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穿书女配的八零福气档案

第46章 46严禁转载

    简悦懿依然没有结束, 她特别同情地问顾丽丽:“你说,你那个追求者为什么送你白色的确良裙子呢?”

    那同情的眼神让人抓狂!顾丽丽毛了:“你到底懂不懂啊?!现在最时髦的, 追求美的女孩子都会穿白的确良的裙子, 因为她们穿腻了蓝、灰、军绿色的粗布衣裳!因为她们穿出了不一样的自我!”

    简悦懿眼里的同情更浓了:“这种料子这么透,白色的更是透上加透, 你一穿上这条裙子, 连内裤的颜色和形状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你说说, 他这究竟是安的什么心思?他自己看了也就算了,这不是打算让你被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全看光吗?”

    白裙子确实是目下最流行的。但听到简悦懿这么解说,连顾丽丽都忍不住怀疑她那个追求者的动机来。她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 又羞得不行,突然就嚷嚷道:“关你p事!”

    简悦懿认真点头:“确实不关我事。所以明天你就好好地穿着那条裙子上课吧!祝你穿裙子愉快!”

    顾丽丽简直快被她羞哭了:“这是夏天的衣服, 现在哪儿可能穿出去啊!”

    她话是这么说,可那条裙子从此被她压了箱底……

    简悦懿是三天前穿过来的。三天前, 她还是后世博物馆的一名工作人员。因馆内得获一批出土文物,她那段时间的工作异常繁忙紧张。她为了放松心情, 在临睡前看了本年代。醒来后就莫名到了书里的世界。

    这本书讲的是简氏姐妹的故事。姐姐简悦懿从小就福运加身,出生的时候,天上甚至有万道霞光汇聚到她家院落上方。

    那会儿还没进入特殊年代,公社里有“赛神仙”称号的神婆还没被抓去改造。这个神婆在建国前很是有点名气, 不少达官贵人都争相邀她吃席。这也把她惯出了些傲气, 平时村民们求到她门前, 要三请四请, 她才可能勉为其难开开尊口, 讲讲吉凶。

    可这回,看到简悦懿出生时天空中的万道霞光,赛神仙自己就激动得不行,跟打了鸡血似地奔到简家,捉住才生完孩子虚弱得不行的简妈的手,大声嚷嚷:“芳子,你有大功,有大功啊!你这胎生的可是天命福女,她长大后不仅会带旺你简家,连咱们整条村、整个公社都会被带旺呀!”

    有了这等人物的铁口直断,简悦懿自小就被村人们另眼相看。人们要是走霉运了,都喜欢到简家来抱抱小悦懿,给她吃块糖,喂几个李子什么的。明明是自己给小悦懿带吃的去了,走的时候却都心满意足的,觉得沾到了她的福气。

    别说,有几个人后来运气还真变好了。于是,她是天命福女的传言就更甚嚣尘上了。

    照理说,这怎么也该是女主的命吧?

    可惜她只是个女配。真正的女主是妹妹简春莉。

    简春莉跟姐姐刚好相反,运气差得不得了。喝水呛水,走路摔跤。连小时候跟人玩个捉迷藏,也能脚一歪,额头撞到树干上去。撞的位置还正好是树上的一棵铁钉上!

    类似的危险还发生了好几回,简爸简妈都被吓得不行,去问过神婆。神婆看在简悦懿这个天命福女的份儿上,难得开了尊口,说简春莉就是个倒霉蛋!要不是被亲姐的福运庇佑,她都活不到现在!

    这样一个毫无女主光环的人,后来是怎么成了人生赢家的呢?

    就像现在的简悦懿,并不是真正的简悦懿一样,简春莉的芯子也早换了。

    那本年代文其实是本穿书文。简春莉在某次霉运爆发后,不幸落水,不治身亡。取代她在这具身体里醒过来的,是另一个世界魂穿过来的女人。

    那人穿到这缺衣少食的年代,已经很不适应,又莫名继承了简春莉的灾难人生。时间一长,她生怕自己也打短命,再顾不上道德廉耻了,想方设法找了能帮人换命的道士,哄着简悦懿把自己的气运换给了她。

    可怜的简悦懿,原本只答应分出一半的气运。但换了芯子的简春莉,被霉运坑怕了,不仅拿走了简悦懿全部的气运,还把自己的霉运换给了对方!

    这次的换运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没过几天,简悦懿就被一道惊雷给劈死了!

    而骗取她气运的简春莉则拍拍胸口,暗自庆幸,还好有人帮她承担了霉运。要不然,今天被雷劈死的就是她了!

    简悦懿原本就不认可书中女主的三观,觉得她道德有亏。现在穿过来,成了那个跟她同名同姓的天命福女,白捡了个包藏祸心的便宜妹妹,就更不喜欢她了。

    万幸的是,她穿过来的时间节点还挺好,换了芯子的简春莉还没来得及骗取自家亲姐的气运。

    而书里的简悦懿又跟她本人长得一模一样,除了因为没用后世的护肤品而稍嫌肤质粗糙外。这减少了她寄居在别人身体里的不适感,令她得以在穿过来的这三天里集中精神接收原主的记忆,并将一些烧饭做菜、打猪草之类的轻省活儿实践上手。

    现在嘛,一切疏理完毕,当然不能任人欺压。

    简春莉瞪大眼睛:“姐,你变了!以前你有什么好吃的、好用的,都会先拿给我用的!”

    那是书里的简悦懿。她那么好,也没见你对她手下留情。不照样把人家坑得命都没了吗?

    简悦懿拍拍灶台:“你说得太对了,那烧饭这件好事先交给你来做吧。”说着,就从灶房走了出去。

    “姐!姐!”

    简春莉拦她不下,忽然就拖着她的手哭了起来。这是她的老招数了。

    打小,托了那缠身霉运的福,简春莉眼球偏下方的位置就长了个针眼大小的翳子。简爸带她去看赤脚医生时,人家告诉他,这孩子哭多了会瞎。

    书里的倒霉蛋倒是知道眼睛长在自己身上的,尽量少哭。就算哭了,爹妈一哄也就好了。可现在的简春莉大约觉得这具身体是白捡来的,在发现她一哭,谁都哄着她之后,她就惯会使这一记老招了。

    简悦懿就看着她哭,然后好心地递上一方手绢:“慢慢哭,不着急,一时半会儿瞎不了。”

    “……你知道我哭多了会瞎,你还让我慢慢哭?!”

    简悦懿拍拍她的肩膀:“姐也是为你着想。情绪憋多了伤身,容易得癌症。还是发泄出来好,反正哭个一次两次也不会瞎。”

    简春莉骇然,自己就赶紧把眼泪擦掉,不敢哭了。

    刚巧这会儿,简爸简妈出工回来了。简春莉赶紧酝酿情绪,眼眶一下子又红了。

    简妈吓了一跳,心疼地奔过来问:“莉娃儿,你咋哭了?不是跟你说过吗,你不能哭的!”

    简爸也满脸担忧,疑惑地望向刚刚除了莉娃儿,唯一在场的懿娃儿。

    简悦懿才穿过来三天,哪儿可能对这边世界的亲人建立深刻感情?她也不在意,走到她爸身边低声道:“爸,你不觉得春莉这段时间哭得太多了吗?”

    这马上引起了简爸的共鸣,拉着她走到一旁,避开春莉问:“对啊,她这是怎么了?”

    她叹道:“还不是你和妈给惯的。每回她跟你们要什么东西,一哭,你们就给了。闹得现在,她想要什么,预先就哭上一场。再这么下去,她的眼睛怕真就保不住了!”

    简爸骇异不已,莉娃儿可是他和简妈两口子的宝贝秧子!自打问过神婆,知道这孩子随时都有可能夭折,而他俩又完全没法儿改变她的命运,为人父母的那种天性就自然迸发了。明明他家还有个长子,可两口子却都偏宠这个幺女。

    现在听到自己的做为,反而会害了莉娃儿,简爸自责不已,又问:“那怎么办?她刚刚是找你要什么东西了?”

    说着,探头去望,见莉娃儿哭得眼睛都红肿了,赶紧道:“要不,这回你先给她?咱们下次再想办法!”

    “爸,你是她爸,我也是她姐,我对她也是有感情的。你要我给,我可以给,没问题。但再这么继续下去,她眼睛真的废了怎么办?”她循循善诱,“她会恨你的。也会恨我,恨咱们全家的。”

    简爸张了张嘴,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眼圈发红地转身进了屋子。生怕自己忍不下心,他还特意关门上闩。

    简春莉:啥情况?!

    她呆若木鸡,接着,哭得更大声了。

    “唉哟我的宝贝疙瘩,你别哭了!”简妈急得不行,转头就来找懿娃儿。

    她刚刚已经问了莉娃儿情况了,过来拉住简悦懿的手腕道:“你就给她吧,那点儿钱比得上你妹妹的眼睛重要?!”

    “比得上!怎么比不上?”

    简妈差点没惊得嘴巴歪掉:“你说啥?!”

    简春莉火上浇油:“妈你看,她的真面目终于暴露了!她根本就没把我当妹妹!她敢这么跟你说话,她也没把你当妈!”

    简悦懿义正辞严:“她的眼睛当然比不上全村老少的命重要!妈,你问问她要这钱是想干嘛?不就是跟班里家庭条件好的同学攀比?现在外面天儿旱得正厉害,庄稼都枯死了好多,她还有心情跟人攀比!我这钱得留着给农业局的专家送礼,请人家教咱们怎么寻找地下水源,抗灾度灾!”

    她一下子把家庭矛盾升了个级,变成“抗灾救灾,人人有责”了,简妈跟简春莉哪里料到事情会有这种发展?顿时愣在原地。

    愣了半晌,简春莉不屑地道:“就凭你?你一个高中在读生,啥都不是,农业局的大门能让你这种闲杂人等进?”

    简春莉的不屑是有道理的。

    她还并没发现简悦懿也已经换过芯子了。当初,她才穿过来时,仗着自己比这个时代的人多出几十年的文化知识,还兴冲冲地跑去跟生产队长班门弄斧。

    她建议稻田里养稻花鱼,这样秋收时就能再收一波渔获。她又建议队里修水车,这样就不需再用人力运水了。

    可生产队长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她,理都懒得理她。

    后来她才知道,雨水本来就会把鱼苗带进稻田,秋收时本来就能收一波渔获。而水车更是没啥用处,因为队里早就在高处建了蓄水池,随时可以放水灌溉。

    看,连她这样穿越过来的人都落得英雄无用武之地,简悦懿这个土帽儿能干得出来什么?

    简妈终于回过神来,还想试着把话题拖回家庭矛盾:“懿娃儿,你还是把钱给你妹吧,她还哭着呢……”

    简悦懿指着她妹鼻子:“没啊,她早就没在哭了。”

    春莉又是一愣,这才发现自己分心旁顾后,居然忘了继续哭!

    这会儿要是再接着哭,又显得太假了……

    憋气得要死!

    不过,虽然她不相信她姐能干出件什么漂亮事来,但她姐可有个天命福女的称号顶着的。

    她还是得跟着她。光有气运,没有能力一样办不成事儿。必要的时候,还得她这个穿越者露脸!

    想象着第二天,自己踩着天命福女的运道,替乡亲们办成大事,简春莉穿过来后,头一次睡了个甜觉。

    简春莉睡得好,简悦懿睡得却不安稳。

    她在没穿越过来前,睡的是慢回弹太空记忆棉床垫,现在却只有一个硬木板床并草编席子给她睡。硌得背上的蝴蝶骨都发疼。

    她实在睡不着,又思念现实世界中的父母,索性起身去院里走走散心。

    外面万籁俱静,只余天边一轮圆月辉映大地。

    不,还有一点悉悉索索的声响。

    简悦懿循声望去,借着月色,看到一只灰扑扑的大老鼠咬着什么东西在往洞里搬。

    她走近了看,乐了,这耗子咬的居然是一张五元大钞。

    耗子根本没料到这个时间点,还有人类活动。看到面前的庞然大物,吓得“吱”地一声尖叫,丢了钞票就钻洞里去了!

    简悦懿捡起票子,又多生了一个心眼,赶紧回屋察看自己之前藏起来的稿费。

    果然,她藏的票子已然不翼而飞!

    她想都没想,去堂屋摸黑取了盏油灯点亮,又拿了把小铲子,回到耗子洞那边挖洞。

    没几下,就把洞口给铲大了,露出里面的耗子窝来。一大两小三只耗子吓得先是人立,后是乱蹿,觑准机会就蹿了出去。留下窝里一堆的钱。

    简悦懿看着那些钱发懵。她知道老鼠有从外面叨东西筑窝保暖的习性,却没料到自家的鼠辈瞧上眼的却是纸钞。

    她把那堆乱中有序的钞票全掏了出来,数了数,竟有26块之多!比她的稿费还超出了将近2倍。

    这耗子显然不止偷了她的钱。

    她心里好笑,这书里的天命福女气运还真是不一般。连老鼠都算计不走她的钱,还反而偷一赔二,白送这么多钱回来。

    她把钞票收好,铲子也放回原处,这才回屋睡觉。

    第二天起床,她还特意出门,在邻家转悠了一圈。既没听到谁家丢了钱,又没看到自家爹妈惊慌失措,她也就安心留下这意外之财了。

    上午,两姐妹照例是去学校上课的。到中午放学钟声响起时,简悦懿背起书包,快步出了教室,去找还没来得及下班的班主任请了半天假。

    简春莉一直盯着她姐的。一看她姐跑去教职工办公室了,就知道一准儿是去请假的。

    她姐前脚才请好假,她后脚又跑来请,直让老师皱紧了眉头。但这是七七年的夏天,头年那场历经十年的浩劫刚过,知识分子们好不容易才熬过了严霜酷冬,挺直腰板。

    老师低调习惯了,不想找事,就问她是因为什么请假的?请啥时候的假?请多久?

    她回答:“我姐因为啥请假,我就因为啥请假。她咋请的,我也咋请!”

    你说你这不是怄老师吗?请个假都不好好请!

    气得班主任都不想理她了!但简春莉没把她当老师,她却还是把她当学生的,忍不住又好声好气劝她:“你事事都要跟你姐比个高低,可她在读书上就是比你有天赋。我从来没看到过她在课堂外碰过书本的,可她就是回回都考年级第一。”

    “你呢?你差她多远,你心里没点数吗?她下课不看书,你也不看。现在她请假,你也来请。你有她那种天赋支撑吗?”

    简春莉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回怼道:“一个人有没有本事,不是光看成绩的!还得看她政治上、思想上过不过硬,又为社会做了些啥!只要我能为人民做贡献,我们公社就会推荐我去上工农兵大学!”

    按照书里的原轨迹,她该和她姐一起参加今冬恢复的第一届高考的。但霉运缠身的她却不幸在高考那几天生病了,高烧烧得连床都爬不起来。

    你说这主角多惨!

    反正高考一定会砸锅,她索性就把目光放到了工农兵大学上。这个好啊,只要推荐够给力,连清大都有机会上!

    可等高考恢复后,国家对工农兵大学生的招收就会停止。也就是说,她就只有这几个月可努力的了!这也是为啥她紧盯着简悦懿的农业局之行的原因。

    这个功劳一定得到她手里才成!

    她跟着她姐一路跑,也跟着她姐上了同一辆车。

    售票员收了简悦懿的车费,撕了张车票给她,又去收简春莉的。

    简春莉哪儿像她姐那么有钱啊,扯了扯她姐的衣袖:“才几分钱的车票钱,你帮我出了吧。”

    简悦懿看都懒得看她一眼:“去找你妈。”

    简春莉震惊脸:“姐,你真的变了!”

    “我本来就不是你妈……”

    “……”

    她只得摸遍了衣兜裤兜,掏出几分钱来。

    售票员皱着眉头:“还差一分。”

    “没……没了……”

    “没钱你坐什么车?!”不过这售票员也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骂完又追加了一句,“算了算了,看你也是个穷学生。”

    被骂穷学生的简春莉,怨念地望了离她不远的富学生一眼。头几天她姐对她还嘘寒问暖的,咋这几天就变了呢?

    难道……她姐也跟她一样,换了芯子?!

    不过,这个念头也就闪了一下。她可是看完过全书的人,书里除了她这个主角是穿书进来的,别的人可都是土著。

    事实上,她也才穿过来一月有余。最初刚过来时,发现自己竟穿成了里的女主角,那滋味儿甭提多酸爽了。

    她有着满满的抱负,想利用自己比别人多出几十年的文化知识征服世界。甚至一开始,她对于简悦懿的气运都是不屑一顾的——运气算什么?她有头脑,她可以掀起知识风暴!

    可这一个多月,吃也吃不饱,睡觉总被蚊子叮醒,还tm得应付霉运导致的小状况,简直把她磨得没了脾气。

    你说咋连蚊子都欺负人呢?要是她跟她姐站在一块儿,蚊子就只咬她,不咬她姐!

    神tm的气运!

    在向生产队长卖弄知识失败后,她开始艳羡起她姐的运道来。难道真的只有夺了她的气运,自己才能成为真正的主角?

    ……

    简悦懿下车后,一路问路,走到了农业局门口,门岗就不让她进了。

    简春莉在后面跟着,看到姐姐吃了鳖,顿时一翻白眼,看来是自己太瞧得起她了。

    正想着,她的脸就被啪啪打响了。有一个过路的两鬓斑白,慈眉善目的老人走过来,好心地问她姐:“小姑娘,你找谁?要不然,我帮你叫他出来?”

    简悦懿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下老人。这个人穿着的确良衬衣,戴着金边眼镜,文化人的气质很浓。而且一眼望去,满脸风霜,像被磨掉了全部棱角一般,脾气看上去特别好。应该是去年才从干校或劳改地回来的知识分子。

    这个时间点,出现在机关大楼前,还能进去帮她喊人,该是在这里上班的人才对。而且他年纪不轻了,还能被单位喊回来上班,如果没料错,这是个能人。

    她心里感叹一声,书里的天命福女运道果然不一般,好像什么好事、什么人才都能往她面前送一样。

    她正感慨,简春莉已经冲过来抢功了!

    简春莉一脸人民好儿女的模样,双手拉住老人的手握手:“太谢谢你了,老同志!现在天儿不是大旱吗?我们生产队的庄稼都快给旱死了!庄稼旱死了可怎么得了?绝了粮收,不知道得有多少人饿死!你能帮忙喊个专家出来,让他教教我怎么寻找地下水源?只要找到水源了,打上井,全生产队的人都慕您的高德!!”(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