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冷刀夜雨听风录

第两百八十二章 博大精深

    待彭十二走入书房之后,楚忘将一封提前准备好的书信递给对方。

    彭十二握着信函,迷惑不解,他还以为楚忘是为了归还《春十三宫图》,“公子,这是?”

    “你让人送去济州,信函之中有我知道剑邪宗覆灭的部分之事。”楚忘淡淡的说道,“对了,十二,前几日让你调查之事进展如何?”

    彭十二将信函放入怀中,露出为难之色,“公子呀,洛城不同于柴桑等地,我们剑邪宗在洛城并没有据点,这书信一去一回大抵需要一月半左右。”

    “一月半?”

    楚忘拧眉,如今已经是正月中旬,如此算来,得到答复可能要到三月去了。他届时离开洛城,倒也凑巧。

    “好吧,你回房休息去吧。”他冲彭十二挥挥手。

    彭十二面露犹豫,冲书桌上瞅去,小声的向楚忘问道,“公子,老奴那仿的《春十三宫图》呢?你要是看完了就快些还给老奴,那可是老奴的私藏之物。”

    --私藏之物?

    楚忘内心鄙薄起彭十二,画纸上就几个人老珠黄的仕女,外加一个也是上了年龄的老头儿,这画送出去也未必有人要。他看完此幅《春十三宫图》觉得眼睛刺疼,宁干这裆下养鸟的闲事,也不去做那铁杵磨成针的勾当。

    “公子,你莫不是想夺人之美吧?”彭十二见楚忘如此模样,急忙的问道。

    “夺人之美?我呸,彭十二你还好意思提《春十三宫图》,你家公子看完之后一想起美人儿,总会莫名其妙的想起那几个赤裸裸的老仕女!”

    楚忘露出怒色,盯着火盆快速的回答道,“我烧了,看后眼睛疼。”

    “烧了!”

    彭十二闻言,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虽说是仿的《春十三宫图》,可好歹也是不朽的佳作,画上的仕女真是栩栩如生,宛如活人,那飘飘欲仙的神态简直是绝了。

    这好端端的一副画竟被楚忘烧了,简直是莫大的损失。

    “十二,画上的全是老女人,你怎么不早说。”楚忘瞅着彭十二哀恸的样子,微微有些愧疚,早知就按住性子不烧,彭老头儿孑然一生,漫漫长夜多半要望梅止渴。

    佳人不喜,独恋老妪,也不知是什么狗屁的嗜好。

    “公子呀,老奴如何没早说!我都说了老娘子老娘子。再说了,公子可见过妙龄女子坐地吸土。”彭十二捶胸顿足,哀嚎的回答。

    楚忘咋舌,而后不吭声起来。

    --唉

    彭十二狠狠地叹了口气。

    “十二,你不喜欢白花花的小姑娘,却喜欢老妪,你这嗜好也就我一人不以为伍。”楚忘也跟着叹口气说道。

    “公子,我一大把年龄了还去糟蹋人家小姑娘,老奴真要是那样一个人,公子才该羞以为伍。”彭十二苦涩着脸,低声的说道,“老奴是一个浪荡性子,可也知是非对错。”

    “老头儿,你这话要是说出去必然被鄙薄,浪荡性子可不是一件可以在明面上讲好的事儿。”楚忘笑笑。

    “嘿嘿,男人三妻四妾都是一个样,那些儒生表面上衣冠楚楚,可私底下见到沉鱼落雁的大美人儿恨不得早些坦诚相对呢。”

    彭十二不耻道。

    “坦诚相对?”楚忘拧眉。

    “公子就是那个呀。”彭十二提醒的说道。

    楚忘神情一窘,这老头儿肚子里还有些墨水,说得云里雾里的,给人一种博大精深之感。

    “十二,你说得一板一板的,倒给我一种博大精深之感。”

    “嘿,公子莫要折煞老奴,好饮诗之人才恨不得小娘皮夸他博大精深。”彭十二晃晃手,表示不值一提,他记得旧年曾在秦楼楚管之中遇见一个叫做柳永的儒生,好吟诗赋词,那句‘衣带渐宽,为伊消得人憔悴’才叫一个妙。

    他年轻时,曾有段日子沉醉于烟柳画桥,时常与歌姬名妓为伍,过着夜夜枕边风的蚀骨靡费日子。只是后来囊中羞涩又无才华让歌姬名妓钦慕,只能灰溜溜的藏在拱桥之下望梅止渴。

    那位叫做柳永的儒生和自己一般穷困潦倒,可无奈对方的才华让名妓倾慕,这人和人一比,简直是有云泥之别。

    “老头儿,你在想什么?”楚忘见彭十二说完之后低头不语,便是开口问道。

    “想起一个旧友,他脸白身板孱弱,时常扶墙高吟杨柳岸,晓风残月。”彭十二淡淡的回答。

    “还有什么事情嘛?”楚忘抽出一卷书籍,于案前一目十行扫视而去。

    “公子,关于洛城的丐帮之事,老奴已经打听好了。”彭十二说到此处,蹙起眉头,“近两日,这官府的人好像在找我们上次救走的四十几个孩子。怪事呀,关内侯等人的死怎会和此事扯上关系。”

    楚忘听到此话,慢慢的放下手中的书籍,陷入沉思之中。

    “调查此事的是何人?”

    “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定然是洛城的易廷尉审理。”彭十二边说边从袖口之中摸出一笺书信,走到楚忘的面前,将信笺搁在桌子之上,“公子,书函上的官员皆是同关内侯同一天被刺杀之人。”

    楚忘拆开,快速的看完。

    “大理正郭嘉...”

    楚忘的目光落在一个名字之上,这大理正乃是廷尉属官,有掌议狱,正科条的权柄,堂堂大理正竟然也被刺杀,看来行刺之人的手段异常不凡。

    “十二,你可知郭嘉和关内侯私底下的关系?”楚忘抬头,冲彭十二问道。

    “关内侯的性情是出了名的暴躁,他私交甚少,大理正郭嘉和其往来甚少。”彭十二回答。

    “呵呵,如此说来,风牛马不相及的二人都死在了同一夜了嘛?”楚忘笑笑,继续问道,“他们两人是怎么死的?”

    “那日被行刺共六人,其中三人中毒身亡,另外三人皆是被割去头颅,这郭嘉和关内侯都是被割去头颅。”彭十二想了想后问道,“怎么?公子对此事感兴趣?”

    “只是对朝廷寻找那四十几个孩童的原因感兴趣,狗蛋还在宅子之中,你忘了?”楚忘按着自己的眉头,苦笑一声,两个不相关的人死法相似,朝廷又在抓捕部分丐帮之人。

    若此两人的交织点在丐帮,高坐帝位的晋惠王要是知道一个丐帮竟牵连甚广,那就有趣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