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骨心:缘至情断

第九章 端倪

    这长廊算是走完了,可风霆轩却觉得越是不对劲起来,为何这身旁的水中植物越发多起来,多的…似有些不正常,竟还伴着浓烈的酸臭味。正院里梁冠早已起身来回地踱步,显得很是焦急,一听到声响便赶忙朝外走去。

    “二位公子可算来了,梁某还怕…。”这欲言又止,赤若逾当然知道他想说什么,立即应道。

    “王爷多虑了,这里着实新奇,我们俩又是初来乍到,被这街道的小玩意吸引耽搁了时间,莫怪莫怪啊。”

    “怎会,倒是梁某有求于二位公子,来,我们坐下聊。”说着便将赤若逾二人领屋坐下。

    “王爷所求不知是何事?”赤若逾自是知道这王爷所求何事,便翘起了二郎腿,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梁某也就不兜圈子,二位也是看见了,现如今盛炎国已经和曾经大有不同,这一切都怪,怪那妖女啊…”梁冠叹气,接着道,“二位肯定也注意到了,每家门户都撒有黄粉,那便是雄黄粉啊,自这妖女出现救了皇上一命,皇上不知着了什么妖道,整日向着那妖女。梁某偶有一次被皇上召见,那妖女就依在身边,无意间抬头望去只见那女眼睛亮的似发光,整个身形柔软的像,像没有骨架一般!”梁冠说到这,便不禁的打了个寒颤。

    风霆轩微眯双眼,一旁的赤若逾也正听得津津有味,见梁冠停了下来,急忙问着,然后呢?

    梁冠抚了抚胸脯,“皇上那时定是已经被蛊惑,竟让我去镜水国多引进些蛇来并进行饲养。二位公子有所不知,这镜水国是个阴气极重的国家,虽也是我们七大国之一,但那里似乎从建立时就受了什么诅咒,是经常会被蛇蝎光顾的地方,所以那里的人也专门想了很多的办法来保护自己。梁某当时一听,便想阻止,谁知皇上说是为了邻邦的交好。镜水国一直觊觎着我国族人的阳寿,我盛炎国出生的人,多是阳气和阳寿极高之人。”

    “所以你就听了话?”赤若逾一惊。

    “梁某自然是劝阻了,可皇上不知为何无端的怒火即刻下令,如果我不在三日内带回便要诛我家族的所有人。我只好赶往镜水国,以示好分担为由,带回了十条无剧毒的蛇。但梁某还是一路上胆战心惊怕得很,生怕镜水国搞什么花样,给的皆是毒蛇爬出笼中将我毒死。幸回国途中遇到一位贵人,那人说多在院中种植水植物,这些蛇喜水,尽量在瓶底和四周多浇些浓醋和雄黄,有家禽更好。我这也是半信半疑的道了谢,进宫见了皇上,谁知皇上看到那些蛇反而无惧还说要赏赐我,梁某也是决定赌一把照那贵人所说试试,便说想多要些水植物,皇上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自那之后,盛炎国开始有人无故昏倒或是消失,开始只是一两个,而后变成了常事。后知才发现原来是蛇在作祟,我也是一直自责着,可却发现自家的人还未有晕倒的事发生,才明白那位贵人是在救梁某的命啊。”

    话毕屋内一阵安静。

    “既然如此,想保命就让我二人想办法进宫吧!”

    一旁的风霆轩转头惊恐地看向他身旁这个直言直语的兄弟,随之又扶了扶额收住了想说的话。

    “公子这是答应助梁某了吗?”

    “当然,不过罪魁祸首在宫中,我们需要正当身份入宫帮你解决干净。”

    梁冠两手一拍,喜的站了起来,连应着好好,便招呼着下人安排屋子让他们二人暂时住下。

    送走后,那个叫东儿的侍卫走近梁冠低语问,“王爷真觉得他们有什么本事?”

    “呵,有本事自然是好,没本事刚好省得我再费劲找人当牺牲品。”

    房内,赤若逾慵懒的打了个哈欠,看向他这个一直沉默不说话的兄弟。

    “怎么样?简单直接,现在只用等着带我们进宫了。”

    “不对。”

    “什么不对?”

    “为什么这个王爷连问都不问我们进宫的原因?当时我们只说过抓蛇有一套,其他也并未多讲。”

    “那蛇女在宫中,我们不进宫怎么帮他解决?我看你是想太多了。”

    “且不说别的。陶姑娘说过,皇宫没有那么好进去的,他既是王爷就应该知道不能随意带无关人入宫。”

    “切,说半天又是因为那个陶姑娘,怎么她的话你就记得那么清,人家王爷也说了,他是带着蛇进宫的,蛇的源头肯定也在那皇宫里,他找我们也是为了解决这事,那如此看来我们想要进宫还要给他什么理由?”赤若逾嘲道。

    “希望你想的没有错。”

    约莫着两时后,有人敲了敲房门。

    赤若逾已经在床榻上睡着正香,只好风霆轩去开了门。

    屋外站着的是那个东儿侍卫,他手上拿着两件官服。

    “打扰公子休息了,这是王爷准备的入宫衣物,晚上换上便可随之入宫,另外府中已备好饭菜邀二位前去。”

    风霆轩接过衣服,谢道,正准备关门。

    “希望二位公子多加小心。”那侍卫小声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叫醒了赤若逾,他二人便被带去了吃饭的地方。屋里的餐桌上,早已摆上了丰盛的饭菜。

    “二位休息的可好?”

    “甚好。”赤若逾笑着找位子坐了下来。

    红檀木桌子边上依旧镶着一圈看着价值不菲的金子,而餐桌上除了梁冠和他们,还坐着一个老妇人,和两个女人。

    “我来介绍,这是我的老母亲,这位是正室,还有妾室。这二位公子来头可不小,是我专门请来解决那些蛇之事的人。”

    那老人,眼皮跳动了一下,又恢复了正常。倒是那正室先开了口。

    “二位公子似乎还很年轻,不知是有什么本事,别是为了高官厚禄才好。”

    “还真是劳您操心了,我们心思没您那么多。您说的那些在我们眼中压根没兴趣。”赤若逾白了一眼。

    正室狠狠咬了咬牙,便没了话。

    “说了多少次了,女人少插嘴,来,大家开开心心吃饭。”梁冠刚拿起了筷子,一边的老妇人却也开了口。

    “二位年轻人,可知镜水国的蛇有多危险?”

    “自然已听王爷说过了。”赤若逾应道。

    “那蛇可是会吸食人阳气的危险生物,宫中更是危险,你们现在走…”还没等老妇人说完就被梁冠打断了话。

    “母亲瞎说什么话,我分明要的都不是剧毒的蛇,就算会咬人怎会有本事吸食人的阳气,那镜水国的人再是缺少阳气,也不能变成蛇被我带回来吧。”梁冠皱眉道。

    “你还有脸说!都是你听那昏君的话带回来的妖孽,搅的盛炎国不得安宁。”老妇人气得起了身转头离了饭桌。

    风霆轩自然明白,此事并没有那么简单。

    ------题外话------

    嗯,我又回来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