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王座攻略笔记

第67章 第 67 章

    眉眼如画的金发美少年如是水与森林化身而成的精灵, 安静地坐在草地上,似醒非醒中,看来的金眸中还显得有些朦胧, 像是蒙了一层水雾的金色琥珀。

    他眼中映出站在对面的人的身影,睫毛眨了一下,眼中的雾气退去一点, 又眨一下,又退去一点。

    当那个熟悉的身影终于清晰地映在瞳孔里时,那一瞬间,伽尔兰的瞳孔剧烈地收缩了一下。

    他的目光浮现出惊惧之色。

    少年就像是一只刚刚从沉睡中醒来,却抬头就看见那可怕的猎人手中弓箭已经对准了自己而受惊的白鹿。

    几乎是在看清赫伊莫斯的那一刹那, 他一手撑地猛地跃身而起, 另一只手迅速地摸向腰间,似乎是想要从那里抽出什么——

    可是他的手摸了个空。

    他一手撑地跃起的姿态前一秒看起来还是极为矫健的,可是, 系在他腰间的天蓝色腰带末端长长的流苏在他睡着的时候凌乱地散落开来,缠绕在他的小腿和脚踝上。

    他一起身,一脚踩在了缠绕着的流苏上,脚下就是一绊。

    噗通。

    只见那前一秒还美如画的金发美少年啪叽一下整个人栽倒在了草地上。

    看起来摔得还不轻。

    赫伊莫斯:“…………”

    好一会儿之后, 伽尔兰才双手一撑, 跪坐在草地上。他一抬头,就能看见他白皙的额头泛出了浅红的痕迹, 显然是刚才撞出来的。

    而在伽尔兰身前, 赫伊莫斯还保持着俯身弯腰伸出手作势要去接的姿势。

    只是伽尔兰刚才实在是摔得太快太突然了, 就连他都没反应过来,只来得及刚刚伸出手。

    赫伊莫斯保持着这个伸手到半截的姿势,有些错愕地看着那坐在草地上仰头看他,那个撞得额头红红的、鼻尖也红红的金发少年,顿时就忍不住笑了。

    他突然就想起了很久以前,他第一次见到伽尔兰的时候,那时还是小孩子的伽尔兰也是啪的一下摔在他面前。

    真是一点都没变。

    就算身体长大了,还是像个孩子一样。

    赫伊莫斯心里这么想着,一边忍不住地唇角上扬,一边继续伸手过去,想要拉伽尔兰站起来。

    可是伽尔兰却在他伸过去的手之前,将上半身向后仰了一下。

    那动作看起来似乎是在躲避他的手。

    赫伊莫斯怔了一下,他看见伽尔兰仰头注视着他的眼中,那瞳孔微微收缩着,透出深深的警惕之色,甚至还能看见一丝惊惧。

    少年的身体也紧绷着,仿佛是受惊的幼兽面对着可怕的敌人,那是一种戒备而又蓄势待发的状态。

    “你在……怕我?”

    下意识的,赫伊莫斯问出了这句话。

    他很错愕,胸口还有些沉、有些闷。

    伽尔兰仍旧是一脸防备地盯着他,张唇,似乎想要说什么。

    突然,嗷的一声巨吼,震得整个庭院都仿佛晃动了一下。

    伽尔兰还没来得及说话,只见一个巨大的身影从丛林中呼啸而出。

    明明身形巨大却身姿矫健、奔跑迅速,只几个呼吸的时间,就伴随着一声震天的吼声猛地扑过来。

    气势凶猛,声威赫赫。

    赫伊莫斯本能地向后跃去。

    他一退,那个巨大的身影就插进来,拦在他和伽尔兰之间。

    那是一头巨大的棕色雄狮,它横身拦在伽尔兰身前,高大威猛,巨目圆睁,深棕色的浓密鬃毛在它宽阔的面庞四周如流苏般飞扬着,让它越发显得威风凛凛。

    它的鬃毛浓密极了,遍及头颈,甚至蔓延到了后背以及腹部,越往后颜色越深,几乎成了棕黑色。那...有着浓密鬃毛的庞大身躯几乎将少年整个儿都挡在了它的身后。

    此刻,这头气势逼人的雄狮如火炭般的巨目盯着赫伊莫斯,微微伏身,肩膀绷紧,张开的口中露出獠牙。

    那骇人的模样,仿佛下一秒就会冲过去一口咬碎赫伊莫斯的脑袋。

    若是换成其他人,恐怕早已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脚软得站不起来了,失禁都有可能。

    但是,被雄狮盯着的赫伊莫斯却并未露出紧张的表情,他甚至都没摆出防备或是战斗的姿势,就那么垂手直立站在那里。

    雄狮刚才那一声威震四方的吼声仿佛并未对他造成任何影响,他只是站在那里,眼底透出一分不快。

    反而是被雄狮护在身后的少年被那一声吼震得清醒了过来。

    “呃……涅伽?”

    伽尔兰错愕地看着眼前那浓密的鬃毛,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他的表情就像是如梦初醒一般,想起自己刚才做的事情,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起来,露出像是闯了祸的孩子般慌张的神色。

    还好狮子庞大的身躯将他整个人都挡得严严实实,他此刻奇怪的模样才没被赫伊莫斯看见。

    那威风赫赫的雄狮本是冲着赫伊莫斯低吼,傲然雄壮,此刻听到身后的伽尔兰喊了一声它的名字,立刻身子一转,将正在对峙的赫伊莫斯抛到了身后。

    稍微矮身,它有着浓密鬃毛的庞大头颅低下来,往伽尔兰身上凑去,撒娇似地蹭个不停,还不断地从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呼噜呼噜的声音。

    一头大狮子在少年面前却软得像是猫儿一样。

    伽尔兰将手伸入那浓密的鬃毛中,抱住大狮子的头,揉了几下,让大狮子舒服地眯起眼。然后,他这才抬头看向站在对面的赫伊莫斯。

    他微微歪着头,目光中透出一点疑惑的神色,将赫伊莫斯自上而下打量了一遍。

    打量完了,他这才用带着一丝迟疑的口气轻声问了一句。

    “……赫伊莫斯?”

    伽尔兰的话让赫伊莫斯挑了下眉。

    “认不出来?”

    他说,不止眼神,口气中也带上了几分不快。

    “呃……因为变化好大,你又穿成这样……”

    少年自觉不对,底气不足地小声嘀咕着。

    “我刚刚睡醒,还迷糊着呢,结果一醒来眼前就站着一个看起来有点陌生的人,当然就……嗯,一下子没认出来。”

    怎么可能没认出来!

    努力飙戏装出一脸无辜以及疑惑样子的伽尔兰此刻正在心底如此呐喊着。

    根本一点都没变。

    完全就是一模一样。

    除了那种阴沉森冷的神态之外,整个人简直就和前几世的赫伊莫斯一模一样。

    天知道他刚一睁眼看到‘赫伊莫斯’就站在自己身前的时候,他的心脏都差点吓裂,浑身的寒毛都唰的一下竖起来了。

    第一反应本能就想要摸出匕首来抵抗。

    涅伽一声吼,吼醒了他,这才让睡蒙了又被吓蒙了的伽尔兰反应过来,现在已经不是前几世了。

    这一世,他和赫伊莫斯的关系很好,赫伊莫斯不会动不动就想要弄死他了。

    赫伊莫斯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衣着。

    的确,他现在身上还穿着北方军团的日常装束,和王城里的军队装束有很大的差别。

    再一想,自己四年征战不知道杀了多少敌人,身上那一股闻不到却感觉得到的血腥味和煞气自然是压都压不住。在刮风都像是刮刀子的凛然北方以及军队里,自然感觉不明显,可到了这温软的南方王城,那锐利锋芒就很是扎眼了。

    ……

    但是就算这样,只要一想...到刚才伽尔兰看着他的目光中透出的惊惧和戒备之色,他还是有点不开心。

    所以,他站在原地,抿着唇,原本就薄的唇越发显得锐利,周身在温软的南方王城中锋芒毕露的气息越发煞气逼人。

    那种气息就连被伽尔兰搂着的大狮子都感觉到了,转头就冲着赫伊莫斯威胁似地低吼了一声。

    伽尔兰赶紧给涅伽顺顺毛,揉揉头,将它哄回来。

    至于赫伊莫斯散发出来的煞气是吓不到他的,毕竟他可是见过赫伊莫斯比现在可怕十倍的阴冷模样,现在这样根本就不算什么。

    此刻找到了借口将刚才的事情糊弄过去的伽尔兰心情已经放松了下来。

    将绊住他的脚的腰带流苏拽开,他从草地上站起身来,抬手再拍了拍涅伽的头。

    然后,他向赫伊莫斯走去。

    橄榄树冠微微摇晃着,那细小的白花簌簌落下。

    雪白的赤脚踩在翠绿的草丛中,少年向赫伊莫斯走去。

    微风掠过的时候,几缕金丝在空中柔软地飞扬起来。

    伽尔兰向赫伊莫斯伸出手。

    “欢迎回来,赫伊莫斯。”

    他说,弯弯笑眼如月牙的弧度。

    一如四年前那个孩子的笑脸。

    时光仿佛从不曾改变孩子干净的笑颜。

    只是一个笑脸,还有一句话,瞬间就让赫伊莫斯心底的那点闷气如暴露在阳光下的白雪般,消融而去。

    他低低地嗯了一声,伸出手。

    但是,却并不像伽尔兰那样只伸出了一只手。

    赫伊莫斯伸出的双手极其自然的,理所当然地,搂住了身前的伽尔兰。

    少年纤细的身体被他的双臂拥入怀中,他微微低头,鼻尖碰触到那丝绒般的金发,一种说不出的、仿佛是初春的森林那般清新的气息沁入鼻尖,渗入他的五脏六腑之中,将浸透了他整个身体的血腥气息一点点地驱散开来。

    明亮的金发隐约带着初春阳光柔和的气息,将他从北方带来的寒气融化得干干净净。

    抱着怀中这个人,仿佛自己也变得干净,柔和了起来。

    这种美好的感觉让他不想放开手。

    本来只是想和赫伊莫斯攥下手,结果冷不丁被赫伊莫斯一把抱住的伽尔兰眨了眨眼,想了想,乖乖地让赫伊莫斯抱着了。

    毕竟对于刚才突然对赫伊莫斯表露出的敌视态度,他还有些心虚气短。

    而且,卡莫斯王兄也是喜欢每次出征回来一见到他就紧紧抱一下、蹭一蹭,甚至还会把他举起来,依然还当他是个小孩一样。

    算了,他都习惯了。

    这么想着的伽尔兰就乖乖地让赫伊莫斯抱着,闲极无聊他的眼珠子就开始四处乱转。

    这目光一转,他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

    赫伊莫斯的耳朵上那个青金石的耳环在阳光下折射出天青色的光芒。

    伽尔兰顿时就有些囧。

    那熟悉的粗陋雕工,那熟悉的歪歪曲曲的线条——实在是丑得让人无法直视——当初雕出来的时候,歇牧尔一眼看到嘴角都抽搐了一下,然后再也不肯看它第二眼,大概是怕伤害眼睛。

    说实话,身为制作者的他自己都觉得挺难看的,可赫伊莫斯居然敢把这么难看的耳环就这样一直戴在耳朵上?

    ……真是有勇气啊。

    伽尔兰一边想一边抬手,指尖轻轻地戳了戳那个耳环。

    “你这么喜欢青金石吗?”

    他好奇地问。

    耳垂被戳得有些痒,连带着心里都仿佛是被羽毛轻轻撩了一下。

    赫伊莫斯笑了一下,刚要开口回答,突然脸色一凛。

    下一秒,他陡...然转身。

    一抬手将伽尔兰拦在身后。

    黑红色的披风在他转身的瞬间高高掀起在空中。

    眉目凛然之中,赫伊莫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将腰间的长剑抽出。

    一抬手,锋利剑刃在空中调转一个弧度。

    侧身反手一架。

    铿!

    只见一只沉重的大剑自赫伊莫斯身后劈下来,正正劈在赫伊莫斯架起的剑刃上。

    两个锋利的剑刃陡然地撞击炸开了一道金属的火花。

    那至今未曾遭遇过的可怕力量令赫伊莫斯的手臂忽的一沉,他一抿唇猛地发力,手背上青筋暴起,硬生生地接住了这凶猛劈下来的一剑。

    “王兄——?!”

    伽尔兰的喊声从他身侧响了起来。

    赫伊莫斯怔了一下,一抬眼,映入他眼底的就是那张熟悉的深目高鼻、轮廓坚毅的脸,依然是一头深棕色的毛发。

    和四年前比起来变化并不大的卡莫斯王抬起大剑,往肩上一扛,冲着他的两位王弟咧嘴一笑。

    虽然古铜色的肌肤似乎又深了些,手臂又健壮了几分,但那张脸上,下巴依然是干干净净的,一点胡茬都没有。

    “不错,反应挺快的。”

    扛着大剑的强壮王者如此说道,他看起来一点也不为自己刚才从赫伊莫斯身后偷袭的行为感到羞愧,反而是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

    “正好。”

    卡莫斯王随手将自己的爱剑抛给身后的一位贴身侍卫,然后从腰间拔出一柄短剑,挑眉看着赫伊莫斯。

    “来,让我看看你在这几年里长进了多少。”

    他那把大剑是精金陨石铸造而成,锋利,沉重,巨大,对其他武器极占优势。

    对付小辈他自然不会占这个便宜。

    赫伊莫斯深深地看了许久不见的卡莫斯王一眼,没有说话,用行动给出了回答。

    他将长剑横在身前,身体的肌肉绷紧,蓄势待发,已摆出了对敌的姿势。

    一旁的伽尔兰:“…………”

    喂喂,四年不见。

    一见面就开打真的好吗?

    他还在心里这么吐槽着,那边已经乒乒乓乓地打上了。

    他嘴角抽了一下,一个毛绒绒的大头颅从身后拱了过来,不知何时凑过来的大狮子蹭了蹭他的头,像是在对他撒娇。

    于是少年就转过头,专心专意地撸大狮子去了。

    于是涅伽开心了。

    …………

    “喂,别一直盯着王子看,太失礼了。”

    身边同僚发出的提醒声让一直怔怔地看着那位金发王子的年轻侍卫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抱着卡莫斯王丢给他的大剑,他有些惊慌地低下头。

    “非、非常抱歉。”他有些结巴地说,“我第一次见到,所以……”

    “也是,你是最近才调到陛下身边的,应该是第一次见到伽尔兰殿下。”年长的侍卫说,“怎么,你也是阿芙朵弥尔女神的信徒?”

    年轻侍卫猛烈摇头。

    “不,我不是。”他赶紧否认,“我只是第一次看到传闻中的那位……觉得很好奇,所以不小心就失礼了。”

    他一边说一边不自觉地又将目光飘到那位王子身上。

    他看到那头令人看一眼就心惊胆战的巨大雄狮,在王子面前却如同小猫一般温顺,让他越发觉得惊叹。

    “嗯,传闻吗……也是。”

    年长侍卫低声笑了一下,然后抬头也看向了伽尔兰王子。

    那是王城之中已众所周知的传闻。

    那些毫无底线的贵族和贪官污吏,这数年来不知有多少人撞到了这位王子手中...,然后就倒了大霉。

    还有,这数年来不少的冤假错案,在这位王子手中也得以真相大白,让不少人找回了清白,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

    ‘伟大的太阳神沙玛什将他的贤明和公正赐予了王子。’

    ‘被沙玛什派来人间的雄狮,它守护着我们亚伦兰狄斯贤明的王子。’

    王城中的子民们如此传颂着。

    他们将这位年轻的王子称之为——【贤明的王子】。(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