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重生之带娃修仙

第184章 方岳出关

    巴山市郊的望江寺内,香火缭绕氤氲,晨钟声连绵响起。

    寺庙后方一处偏僻的大殿前,独臂的方伍望向面前紧闭的殿门,脸上带着明显的担忧之色。

    “师父闭关已经超过三十日了,最近七日更是彻底辟谷滴水不沾,也不知道他的身体撑不撑得住。”

    方伍身边站着一位老和尚,从身上披着的袈裟来看,应该是这座寺中的主持,听到方伍的话后微笑摇了摇头。

    “我半月前曾入殿探望过方老先生,观他中气如龙有一飞冲天之势,我想方施主是多虑了。”

    方伍哦了一声:“这么说,这次师父闭关一定能成功了!”

    老和尚望向面前的大殿,沉默一阵:“佛曰不可说。”

    噹——

    一阵悠扬的晨钟声响起,在整座望江寺上空荡漾飘远,随后吱呀一声轻响,紧闭的殿门被人从内测推开。

    方岳从黑暗的大殿内踱步而出,因为长期闭关的原因,脸色有些蜡黄,双眼也失去了武道高手特有的精芒,但如果仔细观看,能看到在他眼底有一圈淡淡的金色光晕。

    “师父!”

    方伍顿时一惊,连忙冲过去伸手搀扶:“你闭关多日身体虚弱,我先送您回去休息吧!”

    方岳摆了摆手:“我身体无妨,可惜这次闭关还是功亏一篑,只差一步之遥未能踏入宗师之境。”

    方岳嘴里虽然说得可惜,但是脸上却情不自禁的显出一股傲气,距离宗师只有一步之遥,那也足以傲视川蜀之地的武道界了!

    方伍脸上更是大喜:“恭喜师父,此次闭关功力大进!”

    方岳嗯了一声,随后走到方丈面前:“此次在寺中打扰多日,给大师添麻烦了。”

    方丈脸上带着一丝笑容:“方老先生平日里对寺中多有功德,些许小事不值一提。”

    方岳一拱手:“改日方某再来道谢,告辞。”

    方岳带着方伍离开这处院落,来到望江寺外等待的汽车处,二人上车后方伍开口询问:“师父,我们现在是先返回方家公馆么?”

    方岳点了点头:“我不在的这一段时间,集团里的情况如何?”

    方伍连忙开口回答:“集团业务运行的很平稳,方小姐把集团各方面管理的很好,她的确很有能力。”

    方岳欣慰的点了点头:“看来是时候抽身而退,把集团彻底交给她了。”

    方伍脸上显出激动之色:“师父您这次闭关功力大进,想来再要不了多久,就能真正步入宗师之境了!”

    方岳哈哈笑了两声,随后摇了摇头:“不可能了,我的武道之路已经走到尽头,往后余生之中,已注定不可入宗师之境。”

    “为什么!”

    方伍没想到师父竟然这么说,顿时目瞪口呆。

    方岳望向车窗外的景色,沉默片刻后开口:“方伍,每个人的武道之路各不相同,究竟能走到哪一步,要看个人的天资和机缘。”

    “我年轻时在北方无名院习武,二十岁便混元功大成,成为一名武道高手,也算是天资超群,但是比起真正的天才,还是相距甚远。”

    方岳的脸上现出一片回忆之色:“当时和我一同在无名院学艺的同门中,有一个真正的天才,他和我同时混元功大成,三年后破元劲大成,五年后领悟天元劲,一击断山而威震四方,入宗师境。”

    方伍顿时脸色一变:“师父,您说的难道是……封千山?”

    方岳点了点头:“二十八岁入宗师境,封千山可以说是整个北方百年难得一见的翘楚,而我与他同在无名院,在他的光芒笼罩下,终日之间患得患失,十年之间修为不进反退。”

    方伍还是第一次听到师父讲起这些往事,脸上露出恍然之色:“所以师父您才会离开无名院,来到南方的巴山市?”

    “这的确是最主要的原因。”

    方岳点了点头:“我远离无名院后重整心境一心修炼,终于领悟破元劲,随后战胜华铁山,也算是打下了一番基业。”

    说到这里,方岳叹了一口气:“闭关冲击宗师境这数十日中,我已经感受到自己的极限所在,所以回想起昔日的封千山,才能更加体会到他的强大。”

    方伍脸上现出惊讶之色,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师父对人有如此高的评价!

    “封千山是如今无名院的门主,在北方威望甚高,但师父您如今只差一步就入宗师境,也不会比他差多少啊!”

    方岳苦笑了一声:“你错了,虽然只是一步,但这却是无数武人终生迈不过去的一步,是平庸与天才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

    “方伍,如果你将来还有机会再入武道,那么你早晚有一天也会站在这道鸿沟面前。”

    方岳若有所思的望向方伍:“到那时,我希望你能够比为师走的更远。”

    方伍一脸茫然:“师父,我已经……”

    方岳摆手打断方伍的话:“世事难料,将来的事谁也说不准。”

    两人说话间,汽车已经开到方家公馆,方岳和方伍下车走入大门,一眼看到穿着一身正装的方霓正站在院子里。

    “爸爸,你回来啦~”

    方霓快步迎上前来,先给老头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抱的方岳直皱眉。

    “你这个丫头,听说最近把集团打理的不错,看来可以把整个集团交给你了。”

    方霓顿时咧起了嘴:“千万别!这一段快把我累死了,尤其前几天去海南谈生意,还遇到一个狗皮膏药,到现在还甩不掉,快把我郁闷死了!”

    方岳脸色一沉:“什么人,还敢缠着我女儿!”

    方霓哎了一声:“就是那个何天宝,原来在国外留学的时候他就老是纠缠我,这次在汉南遇到了,竟然一路跟着我跑来巴山市,真是甩都甩不掉!”

    方岳一皱眉:“何天宝,这名字我有印象,我记得你同学里有一个人是澳门赌王何家的后人,是不是他?”

    方霓点了点头:“就是他,除了会花钱什么都不会的公子哥!”

    方伍在一边开口:“师父,我派几个人去把他赶走算了。”

    方岳沉吟片刻后摇了摇头:“他是何家的公子,身边必然有高手相随,而且何家也是国内数得上号的名门望族,只要他不闹事,就随他去吧。”

    方霓啊了一声,正想继续争辩,却被方岳打断。

    “丫头,你去找一下林羽,我最近想找个机会去见一下小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