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我的世界只有他

第93章 第 93 章

    第九十三章

    云南边境之处, 青山连绵,绿水环绕,偶尔有几只飞鸟掠过。

    可谁都不知道,这片青山之下, 就见是藏着的安详还是罪恶。大概是因为云南这里的深山环绕,很多通缉犯走投无路,都会藏入这片山林里。

    别说追捕, 就连看到他们的身影, 都很难。

    而今天, 这个问题同样地留给了猎鹰大队的人。

    蒋静成到达的时候, 一分队的人刚回来, 一个个脸上画着油彩, 身上沾着各种树叶枯草,靴子一脱, 里面就能养鱼了。

    一分队的队长正在汇报今天的情况。

    谁知门被推开, 各个警惕地看过去, 随后一张张看清楚原本面目的脸, 大喜。

    有人嘴巴咧地快到耳后根了。

    “队长,”离门口最近的一个小孩,是真不大,听声音就是那种清脆的少年音。

    蒋静成环视了一圈屋子里的,还都是那些熟悉的面孔。

    他梦想最初开始的地方啊, 在那里六年, 他看着一批又一批的人离开, 直到最后,变成战友看着他离开。

    “臭小子,叫什么呢,不怕你卫队长给你穿小鞋,”蒋静成伸手捶了下小孩的胸口。

    说来,这小孩还是他挑选的呢。

    真璞玉,天生的射手,他下连队的时候,一眼就挑中。

    那会儿小孩还是刚入伍,还在新兵连呢。他们都挺不懂蒋静成的这挑人方式,难道不是应该选各个连队的神枪手?

    可蒋静成就挑中了这小子,带回大队里,训练了才三个月,整个人如脱胎换骨一般。

    “蚊子,你看看被训了吧,”一旁的几个人笑话道。

    小孩叫徐汶,因为刚进队的时候,害羞内向,说话像蚊子一样,所以被大家取笑,真给取了个这外号。

    因为猎鹰大队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代号。

    而等到他取代号的时候,小孩就更给自己取了这么个代号。

    倒是蒋静成此刻被一个人抱住,笑着问他:“你怎么来了,也不提前跟我们说一声。”

    抱着他的人叫卫锋,就是蒋静成口中的卫队长。

    也是现在猎鹰大队的中队长,蒋静成离开之后,就是他担任中队长。

    他在的时候,卫锋是副队,两人并肩作战那么多年,是能把彼此的后背,交给对方的人。

    “认识的一小孩遇到点儿麻烦,过来带他回家,”蒋静成随口说道。

    此时一帮队员七嘴八舌地说,队长什么人啊,需要我们帮忙吗?

    蒋静成瞟了众人一眼,嗤笑道:“我告诉你们,现在能帮我去找人?”

    这真把人说闭嘴了,他们都还在任务中呢。

    蒋静成严厉之后,又露出笑意:“不过这回,你们还真能帮我。”

    “那小孩叫季启慕,你们都听说过吧。”

    一个个面面相觑地,队长这是逗他们呢。好在蒋静成也没继续跟他们卖关子,直接说:“我这次确实是为季启慕来的,你们现在有消息了吗?”

    卫锋摇头:“那片林子太大了,常年没有人烟,我怕他们遇伏,就让他们都退了出来。”

    其实主要还是因为,他们目前还是没有季启慕具体的位置。

    蒋静成皱眉,半靠在身后的桌子上,问道:“警方那边怎么说?”

    话音刚落,卫锋这边的通讯设备就响了,居然是警方那边。

    此刻房中众人都屏住呼吸,看向他,直到卫锋挂断卫星通讯设备,一脸严肃地对众人说:“警方那边有消息了,已经找到他的手机,不过是被人丢弃了。而且在距离他手机两公里的地方发现了几具尸体。”

    ...“都是他的保镖。”

    这话一说完,在场所有人的面色都凝重了起来,显然黑金已经先于他们找到了季启慕。

    “不过幸运的是,现场没有他的身影,所以警方那边怀疑,他是被黑金的人带走了。”

    这个消息不算好,但最起码还没到最坏的地步。

    众人心头刚一松,卫锋就又说:“但是警方现在怀疑,他很可能被重新带出境。”

    “你觉得呢,”卫锋转头就询问蒋静成,好在他反应及时,才把那一句队长给噎了回去。

    蒋静成沉思了半晌,谁知自己的手机居然响了起来。

    他低头一看,就见居然是言喻打来的。再看看这个时间点,刚过了六点而已。他得到消息连夜坐空军的运输机过来。

    “我出去接个电话,”蒋静成点了下头。

    旁边有个眼尖的,瞧见了他手机屏幕上的名字,立即喊道:“队长,是咱们嫂子吗?”

    猎鹰中队里有对象的人是少数派,蒋静成在的时候,从来没情况。头一回看见他这么积极地接一个女孩的电话。

    谁知蒋静成捏着电话,调头看着他,笑道:“回头给你们发糖。”

    众人:“……”

    这什么意思。

    结果蒋静成已经走了出去,外面天色刚蒙蒙亮,但是他接通电话时,言喻的声音却格外地清醒。

    她说:“小成哥哥,你是找季启慕了吗?”

    蒋静成略一皱眉,还是苦笑道:“你还是知道了?”

    “你突然离开家里,本来就很奇怪,”言喻的声音有点儿颤抖,她说:“刚才季先生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了。”

    “别担心,我们会把他救回来的。”

    言喻说:“我打电话是想告诉你,季先生可以定位到启慕的位置。”

    蒋静成有些惊讶,但更多还是高兴,他立即说:“只要能锁定他的位置,我们一定能有办法把他救回来。”

    但他不明白的是,季启慕的手机已经被那帮人扔掉了,想来黑金的警惕性很高,不会让他身上藏着追踪器的。

    直到言喻低声说:“季启复在他身上植入了定位芯片,因为是藏在体内的,所以连安检都检测不出来。”

    言喻坐在自家的沙发上,轻轻按了按自己的额头。

    窗上是一层薄薄的雾气,北风呼啸,清晨的北京,带着冬日里的严寒,叫人畏惧。

    “季启复就是担心他会有一天发生这样的意外,没想到居然还真有派上用场的一天。”

    其实这个东西,已经是季启复最坏的打算。

    毕竟要杀他们的人不多,但是都在季家。如果哪天他们兄弟真的遭遇了毒手,就是自家人。

    财富、权势,真是迷花了人眼。

    所谓亲情早就在这两样东西面前,不堪一击。

    蒋静成很少会佩服谁,此刻却不由说:“这个季启复倒是厉害。”

    言喻转头望着窗外,淡淡说:“还不是被逼的。”

    如果可以,谁愿意当这种疑心病重的人,但有时候未雨绸缪,还真的能救自己,救身边人一命。

    蒋静成点头,认真地说:“我一定会把季启慕带回来的。”

    “我相信你,”言喻微笑,却又轻声说:“小成哥哥,你也要小心。”

    “一定要安全地回来。”

    “我等你。”

    蒋静成从前出任务的时候,从来没和家人里说过,所以也不存在让父母担心的情况。虽然他们一直都很担心。

    但今天这种,他远在千里之外,却知道在北京的一栋房子里。

    有个人啊,在等他。

    **

    在得到季启慕的定...位之后,卫锋就联系警方,制定营救计划。

    毕竟这次季启慕确实是因为和警方合作,想要引出黑金,才会身陷重围。不管如何,中国人不会丢掉自己的朋友,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人救回来。

    而蒋静成既然已经来了,自然会参加这次行动。

    此时是清晨,众人刚从密林里撤回来,还未休整过。虽然众人的体力都还撑得住,可是打这样的一场硬仗,没人敢掉以轻心。

    他们是可以全歼了黑金那帮乌合之众。

    前提是,他们能成功地解救人质,要不然行动就是失败的。

    谁知就在卫锋他们商议的时候,警方那边又得到了消息,黑金的人居然给季启复打去了私人电话,要求他出一亿美金,来赎他的弟弟。

    在确定了电话里听到的,确实是活着的季启慕之后,季启复答应给他们赎金。

    今天晚上八点之前,季启复会把这一亿美元,汇到黑金指定的账户中。

    于是,这就给他们又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

    最起码,在收到钱之前,黑金绝对不会撕票的。

    “这个黑金,真是贪心不足,居然还想吃两家钱,这边收了钱来追杀季启慕,这边又利用季启慕跟他亲哥哥要赎金,”卫锋在看地图的时候,忍不住摇头。

    他们已经通过卫星定位,确定了他们是藏在一座边境废弃的矿场之中。

    因为矿场早已经产不出什么东西,所以里面早就没人。

    而这地界倒是成了各种偷渡客、犯罪分子的天堂。

    蒋静成低头看着,微掀嘴角,冷笑道:“所以他也会死于贪心。”

    等制定好了计划之后,众人稍作休息。在四个小时之后出发,前期他们可以坐车子到附近十公里的地方,但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之后的路程将全部靠他们的两条腿。

    解放军的训练本来就够苦,猎鹰大队的人,所吃的苦甚至是他们的几倍。

    此时大队所有人都全副武装,全速向目标地点急进。

    经过长途跋涉之后,众人趴在草地中,看着对面不远处的矿场,黑金他们所占据的就是原本矿场里的办公室。

    因为年久失修,三层小楼早已经破破烂烂。

    蒋静成用高倍望远镜,清楚地看见对面小楼里,拿着枪的人正在来回走动。

    待他仔细看过了这些人的站位之后,大概能确定,这的确是黑金的人。

    因为黑金有个习惯,总是会在东南角放上比其他地方更多的人。

    卫锋是现场指挥官,此刻他低声吩咐了两句,就见几个兵像是豹子一样窜了出去。队里的狙击手也早就准备妥当。

    当几个兵分散到小楼周围的警戒点时,狙击手的枪如影随形,打在站在原地那人的脑后心,噗地一声,那个人连声音都没发出,当场倒下。

    在他们将外围人员清扫掉时,里面的人全然还不知道,危险已经降临。

    此刻黑金看着角落里坐着的人,还挺好心地让人把一根鸡腿给季启慕送了过去。

    只是季启慕虽一身狼狈,也不过瞧了鸡腿两眼,并没有像旁边那些人一样眼睛放光的盯着。他们平时在家里吃香喝辣的,可这种时候,山里条件有限,底下人已经两天没吃着肉了。

    “季少爷这是看不上?”黑金嗤笑。

    果然是不谙世事的小少爷,都这会儿功夫了,还有心情挑三拣四呢。

    季启慕倒是挺冷静,他冷眼看着黑金,“这要是我最后的晚餐,未免太寒碜了。”

    黑金虽然是越南人,但他父母都是华侨,所以一口中文说地极流利。对于中国人的断头饭之说,自然也有了解。他没想到,这么个养尊处优的美国小少爷,居然也会懂。

    ...    他摇摇头,安慰道:“只要你哥哥按时把钱打过来,我会放你回去的。”

    “你确定?”季启慕望着他。

    这种鬼话,真当哄三岁小孩呢。

    谁知黑金还挺郑重地点头:“季少爷,我说话算话的,毕竟你哥哥也说了,如果我不能放你平安回去,天南海北他都会追杀我。我只要钱,不想结仇。”

    这种人当真是鬼话连篇。

    如果他真的不想结仇,当初也不会收了季远鸿的钱,来追杀自己了。

    季启慕心底嘲讽地想着。

    于是他更不耐烦地看着,旁边正眼巴巴地拿着鸡腿的黑金手下,“赏给你了,希望那一亿美金里,你主子能分点儿钱给你买鸡腿。”

    说完,他哈哈大笑。

    但此刻房中的其他人反而都笑不出来。

    黑金手段一向强硬,又极度贪婪,别说下头的人,就连他的副手,能分到的钱都赶不上他得的零头。不过只是因为他有钱有枪,才会让这么多人死心塌地。毕竟跟着其他人,别说蚊子腿了,连腥味都沾不到。

    周围气氛变化地明显,黑金自然感觉到了,起身过去,就抽了季启慕一巴掌。

    季启慕被他打的口中一甜,随后往地上吐了一口,全是血。

    “傻逼,”季启慕哼了一声,起身就扑了过去。

    黑金没想到他在这种时候,居然还敢反抗。当时就拿枪顶在他头上,谁知季启慕却不仅不害怕,反而梗着脖子吼道:“来啊,你他妈有本事杀了我,你杀啊。”

    被他这么一激,黑金倒是更先冷静下来了。

    他知道自己要是现在杀了季启慕,那一亿美金就飞了。

    黑金让人按住他,又狠狠地揍了他一拳,这才收手。

    就在此时,突然他的卫星电话又响了起来,黑金低头看了一下,嘿嘿一笑,就准备往外面走。

    这电话是季启复打来的。

    “我的钱已经准备好了,”那边季启复的声音冷静又有点儿隐隐的着急。

    对于他这个态度,黑金还是很满意的,他得意地笑了起来,刚要说话,就听到砰地一声。随后就见小楼内无处冒烟。

    □□……

    “有敌人,快拿枪,拿枪,”黑金大吼道。

    可此时噗、噗地枪响声,四处大起,黑金刚大喊了一句,结果一颗子弹嗖地从旁边穿过来。要不是他常年行走在死亡线上,只怕这一枪就打中了他。

    黑金不敢再喊,可周围不停有人倒下的声音。

    他突然响起季启慕,赶紧往回摸,这些人肯定是来救他的。

    他一脚踹开门,刚举起枪,就看见此刻房中已经多了两个穿着军绿色野战服的男人,他们全副武装地模样,其中一个人正拿着匕首,割掉季启慕身上的绳子。

    此时外面的枪战根本就是单方面屠.杀。

    黑金刚要开枪,谁知对面就已经把自己手中的匕首,扔地飞了过来。

    紧接着高大的男人,跟着冲了过来,飞起一脚就是踢在黑金的手肘上,他手掌一松,手里的枪险些要摔出去。可是他也知道,要是枪没了,自己必死无疑,竟是关键时候,倒地往前翻滚,整个人避开了被直接击杀的感觉。

    等他起身的时候,看着对面的男人,咬牙道:“是你。”

    虽然他不知道面前这个中国军人到底叫什么名字,可是对于他来说,这就是那个几次将他像狗一样地四处撵杀的男人。

    要不是之前他跑的快,只怕真的要丧命在这个男人手里。

    可蒋静成却不给他机会,捡起地上的匕首,直接刺过去。

    黑金刚要举枪,可人已经贴身到了他面前。

    对于黑金来说,现在...的他,已经殊死一搏。可是面前的这个男人,却连殊死一搏的机会都不给他。

    蒋静成早已经憋了一口气,所以在看见黑金时,已经拿出看家本领。

    格斗、擒拿,招招致命。

    直到最后,黑金被他按在地上摩擦。

    当外面的战斗结束时,里面也同样结束了。这个在边境让人闻风丧胆的枭雄,终于还是落网了。

    “你可真像条狗一样地追着我,”黑金被蒋静成压在地上的时候,居然还能口中狂言。

    反倒是被骂的蒋静成,丝毫不生气。

    他冷漠地看着地上的困兽,声音冰冷地说:“在你杀害那两名中国武警士兵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一天。”

    黑金眼睛一缩,他当然记得那两个士兵。

    其实他本来不想杀那两个人的,毕竟得罪中国,并不是个明智的选择。可是那两个士兵也像今天这个男人一样,对他穷追不舍。明明其中一个人已经身负重伤了,可依旧追着他不放。

    这些人到底是为了什么?

    像黑金这样的亡命之徒,永远都不会明白,为国家而战,这五个字的含义。

    等猎鹰的其他人把黑金押走之后,蒋静成这才回去查看季启慕的情况。一向光鲜亮丽的季家小少爷啊,这次可真是狼狈了。

    身上的dior homme西装套装,外套是早就不见了,里面的衬衫四处都是被撕裂的痕迹,还有血迹。就连那张俊秀的脸,此刻都肿地挺高,一看就被狠揍过了。

    “看什么,”季启慕见他一直盯着看,有点儿不开心。

    没见过被揍还是怎么的?

    特别是面前这个男人,季启慕一直觉得这可是自己的情敌。平时他在情敌面前是绝对不会示弱的,谁知这次反而被情敌看见自己最狼狈的一面。

    真丢人。

    蒋静成扬唇嘲笑道:“没看过丧家之犬而已。”

    季启慕瞪大了眼睛,怒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骂我。”

    其实他也不懂这句话的意思,但他觉得既然是从蒋静成嘴里说出来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蒋静成嗤笑一声。

    对着通讯频道说了几句,就准备出去。

    谁知他还没转身呢,就被季启慕拉住手臂,他转头看回去,就见季启慕傲娇地表示:“你要背着我。”

    蒋静成挑眉,这小子是被人打糊涂了?

    “我走不动了,”现在危机解除了,小少爷身上的那股子骄娇之气又回来了。

    蒋静成呵呵冷笑,:“是不是不背你就不走?”

    季启慕肯定地点头,谁知蒋静成反而转身就要走,那就让他一个人在荒郊野岭喂狼吧。

    谁知季启慕也不是吃素地,扯着他的手臂就吼道:“我回去就要跟言言说。”

    蒋静成被他气笑了,转头蹲在他面前,问道:“小子,你知不知道我和言喻现在是什么关系?她是我媳妇,亲的,领过证的,你觉得她会听你的。”

    听到领过证这几个字,季启慕的心态更崩了。

    居然眼眶里开始闪着泪光,委屈的。

    蒋静成真是没见过,一个大男人说哭就要真哭的,他无奈地问:“你还是个男人?”

    “你抢走了言言,”季启慕恼火地说。

    这话说地,蒋静成都气笑了,他低头看着季启慕,还挺正经地说:“什么叫抢,就是这个人原本是你拥有的,我要是带走,才叫抢。可言喻她曾经属于过你吗?”

    会心一击,迎头一击,怦然暴击,季启慕心态真的要崩了。

    季启慕愤愤地要起身时,谁知蒋静成反而转身蹲下,沉声道:“上来吧。”

    于是季启慕看了一眼...,怒哼了一声,居然真的趴在了蒋静成背上。

    接着,猎鹰大队的人,就看见他们高大伟岸的队长,背着一脸兴奋的人质,慢慢地走了出来。

    **

    北京的看守所里。

    于丽卿进来已经快一个月了,终于在今天见到了,除她的律师之外的第二个人。

    孟清北一身黑色大衣,脸上的黑色墨镜大地遮住了她小半张脸。

    当于丽卿坐下来时,孟清北都没有摘下脸上的墨镜。好在于丽卿也不在意这些,只是拿了电话,就立即问:“你到底在干嘛,为什么还不帮我联系美国那边?”

    这些天一直没有消息,于丽卿太着急了。

    谁知孟清北一开口就是:“过几天我就要去英国了。”

    于丽卿明显一愣,反问:“你去英国干什么?”

    孟清北冷笑:“你大概是不知道我现在的名声有多臭吧。”自从于丽卿被抓之后,也不知道是谁就把于丽卿是她母亲的消息放了出去,一个给香港富商当外室的女人,是她的母亲,这种名声对她来说是毁灭性的。

    或许一开始是言喻有意断她路。

    可后来她所有的广告商都撤了,就连她的节目收视率都一落千丈。每年临近春节的时候,她有无数的工作邀请。

    今年,没有一个。

    孟清北已经看清了,于丽卿不会有机会走出来的,就算是孟家都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况且,她在这里已经没有一个亲人了,再留在这里垂死挣扎,对她来说太难看了。

    “这种时候,你怎么能把我丢下?”于丽卿登时着急,连面上的五官都扭曲了起来。

    孟清北却是嘲讽地看着她,轻声说:“我丢下你?可是当年你也是这么丢下我的。就连后来我被发现不是孟家的女儿,你不也是照样没回来找我?”

    于丽卿被她逼问地哑口无言。

    “还有不是我不帮你,是你指望着的那个救命稻草,现在连自身都难保了。季远鸿雇佣东南亚杀手黑金,绑架自己亲侄子的事情,已经被国际媒体报道出来。现在他自己都要面临牢狱之灾,这次只怕他再也没有保释的机会了。”

    所以,于丽卿最后的指望,也没了。

    孟清北离开时,于丽卿早已经心生绝望。

    这一次,她真的要在监狱中,度过余生了。

    原本孟清北在离开之前,是想和孟西南见一面的。可谁知她打了电话过去,发现自己的电话,早已经被拉黑。

    她去孟西南的部队门口,请人打了电话到他办公室找人。

    结果在岗哨告诉孟西南,这姑娘姓孟时,他沉吟了半晌,才说:“请你转告她,见面已经不必了,不管她以后做什么,我祝她一帆风顺。”

    孟清北听到这番话,蹲在大门口嚎啕痛哭。

    因为她明白孟西南的未说出口的话,不管她以后做什么,我祝她一帆风顺,但是都和我无关了。

    我的人生,从此再和你无关。

    这一次,她真的失去了所有。

    **

    因为邵宜这个春节要在医院里值班,所以大年三十也不能回家。孟西南干脆带她回家,宋婉开心地从下午就一直在厨房里忙碌。

    言喻离开家里那么久,这一次,终于能在家里过一个新年了。

    况且不仅女婿有了,连未来儿媳妇都到位了。

    就连孟仲钦今年都难得没下部队,和官兵过年,而是留在自己家里过年了。

    因为蒋静成他爸是下部队了,钟宁又临时有事,最后反而是他留在了孟家过新年。

    天黑没多久,孟西南开着车就回来了。

    邵宜今天穿了一身红色呢子大衣,她难得穿这...么鲜亮的颜色,整个人看起来都特别地有气质。当一进门时,坐在沙发上看新闻的奶奶,先抬起了头。

    言喻原本正在楼上看书,听到楼下动静,这才下来。

    瞧见邵宜,两人拥抱了下,宋婉这才从厨房出来。

    于是,这一晚孟家热闹地啊。因为不允许放烟花,蒋静成也不知道从哪儿弄来来一堆小烟花,就是那种放在地上点着,能旋转着飞起来的小蝴蝶。

    虽然这种都是小孩子才好的,可两个三十岁的男人,却玩的格外开心。

    一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蒋静成洗完澡出来,坐在言喻的床上。

    言喻见他东摸摸西碰碰,登时有些好笑,问道:“怕我的床不结实?”

    “不是,以前我一直在想,自己什么时候能睡到这张床上啊,”蒋静成感慨啊,没想到这一等,居然就是这么多年。

    言喻好笑。

    一直到两人躺下时,他还是兴奋地模样。

    此刻,午夜十二点已经过去了。其实新的一年,已然到来。

    言喻见他实在睡不着,轻声说:“你还记得爸爸今天在桌子上说,咱们家今年多了两位新成员。”

    蒋静成抱着她,轻嗯了一声。

    言喻突然轻笑,凑在他耳边,“其实不是两位。”

    突然,蒋静成愣住了,他浑身僵硬地太明显,连言喻都能感觉到。

    可她却还是不放过他一般,抱着他,额头轻轻碰在他的额头上。

    “恭喜你,小成哥哥,我的新手爸爸。”

    这一刻,蒋静成的心仿佛要化开。

    他在十七岁那年遇到的那个女孩啊,成为他的女朋友,他的妻子,现在,终于成为他孩子的母亲。

    谢谢你,言言,让我能遇见你。

    真好。

    ……

    “叫一声,以后小成哥哥罩着你。”

    以后,他真的要照顾她一生了。

    ——————全文完——————(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