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退退退退下!

第79章 番外 丹青

    年关休朝无事, 沈玹难得有空在府中陪伴萧长宁。

    正巧碰上下了一夜的雪, 院中雪景颇好,萧长宁兴致一来,便研墨挥毫做起画来。

    沈玹一开始见她画得入神, 本不忍打扰,但时间久了就有些受冷落, 走到她身后站定, 弯腰撑在书案上俯身看她。沈玹将她整个人圈在自己怀中, 吻了吻她的脸颊道:“长宁。”

    萧长宁‘嗯’了一声, 脸颊蹭了蹭他英挺的鼻尖, 笔触不停, 寥寥数笔勾画出屋檐残雪,问道:“想说什么?”

    沈玹拥住她, 嗓音沉沉:“和我说会儿话。”

    萧长宁故意道:“是‘画’还是‘话’啊?”

    沈玹笑了声:“话。你所绘丹青我只知极好,却不知好在何处, 正如我所练招式, 你也不知好在何处。”

    “你是说我们‘道不同不相为谋’?”萧长宁被沈玹有一搭没一搭的亲吻闹得画不下去,索性搁了笔,回身与他相拥道, “话说起来, 我年少之时想象中的夫君并非你这种类型。”

    沈玹长眉一挑:“哦?”

    “我想象中的驸马该是温柔谦逊的,也爱笑。”萧长宁想起了沈玹的短处, 眯着眼狡黠一笑, “最好, 做饭要好吃。”

    沈玹盯了她片刻,作势朝外唤道:“让吴有福进来。”

    萧长宁疑惑道:“好端端的,你叫他来作甚?”

    “温柔谦逊,爱笑,做饭好吃,”沈玹一一细数,勾着嘴角道,“依长公主殿下对驸马的要求,东厂吴役长可以一试。”

    萧长宁没想到自己的那些要求竟然可以套用在吴役长身上,并且出乎意料地条条契合……她想象了一番若是吴役长成为自己的驸马的情景,不禁打了个寒战,揉着满身的疙瘩道:“还是不了,本宫对现在的驸马很满意。”

    她及时服软,沈玹却并不满意,只起身关了门窗,书房顿时陷入一片静谧幽暗之中。

    萧长宁警惕地缩了缩,小声问:“你要做什么?”

    “无甚,陪长公主画画。”话虽如此,他的举动却是一点也不像是正经画画的样子。

    炙热的唇吻上她的脖颈,手也不老实地解开厚重的冬衣,在她还未察觉到寒意之前,沈玹已欺身将她压在书案上。

    萧长宁的唇瓣被他□□得嫣红,不禁羞恼地推他,低声道:“你在这做这些事,是亵渎先贤!”

    “本督不管什么先贤,本督只想亵渎……长公主殿下你。”他眸色深沉地说着荤话,令萧长宁面红耳赤,身体已先于意识有了反应。

    沈玹剥开她的衣物,好在屋内门窗紧闭不至于太冷,而沈玹的身躯又如此炙热。

    沈玹俯身亲吻,随即哑声道:“画。”

    萧长宁茫然,眼里都泛着水光,问:“画什么?”

    沈玹的手掌在她身上游移,一件一件褪下她的衣物,“画此时。”

    萧长宁瞬间明白过来他的意图,她哪能答应,忙摇首道:“不!”

    沈玹并不打算放过她,舌头撬开她的嘴唇长驱直入,强势且热情地顶弄她的唇舌,修长有力的手掌顺着裙裳摸进去,在她最敏感脆弱的地方徘徊点火。

    萧长宁哪里受得住?忙颤声道:“我画……你别闹了,我受不住。”

    闻言,沈玹将她翻了个身,面朝下趴在书案上,方便她作画。萧长宁颤巍巍地拿起笔,落笔时不稳,但好在过得去,寥寥数笔就勾勒出沈玹的上身。沈玹咬着她的耳垂道,“不够,还有你。长宁,此时的你很美。”

    事后,萧长宁软软地瘫倒在沈玹怀中,任由他吻去自己眼角的泪水,一件一件给自己披好衣物,拥入怀中。

    回过神来,萧长宁才彻底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不禁面红如滴血,恼怒地瞪着沈玹道:“你太无耻了,竟然让本宫画、画……”

    她说不下去了,只咬着唇瞪他,却因刚承欢过而更显媚眼如丝。

    沈玹餍足,心情大好,长臂一伸拿起书案上萧长宁亲笔所绘的现场‘春-宫’,嗓音低哑道:“这该是你画得最好的一幅,可惜,脸没画出来,明明方才你的样子十分好看。”他眼眸深邃,自顾自欣赏,又俯身吻了吻萧长宁的额头,“落个章吧,本督会好好珍藏。”

    “休想!”

    见她羞恼,沈玹低低闷笑,揉着她松散的发髻道:“开玩笑的。”

    说着,他将那幅‘春宫’随手一揉,丢进一边洗笔的小水缸中。纸张被浸透,墨水晕染开来,再也分不清原来样貌,萧长宁这才松了一口气,哼道:“算你识相。”

    沈玹拥着她,低声说:“若是殿下再惦记着别的男人做驸马,我便再罚你画画,记着了?”

    就知道他在计较这个!真是个睚眦必报的男人。

    萧长宁累得一个指头都抬不起,往他怀里钻了钻,闷声道:“看你的表现罢,沈提督。”

    沈玹勾起嘴角笑了声,眼里尽是温情。(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