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重返诸天

第一百四十七章 强敌在侧,狭缝求生

    陆洲神情古怪地看了两人一眼。

    怎么回事?

    毁了自己诛魔鼎的这位青元道子,怎么突然就成了关键人物了?

    连他都搞不清楚什么情况,那劲装少女陆爽与冷漠青年剑梵就更是一脸的茫然了。

    盘古渊略一沉吟,一方面他不愿意暴露自己对青元道子的重视,另一方面却又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无奈之下,只得试探着说道:“青绝!只要你将此子交于我,本皇可以不计较你当年背叛之罪!”

    但青绝却是不让对手如愿,故意说道:“啧啧……一个金丹境的修士,居然就可以免去一位天尊背叛之罪,看来这位道子对你很是重要啊!”

    这些话自然是青绝故意刺激渊皇的,他早在当年与元澈在秘境之中相遇之时,便已经知道其对于渊皇的意义了,此时这般,自然是表明自己并不知道具体,同时也打算借在场众人的口,将渊皇的某些心思宣扬出去。

    至于这样一来,会不会给元澈带来什么困扰,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两人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当年自己与其结下的善缘,在不久之前,对方也算是还给他了,如今自身已然证得主宰之位,就算这俊美青年前世身份来头再大,他也已经不用太过在意什么了。

    而且对方身上因果纠缠过深,只怕接下来的路并不好走,能走到哪一步尚未可知。

    一旁的元澈,此时心中也是念头转动不已,仅仅这一会儿的工夫,便已基本上足够他判断出来很多东西了。

    渊皇的恶意自不用说,灵魂上的九道魂锁早已说明了一切。

    自己与青绝看似有许多渊源,可那些说起来不过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东西,而且以其对自己的那种轻呼散漫不重视的态度,落在青绝的手中,并不见得比渊皇好。

    若是不出所料的话,青绝大概也了解几分自己的根脚,这让元澈心中隐隐的有些不安。

    这么看下来,反倒是刚刚直接对自己等人动手,将一群人尽皆捉了回来的陆洲道主,兴许能够保护自己的安全了。

    毕竟对方只是要追究诛魔鼎之事,而他们在没有什么证据,又显然无法将在场众修士尽数灭杀的情况下,无涯洞之人是绝对不会让自己死在他们手上的,那样一来,此间的经过若是被传扬出去,五行天与无涯洞必定反目,所以对方先前的心思定然不会再动了的。

    此时三位主宰大能正大眼瞪小眼的,似乎都在思虑着什么。

    就听到一把年轻的男声响起:“三位前辈何必为了在下伤了和气,其实你们所纠结之时跟小子一点关系也没有。”

    青绝见他突然说话,也是不由笑着问道:“怎么说?这位渊皇对小友所作所为可是笃定的很呢!”

    听到羽衣青年搭话,元澈也是暗自舒了口气:“那些盘古宫的甲士,既然是受到渊皇前辈派遣,想必前辈也很清楚这支队伍的强大之处,可我青鸾峰此次前来混乱之源的队伍不过十几号人,先前更是有所失散,遇到黎褚等人之时,我这里不过仅有两三名而已,何来什么大肆屠戮之说?”

    青千尧连忙在一旁帮腔道:“青元道子说的不错!在下当时与他在一起,亲眼所见那些甲士都是死在了堕天屿怨魔君及血魔君手下的,至于黎褚,则是施展血灵气禁术,晋升了合体境巅峰,已然安全离去了,还请渊皇明鉴!”

    虽然觉得面前的盘古渊乃是人族罪人,他并不想与对方多言,可是青元道子毕竟救了他们的性命,自然是不能什么也不做的。

    反正怨魔府邸之中那些尸体都已经被黑色雾海所吞没,对方想从那里得到线索基本是痴心妄想的。

    他不知道的是,受到污秽之力的影响,怨魔府邸并未在混乱之源的影响下消隐掉一切的线索,盘古渊早已在那里得到了足够的证据。

    元澈对青千尧点了点头,感谢对方的仗义执言,正打算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

    那盘古渊却是神色一动的问道:“你们亲眼看到黎褚施展血灵气禁术?并且已经安然离去了?”

    也不知是如何作想的,他并未揭穿两人,反而是打听起他关心的另一件事起来。

    元澈与青千尧对视了一眼,便也不隐瞒的将意外得知的,关于血灵气禁术的一切尽数讲述了出来。

    盘古渊如同听天方夜谭一般的皱眉听到了一切,虽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他却是能够感应到两人的状态,知道他们胡编乱造的可能微乎其微。

    “黎褚居然打算叛离我盘古宫了!哼!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心中这般想着,他却是暗自决定,回去之后一定召集人搜索有可能传承了血灵气禁术的人,为黎褚的道路上多布置下几道拦路桩。

    见这位皇者陷入沉思之中,元澈又向陆洲道主解释道:“诛魔鼎损毁一事,确实并非晚辈所为,此刻在这里的师兄师姐师弟师妹都可以为我作证!”

    他心中虽然觉得憋屈,但形势比人强,却是不得不认怂解释。

    澹台明月当即向前一步说道:“陆前辈,晚辈青鸾峰青雀,可以为我师弟作证,一切确实与他无关!”

    几名真传弟子也是相继开口证明。

    虽然此刻的情况,自己等人再被灭口什么的几率已经很小,但若是能让这位脾气古怪的道主了解事情真相,他们也就少了一些被殃及的可能性。

    仙源谷的白面书生竺墨白更是大着胆子猜测说道:“前辈这樽诛魔鼎大概是第一次在混乱之源内使用吧?晚辈观此物与一般宝物并不相同,或许此次的变故,根源还是在混乱之源的诡异之上?”

    原本白面书生也只是试着这般推测一番罢了,可是让众人没想到得是,这青衫中年男子闻言却是眉头一皱,脸上露出了沉思之色,似乎真的在考虑这一可能性。

    如果情况真是如此的话,那这锅可就要逼迫青元道子进行测试的剑梵来背了!

    冷漠青年也是想到了这点,脸色不由变得煞白起来。

    师祖若真的认定此事,自己只怕就要惨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