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侦探推理 > 围棋传奇

第五十五章 终于想起人类围棋

    和前两盘棋一样,当叫来裁判对最后结果进行签字确认后,他的对手就以最快速度离开赛场,仿佛一秒钟都不愿停留。

    吴教练笑笑,他对金七段的心情表示理解。的确,现在整个预选赛已经进行到倒数第2轮了,这个时候却被一名业余棋手阻击,尤其这盘棋还输得莫名其妙,输得一塌糊涂,竟然在不到100手棋时候就已经无以为继。

    吴教练扪心自问将心比心,他认为如果自己是金七段的话,别看自己的年纪比他的大,但自己的退场速度绝不会比他更慢。

    吴教练还是很有风度,他是等金七段完全退场之后,他才轻声问了李襄屏一句:

    “襄屏,这盘棋是怎么赢的呀?”

    “啊?!”

    李襄屏很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后脑勺:“这个......其实我也不知道,是呀,他怎么就认输了呢.......”

    吴教练笑了,他露出的是那总善解人意“表示理解”的笑容。

    吴教练心说真是个好孩子呀,瞧瞧他现在这模样,那是多么的谦虚谨慎,多么的不急不躁,在国少队里,能像他这么谦虚的棋手可是不多。要知道能进国少队的,哪个不是天赋出众心高气傲之辈?

    可是话又要说回来,国少队那帮棋手,就真比面前这位连初段都没打上的少年强吗?吴教练现在认为还真的未必。

    论棋力,其他不用多说,仅凭李襄屏在本次预选赛中到目前的表现,这已经就要超过国少队绝大部分棋手。

    论天赋,先不说面前这孩子的天赋早就得到围棋界公认,光凭吴教练自己对李襄屏的了解,他认为面前这少年虽然小小年纪吧,不过他现在就好像对围棋有了自己的理解。不管他的这种理解对不对吧,但只要是“自己的理解”,吴教练认为这其实已经是非常难得的天赋了-----

    这是一种超一流棋手才必备的天赋,在相当多的时候,所谓“超一流棋手”和“一流棋手”的差别,其实就在于棋手有没有“自己的理解”。

    再加上这孩子在赛前展现出来的放松心态,在赛后表现出来的谦虚谨慎戒骄戒躁的态度.......

    要怎么说呢?总之在这一刻,李襄屏在吴教练的心目中连续拔高了好几个档次,现在就不仅仅是‘“高看一眼”了,而是高看两眼,三眼的问题。

    必须承认,这时候的吴教练的确是太高看李襄屏了。他刚才的表现是屁的什么“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纯粹是他最真实的反应啊,他刚才的话,那也是真正的“实话实说”。

    他其实和吴教练一样呢,到对手认输的那一刻,他也不知道这盘棋老施是怎么赢的呢。

    不过还好,由于这盘棋算是结束的比较早,周围还有那么多比赛在进行,而且对手也走了,那么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好像确实不适合对这盘棋进行详细的技术探讨。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不至于让李襄屏很快露馅。

    “襄屏,你自己的棋既然下完了,那就和我一起在赛场转转吧,看看我们都有哪些棋手能进入到明天的决赛。”

    “好的。”

    没想到这一转,又让李襄屏的形象在吴教练心目中愈发高大的。

    因为他们开始在赛场转悠的时候,连下午4点钟还不到。可是今天就有这么巧,等到晚上6点多钟比赛全部结束后,吴教练赫然发现,李襄屏在4点不到说的话竟然全部得到验证,他说优势的棋全部赢下来了,他说可能要输的棋竟然还就全部输了。

    百分之百的命中率,这让吴教练不高看一眼都不行。

    当然喽,吴教练高不高看不是重点,最重要的那当然还是明天的棋。小林光一啊!李襄屏明天将和日本的老牌超一流小林光一九段争夺F小组的出线名额。

    正是因为这个名字,这让李襄屏连今天这盘棋是怎么赢的都顾不来了,早早用过晚餐后,他马上就关起房门,和自己的外挂开始商量怎么来下明天的棋。

    这最后一次备战,李襄屏从一开始就没有过多废话,关上房门后的第一步,李襄屏就找出小林先生的大量棋谱扔给老施观看。由于在如今这年代,小林先生的棋谱实在是太多太好找,因此在前面两个小时,几乎都是施大棋圣一个人在观看棋谱,然后李襄屏在旁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介绍对手情况。

    “定庵兄,我们明日此对手可非同小可,此人乃过去十年,东瀛棋坛最具代表性人物也......嗯,我如此评价此人应该不算过分,需知在我和你说过的韩国李沧浩之前,此人才是我华夏棋坛最大假想敌,因此此人虽然巅峰不再,明日还需小心应对才是......”

    只可惜李襄屏在那叨叨叨个不停,施大棋圣却一言不发,只顾着研究小林的棋谱,让他讨了个没趣,李襄屏见状只好又闭嘴。

    好不容易等到晚上9点多钟,施大棋圣把李襄屏给他的将近20盘棋谱全部看完,李襄屏这才重新开口:

    “定庵兄,看过此人棋谱作何感受?”

    “嗯,此人之棋看似朴实无华,然而漏洞和破绽却极少,果然是高手也!我观此人之棋,他能长期称霸东瀛棋坛,确实也在情理之中。”

    让老施看这么多棋,李襄屏又不是想听他如何评价对手的,于是他继续问道:

    “那么定庵兄,看过这些棋谱后,你可找到克敌之策?”

    听到李襄屏这样问,施大棋圣竟然一时间陷入沉默,他半天都没有回答李襄屏的问题。

    “定庵兄?定庵兄......”

    “襄屏小友,我与你说实话吧,在现如今,我确实没有找到具体克敌之策,需知此人之特点就是朴实无华,而如此棋风之人,其实最难找到针对性破解方式,因此咱们明天就见招拆招吧。”

    听老施说出“见招拆招”的话,李襄屏却是有点急了,他倒不是怕了小林先生或者说对自己这边没有信心什么的,主要是听老施这样说,好像今天的备战没有什么效果似的。

    “那这个......定庵兄,你看了这么多盘,总该看到对手一点弱点什么的吧?”

    “弱点确实没看到,不过我看这些棋谱,此人行棋似乎有个习惯......”

    “什么习惯?”

    “在这些棋谱中,我看到有很多开局都雷同,似乎此人行棋喜欢以不变应万变,不过棋谱太少,定庵却不知道我的看法对也不对。”

    老施说没有把握,李襄屏听了却眼睛一亮啊。应该说老施还真没说错,小林光一那还真就是一个喜欢“以不变应万变”的棋手。

    只要想想他的“小林流”.......

    正是因为想到“小林流”,这倒是给李襄屏一个启发了。非常难得,这次给李襄屏启发的终于不是“狗招”了,而是人类曾经下出来的一盘名局。

    “定庵兄,我现在倒是想到一法。”

    “哦,襄屏小友有何办法?”

    “先说好,我此方法却是要对手执黑时才可能有效,因此定庵兄准备好了,若是明日对手执黑,那么开局就我来,若是我方执黑的话,那就只能又全部麻烦定庵兄了.......”

    “好的,一起都依你。”(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