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地球求生指南

241、这可能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哇!你这里好高级啊。”

    小猫被谷涛带到了研发室里,这里的科技感绝对不是那些光靠想像出来的科幻片能描述的,这里每一个设备都透着一股子未来感,这种具有极端科幻色彩的房间,对于小猫这种喜欢玩闹的小家伙来说,简直是天堂。

    “坐下。”谷涛把她带到一个台子旁边:“把手放上去。”

    小猫听话的将手放在了台子上,谷涛按了几个按钮之后,她的手被固定在了上头,看得出来,她多少有点紧张,大概是出于本能反应,她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但纹丝不动。

    “是不是现在你对我干什么我都没办法反抗了?”小猫仰着头看着正在配置药水的谷涛:“可是我还小啊,你能不能温柔点?”

    谷涛走过去推了她脑袋一下:“别胡思乱想,你玩你的手机就行了。”

    “哦……”小猫拿出手机,看着谷涛坐在她对面握着她的手小心翼翼的把药水滴在她手镯的裂缝上。

    修复这种东西其实是很麻烦的,因为它的材料成分很复杂,又不能改变其固有特性,强或弱都可能对小猫造成影响,所以要非常小心,所以他戴着目镜全神贯注,满脸严肃的样子看上去帅帅的。

    “小哥哥,我还是第一次被男孩子牵手呢。”

    “哦?”谷涛头也没抬,只是用目镜一点一点的扫描着手镯:“为什么?”

    “因为我是半妖啊,他们都觉得半妖不吉利,是杂种。”小猫吐了吐舌头:“只有师姐对我好。”

    “是嘛。”谷涛开始用一根极细的探针触碰手镯表面:“那你还老是气你师姐。”

    “没有啦,她的性格很讨厌的,不知道为什么就特别自卑,还神经兮兮的,又不懂幽默又不懂情趣的。”小猫晃着脚丫子:“其实在没见你之前啊,我一直在想能让桉姐看上的人会是怎么样的人。”

    “那现在呢?什么样的人?”

    谷涛其实说话根本没走心,就像是一个不专业的捧哏,但小猫显然没注意到他的状态,她说的很认真,奶声奶气但故作成熟的样子,可以说是相当可爱了。

    “其实我早记起你了,师姐没记起你,你之前就用猪大肠恶心过我们。”小猫轻轻哼了一声:“不过算了,我不是小气的人。”

    “能记这么长时间,你恐怕也不是什么大方的人。”谷涛慢慢转动起她的手镯:“手别动啊。”

    “男孩子的手都是这么热热的吗?感觉好好。”小猫一只手托着腮:“哎呀,我是靠气味记人的啦,又不是靠长相。反正之前按姐老说你这里好那里好,其实你就是个渣男对吧。”

    谷涛被她给逗乐了,直起身子看着她摇摇头:“别说奇怪的话,我现在手不能抖。”

    “哦。”小猫点点头:“然后今天见到你了嘛,其实我发现你挺好看的,是个帅哥,而且人挺温柔的。”

    “第一次见就能看出我温不温柔啊?那你以后小心被人骗了。”谷涛将一个光谱仪放在镯子上方开始分析成分:“千万不要相信第一眼印象啊。”

    “不是的。”小猫吧唧了几下嘴:“我师姐漂亮吗?”

    “嗯,漂亮。”

    “那你对她有兴趣吗?”

    小猫的问题让谷涛一头雾水,他沉默一阵之后回答道:“我为什么要对她有兴趣呢?”

    “我有一个特别让人讨厌的师兄,他很喜欢师姐的,所以对师姐特别好,但他不喜欢我,所以就老是欺负我。你都不欺负我。”

    “那是因为我喜欢猫。”谷涛摸了摸她的头:“好了,别给我传授人生经验了,你安静一会儿,让我好好干活。”

    这句话倒是让小猫安静了一阵子,但她根本就不是那种能安静下来的人,在闭嘴的过程中,她东摸西摸的,还时不时的凑过去闻谷涛的头发,反正没一刻老实的就对了,弄得谷涛是哭笑不得。

    “别乱动啦。”

    “哦……”小猫不动了,但却又开始说话了:“你知道半妖是代表不详的吗?”

    “嗯,听说过。”谷涛已经开始用粒子分析器模拟手镯的成分了,所以现在倒是可以正儿八经的说话了:“据说人和妖生下的孩子会带来灾难,但我觉得是谣言。”

    “不是谣言呢。”小猫摇头:“因为半妖的灵力特别强,在没成年之前却又很弱,很多人都会来抢的,抢走之后拿去炼法器也好炼丹也好,都特别好用。所以半妖很少有能活下来的,而妖怪也不喜欢半妖的,会想办法杀掉半妖,所以我能活这么大都是很了不起的。”

    “炼丹?”谷涛正色道:“还有这种事?”

    “嗯,半妖是极好的药材呢。”小猫的眼神里有些恐惧:“据说每一个顶级的丹师都会想办法抓一个半妖来炼丹,因为半妖是没人喜欢的垃圾,但又很稀少。”

    通过她这些介绍,谷涛大概明白了。像他们这种半妖,其实就是那种爹爹不爱、姥姥不亲的野种,人类修士不能接纳一个浑身妖气的人,妖怪不能接受一个有人样的妖,但偏偏半妖身上都是灵力充沛的,是上好的基础材料,所以半妖通常都会被迫害,而迫害半妖没有任何人会说出个什么来,因为没有任何条例是用来保护它们的。

    “那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是个温柔的人呢?”

    “因为你看到我之后,也知道我的身份了,眼神都没有变过啊。”小猫晃着脚:“还会摸我的头,门派里的师兄弟都嫌弃我。”

    “我为什么要嫌弃你这么可爱的小妹妹呢?”谷涛继续带上目镜开始修补手镯:“可爱的女孩子都是老天爷给的礼物,哪怕没事看看都是好事。”

    “哦豁,暴露你的渣男本质了啦,要不等我长大也一起嫁给你吧?”

    “哇,小妹妹,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谷涛抬起头把她的头发揉得乱糟糟的:“千万不能因为一点小事就把自己一辈子托付了知道吗,你还没看过山川大海还没看过海阔天空,别轻易下承诺。”

    “咿?好熟练啊,你是不是跟别的女孩子也说话这样的话?”小猫歪着头看着谷涛:“我只是开玩笑的,你当真啦?我才不会那么傻呢,师姐就是反面教材,大师兄把她弃如敝履,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谷涛咳嗽了几声,脸上有些发烫,因为这些话他曾经对蓉蓉说过,但尹蓉可不像小猫这么灵活,虽然是同龄人,但尹蓉的较真是世间少有,反倒是小猫这种满嘴说胡话的小妹妹能让人轻松一点,因为尹蓉每句话都是真的,而小猫虽然不知道真假,但都当成假的也没问题。

    “好哇,你敢调戏我?”谷涛故作生气的样子:“明天没有肉丸子吃了!”

    “不嘛!”小猫突然撒娇:“我超喜欢吃的,你明天再给我做饭吃好不好?就做那个狮子头!对,狮子头。”

    谷涛没有回答她,只是慢慢解开她手部的束缚,拍了拍她的手背:“修好了。”

    小猫惊奇的抬起手,看着自己的伏魔镯,她惊喜的发现桌子上的裂痕全都没有了,完全就像新的一样,而且镯子对她妖气的压制也恢复到了以前的样子,既不让它难受也不会让它的妖气喷薄而出,简直比刚拿到手上时还有用。

    “哇!你怎么做到的!好厉害!!!你太棒了!”

    “是吧,我就说我能修好。”谷涛拍了拍她的头:“走,去给你师姐看看。”

    “嗯!”

    小猫兴奋的拽着谷涛的手往外走,谷涛就这么笑盈盈的任由她拽着,然后趁着她不注意的时候启动了短程相位移动,小猫没在意,只是感觉眼前突然花了一下,然后打开门就走进了她住的院子。

    “唉?”小猫愣了一下,回头看却发现只是一片空荡荡的大马路:“我们从哪里走出来的啊?”

    “保密。”谷涛在她鼻子上点了一下:“不告诉你。”

    “啊啊啊啊!”小猫当时就疯了,她抱着谷涛的手用力的晃着:“告诉我啊,快点啊!急死我了。”

    “不说。”

    “那你要怎么样才肯说!不如我把师姐送你给?”

    “喂,你师姐也太不值钱了吧?你说送就送的?”

    小猫不依不饶的晃着谷涛的胳膊:“那你就告诉我嘛,求求你了……”

    “好吧,不过这是我们俩的秘密。”

    “行!一言为定。”

    在回屋子的路上,谷涛把短途相位传送的原理简单的跟小猫说了,虽然她显然是不明白的,但大致上理解为法阵之类的东西也没多大问题,不过她也知道这种法阵大多都是不传之秘,所以她也懂事的不再追问,并承诺对这件事守口如瓶。

    他俩进屋之后,经缘其实还是被吓了一跳的,因为只有她知道这个大大咧咧的师妹对男性的戒备心有多强,哪怕是看着觉得跟人很热情,但绝对不会触碰对方身体,更不会让人触碰她,可现在她居然主动牵着谷涛的手?

    “师姐!!!”

    看到沙发上的经缘之后,小猫飞扑了过去,炫耀似的抬起胳膊:“你看!”

    经缘握着她的胳膊仔细的看着伏魔镯,满脸的难以置信:“这么快……就修补好了?你感觉怎么样?”

    “超棒的,小哥哥手艺一流,不过也不是免费的啦,唉……小哥哥说让我给他当小老婆,不过为了镯子我也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从今天开始我就得陪他睡了,我还是个孩子啊,就已经要给人当老婆了呢……。”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谷涛哭笑不得的看着正斜着眼看他的六子:“真没有。”

    经缘当然知道自己师妹什么德行,所以她双手捏着经芸的脸颊:“再胡说八道,嘴给你撕了。”

    不过正在捏嘴的她还是抬头看着谷涛:“这个镯子相传是太上老君炼丹炉里七七四十九天成型,十分坚固,怎么可能这么快?”

    虽然不知道怎么解释粒子态黏合装置的作用原理,但这个东西真的不难修复,它的粒子紧密程度虽然远超地球上大部分的材料,但跟半人马号的装甲比起来简直天壤之别,所以……粒子态黏合装置能够修复半人马装甲,修个这东西真的不难啊。

    “别问。”经芸突然正经了起来:“你会问剑老怎么修东西的吗?人家不让你滚都算给你面子了,你怎么这么不懂事。”

    经缘被这么一说,顿时就反应了过来,朝谷涛歉意一笑,微微拱手:“抱歉。”

    而谷涛刚想客套两句,却看到经芸在旁边冲他挤眉弄眼,他只好斜眼看她一下,然后默默的认下了这个道歉。

    “你们眉来眼去的干什么呢?”六子敏锐的发现了这俩人的眼神,然后一把拽住谷涛的袖子:“你不会真对小猫动手了吧?是我不够骚还是薇薇不够软?你要不要这么变态?”

    谷涛倒吸一口凉气:“你听我解释……”

    --------------------------

    H市,市中心,时间已到深夜。而有一个人鬼鬼祟祟的在市中心的上场地下停车场的角落中用手里的撬棍将一块地下管道的盖子掀起来。

    “哇……下头好臭啊。”

    “臭也得下。”玉狐狸跳上他的肩头,充当了照明的效果:“快点,保安马上巡逻过来了。”

    “知道了知道了。”

    他从地下管道的盖子上下去之后,在里头复原了这个盖子,然后顺着阴暗潮湿的排污口往深处走了起来,手上的罗盘轻轻转动,看上去还挺专业的。

    “地脉就在这里。”孙博城站在一个上锁的铁门外:“奇怪,这里怎么有个铁门?”

    “我打开它。”

    玉狐狸朝门锁吹了口气,门锁哗啦一声断裂了下来,铁门应声而开,而打开铁门之后,孙博城和玉狐狸愣在了原地……

    “看来这里恐怕真的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玉狐狸倒吸一口凉气,看着面前贴满符箓的通道:“乖乖……大手笔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