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道深渊

第一百一十三章 诡异的精神病

    没发现之后,我正想开门出去,然而眼角的余光却是看到了厕所的水池中!

    此刻,水池里的水却显得有些浑浊。

    我走过去淡淡地扫视了一眼,顿时捂住了鼻子,那股刺鼻的怪味,就是这些水发出来的!

    挥了挥手,我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厕所门。

    刚出门,口袋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云先生,快,快来看看吧,你,你的两个同伴打起来了,我这厂子都要废了!”

    电话中,刘大头的声音刺耳地传了过来。

    我一怔,说道:“你躲远一点,我现在过去!”

    说完急忙跑下来了楼,朝着楼下跑了过去。

    远远的,工厂那边,激烈的法术灵光和暴呵声便传入了我的耳中。

    我的脚步不自觉地加快,已经能够隐隐地看到两个人在前方交战。

    “臭女人,你到底是谁?使用的法术这么奇怪?”

    金豆和司马霜拉开了些许距离,手臂上出现了一道漆黑的伤口,还在不断往外喷涌着浓烈的黑色气息。

    司马霜冷冷地望着金豆说:“小小的妖怪,得到了些玄冰之力,你和我打,觉得有胜算吗?”

    “废话!”

    金豆大呵一声,身子如同炮弹一般冲了上去,全身一层淡蓝色的玄冰气息化作玄冰的利爪,附着在了金豆的一双妖爪之上。

    妖爪本身暴虐的妖气很快就和玄冰气息凝聚在了一起,恐怖的气息从金豆双爪上散发了出来,两只爪子如同一双破天爪,朝着司马霜砸了过去。

    “撼神三爪,破风!”

    金豆大吼一声,紧接着一只巨大的妖爪虚影裹挟着强悍的玄冰气息出现在了司马霜身前,身前的大片空气瞬间被冻结,连带着司马霜的身体,也有微微的玄冰袭了上去。

    然而原本坚韧无往不利的玄冰气息,此刻却显得有些乏力,不仅如此,司马霜双眼一怔,一道幽幽的红光闪过,便见那些袭上她身体,将要将其冰冻的玄冰瞬间被融化成了虚无。

    金豆脸色一变,手中的玄冰气息已然是越来越弱,巨大的妖爪虚影仍然带着巨力拍向司马霜,却已经没了玄冰的加持。

    “轰!”

    没了玄冰的限制,司马霜灵活地往身侧一躲,居然是躲过了破风妖爪的攻击。

    “呵呵,没了玄冰,你还有什么能威胁到我呢?”

    司马霜冷冷一笑,伸手一掌按在了金豆的身上,看似无力娇小的手掌,却只是轻轻这么一拍,金豆的身子便如同被击飞的石子一般飞了出去,虽然空中一个腾跃稳稳落地,却仍然是往后倒退了数步,之后捂着胸口,面露一丝痛苦。

    “还要来吗?”

    司马霜冷然道,似乎和金豆的交手并没有用多大的气力,更是现在还有很大的余力一般。

    金豆重新凝聚起来玄冰气息,这一次的玄冰气息直接将大半的空气裹挟进去,形成了一只巨大的,由玄冰组成了妖爪,带着灭世之威,凝立于天间。

    然而却在此时,一团赤色的火焰猛然腾空,瞬间攀延上了巨大的玄冰妖爪,将其烧灼成了烟灰。

    我纵身一跃,站定在了司马霜和金豆的身间,问道:“怎么了,怎么打起来了?”

    司马霜冷哼一声不说话,遂我将目光放到了金豆的身上。

    金豆则十分愤怒的样子,指着司马霜说:“这个女人不是魂师,她的身上带着一种奇怪的气息,用的法术也很奇怪,充满了邪气,不是个好东西。”

    此话一出,我微微一愣,转头仔细地盯着司马霜打量了起来。

    她的打扮倒是看不出什么,除了穿的黑了一些之外。

    “算了,先别说了!”

    我给金豆使了个眼色,金豆会意地走开。

    我走到司马霜的身边,笑着低声问:“有时间聊一聊吗?”

    司马霜一怔,似乎是没有料到我会主动邀请她,稍微顿了顿后道:“想说什么就在这里说吧。”

    我点了点头,问她:“你对这一次的委托,有什么看法?”

    “看法,你相信我吗?”

    司马霜反问我。

    我摊手一笑:“有什么不相信的,你既然是周启明的人,那即便不是魂师,也应该是周启明那边的人,总不会是天狼星的人吧?”

    “呵呵,”司马霜笑了笑,笑声中看不出咸淡,她轻轻地朝前走了几步,开口说了起来:“这一次的委托,我大概地听周启明说过,依我看,主要是围绕工厂员工宿舍发生的一系列怪事,依我来看,线索也应该注重于那边。”

    “嗯,我刚刚去了员工宿舍,得到了一些线索,不过这些线索中蒙着层层的乌云,这样吧,下午,我们一起去精神病院,看看那两个发疯的员工,怎么样?”

    我笑了笑问道。

    司马霜面无表情:“你决定就好了!”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金豆随即走了过来,他刚刚还是受了点轻伤的,来到我的身边,啧啧道:“小子,你傻了?就这么放她走,这女人一看就不对劲,我和她对打居然落不到下风,周启明也就是个部长,手下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人。”

    我摆了摆手:“你说的这些我当然都知道,不过,现在撕破脸皮显然是不好的,而且你放心,我们的背后,也有支柱。”

    我说的人自然是柳正老头,对于这个老头,我这些天的所作所为,他肯定是知道地一清二楚,那么我所能得到的线索,他肯定也已经知道了,接下来,就只是看他的了。

    “走吧,吃饭去!”

    我拍了拍金豆的肩膀,走出了工厂的大门。

    这一场战斗刘大头的工厂受了些许损坏,当然赔钱的人不可能是我,当我看到周启明一脸肉疼地掏钱那个样子时,简直都要笑出声来。

    精打细算的家伙,始终还是会砸了自己的脚后跟。

    下午,我和金豆以及司马霜三人在刘大头的带领下,来到了老山以及老徐二人所暂时驻留的精神病院。

    已经不是第一次来精神病院了,对于其中的一些氛围我也早就习惯。

    不过司马霜明显有些不适,脸色不怎么好看。

    我健步如飞,跟着刘大头一路往前,在医生的带领之下,我们朝着二人关押的病房走去。

    路上,医生向我简单解释了一下此刻老徐和老山两个人的近况。

    “这两个人啊,太奇怪了,他们不像其他的精神病人,或吵吵闹闹,或说一些胡话,或者是做一些糊事,这些都不算什么,可是这两个人却不是这样,他们就像是死了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我给他们送去吃食,也一点都没动,两个人整天就跟没了智慧一样发呆、流口水、甚至是做出一些很反常的事情,比如,他们居然不会排泄!”

    医生说到这里,也已经显得十分惊讶了。

    “还有什么特别的吗?”

    我继续发问。

    医生继续思考了起来,忽然说:“诶,对了,有一点,那就是,他们不需要睡觉~!”

    “什么?”

    我和金豆,刘大头都惊讶地难以复加。

    没了睡眠的人,还能活吗?

    显然不能,如果医生的话是真的,那么,老徐和老山恐怕不久就会殒命。

    此时,也已经走到了目的病房之前,刚到近前,我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太安静!

    安静得有些异常,我没有见过神经病当中有一个能够安静到一点声音都没有的。

    医生打开门之后,里面的景象瞬间展现了出来。

    不怎么明亮的房间里,两个人影如同雕塑一般,站在房间黑暗的地方一动不动。

    “金豆,司马霜,你们跟我进去,刘老板和两位医生,就劳烦你们稍等了!”

    我说完走进了房间,金豆和司马霜也跟了上来,顺便将房间门给带上了。

    我轻声踱步到二人周围,仔细地看去。

    两个人的情况,和医生口中的没有太大的出入,最明显的一个特征就是:发愣!

    两人的黑眼圈很浓,而且脸色极为疲惫,皮肤有些褶皱,人也显得十分瘦弱。

    “老山?”

    我轻轻唤了一声,两人果然没有任何反应。

    看到这里我干脆也不玩虚的,直接走到了其中一人的身前,将手放在了此人的额头上,闭眼开始感应了起来。

    我的灵力缓缓地游荡而出,如同一条天然线条一般,就这么从此人的天灵盖处钻了进去。

    灵力所过之处,我还是能有个基本的了解,这种方法是很常见的,能够简单检查人体的方法,不过效果并不是很好。

    灵力渐渐流转于此人的身体周内,就这么一点点,一开始我的脸色变化并不大,因为感觉看来,这个人并没有太多问题,身体内的机能什么的也都比较正常。

    不过渐渐的,我的眉头在一个瞬间,紧皱了起来,甚至没有能来得及收回灵力,身子便猛地一个倒退,手也脱离了开来。

    而此刻的我已满头大汗,双眼发直,喃喃道:“怎么会这样?”

    “怎么了?”

    金豆狐疑地看了我一眼,随即走到另一个人的面前,查看了起来。(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