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恐怖江湖

第44章 黑化为什么不化烟熏妆?

    崔莺莺被送回凉州之后,已经从凤双翼那里得知自己被救的全过程,知道救自己的那个人叫王动,乃是三妹的夫君,自己的妹夫。

    她想当面向那个妹夫道谢,顺便看一看妹妹到底嫁了一个什么人,只是大哥起兵在即,城中诸多事务,一直耽搁,直到今天见到那个眉清目秀的少年,才再次得知王动的消息。

    不过京城一战,白九知道的也不多,没有细说,只是原原本本把王动交代他的话转达给崔莺莺。

    如果是以前,崔莺莺根本不会关心这些事情,她读书写诗、绣花练舞,一心想着做母仪天下的王后,可是经历了那场政变风波之后,她性情大变,由最初的清高单纯变得隐忍深沉,她把玉后当成自己此生最大的敌人,同时也把她当做自己的偶像。

    她希望有一天自己可以变成玉后那样的女人,站在权利的巅峰,玩转权谋,翻云覆雨,报仇雪恨。

    “我会把你的话告知军师,劳驾你也帮我带一句话给你家姑爷,”崔莺莺斟酌了一下,道:“先替我谢他搭救之恩,然后请他早日带三妹回家一见。”

    白九答应下来,转身返回红线帮。

    崔莺莺起身去见徐图之。

    实际上,无需王动提醒,崔莺莺、徐图之以及凉州城大多数将士认为崔孝宽此行势必要经历九死一生,只是凉州已拉起复仇大旗,和朝廷正面掀了桌子,实不宜轻易得罪康福山和另外几位手握重兵的封疆大吏。

    崔莺莺和徐图之一番交谈,结论不过还是寄希望于崔孝宽的随机应变和大供奉左鹰身上。

    “形势不如人,为之奈何?”

    徐图之的感慨让崔莺莺有种不祥的预感。

    ……

    崔孝宽等人这时已到了燕州,见到康福山,后者仍以将军之礼相见,却又随口道喜,恭贺他自立为王,言笑中颇有些让人难以琢磨其真实心意。

    崔孝宽鉴貌辨色,道:“凉州自立,小侄称王,不过是一众部将催逼太急,暂行的权宜之计,小侄现在一心想的是为我那为国为民的父亲讨个公道。”

    康福山听他提起崔丞相,轻叹一声,道:“朝廷对不起你父亲啊。”

    说着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已让人在府中设下酒宴,三位将军已到,不要让他们久等。”

    崔孝宽留一百护卫在外,只带着大供奉左鹰入席。

    众人推杯换盏,并不提起兵之事,崔孝宽亦不动声色,只与他们高谈阔论。

    酒过三巡,幽州节度使乔慈忽然抬手道:“今日饮宴,无以为乐,我前些时日新收一女,一手剑舞,精彩绝伦,请福山公与几位将军共赏之。”

    康福山道:“快快有请。”

    乔慈啪啪一拍手,一位身穿白衣,面覆白纱的妙龄女子翩然而至。

    那女子体态苗条,眉眼如画,行动如弱柳扶风,袅袅婷婷,我见犹怜。

    女子走到场中,四面行礼,然后缓缓抽出细长的柳叶剑,翩翩起舞。

    康福山和几位将军边饮酒边看剑舞,脸上挂着笑意。

    崔孝宽眼见四人并无商讨出兵的意思,对花拳绣腿般的剑舞实无兴趣,准备借如厕离席,还未开口,忽而心中一跳,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危机感笼罩全身。

    他和大供奉左鹰对视了一眼,后者自然而然地转头看向康福山身后的屏风,提示他危机感来源所在。

    崔孝宽抬眼望去,果然看到有黑影移动。

    一个身穿黑袍的男子从屏风后走出,双目如两道冷电射向崔孝宽,看得他全身一麻,胸口如遭重击。

    那黑袍竟丝毫没有掩盖自己的杀意,身体微微一转,露出一柄黑鞘短剑。

    更为强烈的杀机从他身体散发出来,仿佛下一刻他就要暴起杀人。

    崔孝宽呼吸有些困难,有点透不过气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左鹰突然抬起手,十分随意地轻轻一挥衣袖,将黑袍身上刻意释放出来的威压拂散。

    黑袍不甘示弱,转而和左鹰对峙起来。

    崔孝宽顿觉身体一轻,心中为之一畅。

    突然。

    一道白影如闪电般从眼前劈过。

    心口莫名一凉,低头看到一把细长的柳叶剑刺进了自己的身体,刚好刺中心脏。

    嗖!

    长剑抽回,一条细细的血线从他体内射出,刚好射在那舞剑女子的白衣上,染出了一朵鲜艳的桃花。

    那女子身影如梦似幻,退至场中,眸中神色冰冷得像一座千年冰山,眉间煞气如阴云,哪还有半点娇弱的样子。

    雪衣!

    十步盟最负盛名的女杀手。

    据说是唯一一位练成“十步一杀”绝技的女刺客。

    崔孝宽眼中流露出痛苦和哀伤的神色,感觉到生机一点点流逝,死亡的巨大阴阳逐渐将他吞噬。

    壮志未酬。

    大仇未报。

    就这样死在一个可耻的阴谋中,他实在不甘心。

    “逃!”

    这是他在这个世上说出的最后一个字。

    自然是说给左鹰听的。

    他希望守护了凉州城几十年的大供奉可以逃出去,把这里发生的一切告诉外面的人。

    然而黑袍此时已经缠上左鹰,他无法从容抽身离开。

    康福山将手里的酒杯用力往地上一摔。

    噼昂当!

    一队弓弩手从后面冲出,二话不说,对着左鹰一通乱射。

    左鹰没有理会那弩箭,双掌齐出,推向黑袍。

    黑袍从原地消失,一道弧形剑芒闪烁迅疾,飞向左鹰。

    左鹰冷哼一声,以身接下那一剑,身子一斜,如一只大鹰扑向康福山。

    康福山面不改色自斟自饮。

    一道灰影不知从哪里闪出,阻住左鹰去路。

    左鹰应变极快,或者说他压根早有打算,半途折身,飘向幽州节度使乔慈,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向外掠去。

    啊——

    空中传出一道惨叫。

    乔慈被丢了下来,脖子已被扭断,已然断气。

    左鹰负伤逃走。

    “杀了他。”康福山随口吩咐道。

    一黑一白两道身影追了出去。

    康福山微笑说道:“接下来我们谈谈凉州和幽州应如何分配吧。”

    ……

    崔双玉从一个长梦中惊醒。

    梦中她见到无边的黑暗,无尽的杀戮。

    血流成河。

    尸骨堆山。

    她的眼神却很平静、淡漠,没有包含任何情绪,梦里的那些杀戮,原因她已不记得,但心里觉得,那并无不妥。

    人皆有罪过,大多不值得宽恕,不妨杀之。

    她坐起身,发现自己坐在寒潭中心的水面上。

    想起晕倒之前的事,眉眼低垂,心想,那个虚伪的公主也是要死的。

    她离开寒潭,抬头看到师傅负手站在自己的面前。

    她一言不发,跪倒在地,“请师傅将掌门之位传于大师兄顾涌泉吧。”

    骆红渠道:“我已收了王动为徒。”

    崔双玉不语。

    “祖师爷赐了你们一线牵,你们有这一世姻缘。”

    “我会带他一起去求祖师爷斩断红线。”

    骆红渠摇头,“红线从无收回的道理,这是姻缘,也是你们的命,你们只能从命。”

    骆红渠转过身,望向寒潭,目光比寒潭更深邃。

    “而且,这次去京城救你和你二姐,全靠他出谋策划,最后更是凭他催动秘法打退银面具和一千玄甲兵,才给我争取了时间将你从鬼门关拉回。”

    崔双玉沉默不语。

    “你先去见他吧,我想他应该有话对你说。”

    崔双玉站起身,躬身一礼,转身离去。

    ……

    王动正在后山练棍。

    他的体力其实早已恢复,仍然保持着慢吞吞的动作,一副还在恢复的状态,是因为他不想被打扰。

    无论谁来找他,他都可以用“我要回去休息了”这个理由完美脱身。

    崔双玉向他走过去。

    “事到如今,你可以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了吗?”

    不良人的身份已被拆穿,又展现出了那么恐怖的战力,肯定是大有来历之人。

    王动转过身看着她,不答反问:“身体大好了?”

    “不要岔开话题。”

    王动盯着她看了一会,突然一笑,“看这气场,的确是黑化了,怎么不化烟熏妆?”

    崔双玉脸色一沉,听王动继续说道:“我如果是你,我会先对救命恩人说一声谢谢,毕竟我们不是真夫妻,我救你那是情分不是天经地义。”

    崔双玉怔住,眉间煞气一闪而逝。

    “谢谢。”语气颇为生硬。

    “不客气。”王动摆摆手,“至于我是谁的问题,我现在不高兴说,你也不要再问。”

    崔双玉哼了一声,正要提起斩断红线的事,白九突然快步冲过来,边跑边大声叫道:“姑爷不好了!凉州王在燕州被杀了!”

    “你说什么?”崔双玉转身抓住白九。

    白九这才看到掌门师叔,赶紧行礼,然后道:“凉州王,凉州王去燕州赴会,被十步盟刺客一剑扎心……刺死了!”

    崔双玉双眸登时泛起诡异的红光,一把把白九推了出去,后者倒飞了十数丈,眼见要撞到山上,被王动闪身接住。

    崔双玉转身就走。

    “且慢!”

    王动闪身拦在崔双玉身前。

    “让开。”崔双玉的语气中带着一股不容违背的死意,再阻她片刻,她就会出手杀人。

    她的心已经被仇恨完全占满,此时陡然听到这个消息,简直是最直接有效的催化剂。

    王动急中生智,双手在脸上一抹,慢慢变成崔孝宽的样子。

    “双玉,不要冲动。”王动模仿崔孝宽的声音说道。

    崔双玉神情变幻,眸中的红色慢慢退去。

    一旁的白九看得目瞪狗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