味着他的孩子也早就该长大了。

    俩人到医馆时,苏檀正在写病例,苏廿一把切好的牛排打开,又打开装生蚝、汤、水果的饭盒,苏檀见了他,面色温柔。

    “又是廿一做的?”

    “嗯,妈妈尝尝,看有进步吗?”苏檀尝了一下,“确实比上一次好吃。”

    廿一高兴坏了,在苏檀身上蹭了蹭,呜呜道:“妈妈喜欢,廿一就开心了。”

    苏檀笑笑,一脸满足。

    主持人在边上看得心都要化了。

    “苏医生,有这样的儿子到底是种什么体验?”

    “就是觉得不愧是我生的儿子啊!”

    主持人狂笑:“所以最后还是你的基因好?”

    “可不是吗?总想着,以我的能力生出这样的儿子也不意外啊。”苏檀开个小玩笑。

    这一段播出的时候,网友们都要笑喷了,大家回想苏廿一的表现,都很感动,从前大家看《爸爸去哪儿》看的都是爸爸和孩子的互动,看的是萌娃,苏廿一是第一个让网友心疼的孩子,大家呼吁封京墨和苏檀多点时间陪孩子,可是呼吁之余又很理解,封京墨就不说了,就说苏檀吧!据说有时候流感期一天工作18个小时,这样的人怎么有时间给孩子做饭?

    她肯定也想多陪陪孩子,可那么多癌症病人等着她去治,她也很无奈。

    这期节目播出,第一集就获得全网收视冠军,因为有封京墨和苏廿一的加入,甚至第一集收视就超过上一季的收官收视,之后,更是到了全网看苏廿一的地步。

    开始大家只为了围观有钱人生活的世界,谁知后来才发现,苏廿一更有看头。

    到最后所有人都感叹,苏廿一有封京墨这么有钱的老爸,有苏檀这么有能力的老妈,这样的孩子真是赢在起跑线上,这就罢了,人家小小年纪会多国语言,为人体贴温和,会做饭,对运动很在行,喜欢街舞和冲浪,喜欢滑板,这样的孩子将来会多有出色啊!

    再看看自家孩子,不仅起跑线跟苏廿一不在一条线,之后的教育更是差远了。

    而且苏廿一的父母并没有给他太过精英的教育,反而喜欢身体力行教会他各种技能,很多家长开始反思自己,孩子不优秀,不仅仅是孩子的错,更是因为家长没做好,他们天天玩着手机,不跟孩子沟通,不教育孩子,把孩子交给电视和游戏,到最后孩子考不好,家长就去责怪他,时间久了,只会把孩子推得更远。

    这档节目让教育成了热议话题。

    很多父母从封京墨的做法中反思自己。

    尤其是当大家看到苏檀晚上12点才回家,她没有去别的地方,先去了苏廿一的房间,把买的故事书放在他身边,并摸了摸他柔软的脸蛋,这样的留恋和不舍让大家眶湿润。

    哪个父母不想陪孩子?可她真是太忙了。

    其实她不必如此的,封京墨那么有钱,完全可以养着她。

    可她还是去追寻自我价值。

    也许正是因为父母如此努力,才会让苏廿一自小就这么出色。

    因为有这样的父母为榜样,他没理由不去追。

    -

    时光机飘荡在空中,那些人看不到他们,苏檀温习曾经的这一切,眼眶湿润。

    尤其是看到廿一一早5点就爬起来,不是为了玩游戏,而是为了想多点时间跟苏檀相处。

    “我一直以为他习惯早起。”

    “他只是想早点起来,陪陪你。”封京墨勾唇,低声道;“廿一自小就很疼人,有这样的儿子,是我们的骄傲。”

    “是。”

    “我们再去别的时间看看?”

    “好。”

    俩人驾驶时光机来到廿一长大后的时段,后来廿一去做了几年的演员,几年后拿了个大奖觉得没意思,又回去继承封京墨的公司,把公司交给廿一后,封京墨便和苏檀环游时间,过了一段时间开心的日子。

    苏檀这辈子都在为中医事业而奋斗,人家评论她,说她是国医无双。

    这些她其实并不在意,她只是想让自己后代生活的时代能更好一些。

    她也做到了。

    后来俩人一直环游世界,还去了南极。

    “记得我在北极给你的戒指吗?”

    “记得,你给了我一枚大钻戒。”

    那年来人去北极旅游,站在穿上看着船破冰而行,看到可爱的北极熊,还登陆看了那纯净的极地,到了极点,他们还乘坐热气球俯视地球,那一次的旅行,真的非常棒,后来的很多年里,他们还经常提起。

    俩人回顾片刻,封京墨忽然想去他们相识的时候。

    到了那,作为外来者俯视那时候的他们,封京墨才意识到,也许在很久以前,他就对这个女人动了心。

    “那你是什么时候对我动心的?”

    “我?”苏檀沉吟:“这种事谁记得呢?大概是在我住在封家的时候,也许是后来跟你睡了第二次以后,或许是……”

    封京墨没做声,驾驶着飞船来到他们第一次睡的那晚,看着俩人在床上的火辣场面,苏檀这个老人家咳了咳,有种看别人的害臊感。

    “你看你,我怀疑你第一次就对我动了心,不然你不会这么主动热情。”

    苏檀也很惊讶,她不知道那晚被下药后,竟然这么主动,还曾经把封京墨压倒在身底下,主动地做动作,天!明明那晚她是第一次好吗?就不疼吗?为什么这么热情主动?

    “不不不,我记忆中不是这样的,我记得是你在主动。”苏檀挑眉,怀疑封京墨把时光机开到别的时空了,这床上的女人哪里是她?

    “还不承认?”封京墨靠近她,低笑;“第一次那么主动,让我尝到了滋味,后来打死也不放手了!”

    “胡说!”

    “那是事实。”

    “我不承认!明明是你一直把我压在身底下,勾搭我引诱我,用你的身材色/诱我!对!一定是这样!”苏檀嘴硬。

    封京墨一脸无奈地摇头:“你高兴就好!反正事实胜于雄辩!”

    “谁说的?”苏檀不服气,老大不小了还捏着封京墨的脸,威胁:“我警告你啊,敢捏造事实诽谤我,小心我再也不给你捏脚了!”

    “是是是!小姑娘!”她每晚给他捏脚按摩,让他血液通畅,封京墨很享受这个时候。

    “小姑娘就小姑娘了。”苏檀靠在他耳边,坏笑道:“说起来,我是该喊你一声四叔的。”

    封京墨身体一僵,闭上眼唇角露出一丝淡笑来。

    很多事似乎已经忘记了,可其实都留在记忆中。

    只要一被提起,抖抖上面的灰尘,每件事都清晰的仿若就在眼前。

    一生过得真快啊,还好有她陪伴。

    “我们回去吧,孙子孙女还等着呢,外孙外孙女也该回来了。”

    “好。”封京墨笑笑。

    来时归程都有你。

    足矣!(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