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之武神大主播

第三百一十一章:传说的真相

    自江户时代传承下来的道场,又没有多少人居住与维护,那破败程度可想而知,一进入众人便嗅到了一股木料腐朽的味道,再看那静寂而荒芜的道场,心中更是升起了一股莫名的不安。

    因为那极阴地脉的缘故,东瀛的建筑一直笼罩着一层幽柔沉静的色彩,因此必须要有人居住,以人气来中和地脉生出的阴气影响,达到阴阳调和的效果,若是地处偏远,又遭荒废,那缺少人气中和的阴气就会远远不断的积郁,吸引鬼神或妖魔盘踞。

    这也就是为什么,众人进入这道场之后,会感到不安的缘故,那是身体对于阴气的本能抗拒。

    只可惜,众人并不清楚这一点,为首的神谷美惠也只是微微皱眉,望了那门扉半合的破败道场一眼,随后向镜头说道:“这一间道场,据说是木村妻子家的产业,从江户时代传承到现在,历史悠久,曾经更是盛极一时,后来因为现代科技的进步,使得剑道走向没落,这道场也随之逐渐衰败,最终只有一个少女,背负着重重债务继承了道场。”

    言语至此,神谷美惠语气越渐感性,幽幽说道:“那少女便是木村右京的妻子,双亲离世之前,将这道场交给了她,而她也决心振兴道场,但仅凭一个女孩子的力量,想要振兴这偌大的道场,结果可想而知,没过多久,道场就遭遇到了重重困境,即将被人收购。”

    幽幽话语,再配合这破败的景象,不说屏幕前的观众了,就是在场的一众工作人员,都生出了几分伤感,但也是同时,神谷美惠的语气猛地一转,说道:“就在那个时候,一个少年出现了,没有人知道他从何而来,只知一个雨夜,他伤痕累累的倒在了这间道场的门口,好心的少女将他收留,拿出不多的积蓄为他恢复身体,而他也在这道场即将被人收购的关头,出手挽救了一切。”

    “杀生剑·木村右京!”

    神谷美惠严肃着神情,向镜头前的观众讲述道:“这是一个十三岁少年的称号,他用一柄木剑,击败了羽村市的所有剑道流派,成功挽救了这一家道场,后来更是走向全国,在十六岁那年,他挑战天下剑道大师,还是用那一柄木剑,缔造了一个剑道天才的传说!”

    “可就在那最后一战辉煌结束,少年成为传说的时候!”

    绘声绘色的描述,方才将众人心中的热血激发,神谷美惠就又转了起来,喃喃说道:“上天对那少女降下了残酷的命运,一个无法治愈的绝症,将她推到了生命的尽头。”

    “卧槽!”

    “这么狗血的么?”

    “怎么东京电视台也播韩剧了?”

    “就不能好好说话,少年少年的你累不累?”

    “这一股浓浓的中二感,只能说真不愧是东瀛人啊!”

    “主播你放这个做什么,先去弄那老鬼子大佐,他多活一天都是罪过。”

    神武世界,钟离的直播间内,观看着从东京电视台转来的直播画面,众人议论纷纷,言语之中除了鄙夷与不屑,还都带着一股戾气。

    这也难怪,柳生家那一手,同样激发了华国国民的民族情感与历史仇恨,对曾经的侵略者与刽子手,怎能没有戾气?

    众人言语,多有激烈,但神谷美惠却不知晓,在镜头前继续叙述道:“在那少女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少年带着她前往东京,向皇室的守护者,柳生家上一代剑圣柳生古二郎发起了挑战。”

    背后有人指使,手上的资料自不简单,神谷美惠向众人描述着那一段鲜为人知的过往,热血澎湃之后,又低下了声音,略带伤感的喃喃道:“最终,战败的少年,带着少女回到这一间道场,在那樱花树下度过了两人最后的时光之后,将她与自己的剑一同埋葬到了樱花树下,从那以后,再也没有杀生剑,再也不见那如彗星般崛起的少年,所以弟子解散,这道场也破败成了这个样子。”

    幽幽叹息一声,再沉默片刻,待众人将方才的信息尽数消化之后,神谷美惠方才继续说道:“现在,就让我们随着镜头,去见一见他,那昔日的少年,昔日的传说!”

    说罢,一众人便行动了起来,绕过那破败的道场,往后院走去,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一片白色的樱花林,就出现在了镜头之中。

    樱花开放的季节是春三月左右,而现如今是十一月,正值秋末时节,按照道理来说,是不可能见到这樱花盛开的景象的。

    可现在,众人却见到了,一片樱花林,盛开的樱花如白雪一般,一阵微风吹拂,便有片片花雨落下,地上都铺满了一层,美轮美奂。

    “好美!”

    “这季节怎么还有樱花?”

    “难道那传说是真的,永不凋谢的爱情之花?”

    “真是奇迹,这个季节,竟然还有这么一片樱花林存在!”

    见此,正在观看直播的东瀛观众都是一阵惊叹,这也难怪,樱花对于东瀛的国民而言,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如此见到这樱花违背常理的盛开,自然忍不住震惊了。

    相比起来,钟离的直播间……

    “卧槽?”

    “现在还有樱花?”

    “这怎么看都不正常啊!”

    “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地方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废话,你看看以往上这直播的,有哪个能不出事情,这帮记者还是年轻!”

    ……

    众人的反应不说,神谷美惠与一众工作人员,也是被这美轮美奂的樱花给震惊到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继续往樱花林中走去。

    这樱花林比想象之中的还要大上不少,一行人走了十多分钟,还是不见尽头出现,好在有道路作为方向指引,众人也不需要担心迷路,又走了一段,终于……

    “那是什么?”

    神谷美惠惊呼一声,镜头瞬时向前方拉近,随后便见,前方的道路出现了尽头,一颗巨大的樱花树参天而起,伫立在前方!

    这一颗樱花树,用巨大来形容,半点都不夸张,仅仅只是树身躯干,便需要五六个成年男子双手合围,那树冠更不用说,完全就是一个花瓣组成的华盖,遮天蔽日挡住了阳光,时刻都有樱花飞落而下,但树冠却始终不见稀疏。

    在这樱花树下,依靠着一个人,青年模样,削瘦身躯,穿着一件略显宽大的黑色和服,双手抱住胸前,头颅微微垂低,只能看到一张冷峻的面庞轮廓。

    “木村右京!”

    神谷美惠惊呼一声,带着工作人员就向前跑去,很快,便来到了那一颗巨大的樱花树下。

    这时,画面之中也清楚的呈现出了木村右京的面容,超乎意料的年轻,也出乎意料的俊逸,乌黑的长发,白皙的脸庞,五官的线条柔美,却又没有女子的纤弱感,反而透着一股冷峻与锐利,即便此刻那眼眸紧闭着,也让人不敢用目光直视。

    “木材先生!”

    虽然早就掌握了木村右京的资料,但那资料都是文字描述,包括外貌,所以神谷美惠也没有想到,这位天才剑客,竟然真的如资料中描述的一般,是一位惊为天人的美男子。

    一时错愕,随即惊醒,神谷美惠只感觉心跳加速,脸颊滚烫,以往的社会阅历与职场经验都不知抛到了哪里,像个小女孩似的惊叫了一声,随后又羞怯的不敢直视,扭捏在原地。

    好在,这一声惊叫,起到了很好的效果,木村右京缓缓睁开眼眸,望着脸颊泛红的神谷美惠与她身后的一众工作人员,即刻皱眉,冷声说道:“你们是什么人?”

    “啊……!”

    听此,神谷美惠才惊醒了过来,望着一脸冷色的木村右京,连声解释道:“木村先生,请不要误会,我们是东京电视台的记者,我叫神谷美惠,这一次来是想要采访你。”

    “记者?”

    木村右京紧皱眉头,目光扫过神谷美惠与她身后扛着设备的工作人员,神情又是冰冷了几分,寒声道:“我不管你们是谁,马上离开,这里不欢迎任何人的到来。”

    木村右京话语冰冷,但神谷美惠却好像早有预料一般,根本不放在心上,不仅没走,还上前了一步,说道:“木村先生,我知道我们不应该来打扰你与你妻子宝贵的宁静,但我们却不得不来,因为现在的你,担负着东瀛的希望。”

    听此,木村右京却是不为所动,依靠着樱花树的身子站直起来,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也不想知道,现在,马上给我离开这里!”

    最后一声,冷厉非常,即便神谷美惠早有准备,也是吓了一跳,好在作为一个记者,一个很有后台的记者,她大小场面都见了不少,定力非同寻常,即刻就将那害怕的情绪压下,连声道:“木材先生,请你给我一点时间,一点就好,有一个华国人来到了东瀛,要挑战东瀛的强者,柳生家……”

    “柳生家?”

    听到这一句话,木村右京瞬时变了颜色,追问道:“柳生家怎么了?”

    “你听我说完就明白了。”

    见到木村右京不再赶人,神谷美惠心中暗暗一喜,继续道:“那华国人来到东瀛,除了挑战柳生,田贺,北条三家之外,还要击败我们东瀛的所有武士,你与山河神社的山本大师,可能就是他的第一个目标,所以……”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听此,木村右京终是明白了过来,神情再变冰冷,寒声说道:“那什么华国人,我不想理会,他要挑战就去挑战柳生家吧,你们马上给我离开这里,马上!”

    木村右京如此态度,神谷美惠仍不退却,再上前一步,神色真挚的说道:“右京君,我知道,你妻子的离去,对你的伤害很大,甚至放下了剑道的修行,但你这么做只是在折磨自己,樱子小姐如果知道,也不会希望你现在这样的,她钟爱剑道,钟爱于你,所以你应该振作起来,拿起剑完成樱子小姐生前的梦想,击败那个华国人,振兴这一家道场……”

    “够了!”

    话语未完,便被一声厉喝打断,木村右京满眼冷怒,厉声道:“我最后说一次,离开这……”

    “呼!”

    一阵冷风呼啸,让木村右京的话语瞬时一滞,抬头朝上方望去,漫天的樱花落下,如雨幕一般将众人笼罩。

    “这……”

    见此,神谷美惠先是一惊,随即想到什么,连声道:“你看,右京君,樱子小姐也在劝说你呢!”

    神谷美惠话语真挚,似想要以此来融化木村右京那冰封的心灵,但却不想,就在她这话语落下的瞬间,上方忽然响起了……

    “右京君,右京君,右京君!”

    幽幽呼唤,自从樱花树的树冠之上响起,神谷美惠一怔,本能的抬头向那声音的来源望去,身后的拍摄人员也抬起了镜头,随后,便见到……

    “右京君,我……饿了,我饿了,右京君!”

    幽幽低吟,渐转凄厉,樱花树上,华盖一般的树冠之中,一颗颗头颅,一颗颗少女的头颅,如灯笼一般吊挂着,注视着木村右京,用那凄厉的声音齐齐悲鸣着,喊道:“右京君,我饿了,樱子饿了!”

    “啊!”

    这一幕,何止恐怖,正在观看直播的两国民众不说,神谷美惠直接就瘫倒在了地上,后方的工作人员也是两脚发软,举着摄像机瑟瑟发抖,话都说不出来了。

    “樱子!”

    见此,木村右京的面庞上,却是诡异的温柔,微笑说道:“好的,我马上就给你做饭。”

    说罢,他就转向了神谷美惠,右手一挥,一柄血迹斑斑的木刀就从那宽大的和服袖口之中飞了出来,被他握在手中。

    “不,不要,不要……”

    见此,神谷美惠哪还不知他要干什么,顿时尖叫了起来,想要逃走,但瘫倒在地上的身体却根本无法站起,只能用双手一点点的向后爬动。

    木村右京没有理会她的尖叫,提着那血迹斑斑的木刀步步走来,刺鼻的血腥味让神谷美惠尖叫得更是厉害了,眼泪鼻涕横流着,爬动的身子也没了力气,彻底瘫倒在了地上。

    就是此时,忽然一个话筒掷来,击打在木村右京的面庞上,让他的动作微微一顿。

    趁着这个机会,七濑结衣急忙上前,抱着神谷美惠惊颤发抖的身子,连声喊道:“前辈,快,快起来……”

    话语未完,便见一片阴影罩下,七濑结衣随之跌倒在地,面色惨白的注视着前方已将木刀举起的木村右京,绝望的闭上了眼眸。

    “砰!”

    双眼闭起,一片黑暗,但预想之中的痛楚并未传来,反而听到了一声铿锵震耳的碰撞。

    “……”

    劫后余生的惊悸与疑惑,让七濑结衣颤抖着睁开了眼眸,往前方看去,见到的已不再是那血迹斑斑的木刀,而是一道陌生而又熟悉的背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