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修得人形恋人间之前世今生

夔龙之死

    女子落在地上,夔龙见了赶紧弯腰施礼:“母亲”。

    夔龙身后的妖怪们都齐声大喊:“参见夫人”。

    来人不是外人,这绿衣女子就是恶龙的妻子,夔龙的母亲——河女。河女挥手算是给夔龙的部下做了回复,河女站在夔龙身边,看着面前的泽孤离,河女一时也没料到这传说中貌美不可形容的泽孤离真的这般美得摄人心魄,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这就是杀了自己丈夫,现在又来抢夔龙地盘的泽孤离,河女定然会使下迷魂术把这等美男子掠到自己宫中享用。

    “你就是杀我丈夫的那只狐狸精?”河女冷冷的问道。

    “恶龙自寻死路罢了”,泽孤离冷若冰霜的表情如同绿宝石般的眼睛一样。

    “那就让我先报杀夫之仇”,河女开始念起唤水术,想唤来河水淹没泽孤离,可是河女的唤水术还没念完,远处天空飞来一片白云,白云在河女面前停下,上面站着手持浮尘的太白金星。

    “太白金星上神,你来此处不是要帮泽孤离对付我们母子吧”,河女见到太白金星的到来大惊,没想到作为玉帝身边的上神会公然出现。

    “河女,你是神仙之后,却有违仙规私配恶龙,还产下孽子夔龙,产下夔龙却不好生教诲,让夔龙屡屡作恶,你不思悔改还存心包庇,按照天规,你应当被革除仙籍,判魂飞魄散之刑。天庭不降罪与你,你不仅不思感恩还劣性不改,我今日念你护子心切,暂且饶你。还不速速离开!”

    河女当然知道太白金星的厉害,还有这太白金星是玉帝的首席智囊,平日几乎不会出现在各种对峙的场合,但是今日居然公然出现,那就是说明玉帝也是向着泽孤离的,对于外界的种种猜测,开来也不是空穴来风,河女思忖一番自知自己绝对不是太白金星的对手,即便为了夔龙,河女也不能枉送了自己的性命。

    “太白金星上神,夔龙是我教诲不当,河女自知后悔,今日不会插手,但是夔龙和泽孤离的恩怨请上神也不要插手此事,何况天庭不能自违了约定,干涉他界之事”。

    “违反约定干涉他界之事,这件事情还没有和夔龙好生算一笔账呢,夔龙用逐人箭射杀未来人君的辅佐大将,若不是我门下徒儿即事相救,恐怕人间战乱还要多出上百年,河女,你说夔龙的罪该如何算?”

    “当真有此事?”河女转身问夔龙,夔龙自知理亏,只好点头,河女也自知理亏,“既然如此,河女今日心甘情愿观战,断然不会出手,但是家仇在先,请上神开恩让夔龙和泽孤离自己解决”。

    “你意下如何?”太白金星问泽孤离。

    “妖界统一在即,不管于公还是于私,泽孤离都愿独自解决,不希望伤及无辜”。

    “好,那我们就都在此观战,今日泽孤离和夔龙就好生比试一番,妖界从此安稳,玉帝心头烦扰也自是少了一分”,太白金星挥了一下浮尘,使着云彩退向一侧,河女也退到一旁,只留下泽孤离和夔龙再中间。

    夔龙拎起大锤飞起,直冲泽孤离,泽孤离并没有动,只见夔龙大锤举起之时,泽孤离垂在白羽披风中的两只手伸了出来,两只两尺来长的黑色玄铁棒飞到泽孤离手中,这两只黑色玄铁棒都是上古神器,是用天外飞来的玄天打造,把手刻有水纹,铁棒上刻着狐狸,细看这狐狸似乎抱着铁棒,尾巴缠在棒子上。也许这玄铁棒本就冥冥中注定是泽孤离的武器,当年泽孤离化为人形之时,天庭的武器库中的这两只玄铁棒居然自行出库,来到泽孤离手中,泽孤离只是一句话,这玄铁棒就能听得懂,或自行隐身或自行回到泽孤离殿中,犹如附上了生命般。

    泽孤离并没有看夔龙从天上挥下的锤子,只是把两只玄铁棒看似无意的举起,这两支玄铁棒恰好挡住了夔龙的大锤,武器撞击在一起,巨大的冲击力把他们身边的土地扬起一阵飞烟,泽孤离的黑发直直的飘荡在空中,夔龙见锤子被挡立刻飞身一跃,锤子再次横扫过来,泽孤离左脚点地,一个飞身,跃出地面十几米,躲开了夔龙的横扫攻击,夔龙见了两次都没有成功击中泽孤离,就打算变化方法。夔龙没等泽孤离落地鼓足一口气,像空中喷出一团黑烟,这团黑烟又黑又浓,把围观的人都呛得直咳,太白金星身边自带结界,没有受到黑烟的影响。

    大家看不到黑烟中的战况,只听见两种兵器在一起不时发出的哐当咚咚的巨响,不多时,地面被砰的一声巨响再次扬起许多尘土,大家都很焦急的等待,特别是河女,不停的张望,假若不是太白金星在场,河女一定忍不住会上前助战。

    砰的一声巨响后就是死一般的沉寂,双方的妖怪们也都屏住了呼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终于,黑烟渐渐淡下来,大家看到黑烟中站着一个身影,而他面前的地上躺着一个身影,两个身影都没有动,直到黑烟再淡下去一些,大家终于看清站着的是一身白羽披风的泽孤离,泽孤离双手握着玄铁棒如旗帜一般的站着,而泽孤离面前的夔龙,躺在地上,大锤还握在夔龙的手中。

    “儿子”,河女直到事情不妙,大叫着冲向夔龙。

    河女冲到夔龙身边终于看清楚,夔龙躺着,永远不会再醒来了,夔龙身上没有任何伤痕,手上的大锤还好好的握在手中,可是河女捂着嘴巴竭力的不让自己哭出声音,也许是不敢相信也许是伤心过度,河女跪在夔龙身边,嘴巴长了好久才哭出来。夔龙死了,头从中间裂成两半,夔龙的脑袋从头顶到下巴分成两半,鲜血在中间喷涌而出,染红了大地。

    “还我儿子,老娘今天一定要为我儿子报仇”,河女冷冷的站起来,冷冷的从唇缝中说出几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