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招魂所

第二百七十三章 我是上面的人

    赵殷这个人就比较悲催了,被打晕以后一直没人管。最后还是被王一工发现给扛回去的。醒过来以后就要去找京墨,王一工饶有兴致的看着,十分八卦的靠着赵殷问些七七八八的问题。就算是赵殷活了这么久的都反应不过来,脸红了不少。

    最后赵殷逃似得从王一工那里跑掉了,途中撞到了京墨。赵殷连忙上去问长问短:“你没事了吧?”

    京墨弯着眼睛笑了笑:“我没事,我皇叔呢?”

    京墨摇头:“不太清楚,不过大概应该在等你。”

    “等我?”

    “泰山府君的事情他不会轻易放弃的、你到现在还没有想好吗?”

    “我找他就是去商量这件事情。”京墨顿了顿,看着赵殷:“你……”

    “怎么了?”

    “没什么。”京墨摆了摆手,想了想:“去湖心亭看看吧,他最多也只会去那里了。”

    赵殷点头,两人赶到湖心亭,不出意外的,姜豫欢靠着亭子栏杆那边,看着湖中的景色,远远的看着,若是忽略掉这个家伙的贱兮兮的性格的话,还是美如画的。赵殷看着都怔了好久,京墨在他面前晃手晃了好几下她才回过神。

    “怎么了?”赵殷有些不自在的看着京墨。

    京墨啧啧了两声,带着一些不满:“你看着我不就行了,多看别人干什么啊?”

    赵殷煞时脸又红了,京墨发现了一件事情,赵殷最近特别容易脸红,和以前那种御姐高端的气质一点都不像了。京墨靠近了她,笑着说:“该不是脸皮都给削掉了,最近这么容易害羞?”

    赵殷狠狠的用眼刀剜了京墨一眼,自顾自的冷哼了一声。眼睛里确是好像有心事一样。想了想,像是鼓起勇气一样:“京墨!”

    京墨看着赵殷,赵殷被京墨的眼睛看着,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干扰了心智一样。自从京墨找回了曾经的记忆,他的眼神就带上了曾经的味道,曾经让赵殷觉得爱而不得,想爱却又自卑的不敢靠近的感觉。

    京墨和她之间的暧昧太多了,赵殷心里很烦,也有些恼怒。这次像是要鼓足勇气搞清楚。她定定的看着京墨,势必要把这个困扰了她两千年的问题问出来。

    可是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么的让人捉摸不了,赵殷张嘴刚要说话,那边的姜豫欢却不知道什么时候靠近了。好巧不巧的就在赵殷刚开始准备说话的时候碰了碰京墨:“你们在说什么呢?能让师父我听听嘛?”

    京墨狠狠的朝姜豫欢翻了一个白眼,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眼刀,姜豫欢深深的感觉自己好像是撞破了什么事情,或者是打搅了什么好事情。他有些心虚的左顾右盼,打着哈哈:“今天的天气真的是好啊,哈哈哈……”

    京墨的笑意带着深深的恶意,饶是姜豫欢打算用自己师父的位置去压压京墨却都觉有些不厚道。只能默默的后退,天知道他这么衰啊……他是真的不知道啊。

    京墨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目光重新放在了赵殷的身上。刚才准备好的气氛瞬间完全被破坏掉了。京墨有些可惜,还是不甘心的重新问道:“你刚才想说什么吗?”

    是啊是啊,我想问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啊。整天这样子暧昧不暧昧,疏离又很疏离的模样。只是赵殷叹了口气,觉得时机过去了,就再也回不来来。同时又带着一点对京墨的怨恨,这个男人,他喜欢了两千年,可是他却从来没有打算主动一次,哪怕是拒绝,也都没有主动过。

    赵殷实在是搞不懂京墨这个人,像是真的可惜,又带着一点不满的,赵殷摇头:“没了,我忘了。等我想起来再说吧!”

    京墨定定的看着赵殷,张了张嘴,自己想说的话一时间也破口说不出了。说白了这是京墨自己的小傲娇。他都已经打算好了,要是赵殷问的是一些告白或者类似于告白的话,他就非常霸气的把所有言情桥段都综合起来用上一段!可是好巧不巧,被姜豫欢那个家伙给打断了。现在赵殷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京墨就是从她的语气中找到了那么一丝怨言和不满。

    小傲娇的京墨这等话也说不出口,两人就这么又错过了一次。

    也许是那边姜豫欢看到这边气氛的微妙变化,找了一个合适的机会过来帮他们打破了尴尬:“找我是想好了吗?”

    两人眼神复杂的看了姜豫欢一眼,赵殷主动的沉默不说话了。站在了京墨的旁边。那边京墨只能可惜的叹气,说道:“你和我说说,是不是已经出事情了?”

    姜豫欢点头:“K城大江隧道。”

    京墨想了想,记忆里面实在是没有这个地方的印象,他便问:“出什么事情了?”

    “一辆公车在穿越隧道的时候,里面三十八名乘客和一名司机,全部消失了。”

    “消失了?”京墨正色:“是……就那么凭空消失,还是……”

    “监控显示,一个星期前中午十二时整,那辆本该穿越隧道的公车莫名的停了下来。后来调取公车上的监控,只看到了那些乘客最后露出的……惊恐的表情。”

    “什么意思?”京墨皱眉。

    “勘察现场的时候,公车里面全然是血色,几乎被血给浸满了。”姜豫欢悠然的解释着,凭空的让已经炙热的夏季变得阴冷了起来:“却没有看到一具尸体,我也去过,也找不到他们的魂魄。”

    “魂魄也找不到了?”这次的事情看起来不是很简单啊,京墨顿了顿,古怪的看着姜豫欢:“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的,你还能进去现场……”

    “你不知道吗?我算是半个中央的人。”姜豫欢挑眉嘚瑟的说道。

    京墨觉得自己有些头晕,他掏了掏耳朵,有些不确定的歪头问道:“我刚才耳背,你说了什么,我没听清。”

    面对着京墨如此装蒜的表情,姜豫欢非常不介意直接告诉他真相:“你周家大哥上头就是我管着,现在明白了吗?”

    “我还是接受不了,我耳朵可能要好好掏掏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