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嚣张无界

第75章 图谋灵猴

    猴,其实是一个总称,很多动物都被称为猴,在灵长目哺乳纲的1目,类人却不同于人,在异变之前,属于动物界最高等的类群。

    似乎这种优势因为异变,变得更加的可怕,聪明。

    看到灵猴的瞬间,无论是任何人,都会感觉到一种奇怪的心思,那就是灵猴非常的聪明。

    第二特点就是跟人长的相似,原来的灵猴,大脑发达,眼眶朝向前方,眶间距窄,手和脚的趾分开,大拇指灵活。

    而这种形态,也成功的在异变后,继承了下来。

    灵猴,也可以称之为十二生肖之一的猴。

    以前还不会觉得什么,可是在异变后,非常大的区别与人类之后,这种感觉更加的深切。

    臂非常的长,足有一米多,手指更长,却带着非常的指甲,给人以一种钢铁的感觉。

    如果说,异变后的变异狗庞大,毛发有了改变,长出了脚,但那也是奇形怪状的的发展,而灵猴,就显得非常的完美了,不仅拥有了堪比人的美貌长相非常的精致之外,还因为修长的胳膊,短小的腿。

    一眼看去,就会深深的喜欢上它。

    第一眼看去,灵猴非常的干净。

    教科书中说的一点都没错,猴是无臀的,所以坐不住,善於变动,这一点成功的被继承了下来,即便是站着的灵猴,在面对如此场地的时候,特别的关注,一定会看到灵猴的不自在。

    那种好动的性格,一点也没有改变,不时的跺跺脚,不时的挠挠耳,不时的东张西望。

    所有异变后的人,动物,都变得成熟,而灵猴不同,似乎天生有活跃的细胞,非常的活跃。

    生活中,有人想到猴,就多于善变,多计,狡诈相联系在一起。

    这就有点说得通,为什么变异猪那么愚蠢的脑袋,为什么会有如此聪慧的一面,全因为灵猴的出现,令变异猪有了彻底的改变。

    联盟之前,有古老的华夏,华夏的古代,有诸侯,这两种的性质很相近,读历史书就知道,那时候诸侯们各据一方,个个多计谋善变,狡猾欺诈的事各尽己能,

    而那时形容各据一方的霸主如一群猴子的王一样,善指挥应变。

    文字的由来暂不多说,究竟是先有诸侯二字,还是先有猴字。

    但通过片面的文字,便会看到,诸侯的‘侯’字是将猴的犬去掉,就成了诸侯的‘侯’,道理便在此处。

    变异猪究竟经历了什么,才会有如此蜕变,路飞扬没有通过那些被驱赶出来的变异兽口中得知,可想想,圣地,也就是四大兽王建立的势力,在争霸之时,整个圣地都是血腥一片,人与野兽的最大的差别就是文明,文明的表现在很多地方,生活的环境,便是最重要的因素。

    可看看圣地的景象就知道,这就是文明,一种属于人类甚至比人类还要高等级的文明。

    干净,整洁。

    规律!

    简单的扫一眼圣地,到处都能看到规律。

    一个多月前灵猴出现在圣地,这一切的变化就这样悄然的发生,是一种潜移默化的文明,就像是地球异变前与异变后的区别。

    所有的一切便能轻易的解释通了。

    为什么野外会独立出一块超然于外的圣地,圣地之名,也就有原因,圣地的解释,神圣之地。

    《白虎通》记述:“猴,侯也,见人设食伏机,则凭高四望,善于侯者也。”

    聪明,人人都具有,可如果说一个人利用自己的聪明做成一件事,却又是另一番言论,而一个人如果利用自己的聪明做到改变周围环境,那就能称之为真正的聪明,而一个人能够利用自己的聪明,不仅改变了周围的环境,并且改变了周围的人,这就是大聪明。

    而一个人如果利用自己的聪明,改变了周围的环境改变了周围的人,还让周围的人变得更聪明,这样的人,就应该称之为圣。

    通过简单的观察,路飞扬突然想到了很多。

    即便是他,自问聪明过人,也不过做到了改变周围的环境,改变周围人的人,尚且没有让跟着他的人聪明起来。

    仔细想想,路飞扬发现在帮会,还缺少一个最重要的职位。

    这个职位,在古时候,被称为军师,在现代被成为参谋,不管是什么,需要一个真正拥有大智慧的人来考虑一切的得失。

    每次,都是六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每次都是他们六个人商量着来,进行特别复杂的推测之后,如果一个想法不成立,再算计其余的想法。

    就如同他与疯狗的合作,如果能有这样的一个智者在,或许还有另一种情景。

    如果联盟的成立,如果有这样的一个智者在,或许就会现在才成立联盟大军。

    如果帮会有这样的一个智者在,或许不用他费心费力的断了安全区水源迫使疯狗这些兽王组成联盟军,还有更好的方法。

    如果有一个智者,或许就可谋算出,此行究竟对不对,值不值得。

    在来的路上,路飞扬只想着谋算灵猴,一个从方园山活着出来的兽王,对他的价值而言,就是了解方园山的情况,知道了他想要知道的,不听话就杀了,对他来说,举手而已。

    可此时,在见到圣地之后,在见到灵猴之后,路飞扬当即改变了一种策略,如果他的猜想是真的,那么对他来说,非常的需要这样的一个军师。

    当然,这些问题,都要有一个前提,灵猴会跟他离开,如果不离开,不跟随他,都是遐想。

    而想要让灵猴跟着他,路飞扬对此毫无把握。

    首要因素,他要弄清楚灵猴想要什么。

    圣地并不弱,看情况就知道,真要发生冲突,半斤八两,而且高端强者行列,六级变异兽就有四位,而且初入六级也有,如果依靠实力来吸引灵猴,他完全没有什么优势。

    当然,如果只看实力,这世界上,永远没有强者,今日是弱者,明天就有可能得到奇遇变得强大。

    不要怀疑异变后的世界,就是如此。

    食物。

    似乎是一个很好的方式。

    尤其是在异变后,不论是人,还是变异兽,食物只剩下肉。

    猴子大多为杂食性、吃植物性或动物性食物。

    如指猴善于抠食树洞或石隙中的昆虫。猩猩的食量很大,几乎把绝大部分的活动时间用以觅食。疣猴科大部种类吃粗纤维多的植物性食物。

    而不同猴子会吃不同的食物,主要是水果、植物的叶子、种子、坚果、花、昆虫、蜘蛛,动物的蛋和小动物。

    这就有了偏爱。

    你会发现一个非常明显的特点,那就是异变后的变异兽,虽然通通异变后成为肉食性野兽,可一些天生的能力并没有消失。

    就像是鸡怕狗,狗喜欢站着撒尿,鸡喜欢吃虫子,人喜欢吃干净的食物,喝干净的水,鼠喜欢喝污水……等等这些习性都没有变化。

    不过,路飞扬并不能一样看出这只灵猴是什么品种的猴子异变的,也看不出这只灵猴喜欢吃什么,所为投其所好,自然行不通。

    很多道理都是相同的。

    灵猴此时最想要做什么,为什么会藏匿在圣地,明明拥有兽王的实力,却独身一人,身边没有族群在,为什么会用自己的智慧去改变变异兽的生存环境。

    想明白这一点不难。

    这就回归到一个大问题,实力。

    灵猴究竟是因为什么才出了方园山的,为什么会一身是血的从方园山出来。

    它在继续力量。

    它,想要报仇。

    “路帮主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只要我说知晓的,必定如实相告。”灵猴踱着只有一米长的腿,越过猪王,上前疑惑的盯着路飞扬,同样不明白,路飞扬这葫芦里究竟买的什么药,找自己,想要做什么。

    从路飞扬的身上,它看出了一种匪气,一种霸气,一种眼里揉不得沙子的杀气。

    说白了,就是目中无人,眼高手低,自己想做的事,不管别人同不同意,会强加自己的意志在别人的身上。

    简单的谈话,能看出那无所忌惮的模样,其实就是无所忌惮,无惧生死。

    这是一个领导者不该具备的气质,可以无所忌惮,却不能毫无忌惮,身后跟着的是,一个团体,一个自愿跟着领导者的团体,领导者不能因为自己的肆无忌惮的意志就带领这个团体向任何敌方开战,要为这个团体负责,什么叫负责,就是要考虑一旦这样做,究竟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如果不能做,为什么偏要做。

    看那样子,这位是要进入方园山,而自己是从方园山出来的,自然就找到了他,要询问情况。

    不过,讨要的方式有点讨厌,威逼,这只最不明智的一种方式。

    “既然如此,那我就问你,第一个问题,你是否有大仇未报?”路飞扬郑重的问道

    “大仇未报?”猪王疑惑的看着灵猴,又疑惑的看着路飞扬,忍不住的疑问,灵猴重伤被圣地所救是事实,但是灵猴从未对他们说过,有仇敌的事。

    所以但路飞扬问话的时候,猪王也是满脑子的疑惑,不明白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什么样的仇敌,竟然能将它打成那么严重的伤势,而伤它的兽,又是怎样的强者,而它的仇敌,是否还会寻出来找它?”牛王突然嘀咕,用一种极为怪异的眼神盯着灵猴。

    一句话,牛王心底却留了心思。

    真正的事实是,猪王发现了灵猴,他们共同救治了灵猴,灵猴为了感谢猪王的救命之恩,自愿留下来绑住猪王。

    事情的经过很简单,就是灵猴一手令猪王的手下变得强大,有规矩,焕然一新的猪王跟猪王带领的族群,他们看到的好处,相继请教了猪王方法,猪王给他们说了自己蜕变之路,他们便按照猪王的方法,其实也就是灵猴的方法,令自己的族群发生了飞一般的变化。

    圣地能有今天的样貌,灵猴功不可没。

    羊王就比较直接了,转身疑问的盯着灵猴问道:“灵猴,你还要大仇未报吗,如果有,不妨说出来听听,有什么需要我们帮主的,尽管说。”

    “路帮主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只要我说知晓的,必定如实相告。”灵猴踱着只有一米长的腿,越过猪王,上前疑惑的盯着路飞扬,同样不明白,路飞扬这葫芦里究竟买的什么药,找自己,想要做什么。

    从路飞扬的身上,它看出了一种匪气,一种霸气,一种眼里揉不得沙子的杀气。

    说白了,就是目中无人,眼高手低,自己想做的事,不管别人同不同意,会强加自己的意志在别人的身上。

    简单的谈话,能看出那无所忌惮的模样,其实就是无所忌惮,无惧生死。

    这是一个领导者不该具备的气质,可以无所忌惮,却不能毫无忌惮,身后跟着的是,一个团体,一个自愿跟着领导者的团体,领导者不能因为自己的肆无忌惮的意志就带领这个团体向任何敌方开战,要为这个团体负责,什么叫负责,就是要考虑一旦这样做,究竟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如果不能做,为什么偏要做。

    看那样子,这位是要进入方园山,而自己是从方园山出来的,自然就找到了他,要询问情况。

    不过,讨要的方式有点讨厌,威逼,这只最不明智的一种方式。

    “既然如此,那我就问你,第一个问题,你是否有大仇未报?”路飞扬郑重的问道

    “大仇未报?”猪王疑惑的看着灵猴,又疑惑的看着路飞扬,忍不住的疑问,灵猴重伤被圣地所救是事实,但是灵猴从未对他们说过,有仇敌的事。

    所以但路飞扬问话的时候,猪王也是满脑子的疑惑,不明白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什么样的仇敌,竟然能将它打成那么严重的伤势,而伤它的兽,又是怎样的强者,而它的仇敌,是否还会寻出来找它?”牛王突然嘀咕,用一种极为怪异的眼神盯着灵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