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修仙日常

第74章 第 74 章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第四轮入门考核终于结束了。

    桑梓凭着一己之力, 拽着四个死沉死沉的拖油瓶, 以积分第一的成绩通过了第四轮考核。

    百里炔很不服气地跟宣布结果的苏修言抗议道:“这不可能, 她们组只有一个人在打,我们组可是有五个人在打,她们组的积分怎么可能比我们还高?她一个人还能打得过我们五个不成?”

    苏修言略显冷淡地看了百里炔一眼, “你们组打的是筑基初期的妖兽, 一只妖兽积一分。巫桑梓打的是筑基后期的妖兽,一只妖兽积十分。你们组总分拼不过她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百里炔愣了片刻,又道:“凭什么啊?凭什么传送口送给我们的就是筑基初期的妖兽, 送给她的就是筑基后期的妖兽啊?”

    “因为她实力比你高,因为她没用符篆。”苏修言的回应格外干脆利落。

    接着, 他转过头,把视线投向了成功通过了第四轮考核的十五位修士,“恭喜你们。接下来,你们将进入苍吾派的最后一轮考核:炼魂梯。炼魂梯共有九十九阶,每一阶上都有一层幻象。能成功闯过九十九层幻象, 即可通过本轮考核,成为正式的苍吾派弟子。那么现在, 考核正式开始, 祝大家好运。”

    桑梓的视线略过苏修言, 看向了他背后的炼魂梯。

    九十九层的石质台阶, 上面点缀着些许青苔, 看上去和普通的石阶没什么两样。

    隋棠紧紧地搂着桑梓的胳膊, 半晌都没敢迈出第一步。

    桑梓拍了拍隋棠的胳膊,“别紧张,夫子说过的,炼魂梯里的幻象没什么可怕的,你只要控制住脾气,不要随便动手打人就行了。”

    隋棠犹豫了一下,凑到桑梓的耳边,小声问道:“那我骂人可以么?”

    桑梓认真了想了想,“骂坏人可以,骂好人不行。”

    “那骂傻子呢?”隋棠紧跟着又补充了一句,“就是那些脑子有坑的、逻辑被狗啃了的、极度不清楚的弱智,能骂么?”

    桑梓低头想了一会儿,然后真心实意地告诉隋棠:“保险起见,你还是在心里骂这些人吧。”

    隋棠立刻点了点头,“行,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做足了心理准备的隋棠,深吸一口气,和桑梓一起踏上了炼魂梯的第一层。

    一进入炼魂梯第一层的幻象,桑梓就忍不住地吐槽了一句:“夫子说得没错,这个炼魂梯里的幻象真的是老掉牙了,一点儿新意都没有。”

    按着夫子们教的攻略,桑梓轻而易举地就识破了幻象,然后非常套路地帮助正义一方的幻象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离开幻象之前,桑梓还装模作样地给幻阵里的幻象打了个评分,“剧本过于老套,演技过于浮夸,台词也念得没有感情,差评。”

    苍吾大殿里,申屠长老一下子就被桑梓给逗乐了,“这小崽子真有意思。”他越是看桑梓,就越是觉得喜欢,甚至不由自主地顺着桑梓的话往下说道:“这个小娃娃说得真对,我当年考苍吾派的时候,炼魂梯里的幻象就是这一套。如今我都当上长老了,炼魂梯也不知道变一变,多丢人啊。”

    苍吾掌教闻言瞥了申屠长老一眼,“我怎么记得当年某些人过炼魂梯考核的时候,差一点儿就出不来了,后来还跟我夸炼魂梯里的幻象布置得好呢。”

    “是么?这人是谁啊?眼光真差。”申屠长老坚决不承认,他就是掌教嘴里说的那个人。

    掌教便撇了撇嘴,扭过头,不愿意再搭理申屠长老了。

    过了一会儿,大殿里又响起了一阵骂人的声音。

    掌教在苍吾分镜里找了一圈,才发现骂人的原来是隋棠。

    “脑子被狗啃了吧?他要打你你不...会反过去打他啊,长手是干什么吃的?”分镜里的隋棠,正指着幻象痛骂,脸上满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一位身穿红衣的苍吾派长老不由地皱了皱眉毛,“这个小姑娘骂人骂得也太狠了些。”

    苍吾掌教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对待这种敌我不分的蠢货,就是得多骂骂。再说了,人家小姑娘又没有动手打人,让她骂两句有什么关系?”

    红衣长老侧头看了一眼其它分镜,有些分镜里的修士已经被幻象迷惑,开始拔剑砍人了。相比较起来,隋棠这种动口不动手的,确实是好多了。红衣长老便闭嘴不吭声了。

    靠着夫子们的攻略,桑梓闯过了一层又一层的炼魂梯,走到了苍吾派的大门口。

    大门底下,苏修言早就带着一众苍吾弟子守在了那里。

    看着刚从炼魂梯里走出来的桑梓,苏修言的脸上也没有什么诧异的神色,似乎是早就预见了这件事情,他只是冷静而克制地跟桑梓道了声“恭喜”。

    桑梓依礼谢过了苏修言,又忍不住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她总觉得,她好像在哪里见过苏修言。可等她认真去想的时候,苏修言的那张脸又变得陌生了起来。

    就在桑梓低头沉思的时候,陆续又有几位修士通过了炼魂梯的考核。

    隋棠一从炼魂梯里出来,就气鼓鼓地朝桑梓走了过去,“九十九个幻象里面有九十八个都是蠢蛋,我居然还要帮这种蠢蛋实现他们幼稚的幻想,可真是气死我了。不过还好我有听你的话,气得再狠也没敢动手打人,不然我怕是得挂在这炼魂梯上。”

    桑梓便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和前几轮淘汰率超高的考核比起来,炼魂梯算是最容易通过的一门考核了。十五位修士里面,有九位都通过了炼魂梯的考核。

    这一轮考核结束后,苏修言便很不走心地冲着包括桑梓在内的九位修士说道:“恭喜你们通过了苍吾派的最后一轮入门考核,成为了正式的苍吾派弟子。”

    桑梓闻言,很是惊讶地抬头看了苏修言一眼:苍吾派今年居然招了九个弟子?不是说之前最多一年招一个的么?

    苏修言瞥了桑梓一眼,这才继续往下说道:“你们刚好赶上了好时候,掌教今年降低了苍吾派入门考核的难度,所以你们九个才能这么顺利地通过考核。好了,接下来,我会把苍吾派的门派令牌发给你们。”

    苏修言拿出九枚早就准备好了的门派令牌,又用灵力控制着这些令牌,飘到了九个人的眼前。

    桑梓伸手取过她面前的那枚门派令牌,将神识化成细丝沉入了令牌之中。

    令牌里的信息很简单,里面只写了桑梓的名字,和门派分配给她的宿舍号码:黄级宿舍区一号。

    桑梓不由自主地皱紧了眉毛,她怎么觉得苍吾派的入门考核有些奇奇怪怪的。

    收徒这么重要的事情,掌教和长老都不现身的么?

    而且,就算是门派突然扩招,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扩招了九倍啊?

    更重要的是,门派令牌这么重要的东西,不需要炼入持有者的精血和神识烙印么?

    桑梓看了一眼以苏修言为首的一众昆吾弟子,暗自在心里戒备了起来。她总觉得,这群人还有大招没使出来。

    苏修言看了桑梓一眼,突然又开口补充道:“入我苍吾派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背门规。”

    苏修言的话音刚落,他的身后就出现了九本奇厚无比的《苍吾派门规》。

    隋棠神情呆滞地问了苏修言一句,“整本书都要背么?”

    苏修言点了点头,一脸“你在说什么废话”的表情。

    百里炔转了一下眼珠子,也开口问道:“那会有人来检查么?我们没背完的话,会有什么惩罚么?”

    ...    苏修言没有说话,他身后一位穿得花里胡哨的苍吾派男修狡黠地笑了一下。他没有明着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拐弯抹角地回了一句,“我加入昆吾派十六年了,从来没人问过我‘门规背完了么’这个问题。”

    百里炔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个“我明白了”的表情。

    那个苍吾派男修脸上的笑意,似乎更深了一些。

    而苏修言却始终保持着沉默。

    桑梓抬头看了苏修言一眼,又扭头盯着那位花里胡哨的苍吾派修士看了一会儿。直觉告诉她,这两个人在给大家挖坑。而这个大坑,就可能就来自苍吾派的门规。

    这么想着的桑梓,很快就下了一个决定,今晚回去她就要把苍吾派的门规给好好地看上一遍。

    不过在此之前,她要先找到苍吾派分给她的宿舍。

    桑梓的宿舍位于苍吾派的黄级宿舍区,这是一片“看一眼你就知道这地方很破”的区域,有着一排“不用进去你就知道里面很烂”的宿舍。

    看着眼前这栋破破烂烂的小房子,桑梓发自内心地感慨了一句,“苍吾派真是穷啊。”

    苏修言听完桑梓这话以后,居然一脸认可地点了点头,“我们苍吾派是挺穷的,就连我们派的长老,都穷得要去食堂里做饭给大家吃,不然我们怕是连口热饭都吃不上。”

    不远处站在二号宿舍前的百里炔,一脸绝望地看了过来:“我能申请换间宿舍么?换间条件好点儿的,下雨不漏水的。我有灵石,只要能换宿舍,让我出多少灵石我都愿意。”

    苏修言不为所动地摇了摇头,“在我们苍吾派,没人用灵石这种东西。你想换宿舍?可以啊,拿阅历点来换。给够阅历点,掌教住的地方都能让给你。”

    百里炔不怎么抱希望地问了一句:“阅历点要从哪儿来啊?”

    苏修言耐着性子解释了一句,“上课、做门派任务、替掌教和长老们打工、同门之间互相赠送等等。”

    “所以,我们现在是不可能有阅历点的,是么?”百里炔满脸都是绝望。

    “是的。”苏修言一脸肯定地点了点头。

    百里炔听完就生无可恋地扭过了头,“我到底为什么要来考苍吾派?”

    更让他生无可恋的是,桑梓突然活动了两下手腕,走到了他的面前。

    “你想干什么?”百里炔一脸警惕地看向了桑梓。

    “我要揍你一顿。”桑梓的回答很是干净利落,“第四轮考核的时候,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么?你忘了?”

    百里炔无语地抽了抽嘴角,“我不是已经跪下跟你道歉了么?”

    “我没接受啊。”桑梓理所当然地回了一句,“你拿本命灵剑打我,我当然要打回去的啊,你以为跪一下我就原谅你了?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好了,你不要再啰嗦了,来打一架吧。”

    于是,桑梓痛痛快快地把百里炔给揍了一顿。

    然后,她把百里炔往地上一扔,神清气爽地离开了。

    被桑梓当成了沙包的百里炔敢怒不敢言地看着桑梓离去的背影:什么打一架,明明就是他被巫桑梓打!打不过人家所以只能被动挨揍,气死他了!还有苍吾派的那些修士,各个都站在那里看笑话,也没人上来管一管,太过分了!

    苏修言才不在乎百里炔的看法呢,他瞥了一眼瘫在地上的百里炔,毫不走心地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有事!”百里炔恶狠狠地瞪了苏修言一眼。

    “哦,没事就好,明天见。”苏修言自顾自地点点头,带着一众苍吾派的修士,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了。

    百里炔不敢置信地看着苏修言等人的背影,半晌才“呸”了一声:“苍吾这么个垃圾门派,迟早要完!”(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