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男主他功德无量

第85章 chapter 85

    越溪他们问了一下前台, 知道那些患了饥饿病的病人都被送到了住院部b栋六楼,那是那栋楼最高的一层了。

    前台看了他们一眼, 好心提醒道:“你们是来看望住院的亲戚吗?你们小心一点, 得了饥饿病的人,都有点奇怪, 你们离他们远一点, 医生们都为这个病头痛了。”

    越溪他们听这话还有些不解,等到了住院楼六层, 电梯一打开, 一个人嘶声叫着就冲了过来, 满脸狰狞, 看上去十分不正常,越溪吓了一跳,下意识一脚就踢了出去。

    一道人影从电梯里飞出来, 直接撞在墙上,晕厥了过去。

    越溪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突然窜进来一个人, 吓我一跳。”

    追过来的医生们看到这一幕:“……”

    护士伸手把地上的人抓起来,那人已经撞晕了过去,露在外边的手脚瘦得都脱形了, 脸色更是青白一片, 看上去形销骨立的。乍看之下, 这幅状态是真的有些可怕。

    一个医生走过来, 看到越溪他们, 问:“你们是来看望病人的?”

    越溪他们相视一眼,脸不红气不喘的点了点头。

    医生皱了皱眉,道:“现在医院禁止探病,尤其是饥饿病的病人,你们回去吧。”

    “禁止探病?可是刚才前台没说啊。”

    “规定是刚才宣布的,就从现在一刻起开始实行。唉,你们也不要生气,我们这也是为你们好,饥饿病的病人很狂躁,具有很强的攻击性,我们这样也是为了你们好。”

    正说着,那边一个护士面色焦急的从拐角处冲过来,大声道:“黄大夫,23号病床的病人发出事了……”

    闻言,黄大夫表情一变,也顾不得越溪他们了,直接转身就往里边走了,一边走一边问护士:“出什么问题了?”

    护士回答道:“刚才我们给23号病床的病人注射葡萄糖,却没想到她突然挣脱了绳子……她力气很大,我们根本抓不住。”

    走廊那边传来喧嚣声,越溪他们赶到的时候,就看见一个身材瘦弱的女人披头散发的站在病房里,她咬着自己的手腕,似乎丝毫感觉不到疼一样,手腕都咬出血来了,她还完全没有什么动容的。

    看着众人,她一边啃着自己的手腕,一边道:“好饿,好饿,我好饿啊……我要吃炸鸡,给我吃炸鸡!吃炸鸡!”

    说着,她伸手抓了抓自己的脖子,脸上露出了那种痛苦难耐的表情,像是饥饿到了极点,已经难以控制了。

    “砰!”

    桌上的一个花瓶摔在地上,里边的百合花落在地上,女人转过头去,双眼立刻发亮,她冲过去,拿着地上的花就往嘴里塞,甚至连玻璃碎片都往里边塞。

    “那个不能吃!”

    护士们急忙去抓她,可是她力气很大,七八个人都抓不住她。而她,就算被人抓着,也瞪着赤红的双眼,十分固执的连花带着花瓶渣子一把就往嘴里塞,人肉哪能磨得过玻璃渣子,很快的大家就看见她开始咳嗽,一咳嗽,带着血沫子的玻璃渣子就喷了出来。

    越溪眉头微皱,直接从人群里挤了进去,伸手干净利落的抓住女人的手,直接把她压倒在地上。

    女人呜咽着挣扎,可是在越溪手下,她却丝毫动弹不得,就像是一条缺了水的鱼,无力的扭动着身体。

    “镇静剂!”

    见状黄医生大声喊道,一旁立刻有人把一支注射器递了过来,他拿着就扎在了女人身上,将镇静剂退了进去。

    “嗬嗬嗬!”

    镇静剂发生作用,女人无力的躺在地上,嘴里还在不断的咳血,看起来十分颓丧,可是她眼底却是一片赤红,似乎是十分兴奋的样子。

    “快,送去急救室!”一群人乌泱泱的推着人去了急救室,病房里很快的安静下来,安静得简直让人觉得十分渗人。

    “好可怕……”

    徐薇脸都被吓白了,下意识的往越溪身边靠了靠,看到她平静淡然的表情,心里顿时觉得安心了几分。

    有越溪在,肯定没问题的!

    留下来的护士注意到他们,问:“你们是病人家属吗?”

    韩旭笑了一下,这是一个十分治愈温暖的笑容,他柔声道:“我们有亲戚生病住院了,我们过来看看……得了饥饿病的人,都这样吗?看起来可真可怕。”

    护士叹了口气,道:“可不是,更严重的都有,昨天还有抱着木头桌子就开始啃的,就像是疯了一样,一直嚷着要吃炸鸡。而且病人的暴力倾向也很严重,破坏性更强。明明都瘦成那个样子了,可是力气还是很大。我们都不敢给他们吃的,更不敢把他们放出去,每天把他们捆在病床上,给他们注射葡萄糖,维持基本的新陈代谢。可是就算是这样,你们刚才也瞧见了,他们力气还是那么大,一挣脱开来,半天都控制不住。”

    “那可真是太辛苦了你们,这些病人也可怜……”

    韩旭目光慈悲,护士见状,反倒是转过头来安慰他了,道:“没事的,反正都习惯了。”

    几人走出病房,韩旭问:“师父,你觉得这病,是怎么回事?”

    越溪道:“不是饿死鬼作乱,他们的样子,看起来更像是中了蛊。我记得有一种蛊虫名叫金银蛊,金蛊是母蛊,而银蛊是子蛊,母蛊只有一只,而子蛊却有千千万万只。最重要的是,子蛊碰到温暖的地方就会飞快的增长。而中了子蛊的人,就会感到饥饿难耐,不管吃什么东西都难以让他们感觉到饱腹。唯一能让他们感觉到满足还有饱腹的,只有母蛊的唾液。”

    她转过头去,透过病房的门窗,可以看见病房里边被捆在病床上的人,他们面色狰狞,嘴里咒骂着什么,双眼赤红,短短时间里,他们就消瘦到了极点。

    越溪表情十分严肃,轻声道:“最主要的是,子蛊一旦离母蛊太远,而且没有得到母蛊气息的平息,他们就会发狂。到那时候,中了子蛊的人就会感觉饥饿无比,他们会吃很多的东西。而一旦他们停止吃东西,子蛊就会失去理性,会把中蛊之人当成食物。”

    如果一直这么下去,这些的内里都会被子蛊给吃空。到那时候,内里全部耗空,留给他们的,只有死路一条。

    “金银蛊这种蛊虫,还有一种特性,那就是繁殖……而人类的身体,对于它们来说,那就是上好的繁殖温床。也就是说,所有得了饥饿病的人,他们的身体里边,可能有千只甚至万只的蛊虫虫卵存在,静静的等待着孵化的那一天。”韩旭开口道。

    这一点越溪倒是不知道,她没亲眼见过金银蛊,有关金银蛊的事情,都是老头跟她说的。她记得老头那时候说,他是在一个村子里遇到的金银蛊,那整个村子的人都种了金银蛊,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金银蛊存在他们的水里,他们全村的人都喝了水,自然就中了金银蛊。

    “到最后,子蛊会在人体内孵化,他们会啃掉身边所有能吃的东西,然后蜕变长大。到那时候,他们会钻开人类的身体,吃掉他们的血肉,大概只会留下一个骷髅架子吧……”韩旭轻声道,语气仍然是温和无害的,里边的内容却让人头皮发麻。

    “老大,你说得可真渗人。”何建一嘟囔道,左看右看,生怕在哪就看见一个虫子了。

    越溪思考了一下,道:“刚才那位护士说,只给病人注射葡萄糖,而不给吃的。这样的情况下,中蛊的人体内的蛊虫会更加暴躁,那些虫卵,很可能会提前孵化。”

    韩旭淡淡的道:“最可怕的是,如果想要开刀取出里边的蛊虫,这种举动反倒是会刺激蛊虫狂暴,那时候虫卵会直接自爆,病人不死也难。可能医生们已经发现了病人体内的东西,甚至尝试开刀取出来过,只是最后失败了。”

    “取也取不出来,那也就是说这些人没救了?那不是太可怜了吗?”徐薇小声问。

    越溪想了想道:“也不是没办法,只是现在中蛊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要将他们体内的蛊虫全部取出来,这是件很麻烦的事情,完全是吃力不讨好。”

    几人正说着,身后突然有人开口道:“只要给你报酬,你就会帮忙吗?我,我给你钱,我家里有一栋房子,还有一百五十万的存款,我全部都给你……你救救我丈夫和儿子吧,求求你救救他们吧。”

    那是个神色很憔悴的女人,双眼红肿,眼下一片青黑,看样子是很久没睡了。

    越溪他们看了看楼梯口,这女人是从哪里钻出来的?

    “你的丈夫和儿子也得了饥饿病?”越溪问。

    女人点头,虽然看起来很憔悴,她还是打起精神来道:“我连何若鱼,一个星期前,我半夜发现我的丈夫和儿子在厨房……医生说这是饥饿病,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医生说是体内有了寄生虫,可是他们也没什么办法。我丈夫和孩子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我真的是没办法了。”

    她看向越溪,道:“我刚才听你们说,这是中蛊……我知道你们有办法,你们救救我丈夫和儿子吧!”

    一边说,她一边对着越溪跪下,眼泪瞬间就留下来了。这段时间,她觉得自己的眼泪都快流干了,这时候她也顾不得什么了,只想求眼前的人能帮帮她。

    越溪歪头问她:“你就不怕我是骗子?”

    何若鱼苦笑,道:“怕什么?都到这个地步了,至少求助你们,还有点希望。”

    越溪抿唇,道:“你带我们去看看你的丈夫和儿子吧。”

    闻言,何若鱼双眼顿时一亮,她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指了走廊的另一边,道:“在这边,你们跟我来。”

    她的丈夫和儿子都得了饥饿病,住的是双人间,一人一个病床。

    越溪他们一进去就看到了床上的人,一大一小,眉眼间看上去十分相似,都是骨瘦如柴的样子,双眼赤红,表情上带着一种不正常的狂热。

    看到越溪他们,两人看上去十分愤怒的样子,对着他们从喉咙里发出嗬嗬嗬的声音。

    何若鱼看得来气,拿着桌上的书打在自家丈夫头上,怒道:“凶什么凶,以前跟你们父子两个说了,垃圾食品少吃,你偏偏就背着我带着孩子去吃。看吧,吃吃吃,差点就把你吃死了!”

    男人眼里闪过一丝迷茫,嘴里下意识的道:“老婆,我不敢了……”

    越溪等人:“……”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幕真的是让人忍不住发笑。

    何若鱼对越溪他们尴尬的笑了笑,道:“我家这口子还算听话,越小姐,你快看看他们,他绝对不敢做什么的。”

    越溪他们算是看出来了,这个男人怕老婆这一点,几乎已经成了本能。所以即使得了饥饿病,老婆稍微愤怒一点,他就气弱了。

    越溪走上前去,男人对于她的靠近很是反感,可是何若鱼瞪他一眼,他就乖乖的躺在那里,只是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焦躁,在床上不断挣扎着。

    手指落在男人的手臂上,越溪往里稍微注入了一点真气。而后其他人就看见没过多久,男人光滑的肌肤上突然鼓起一个两个的包,很快的,手臂上全是鼓包,一动一动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他体内在窜动一样。

    看到这一幕,何若鱼下意识的捂住了嘴。

    越溪收回手,她一抽手,很快的,男人手臂上的动静很快的就停了下来。

    何若鱼着急的问:“越小姐,这是……”

    越溪道:“是蛊虫,他体内的蛊虫已经不少了,必须尽快把蛊虫给取出来……这里有白酒吗?”

    何若鱼摇头,又急忙问:“要白酒吗?我现在就买,快递很快的。”

    “白酒量要大,最好能有一个浴桶,白酒的量要足够将一个人浸泡进去。还有朱砂也要准备,如果有竹叶,再准备一点竹叶……”

    将东西都吩咐下去,何若鱼急忙在网上下单购买,她十分庆幸现在物流行业发达,快递行业也是干得火热,不到一个小时,她要的东西全部都备齐了。

    足以装下一个人的浴桶里倒入白酒,然后把人放在了装满白酒的浴桶里,红色的朱砂取出来,越溪全部洒在了里边。又拿了一个干净的盆,里边将竹叶放进去,然后倒入清水。

    浴桶里开始冒着一股热气,浸泡在里边的人热得不行,脸上更是露出了十分痛苦的表情,有鼓包在他皮肤底下鼓动着,鼓动的频率越来越高。

    韩旭端着装着竹叶的水在一边,越溪看时间差不多了,将男人的手拿出来,拿刀将他的手腕割开,顿时,有乌黑的血液从他手腕间流出来,血液是那种很浓稠的状态,带着一股恶臭。

    一张符被扔进白酒中,这像是最后一根稻草,男人手臂上的鼓包越来越多,蛊虫躁动的频率也越来越高。

    突然,一只银色的蛊虫从男人手腕的伤口处爬了出来,然后两只三只,无数只蛊虫从他的伤口里爬出来,密密麻麻的,不知道有多少只,全部都爬进了韩旭所端着的那个竹叶盆里。

    这些蛊虫爬出来,也没动弹,在盆里摇摇晃晃的,像是喝醉了一样。

    如此一直过了半个小时,再不见一只蛊虫爬出来,越溪这才处理男人身上的伤口。到这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浴桶里热气的影响,男人的气色看起来似乎红润了几分。

    何若鱼有些不确定的问:“这样,这样就好了吗?”

    越溪抽出一张符来将符烧成符灰放在水里,让何若鱼拿给自家丈夫喝了,这才道:“孵化的蛊虫的确是解决了,可是还有虫卵却没有……”

    浴桶里冒出火焰来,何若鱼险些惊呼出声,她有些着急的道:“这,这样没事吗?”

    越溪道:“没事,朱砂里的炽热气息会钻进他的身体里,把里边的虫卵全部杀死,我给他喝的符水能维系他的命线,不损他的身体,他不会被烧死的。”

    她仔细观察着男人的表情,看到他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痛苦,这才道:“韩旭。”

    韩旭将盆递过来,男人刚好睁开眼,朝着盆大口大口的呕吐起来。他呕吐出来的东西不是什么秽物,而是一只只透明的虫卵,虫卵一个个只有蚂蚁大小,却是密密麻麻的,有的已经能看见里边成形的蛊虫了。

    这一幕,看得其他人都有些作呕了。

    直到确定再也吐不出什么来,越溪才作罢,她燃了火把盆里的蛊虫和虫卵全部给烧了个干净,这才道:“他体内还有些死虫卵没排干净,不过没关系,这么一点对他的身体没什么影响,会随着新陈代谢代谢掉的。”

    何若鱼小心翼翼的问:“这样就好了吗?”

    越溪点了点头,不过是除个虫卵的事情,费不了什么功夫,就是等蛊虫爬出来费了点时间。

    “好了,白酒和朱砂最大的效力已经淡了不少,可以把孩子扔进去了……”(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