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吾乃韩馥之从三国开始

第六章 杀

    然而令张二意外的是,冲进去的他却看到原本惊慌的两人一下子变得暴怒起来。

    “找死!”

    “原来是一个不知所谓的泼皮混混!”

    这让张二有些疑惑,难不成这两人还有什么强大的仇家,这才害怕。

    看到他反而不害怕了?

    “冰魄掌!”“烈焰拳!”

    两人大喝一声,扑了上来,似乎为之前自己的怂样恼羞成怒。

    “象形拳!”张二手中速度不慢,硬是左右手接了两人一拳。

    “轰!”左边一股寒意,右边一股热意炸响,让张二整个人退了三步,一口血喷出。

    两人都惊骇无比。

    “冰火两重天!”两人向前两步脸色一变,这么强的实力,顿时让他们合力打出。

    一声炸响,张二只觉得两股大力直接在空气中炸开,整个人耳朵嗡嗡作响,一股庞大的力道瞬间将他掀飞出门。

    “大意了!”张二只觉得坚硬如铁身子直接被震荡得五脏移位,一口血堵在胸口难受无比。

    “噗!”一口血被精神力引导着吐出,顿时整个人都好多了。

    “看来还是低估了这里的人,居然有如此实力!”

    张二脸色一变,他能够感觉到两人身体一个如同火焰,一个如同寒冰,好像他与自然搏斗一般,

    “特么地!”这时候张二才发现,他得到的象形拳在这个世界绝对是最垃圾的法门。

    就好像最顶尖的武功功法和修仙功法一样,即便把武功练到顶尖,也只能堪比修仙者。

    这让张二有些尴尬,他还以为张六给他的是绝世神功,结果却是是绝世神功,可惜是结合了一点修仙的绝世神功,可比修仙功法可是差了不少。

    也难怪,张六随意就把功法交给了张二,恐怕也是这种带着一点修仙的功法是用来测试有修炼资质的人,以此来招纳修炼者。

    这种功法说珍贵也珍贵,但在修炼者眼中绝对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杀!”两人冲了出来,一左一右轰然杀向张二。

    张二见此眼睛微微一眯,整个人突然一个矮身穿过两人,手中一把带着的菜刀。

    两人手还举着,身上冰火两重天。

    甚至可以看到两人眼神中的疯狂。

    然而一道血线在脖子上喷洒而出。

    很快两人身上一个冒着火焰,一个冒着寒冰,慢慢地居然开始显然在空气中,只剩下一些残渣和冰块。

    张二见到两人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虽然他实力和两人差了一些,但他的速度却是比两人快了何止一筹。

    在以两人肉眼看不到的速度下,直接就将两人杀死。

    张二看到闹出的动静太大,不敢多做停留,整个人闯进药材铺一把捞起柜子里早就看好的几株灵草塞入衣服后准备离去。

    突然他看到柜台,一掌拍下,顿时碎裂,一堆铜钱银票之类满地都是。

    他连忙抓了一大把银子和一大叠十两小面额的银票同样塞入口袋,整个人化作一道影子迅速离去。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周围虽然不少灯火点亮,却是无人敢跑出来说什么。

    这让他很是顺利地离开。

    然而就在他走在半路的时候却是微微一愣。

    一道浓郁的黑色阴影,打着一丝血光急速狂飙而来。

    以张二在天师道学到的知识,这应该是某种阴煞,在阴气浓郁的地方很容易出现,而且可以自行吸收阴气提升实力。

    而这只阴煞明显嗜血杀人不少,已经是血煞了,实力绝对是不一般,至少若是刚刚那两个家伙恐怕一个照面就迷失了心智任人宰割了。

    但张二根本不怕,这种血煞别说他天师级别的灵魂,就是刚开始的道士级别也丝毫不惧。

    所以血煞飘来想要迷惑他的心智,却是丝毫不为所动。

    然而血煞却没有感觉,径直扑向张二,一下子钻入他的身躯想要吞噬血肉。

    然而张二精神力化作一头九尾蓝猫,一口将冲进来的血煞吞入腹中。

    瞬间张二感觉一种吃撑的感觉出现,毕竟这具身体并不能承受太多的阴气能量。

    “太好了,这血煞可是比那些阴属性灵草大补多了,一个几乎比得上十株上好的灵草了。”

    张二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同时也明白为何夜晚没有人出门,也没人出来巡逻抓宵禁了。

    恐怕出来的都死了,自然不会有人敢出来。

    至少刚刚那两个家伙,如果张六叔叔也是如同表面上那样的实力,恐怕晚上出门都是送菜的存在。

    也难怪听到敲门的声音两人吓成这样,待看到真人却是一点也不怕了。

    张二解决了血煞,连忙迅速往家的方向急行。

    没一会就回到了家中,反倒是药材铺许久后才出现数道破空声。

    三个黑衣人不分先后地出现在药材铺。

    “是他们干的?”

    “不清楚,周围有淡淡血煞之气,但这两个人身上却偏偏没有任何阴煞残留。”

    “该死,晚了一步,若是让这些血煞在城中肆虐,恐怕早晚要出事!”

    “要不要找一批人,我们轮流盯着,免得出事情。”

    “想多了,我们修炼都没时间,哪有龙去拯救这些被淘汰的弱鸡啊!”

    “药材铺也就丢了一点点略微有点珍贵的药材,还有一些钱财罢了。”几个黑衣人冲进药材铺检查了一番后低声细语了几句。

    “看来是有人缺钱花了,过来想要弄点钱财,不过这两个护卫实力不错,能够杀掉两人,恐怕实力不差啊!”

    “嘿嘿,不过是两个没有潜力的废物罢了,不说了,既然没有问题,那就回去吧!”

    “真麻烦,晚上这里必须要一个人守夜,免得东西被胆子的的刁民拿走了。”

    “咦?奇怪,这个血煞到了那条街附近就没了,难不成被谁解决了?”突然一个黑衣人再次出现,有些惊异道。

    “或许是比较弱小的血煞,被一般武者解决也不是不可能。”中间一个黑衣人沉吟道。

    “不说了,我们严密防守几天,过几天招到了人就离去。”

    而此时张二已经悄悄摸回了家里,将银两等赃物塞入床底的砖头地下,这也是他前身自行挖开来把你私房钱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