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之全能男神:云爷拽翻天!

番外:云烨X小草包(二)

    像这样的狗粮其实SAVE已经习以为常了。

    云烨不是一个喜欢秀恩爱的性子,不过也不会特地的回避,钟墨……

    钟墨他就不一样了!

    秀,怎么不秀,当然要秀!

    媳妇实在是太耀眼了,多少人眼巴巴的等着把他从男朋友的位置上拉下来呢,他不秀一下怎么让那些人知难而退呢?

    钟墨甚至想要把两个人的自拍给挂到各个商场大屏幕上,让所有人都看到。

    当然钟墨作为一个喜欢搞事情,且愿意付诸行动的人,在冒出这样的想法之后就认定这是一个不能再棒的idea,他试探着问过云烨。

    用的也是惯有的——我有一个朋友系列。

    云烨闻言给了他一个眼神,那个眼神钟墨看得懂,“怕不是个傻子吧。”

    她当时拍了拍他,“以后离这种朋友远一点,你已经不怎么聪明了,别带坏你。”

    钟墨:“……”

    他哪里不聪明?

    在云烨看来感情这种事情是很私密的,两个人之间的互相愉悦,太过兴师动众什么的没有什么必要。

    经过这个钟墨也就把这个天才的idea暂时给放下了,好在平时秀恩爱什么的云烨也就没有拦着他,于是他攥着劲儿势必要把恩爱秀出了花儿。

    在这种情况下,SAVE这个本应该充斥着热血钢铁直男的基地里,也散发出跟它画风并不怎么符合的粉红泡泡出来。

    ……

    所有目光齐刷刷的在云烨跟钟墨身上凝聚。

    云烨走到哪里都是万众瞩目,早就习惯这样的注视了,钟墨是满眼都是面前的人,别人看不看跟他压根一点关系都没有。

    只是再怎么说这也是在开会,这点面子云烨还是要给老狐狸的。

    她接过钟墨递过来的吃食,又冲着台上的方部抱歉一笑,“不好意思啊方部,我家这个初来乍到性子散漫惯了,我会回去教育他的,方部您别跟他计较。”

    这句话说的滴水不漏,看似好像在道歉,但实际上分明是护犊子!

    初来乍到?

    如果刚进来一周两周,都好说。

    但这都已经来了快三个月了吧?!

    还有回去教育,不就是摆明不让方部这边做什么了嘛。

    至于教育不教育的,谁看的到啊。

    任谁都能感受到云烨这话里面维护的意思了,一片起哄声。

    就连贾二都忍不住羡慕了,望着那个面容温润,但实际上黑到骨子里的人喃喃的道,“真想尝尝这种被保护的滋味儿,一定很棒吧……”

    话没有说完就感受到旁边带着冷光的扫视,抬眸就对上了他们队长的面瘫脸。

    贾二闹了一个大红脸,讪讪的收回了话,臊得慌。

    他一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怎么会想着让别人保护呢,还是个女孩子。

    虽然……

    这个女孩子比他能打,比他高,还比他帅,怀疑自己才是女孩子。_(:з」∠)_

    贾二没有再说话,专注的望着那边的情况了,严枭也朝着那边看去,神色不明。

    方部:他还能真的对那小子动手还是咋地?

    正当方部清清嗓子,打算就此转移话题的时候,又听到了这样的对话。

    钟墨:“你给那个糟老头子道歉干什么啊?”

    不满,他媳妇要横着走,为什么要跟他道歉?

    云烨:“你现在还在组织里呢,他是名义上的上司,不是还要用着他?”

    钟墨:“实在不行我不做了呗,又不是什么要紧的玩意儿。”

    ……

    钟墨完全有资本说这样的话。

    他现在是钟家家主,上一辈的人在知道云烨身份之后就已经把权利放下来了,不过钟墨其实对这些并没有很感兴趣。

    在认识云烨之前,他曾经迫切的想要拿下钟家,只是一个不服气。

    但是在拥有面前的人之后,钟家不钟家,其实就已经不重要了。

    不过钟家家主是媳妇发话给他的,钟墨虽然兴趣不大,还是给收着了,如果被外面的人听到这番话怕是要气得半死。

    钟家可是有名的望族,底蕴深厚,在钟墨这边居然是媳妇给的,不能丢了?

    快过来,保证不打死你,只会打残。

    但云烨知道钟墨是真的有底气。

    钟墨本身计算机技术很强,云烨随着逐步的了解,也终于对他在这个领域上有的才能有所了解了。

    这点简直让钟墨老泪纵横。

    媳妇什么都懂,就是电子这方面简直就是个黑洞,之前钟墨还是感觉挺好的,最起码在方面比媳妇强啊。

    但是很快钟墨也感受到了坏处,就是没办法表(zhuang)现(bi)。

    现在心愿达成了,钟墨:掐腰jpg。

    钟墨在之前就已经有了基础了,而在跟云烨确定下来之后,他就开始把自己所擅长的东西转化成经济。

    名下已经有了好几家公司,每次都是暗搓搓的提一下,面上毫不在意,但如果有尾巴的话估计已经翘到头顶了。

    ……

    钟墨这边毫不在意,云烨定定的看了他两秒钟之后,展露出一个笑容,温声道,“可以啊。”

    “你要相信,不管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

    钟墨望着面前的人,不能再感动。

    果然还是媳妇最好了!

    “我早就已经看那个糟老头子不耐烦了,现在就去找他算算账。”

    云烨也是一副不拦着钟墨表示赞同的模样,不过幽幽的来了一句话。

    “算账之后你应该就不在组织里了吧,我会尽量抽空去看你的,没事儿。”

    钟墨僵硬的望向云烨,云烨还是一副三好男友……不,女友的形象。

    钟墨却不上这个套了。

    摔!

    他好不容易进了这个什么狗子组织难道是为了拯救世界吗?

    当然不。

    就是为了跟媳妇好好相处相处。

    当时钟墨在知道云烨待在这么一个“狼穴”,他就费尽心思的进来了,现在让他走,自然门都没有。

    钟墨很快的顺清了这根线,转了转眼珠坐了下来。

    讪讪一笑,“算了吧,以后再说。”

    云烨笑而不语,实际上她早就知道钟墨的选择了。

    而一直被忽略的方部:“……”

    麻烦就算讨论这种事情也应该背着当事人好不喽?

    还有,他糟老头子?

    他明明玉树临风……

    方部本来想摸摸自己的头,然后摸到了一片光滑……

    头秃了,地中海了。

    方部:“……”

    这都是细节,方部不想再跟钟墨计较了,当然就算计较也计较不来。

    别人明眼只看得出来这段感情当中好像钟墨投入的更多,但……

    方部摇了摇头,心里觉得冲着云烨刚才的表现,未必。

    ……

    方部召集大家过来是为了一个任务。

    “有明确的情报,在这周三有一艘表面是承载货物实际上是人口买卖的轮渡会从F国去往L国,里面有大量被拐卖的妇女儿童……”

    方部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投映。

    上面是一张张照片。

    照片很显然是情报人偷拍的,很多画面都是残缺的,但饶是如此还是能看到里面都是妇女儿童。

    里面有些孩子妇女从穿着上还能判断出家境大概是不错的,只是现在都一样。

    衣服破旧就不说了,重要的是神色和眼神。

    麻木。

    不像是人,反倒像是行尸走肉。

    没有惊恐,没有慌张,她们都已经麻木掉了。

    触目惊心。

    胖哥的孩子已经九个月,快临产了,这么多个月下来胖哥可以说是一直陪着他老婆,各种育儿视频没少看,是父爱最泛滥的时候,完全看不得这样的场面。

    当时就暴怒了。

    “这些小孩能有五岁吗,这铁定是拐卖的吧,做人口买卖,还是个人吗?”

    胖哥接连发问,云烨开了口。

    “本来就不是人啊,连牲畜都比不上。”

    她神色也发冷。

    在云烨看来,女人,孩子,这都是需要保护的存在。

    手无寸铁,何其可怜?

    就连在以前,还是将军云烨的军队里有一个必须遵守的规定——不准屠杀妇女稚童。

    两军交战,是上面人的决定,将士为各自的主上,为国家而奔走效劳,抛头颅,洒热血,是他们自己的决定。

    但女人跟孩子都是无辜的。

    钟墨的视线一直黏在云烨的身上,这个时候也不由正了正神色,皱着眉望着那些照片,很显然也是感官不太好。

    这种情况不是个例,在方部把照片拿出来之后,整个房间都萦绕着一种压抑的氛围。

    跨国人口买卖。

    其中还有不少华国人。

    严枭率先打破了这个僵局,问到了正题上。

    “那我们需要怎么做?”

    方部下意识地想要摸摸自己的头发,不过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停了下来。

    道,“正大光明的上去!”

    云烨:“……”

    钟墨:“……”

    胖哥:“……”

    前面两个先起身作势要往外面走,胖哥紧跟着,然后是其余人,再然后就连严枭也站起来了。

    本来想要卖卖关子的方部看着一个个人都要走了:反了啊!快回来!

    ------题外话------

    咕嘟

    ……

    推荐【重生军营:爷,快上套】依然简单

    双向军人军旅独宠文,酸爽无虐,期待跳坑

    雇佣兵重生在一枚被饿死的弃子身上被部队捡走,从此成为军中一霸

    嚣张,很嚣张,相当的嚣张!这是夏侯琤见到萧棠棠的第一印象

    初次见面,他在车上,她拦在车前

    此路是我开,此门是我看,想从此路过,给爷下车来

    夏侯琤:这女娃,有点意思!

    再次见面,他在下,她在上。身上的某只小手正在那里光明正大的吃着豆腐

    夏侯铮:摸够了吗

    萧棠棠砸吧了下嘴:还行!

    世人都说夏侯琤是被萧棠棠给霸王硬上弓才无奈…你懂的

    萧棠棠捂脸捂腰:那就是个黑啊!哎哟她的小蛮腰!

    对萧棠棠来讲,夏侯铮就是那种吃了一次就绝对要吃第二次的家伙

    对夏侯琤来讲:撩拨萧棠棠,绝对是他这辈子最大的——趣味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