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无尽穿越世界

第一百三十五章 第三系统

    “这是怎么回事?若寒姐你所说的是‘第三系统’?这事情怎么又同‘第三系统’牵扯上关系了?我知道如同位面晋升这样的大事必然要由国家政府主持,能这这方面做出些贡献,应该足够让国家相关部门、人员说看重,但这同‘第三系统’又有什么关系?难道第三个系统是要从国家政府手中才能获取到的吗?应该不当如此才是,难道就连A级公会甚至于S级公会都没有办法通过自身努力让公会成员获取到第三个系统?”

    对于能获得‘第三系统’这事情,即便未曾特意了解过,裘云此时听闻也没有感觉有什么可惊讶的,真正令他有所措手不及的是若如同柳若寒所说,这‘第三系统’能有几个人获取到手?

    裘云希望自己能成为真正的强者,‘系统’这等强大的助力自然不容错过。

    他十分明白,若当真同国家政府扯上关系,恐怕日后自己想要获取‘第三系统’也不会有多容易。

    纵然现实世界的国家政府再如何开明,也不可能愿意民间产生出太多的强者,必然会有所控制,只在无法进行控制之下才会进行引导。

    难道‘第三系统’只所少数人的‘特权’?

    可这也不对,最少以柳若寒的性子就不大像会依靠特权获取到‘第三系统’的。

    至于柳若寒不能获取到‘第三系统’?

    裘云可不会如此认为。

    “若寒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记得你说过,‘系统’其实就是现实中人的能力,固然能力本身不可能让人人都能掌握,正如同不是人人都能拥有‘第二系统’一样,但既然是能力,就应该有着获取的方法才是。”

    面色不动,裘云其实在心中已经默默思量,以后是不是还要想些什么办法向着政府靠拢,获取到足够的贡献?

    ‘第三系统’自己绝不会放弃。

    既然这次的贡献足以获得系统,那只要能做出同此时一般大的贡献,不也同样可以保证能获取到系统?

    凭借自己的‘先知’,裘云有着足够的信心。

    “事实上这事情的确同国家政府关联十分大。之所以如此,其实事情也十分简单。正如同在获取‘第二系统’的时候需要大量的获取能量才能最终获取到系统一样,要获得‘第三系统’同样也需要获得大量的能量。只不过这能量不再是随意什么能量都可以,唯有‘系统能量’才可,而这能量不再随处可见。”

    缓缓道来,柳若寒的眼眸始终不离裘云左右,不是疑惑什么,而是想要知道裘云是否真的会‘后悔’。

    即便此时裘云后悔,重新将这贡献要回去,柳若寒可以理解,对他也不会有任何不好的看法,甚至依旧会当他是自己人。

    毕竟柳若寒自度换了自己,或许最终不会收回,但也要迟疑良久。

    可随着话语到来,即便柳若寒自信自己的眼光不会出错,但此时也依旧有些怀疑自己出错。

    即便是自己如此说得如此明白,裘云的眼眸中也露出了期望之色,但柳若寒却没能从他的神情中看到半点犹豫、惋惜和懊悔,就好似这次贡献本身就是柳若寒所为,同他没有多少关系一般。

    眼见如此,即便以柳若寒的心性此时心头也不由得猛然一跳,看向裘云的目光都柔和了几分。

    不过柳若寒的心性终非常人,柔和的眼神一发即收,不过话语之间却比往日更柔和了三分。

    “‘系统能量’的获取渠道并不多,通常不会有任何公会组织会将其用作交易。所以正常来说,其中一个的方法就是从国家政府当中获取,据说每一个国家政府都有着特别的‘系统能量’获取方法,每年都会收获许多‘系统能量’。所以只要没有做过破坏社会安定团结,没有损害过国家政府的利益,那么都能向国家政府提出申请。当然,虽然理论上只要实力足够并且提出申请就会获得相应的系统份额,但实际上还有个贡献排名在,简单的来说,就是对国家的贡献越大,那么就越优先能获得‘系统能量’的供应。若单单只懂得等待,那么具体要多久才能审批就不知道了。只知道,若能等个一百年那么无论贡献高低都会在第一时间获得‘系统能量’。”

    一百年?

    虽然裘云也知道,随着实力提升,寿元也会随之增加,这本来就是如今‘位面冒险’最为火热的原因之一。

    可即便如此,百年光阴也实在太长,谁敢明言自己在这漫长的时光之中始终保持着最初奋进的心态,而不是自满自足。

    真的等到百年之后,即便得到了‘第三系统’也不可能再真正发挥其功用,‘得’与‘未得’之间又有什么差别?

    “既然这是其中一个方法,那也就是说还有另外的方法?”

    此时,裘云已经逐渐镇定了下来,尤其想到‘先知’之中的种种,即便需要凭借贡献获取系统,也已经有了几分把握,所以即便此时听到柳若寒如此所言,裘云也依然神色不动,淡笑相询。

    当然,即便裘云再如何‘先知’,也没有立即追问如何获得贡献的意思,他自然也明白自所谓的‘贡献’显然不是凭借自己现在的实力所能获取到的。

    “另外就是从文物古董之上获取。具体什么缘故我也没有了解过,只知道但凡文物古董都会自行带上一丝系统能量,通过特殊手法就可以无损获取到,并且只要再经过足够的时间,还能重新生成。可以说每一件文物古董都意味着源源不断的‘系统能量’。当然,必须要说的是,越是古老悠久,有着历史文化沉淀的文物古董能获取到越多的‘系统能量’,可即便如此,单单依靠着这样获取,所花费的时间少说也要十年。”

    说到这里,柳若寒也不由得微微一顿,好似回忆起了往日奔走的辛劳,不过这些微神情一闪即逝,并没有真正表露出来。

    “其实所谓的‘特殊手法’并不难知晓,稍微付出点代价就可以获取,真正的问题在于文物古董本身可不是随意一家公会就有足够的资本可以染指的。目前,所有的文物古董除了被国家政府收藏之外,流落在外的全都被各个公会所争抢,每一个公会都会将其列为公会重要底蕴,就算偶尔这各大拍卖行有着文物古董的拍卖,其成交额也十分高昂。至于从拥有文物古董的公会获取‘系统能量’,其难度更甚于为国家政府贡献力量,所以若想从这一方面考虑,其实也大可不必。”

    这下裘云也算明白为何会如此了。

    可以说,如今除了自国家政府手中获取到足够的‘系统能量’之外,一般人基本就没有什么可能。

    至于S级公会和A级公会这些大公会为何如此吸引人,想来也是因为其本身就有着足够的底蕴,能保证其成员本身就有着机会获取到系统。

    “看来,这次位面之后,除了提升实力之外,我也要对这些多加关注,看看是否还另外有着什么机会了。”

    微微摇摇头,虽然也感觉似乎是一件挺困难的事情,但裘云终究没有亲身尝试,加上方才已经下了决定,有着足够的心理准备,所以他倒是很快就恢复了过来,甚至还有几分轻松如意。

    不怕知道困难所在,就怕连是否困难都不知道。

    “若寒姐,多谢你告知,不过现在还是暂时将这‘第三系统’的事情暂时放到一旁,我们再来讨论一下眼前之事该如何行事。”

    “眼前之事?你还准备插手到这次事情当中?可即便再如何演绎‘故事’,但实际上位面之间的相互联系一旦建立起来,所谓的‘故事’其实就没有了什么意义,毕竟‘故事’本身可没有任何力量在其中,根本无法真正有所影响。”

    微微皱眉,柳若寒不明白裘云这又是什么意思,以柳若寒所见,这其中应该没有其他事宜才是。

    这个位面十分特殊,‘故事’有着极大的价值,但如今位面已经插手,那就意味着‘画皮’这个故事已经没有了什么意义。

    在这样的情况下,裘云还准备做些什么?

    “当然不是这事,有着位面意志本身插手涉足其中,我们也就只能看看了。毕竟现在我们的实力显然还不足以涉足其中,甚至连最基本的感应都做不到,即便有着什么想法,最终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我……”

    微微摇摇头,裘云淡淡一笑就准备将自己的想法道来,策划‘画皮’这事的确是意在相助位面晋升,但这其中可也有自己的私心算计,虽然没有将自己的想法完全确实的验证,但裘云可也没有放弃的意思。

    这个位面既然如此特殊,那么是否也可借此直接提升实力,进而立足脚跟?

    这在裘云看来自然是可以的,甚至在自己已经做出了这些成绩的时候,这本身应该就不再是一件困难之事。

    但还未等裘云此时将话说完,蓦然间,他就此感觉心头一闷,随即好似有着什么大难临头一般。

    微微沉默感应了片刻,裘云的脸色顿时为之一沉,忍不住冷冷喝应一声!

    “好胆!”

    “怎么了?”

    柳若寒的神色也蓦然一沉,她知晓裘云是什么样性子的人,若不是当真有重要之事,其决然不会如此,此时定然是发生了什么。

    此时在这位面之中,会突然针对裘云行事的人本身就没有几个,只要稍稍一想就已经可以猜到几分。

    “裘云,是不是赢崐那边做出了什么事情?据我所知,赢氏一族行事自有王者风范,固然自有气魄,但也绝不会放着手段不用,哪怕那些手段正常而言太过偏邪,但只要结果能如愿,赢氏子弟往往都不会有太多顾忌。尤其如今,分明若继续按着正常比试进行,赢崐的落败已经可以注定,其必定无所顾忌的做最后的尝试,倒当真极有可能行非常之事。”

    “姐,的确如你所言,那赢崐的确用了手段。虽然没有真正伤到我们,但还是让我和云哥都吃了一个暗亏。”

    参与进入比试的人除了裘云之外还有柳若雪,同样有所察觉之后,柳若雪也顾不得还需要休息恢复,当即开口说道。

    “还真的没有想到,那赢崐说的系统当中,除了明面上的限制与效果之外,还有着这么一个隐藏效果。身为系统的宿主,赢崐可以在付出足够的代价之后,单方面将系统定下的比试解除。”

    “这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想来你同裘云在当时都已经想到了这点。但即便如此,也只是放弃本身的比试,为何还会有着反噬降临?‘系统’是现实世界的能力,若专注于攻击也不是做不到这点,但对方明显是不是那类系统,为何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柳若寒微微皱眉,无论是什么系统,‘毁约’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甚至可能导致系统崩溃,再不能使用,不是什么情况下都能随意‘毁约’的。

    “那是因为对方在设定的时候,所要承担的反噬更为巨大,甚至说不定直接废了。不过这只是常理,若是我的话,无论是找人来及时治疗,还是让人共同分担,都会做足了准备。可即便如此,我也同样觉得如同若寒姐你所言,对方绝对不会随意施为。”

    对于这样的结果裘云是有预想过,但没有想到赢崐竟然能做到这种地步,可以说这几乎就是同归于尽的手段。

    纵然其定然早有准备,但也依旧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若没有足够的回报,裘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若寒姐,赢崐很有可能早有所设计,即便不能通过系统直接致胜,也能及时的通过其他手段达成目的。其中最有可能的就是重新从着我们来!既然让我们感觉到了,那其必定就已经做好了相应的准备,甚至可能已经悄然潜伏到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