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鬼差直播升职记

第342章 傻丫头,你这是干什么

    苏言突然笑了,只感觉自己好笨,这次的大礼包苏言原本是不满意的,毕竟如同鸡肋一般,没什么实用之处,但是找人刚刚好啊,这也算是物有所值吧。

    苏言看了了看周围,没古婧,大笨还在睡觉,眼下只有封玄奕和江雨霏了,反正他们已经冰释前嫌了,没事的,而且进入封家主家,开启那远古战场的空间裂缝,还需要封玄奕的帮助。

    “这个是我偶然得到的,能够折射使用者身上某一段时间所发生的事,不怕你们笑话,我在那远古战场确实发生了一次危险,我到现在都不确定,是谁救得我,所以我想看看。”苏言将时间转轮放在石桌上。

    封玄奕听后,感觉不可思议,直接拿起这稀松平常的玉制日晷:“还有这神奇东西,是你从远古战场中得到的?”

    苏言点点头,这东西对自己稀松平常,但是对他们来说,却充满了神奇,既然人家认为,苏言并不介意归功于那神秘的远古战场中。

    江雨霏也想看,却被苏言赶紧抢了过来,她害怕这婆娘一冲动,给自己用了,那可就只能吃哑巴亏了。

    江雨霏顿时眼睛一眯,苏言赶紧往里面注入自己的魂力:“那个我先看看,万一人家留下什么线索了,我也好找,封兄如果认识的,可以将我往那个地方传送的近一些。”

    江雨霏一拍桌子,正要说话,突然,三人虽然坐在石桌上未动,但是周围的树,房屋却是飞快往前移动起来,直至越来越快,江雨霏和封玄奕大惊,慌忙起身,而苏言脑海中传来一阵裂痛,他努力将记忆停留在石化之前的一幕。

    叮!

    随着一声脆响,原本周围飞快移动的景象突然停了下来,当苏言捂着渐渐减缓酸疼的太阳穴站起来时,才发现,他们已经身处一块到处是废墟的地盘了。

    “好神奇。”封玄奕大叫一声:“这就是远古战场吗?”

    因为封玄奕是一个家族的未来,且被父亲在身上施加了禁术,所以这远古战场他从来没进去过,如今看这周围的景象,显得极为激动。

    而江雨霏也是惊讶的看着周围,因为此刻,许多人虎视眈眈的盯着前面一处废墟,而他们自己就站在众人前面,但对方却是仿佛根本看不见一样。

    “是海清!”就在这时,江雨霏突然一指人群中的一个方向喊道,司徒海清,当时在上官家参加五大家族的观摩时她们见过,所以一眼就认出了。

    苏言在晃了晃还有些发愣的脑袋后,也是看见了人群中的海清,一年多时间未见,那个模糊的影子渐渐出现在脑海,直至停留在了当初在紫阳山脉的一幕。

    说实话,他当初和这个叫海清的姑娘真是见过一次面,而且因为她的解说,才让自己明白他稀里糊涂干了什么,最后将全部的玉牌丢给了她,但没想到,她竟然真的从冀州一路找过来了。

    此刻在旁边,还有一个女的絮絮叨叨不知道在讲是什么。

    【这样的感觉好奇特。】

    【是呀是呀,我也想看看主播是不是被失身了。】

    直播间有人发话了吗,苏言一惊,没想到这次他们也能看见,苏言还想说什么,就在这时,前面废墟旁的一棵树一阵光华闪现,一个近乎九成石化的人踉踉跄跄闯了出来,不是苏言还能是谁。

    “我靠,苏兄,你在里面干了什么?”见着苏言的样子,封玄奕忍不住惊呼道。

    “偷看两美女洗澡,被他瞄了一眼,”苏言没好气回答道。

    “真的假的?”封玄奕兴奋道,江雨霏哼了一声,直接走过来对着他胳膊就是使劲一掐,疼的封玄奕嗷嗷直叫。

    然后海清便是扑了过去,喊着‘王大哥’,苏言终于确定,当时眼中那个耀眼光芒下,向自己跑来的女的还真是海清。

    石像倒塌下来,将海清压在了下面,然后便是两头美杜莎从废墟里炸射出来,开始疯狂的屠杀,众人一哄而散,海清因为苏言的遮盖反倒被两头蛇给忽略了过去。

    封玄奕看着那两个比曾经江雨霏还彪悍的美女蛇,再一看苏言,真的佩服起来了,看她们这疯狂程度,跟孩子被抢了一样,你确定你只是看了她们洗澡,没干别的什么。

    海清拖着苏言离开,一路磕磕碰碰,时不时就藏起来躲避亡魂以及不怀好意的人族,似乎这片天地对海清有压制作用一样,原本都已经突破灵魄境的她,渐渐虚弱下来,但尽管如此,依旧咬着牙不放弃苏言。

    甚至有一次海清踉踉跄跄摔倒,江雨霏都看不过眼了,跑去搀扶,但身体却从她身上穿过,苏言从来没在意过这个女孩,甚至如果不是自己的记忆好,都忘记了她。

    但没想到,在自己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却是她救了自己,这一刻,看着满脸涨红的她,看着肩膀上被藤条勒的血痕,苏言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轻颤了一下。

    直播间这次出奇的静悄悄,没人发什么话语,全都为海清在加油,这个不服输的女孩,第一次感动了这么多人。

    “王大哥,你放心,等出去后,我就带你找师尊,他一定会救你的。”海清将藤条车一些松动的地方用手使劲绑了绑,看着苏言的石像倔强道。

    直至因为一个小山坡,藤条断裂,让的海清滚了下去,苏言的石像也是磕磕碰碰,江雨霏眼睛发红,直接跑了过去,海清双手被划破,却是第一时间爬起看苏言的石像有没有摔坏,看见完好的一刻,看着她脸上露出的轻松笑容,江雨霏狠狠的瞪了一眼苏言。

    女人有时候就这么奇怪,当心底那条线被触动后,就是一个阵营的人,直到海清瘦小的身子,托着苏言进入山洞。

    直至海清发现了自己血液的妙用,当看着她用自己的血为苏言涂抹时,苏言的心猛地一疼,直接冲过去想要阻止,两人却仿佛在两个位面一样,直接而过。

    “傻丫头,你这是干什么。”苏言眼睛发红,直接喊起来,但却依旧阻止不了她的涂抹,看着她那苍白的嘴唇,看着她因为石像一点点弱化的喜悦,苏言直接蹲在她前面,眼睛湿润看着她。

    江雨霏转过身来,直接抱着封玄奕哭了起来,封玄奕心里也是极度不好受,她可是自己带着送进去的,拍着雨菲的肩膀,他只感觉心里发闷,堵得慌。(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