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恐慌世界

第四十八章 不要往床上看(第三更)

    对于一个经历过多次事件的老油子而言,周围出现任何一丝可疑的风吹草动,都可能是鬼祟出没的征兆。

    “导员?”

    秦铭没有立即开门出去,反倒是将卫生间的门反锁上,警惕的站在门后,冲着外面唤道。

    外面静悄悄的,他在唤出后并没有听到任何回应。

    但越是这样,他便越觉得外面诡异非常,因为如果客厅的灯真的是夏洁关掉的,那么对方不可能不回应她。

    所以只能是一种情况,那就是钱丽来了!

    并且很可能就在外面的客厅里。

    暗属性不敢动用,秦铭只好用体内仅存的那点儿火属性灵力,包裹住双手。

    双手随着灵力的汇入,霎时变作火红,只是他并没有躲在卫生间里,等着和钱丽拼命的打算,而是扯着嗓子大叫起来:

    “导员救命啊!客厅实在是太黑了,我不敢出去啊!”

    秦铭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连大叫了几声,很快,他就听到外面响起一声门开的响音。

    “别叫了,我一直在呢。”

    夏洁的声音这时候从外面传进来,听上去就好像她一直都在留意客厅里的动静一样。

    知道夏洁出来了,秦铭这才敢开门从卫生间里出来。

    因为具有夜视能力,所以客厅里虽然没有开灯,但是他却能够看清楚夏洁所在的位置。

    就站在卧室的门边,至于目光则一直在紧盯着窗子。

    “刚才应该不是你关的灯吧?”

    秦铭走到门边“啪”的一声将灯又重新打开了。

    “不是我。看来那妖魔还真的是不吃掉你不罢休呢。”

    灯亮后,夏洁的目光从窗户上收回来,然后对秦铭说道:

    “那鬼东西来了又走了,可能是觉得有我在,它并不容易得手。看来是一个神智非常高的妖魔,我怀疑它之后很可能会再过来。”

    “它是怎么进来的?”

    “窗户。”

    夏洁示意的指了指窗户。

    秦铭了解的点了点头,心里面不禁庆幸于自己选择求助夏洁的这个决定。

    不然真要是夏洁不再,就只有他自己的话,他这会儿没准都已经被钱丽干掉了呢。”

    “你来我房间吧。那妖魔不容易对付,我怕它再次冒出来,会直接对你下手。”

    “呃……”

    秦铭没想到夏洁会这么说,一时间竟有些错愕,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生怕对方反悔的应和道:

    “好的导员。我睡地上就行。”

    听到秦铭的话,夏洁原本有些冷的脸,不禁露出了几分笑意:

    “不然你还想睡哪?”

    秦铭被夏洁说的面红耳赤,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好在是对方也有些不好意思,说完就转身回到了卧室里。

    跟在夏洁的身后进了卧室,卧室并不大,墙上挂着很多相框,不过相框里放置着却并不是照片,而是一些画。

    秦铭扫了一眼,觉得这些画都是夏洁自己画的,并且画里的人物应该就是她的家人。

    其中有一幅画,是一个看上去十五六岁的少年,那少年的模样乍一看还真和他有几分相似,不过眉心并没有疤痕,而且下巴也要比尖一些。

    “把门关上。”

    “好。”

    听到夏洁的吩咐,秦铭这才想到自己进来没有关门。

    待关上门后,他又不放心的反锁了两圈,等回过头的时候,夏洁已经爬上床,钻进了被子里。

    这时候看上去,她几乎和寻常的小女人没什么区别。

    “一会儿不要往床上看,给你个枕头,如果那鬼东西再出现,即便不用你提醒我也会察觉到的。”

    “我记住了。”

    秦铭最后看了夏洁一眼,之后便接过夏洁递给他的枕头,然后像是个流浪汉一样,随便在地上找了块位置躺了下去。

    虽然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但是秦铭心里面却毫无半点儿邪念,躺下后目光便有些无聊的,看起了墙上挂着那些目光所及的画来。

    夏洁将画表上相框挂在上面,而不是照片,他觉得对方十有八九又是一个,被学院搞得家破人亡,或是根本不敢与之相见的人。

    真是应了那句话,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即便是看似掌握着众多学生命运的导员,也不过就是装在别的笼子里的“宠物”而已。

    很可能夏洁的心底,也无比渴望着学院覆灭的那天吧。

    时间在死寂中缓缓地流逝着,秦铭因为担心钱丽会再冒出来,加上他一直都是那种,只要有心事就睡不着的人,所以久久的都没有困意。

    用微脑连接着手机看了会儿电影,不觉间已经到了凌晨3点多了。

    觉得无聊的退出来,秦铭翻了个身子,也打算试着闭上眼睛睡上一会儿。

    然而他刚将眼睛闭上,从床上便落下了一角被子。

    他一开始还没有去管,直到大半截的被子都掉了下来。

    “女人睡觉都这么不老实吗?”

    秦铭有些无奈的坐起来,想要将杯子给夏洁放回床上,免得第二天醒来,再让对方误会自己抢被,那就尴尬了。

    抱着被子轻轻的放在床上,期间他也忘了夏洁在睡前的提醒,目光下意识的看了对方一眼。

    结果这一眼,却险些吓得他大叫出来。

    因为夏洁暴露在外面的皮肤,完全变成了黑青色,两只脚更是扭曲的像是两个巨大的鹰爪。

    她的眼睛尽管紧闭着,但是在的脖子上,却还睁着另外一双碧绿的眸子。

    并且最渗人的是,这双眸子一直在盯着他。

    那种感觉,就像是那晚被钱丽盯着一样,不,确切的说应该是被好几个钱丽盯着。

    “我什么都看到。我瞎了。

    对,我是个瞎子,并且我还失忆了。”

    秦铭一边在心里面安抚着自己,一边缓缓的又躺了下去,但心脏却在不安的狂跳着。

    眉心开始传出轻微的撕裂感,秦铭急忙死死的捂住,生怕那鬼眼会在这时候钻出来,要是那样的话,恐怕组织先前为他做的所有工作,便都失去了意义。

    好在是这种事并没有发生,没多久,他的眉心便又安静了下来。

    看到夏洁这副比妖魔还像妖魔的样子,秦铭不禁想到了当时在入学测考时,第一次见到对方时的模样,更是想到了那天在酒店时,夏洁出现的那种诡异变化。

    脑海里不由生出了一个疑问,夏洁到底是什么?

    是像那些变成鬼祟的人一样,还是说这是学院制造的另一种变化?

    “妖魔?妖魔?

    该不会妖魔也是出自学院之手吧?”

    秦铭对于夏洁此前关于妖魔的那番说明,眼下已然是产生了怀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