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系统让我去算命

第342章 四千万的诱惑

    在茉莉的帮助下,米司司终于把米焱的手机抢到手,然后迅速删除了关于她写那本“小说”的图片。

    米焱看着她得意洋洋的样子,心道果然还是小孩子,这么重要的东西,他难道就没有备份?

    而且作为一个资深妹控……不对,作为一个默默关心妹妹的好哥哥,他手上可不止这么一点“资源”。

    他深深呼吸了一口院子里清新的空气,突然觉得这里就是个世外桃源,他觉得要是能一直留在这里生活多好。

    “大眼怪,”米司司气哼哼地说道,“你到底来这里干什么?你老实交代,否则我就让茉莉咬你!”

    米焱轻轻一笑,心道我其实是来杀你但我根本就下不了手这种事情我会告诉你?

    “我是来接你回家的。”

    “骗纸,我不跟你回去,”米司司警惕地说道,“我决定了,要等爸爸来接我。”

    “随你吧,”米焱耸耸肩膀,舒服在草地上躺下来,开始享受冬日的阳光,“记得让大伯把我一起带回去。”

    见他躺在地上耍赖皮,米司司不乐意了。

    这人怎么这么随便,连人家主人都没见到,就准备赖在这里不走?

    她觉得有这样一个哥哥,让她很没面子。

    至于她……应该不算吧,她是茉莉带进来的,茉莉也是这里的主人。

    “大眼怪你起来,你这样很没有礼貌的你知道吗?你至少应该去拜访一下这里的主人。”

    “好吧,主人在哪里?”

    米司司笑嘻嘻地把茉莉推到他面前:“它就是主人。”

    茉莉高傲地昂起头,用斜下四十五度的眼神看了看米焱:“你看我漂亮不?”

    平常很难用到这个姿势,因为人站起来基本上比它都高一点,现在米焱躺在地上,它要把这个眼神用个够。

    米焱:……

    “呵呵,不跟你开玩笑了,”见米焱一脸懵,米司司乐呵呵地说道,“哥我悄悄告诉你,这里的主人是个算命先生,很厉害的。他刚才就算到你要来,结果你还真的就来了。”

    米焱听了微微皱眉。

    他可不是米司司这样的小孩子了,他比一般同龄人懂得更多,成熟更多。

    当然,妹控这种事是不分年龄的。

    不管是爷爷,还是大伯或者他自己家里,每年都要花上千万资金,“供奉”着很厉害的玄学高人,每当遇到“大事”,都会请他们来帮忙把关,听取一些意见。

    这两年家里也让他开始接触这些事,别说这些高人们的话,有时候还真的很有用处。

    所以对于这类人,他虽然不全信,但还是怀着几分敬畏之心。

    于是他赶紧从地上坐起来:“他还说什么了?”

    米司司想了想,道:“他给了我一个忠告,说在我爸爸来接我之前,不要离开这个院子。”

    米焱皱了皱眉,觉得有点不理解。

    他知道米司司的六个保镖就在附近,他的三个也在,还有李叔带来的几个人。

    有这么强大的力量,想要把米司司带回去,别说是这个院子,就算是有高墙电网的监狱,恐怕都拦不住吧。

    “那你相信他吗?”

    米司司点点头道:“开始不怎么信,但你来了,我就信了。”

    “这人在哪儿,你能不能带我去见见他?”

    “就在那边,”米司司指了指草庐,却发现里面一个人影也没有,不由觉得奇怪,“明明刚才还在的,怎么转眼就不见了?”

    米焱知道多半是这里的主人不想见他,不过有本事的高人都这样,什么事都讲个缘分。

    “那这样好不好,我现在就联系大伯,让他来带你回去。”

    “不要!”米司司赶紧说道。

    “为什么?”米焱惊讶地问,“难道你不想回去吗?”

    米司司想了想,决定把真相告诉他:“其实,我这次是在和爸爸打赌。”

    “打什么赌?”

    米司司把不想去国外念书、并和爸爸打赌的事情说了一遍,米焱这才恍然大悟。

    难怪她这么大胆子跑出来,原来是得到了大伯的认可。

    但他就想不通了,大伯为什么要瞒着大家,故意说她是离家出走呢?

    他顿时感觉这件事情变得复杂起来,可能牵扯到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他家和大伯家的争斗,为了爷爷的财产。

    这事真的很让他心烦。

    最后他又往草地上一躺,不打算再去想了。

    大人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他们都还是小孩子,小孩子管那么多干什么?

    他只希望以后他和司司之间,千万不要闹到这种地步。

    就算这个想法很天真,很不现实,但他打算尽自己最大努力,把这份天真维持下去,哪怕是多一天也好。

    ……

    外面的树林里,李叔坐在一把舒服的沙滩椅上,看着众人忙碌地准备。

    米崇俢这次给他的任务说起来很简单,就是要培养米焱,让他变成冷心冷血的人。

    而充当工具和牺牲品的,就是他的妹妹司司小姐。

    这种做法别人或许不够理解,但他跟了米崇俢这么多年,早就看穿了他的一切心思,所以非常容易就接受了。

    不过米崇俢毕竟是老了,眼睛也浑浊了,很多事情已经看不太透彻。

    而且一朝天子一朝臣,恐怕很多事情,他已经无法完全掌控。

    他这个做助手的,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希望米焱少爷和司司小姐,这次都能够平平安安吧,至于米家的财产要怎么分,兄妹之间的感情会不会破裂,这些都不重要了。

    还有什么东西,能比活着更重要呢?

    余小燕和贾成立都从魏勋那里领到了任务,等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他们要把米焱和米司司带走。

    对此两人都觉得没什么问题,贴身保镖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到,也只能说明他们不合格了。

    安排好任务之后,魏勋又单独对余小燕说道:“你单独跟我来一下。”

    看着余小燕跟着魏勋几人走进树林,贾成立眼里露出一丝不满的神色。

    这个魏勋看起来吊兮兮的,他心里早就不爽了。

    不过人家是老头子的“亲卫”,他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余小燕被单独带到一边,有人用仪器检查了她身上没有窃听器之后,魏勋便让几个队员在周围守着。

    “到底什么事?”

    魏勋面无表情地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支票,递到她面前。

    余小燕眉头一皱,但看着支票上的数字时,心脏还是不争气地猛跳几下。

    两千万!

    她不由眯起了眼睛,这么大一笔钱,那要让她做的,肯定是非同小可的事情。

    “你要我做什么?”

    “很简单,”魏勋说道,“刚才我给了贾成立一把手枪,你知道那是假的,你找机会把它换成这把。”

    看着魏勋手里黑漆漆的手枪,余小燕的心跳得更厉害了。

    这是一把真的!

    而且她还闻到了硝烟的味道。

    但是根据计划,贾成立将用这把枪对着米司司的胸口射击,如果这是真家伙,那司司小姐岂不是……真的要死?

    不,她用力地摇了摇头,这是不可能的,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你不是想接你父母到京城住吗?”魏勋说道,“这只是一半的酬金,事成之后,另外一张支票马上就会交到你手里。支票是和米家没有任何关系的公司开的,绝对安全。而你需要做的,就是换一把枪而已,米家的怒火将由李叔和贾成立来承担,你好好考虑一下。”

    魏勋说完把支票塞进她的衣服口袋,然后转身走了。

    余小燕久久不能平静。

    四千万,足够她在京城买个很好的房子,然后过上很好的生活。

    而她要做的,就是找贾成立换一把枪而已,事后还不需要担负太多的责任,因为这一切都是李叔安排的。

    但她真的能这样做吗?

    她有点迷茫了。

    曾经进入保镖这个行业的时候,第一句被告知的话,就是要对雇主忠诚,即便是付出自己的生命,也要保护雇主的安全。

    可这是四千万啊!

    即便只有两千万,也够她奋斗几辈子了!

    而且现在她已经能够肯定,米司司在经历了今天将要发生的事情后,肯定是要出国的,她这份高薪的工作,马上就要没有了。

    这是她最后的机会。

    她把魏勋给她的枪收好,沉默地走出了树林。

    贾成立很快就自己凑了过来,小声问道:“那家伙找你干什么?”

    “没事。”余小燕笑着说道,“刚才他给你的枪,你拿给我看看。”

    “干什么?”

    “事关司司小姐的安全,我必须要亲自检查一下。”

    贾成立耸了耸肩膀,把那支假枪拿了出来:“我刚才都看过了,打颜料弹的假货,不过看起来挺逼真。”

    余小燕接过来,翻来覆去检查了一番,然后突然转身,对着身后的树摆了个射击的姿势。

    “动作挺标志嘛!”

    贾成立从背后看着她窈窕的身材,不由在心里点了好几个赞。

    余小燕转身把枪塞回他的手里,说道:“去接人吧。”

    贾成立把东西收好,跟着她走向了巫俊的庭院。

    到了大门口时,贾成立给米焱打了个电话:“米焱老板,该回家了。”

    “我不回去。”

    “不……”贾成立没想米焱会来这么一句,“人都已经找到了,不回去留在这里做什么?”

    “说了不回去就不回去,你们自己找酒店住几天吧。”

    贾成立一下就没招了,计划的可不是这样啊。

    余小燕笑着摇了摇头,这家伙笨头笨脑,也不知道怎么当上领队的,米焱这么多年能好好活着,还真是个奇迹。

    在余小燕面前丢了脸,贾成立脸上有点挂不住了,没好气地道:“你行你来!”

    余小燕笑着朝大门走去。

    不过她没有急着敲门,而是从门缝朝里面看了看,结果就像看到鬼一样,猛地往后退了两步。

    不可能,这不可能。

    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再次把眼睛凑了上去。

    透过门缝,这一次她看得清清楚楚。

    一条大黑狗坐在草地上,穿着灰色的礼服,戴着漆黑的墨镜。

    其实这没什么,她早就知道这里有这么一条大狗。

    但这条狗的大爪子,却拿着一个小罐子,左边抛右边,右边抛左边……

    这个罐子是强力麻醉喷剂!

    难道连续两天晚上,把他们六个人放倒的,是这只狗?(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