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对手

第3044章 矮上半截

    小说网..,最快更新对手最新章节!

    吕鑫走到了刘洪淼面前,笑着说:“淼伯,好久没见到您老人家了,想不到您老人家还是神采依旧啊,我记得有人说人的最长寿命也就是一百二十岁,我看您老人家的样子绝对不止的,搞不好能活一百五十岁呢。让我这个做晚辈的看在眼中真是很羡慕啊。”

    “一百五十岁,那岂不成精了?”刘洪淼笑了起来,“阿鑫啊,我记得你以前没有这么油嘴滑舌的啊?以前的你做什么都是直来直去的,不会说这讨人喜欢的话的。”

    吕鑫笑笑说:“可能是上了年纪的缘故吧,开始觉得人其实可以活的圆润一点,不要动不动就跟人抬杠,所以脾气就改了很多。”

    “喂,阿鑫,”十姑娘嗔道,“你说这话我就不愿意听了,我的年纪可比你还大呢,你说自己上了年纪了,岂不是再说我的年纪一大把了啊?”

    “我可没那么说啊,十姑娘,”吕鑫笑着说,“您跟我们可不一样,您身上是带有仙气的,就像前些年演过的电视剧里面的神仙姐姐一样,不管过去多少年,您还是我最初看见你的样子,还是那么青春漂亮,真的一点都没改变过。”

    “去你的吧,”十姑娘啐了吕鑫一口,笑着说,“难怪大哥说你油嘴滑舌的,你这个嘴啊,确实是够油的,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啊?你带来的这位小朋友就是你说的傅华先生吧?”

    傅华真是没想到自己会成了小朋友了,想想也是,十姑娘最小也有七十岁了,在她眼中他不是小朋友又是什么啊?傅华就笑笑说:“十姑娘好,我就是傅华,很感激您和淼伯能够出面帮我协调跟李先生之间的纷争。”

    十姑娘笑笑说:“傅先生客气了,本来呢,我大哥这些年已经懒得管这些闲事了,但是阿鑫既然找过来了说你是他的一个不错的小朋友,别的人吗,我们也就不理会了,阿鑫的面子我们还是要给的,所以就把李先生约了来,看看你们双方能不能化干戈为玉帛。李先生,阿鑫您认识吧?”

    傅华看一直都是十姑娘在说话,而刘洪淼都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就确认了一个外界的传言,那就是十姑娘在刘洪淼心目中地位很重要,基本上十姑娘能当得了刘洪淼大半个家。

    李粟生冲着吕鑫微微颔首,笑着说:“我跟吕先生是认识的,若干年前我们在香港这边是见过的,但是吕先生还是一个威风八面的角头老大,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吕先生居然成了和事佬啊。”

    吕鑫装作没听懂李粟生话中的讽刺意味,笑了笑说:“此一时彼一时了,吕某人现在只是个跟李先生一样的生意人,做生意嘛,讲究的是和气生财,大家一团和气才能发财的,您说是吧,李先生?”

    “我当然也是想和气生财的,”李粟生瞅了傅华一眼,冷笑着说,“但是我好好得在家中坐着,偏偏就有人混充大个要跑来跟我叫板,吕先生,您说您遇到这种人会不会伸手教育他,让他知道知道这世界上他还做不到横着走的。”

    吕鑫笑着说:“李先生说的很多,这件事情呢,我也了解了一下情况,傅华先生确实是做的有点过了,这样,我让他给您端茶赔罪,请您看在淼伯十姑娘的份上,放过他这一次吧?”

    吕鑫说着转向傅华说道:“傅华,给李先生倒茶,请李先生原谅你。”

    李粟生就笑眯眯的看着傅华,傅华虽然心里很尴尬,但在这种场合,他是必须要做出这个姿态的,他就用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茶水,然后双手端在李粟生面前:“对不起,李先生,希望您大人大量不要跟我这个小人物计较。”

    李粟生颇富玩味的看着傅华端在他面前的茶,又看了看傅华的眼睛,笑着说:“傅先生,您说我这杯茶是该喝还是不该喝啊?”

    傅华笑了:“要我说这杯茶您该喝,因为您喝了的话,不仅是赏我的面,也是给了淼伯十姑娘还有吕先生面子。”

    “你这家伙真是够狡猾的啊,一杯茶就想把淼伯和十姑娘吕先生都绑架进来,逼得我不得不喝,”李粟生笑了起来,转头看向刘洪淼,“淼伯,如果我不喝这杯茶,您会生我的气吗?”

    十姑娘这时笑着说:“我大哥跟您父亲李一粟先生相交莫逆,当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生您的气的,不过我看这个傅华先生认错的态度还不错了,这件事情您抬抬手,喝了这杯茶,这件事情就算是过去了。”

    “看来是十姑娘想要我喝着杯茶啊,”李粟生笑着说,“行,我给十姑娘这个面子,可以喝了这杯茶,不过呢,这么喝不行,傅先生就这么端着茶杵在我我面前,似乎没什么赔罪的诚意啊。”

    傅华看了李粟生一眼:“那李先生要我怎么样才能显出我赔罪的诚意啊?”

    李粟生笑了:“您站在我面前这么高,给我一种强烈的压迫感,让我心里很不舒服,如果能矮上半截我心里就会愉快很多的。”

    傅华听出来了,李粟生虽然没有明说,但话中的意味是在暗示让他跪下来给他端茶赔罪,只是碍于刘洪淼和十姑娘的面子才没有把这个跪字给说出来。这显然是想羞辱他的。傅华不禁有些羞恼,看着李粟生说:“您一定要这样吗?”

    李粟生哈哈笑了起来:“是啊,您只要比我矮上半截,我就喝了您这杯茶,我们之间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了。”

    傅华看着李粟生的眼睛:“这可是您说的,只要我矮上半截给您敬茶,我们之间的事情就揭过去了。”

    李粟生笑了:“是啊,就是我说的,我这人说话向来是一口唾沫一个钉,说话算话,不像某些人前面刚跟人叫过板,转头就怂的端茶认错。”

    吕鑫这时说道:“李先生,大家现在都算是商界中人了,不需要搞得这么难看吧?”

    李粟生笑了:“吕先生,您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明明是您带来的这位傅先生先让我难堪的,难道我让他难堪一点就不行了?行啊,反正怎么做都随傅先生的意好了,我也不是很想喝这杯茶的。”

    傅华看了一眼吕鑫:“吕先生您就别管了,祸既然是我闯下来的,我当然也要负起这个责任来的。”

    傅华说着重新斟了杯茶,然后双手端着茶杯,走到李粟生面前,屈膝深蹲,笑着说:“对不起啊,李先生是我不懂事,您就放我一马吧?”

    傅华屈膝深蹲一下子就比坐在座位上的李粟生矮了半截,也是幸好他的腰劲还不错,即使是深蹲,也是稳稳的把茶端在了李粟生面前。李粟生看到他这个样子稍稍错愕了一下,不禁笑了起来:“您真行啊,傅先生,居然抓住我说话不严谨的漏洞想要投机取巧。”

    “阿鑫啊,你带来的这位傅先生还真是有趣啊。”这时十姑娘噗嗤一声笑了,“现在行了,李先生,傅先生已经按照您的要求做了,那就请您喝茶吧。”

    十姑娘在这个时候插话,还帮着傅华说话,显然是对李粟生故意难为傅华有所不满的,李粟生自然也是看出这一点的,他倒也干脆,伸手接过了傅华手中的茶杯,浅浅的喝了一口,然后笑着伸手把蹲着的傅华拉了起来:“行了,茶我也喝了。我们之间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希望傅先生不要一时冲动就跑来跟我叫板。”

    傅华这时却在李粟生满脸的笑意中看到了一丝寒意,知道这个家伙并没有心甘情愿的就这么放过他的,但场面上他还是装作很感激的说道:“谢谢李先生大人大量肯放我一马,您放心,这一次我已经得到了足够的教训,绝对不会再去冒犯您了。”

    李粟生笑笑说:“您能认识到这一点就好,吃一堑长一智,以后不要再犯这么幼稚的错误了。”

    傅华连连点头:“一定,一定。”

    李粟生又转头看了看刘洪淼和十姑娘,笑着说:“淼伯,十姑娘,应该没我什么事情了吧,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要赶紧回北京了,我现在真是越来越不适应香港这边的气候了。”

    刘洪淼笑笑说:“我这边没事了,真是劳烦你了,还要专程跑来香港。”

    “谢谢李先生给我大哥这个面子,”十姑娘笑着说,“我马上安排车送您去车站做高铁。”

    李粟生就又看了看吕鑫和傅华,笑着说:“两位,我就先走一步了。”

    吕鑫和傅华就把李粟生送了出去,看着李粟生坐上了十姑娘安排的轿车,几人相互挥手道别,李粟生就离开了。

    看到李粟生走了,傅华和吕鑫也跟十姑娘道别,傅华看着十姑娘说:“今天真是谢谢您帮我解围了,李先生既然离开了,我们也该告辞了。”

    十姑娘这时却看着傅华说道:“傅先生,您先等一等,我有几句话要跟您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