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九珀

第五章、暗殿首现

    刚刚的战争,让晏安九明白一件事情——虎翼阵虽然是一个增强士兵杀伤力的阵法,可是在这种守城战中,作用并没有那么的明显,原本十分灵动的虎首、虎爪在城墙的限制下,无法笼罩所有将士,还限制了这三处的灵动性。

    “以守代攻,这时候需要做的是攻防转换。可单纯的防守阵法,却根本无法给冲车带来压力。”晏安九看着城门下那十分结石的冲车,开始调动起原本他根本无法负担的天地之力!

    这些天地之力,被晏安九强行灌注进了虎翼阵中!可此时的虎翼阵,在晏安九的刻意改变下,原本攻击十分突出的虎首、虎爪竟然开始结合到了一起。而变化最大的,是灌注进了足够多的天地之力后的阵旗——在音律的带动下,竟然在虚空中,凝出了六面副旗的虚影!

    一字长蛇阵!

    这个原本十分简陋但十分适合守城的阵法,在这一刻,竟然出现在了虎翼阵的身前!

    因为这两个阵法都是由晏安九一人布下,并且一字长蛇阵的阵旗乃是虎翼阵阵旗的虚影,所以,这两个原本无法同时存在的阵法,竟然在这一刻同时出现在了城墙之上!

    “这···这怎么可能!!!”欧阳合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阵法因为需要天地之力的灌注,所以两个阵法必然是要间隔极大的距离才能互不影响。否则的话,一个城墙上站着四五个阵师的话,除非力量对比悬殊,否则谁都无法打赢这种战争。

    “还不如让他突破凝胎境了!”褚云阳也一阵恼火,这种闻所未闻的事情怎么就老是在他这外林地出现!而且,都发生在一个人的身上。

    与燕帮恼火的情绪形成对比的,正是瀚城的一众高手。同为阵师的宿千陌更是瞪大了眼睛,感受着虎翼阵与一字长蛇阵共存的那种融洽。如果能够让他也学会这种布阵方式,那么他相信,他这辈子,还真的有机会再进一步。

    “舵主,晏安九不能留。”彦正弼小声的说到。

    “现在没有办法,汤明达和宿千陌在这里守着,我们根本没有机会。先把瀚城困住,只要晏安九不离开这里,咱们就有机会。”褚云阳思考了一下,转身离去。

    “舵主,这瀚城,咱还打吗?”跟在后面的赵得明此时很是揪心的说到。本来投靠了燕帮,想着凭借燕帮要崛起的时机在这个外林地谋个好地位,可眼下这情况,自己马上就要连底盘都没有了。

    “赵老弟,稍安勿躁。这瀚城咱们是必然要打下来的,只不过是需要一点时间。这个晏安九必须要干掉,让他死在瀚城,对你而言,也是一份战功。”彦正弼很是了解赵得明的心情,毕竟当初可是他策反的赵得明。而且这瀚城他们当初也是答应了给赵得明,所以现在的情况,只能他出面来安抚赵得明。如果赵得明安抚的不好,接下来外林地的很多观望者都会停止摇摆,这对于燕帮想要统治外林地的计划,是极为不利的。

    “彦护法,这种情况,咱们怎么杀晏安九啊!”赵得明当然知道这一次出现的是谁,褚云阳,可以说是燕帮在外林地的最强战斗力之一了。可硬是对一个一品阵师毫无办法,那接下来还能拿晏安九怎么办?总不能放弃其他城市的掌控权,然后调集人马来死磕瀚城吧?燕帮现在还没有那个实力在正面战场和逢氏皇朝开战!

    “暗殿可是在外林地经营很久了。”彦正弼小声的说完后,给了赵得明一个警告的眼神。

    赵得明瞬间明白了,这燕帮是打算请暗殿的人出马,暗杀晏安九!

    (暗殿是这一方土地中最庞大却也是最隐秘的杀手组织。暗殿什么时候有的,什么时候成立的,没有任何人知道。正是因为这种隐秘,让太多太多加入暗殿的人根本不为外人所知。)

    燕帮已经退兵,城墙上的城防军也开始打扫起了战场。双方派出腰缠白布的士兵开始运回己方阵亡士兵的尸体,各自回收还能使用的兵器。而晏安九,也跟着汤明达一同回到了镇抚司。

    这是自大逢皇朝打下江山后,瀚城的第一次遇袭。以前虽然战乱不断,可那都是野外小规模的清理乱匪。像这种直接围住四面城墙的阵势,却是第一次见到。

    原本负责治安的衙役此时拿着个铜锣在大街上不停的吆喝,安抚百姓的情绪。军营内轮休的城防军开始将大量的投石车拖了出来,安放在各处街道。一道道城内的防线,一捆捆带着寒光的箭矢,让瀚城内所有人都感觉到了紧张——现在就已经可是为城破做打算了!

    “安九,就这些?”宿千陌此时听完晏安九说完一套阵旗布下两套阵法的方式,很是不理解。

    “嗯,我当时也是因为临时想到,所以就做了尝试。”晏安九也不知道为何当时他就能做到这一步。

    “《抱朴子》一书,我也不是没有过研究,可是按你所说,要以律动的方式呈现在脑中,那就必须要做到一心二用了。”宿千陌感觉到有些棘手,现在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钻研如何一心二用来控制阵法。就算有,他也不觉得短时间内能够做到。毕竟这种布阵的方式前人是有过钻研的,可最终只能是无疾而终。

    “宿大人,那现在?”晏安九也有些迷茫,现在他是可以随时进入那种状态,可却偏偏无法用言语表述如何进入这种状态。

    “算了,先把眼前的难关过了再说吧。你现在回家,把家人都接到镇抚司来,一会蒲家主也会带着家人来这里。”宿千陌不再去思考阵法的事,短时间内无法解决的话,就只能想办法先保住性命了。

    夜幕开始降临,城防军接过了治安巡逻后,开始执行宵禁。城墙上用黑布遮盖的灯笼,只能照亮士兵脚下的那一点地方。与之相对应的,是城墙前方扔出去的大量火油,将城墙前方的路,照的如同白昼一般。

    “减少灯笼的数量,限制火油的使用。”这是入夜后镇抚司发出的第一道命令。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