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吾刀即盛唐

第九十三章 张力的谋划

    一边说着,孙猴子一边从袖口掏出了两把匕首和一张羊皮纸,塞在两人手上,让他们妥善的藏好,由于牢笼里光线昏暗,外面的人看不清楚里面在做什么。

    “刀子藏起来留着防身,不到必要的时候别动手,羊皮纸上是我画的监狱的地图,上面有狱卒的位置和换班时间,你们好好记下……我大概算了算,狱卒大概有七八个人,一路上囚牢里的犯人有二十多个,人多嘴杂,你们要小心些。”

    他交代得虽然匆忙,但显然是有准备而来,张仲马平不动声色的收好东西,同时吩咐孙猴子一路小心,别着了别人的道。

    孙猴子点头应了,又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布包裹,“这是吃的,大概三四天的干粮,省着点吃……现在城中已经没有粮食卖了,监狱里不可能给你们提供口粮。”

    张仲和马平脸色一紧,郑重的接过包裹,都对孙猴子的细心感到由衷感激。

    还想再说些什么,外边的狱卒突然重重的咳嗽了一声,孙猴子眉头一皱,只得站起身来,使了个眼色,转身离开了……

    北庭城外,李度带着几个商队的管事找上了门。

    张力才查看完石头的伤势,刚回到营帐里还没有坐定,就看到了他们一行人匆匆而来,微微叹了一口气,他迎了上去。

    李度等人脸上写满了焦虑和惶恐,想必许驼子已经将北庭城中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转告了他们,这倒省去张力一番口舌。

    “我们得立刻离开这里。”,还没有站定,李度已经迫不及待的说出了口,吐沫星子甚至都绽到了对方的脸上。

    “去哪?”,张力厌恶的擦拭了一下脸颊,冷冷的反问道。

    李度一时语塞,他一个纨绔子弟,哪里管得了这些事?顿时了片刻,一张还算英俊的脸涨得通红,“你在带路,你还问我去哪?我们请了你来,干什么吃的?”

    看到他歇斯底里的样子,张力冷淡的咧咧嘴,慢慢回道,“这周围没有地方是安全的,越往前走,陷阱越多,你们也只会越怕,还不如在这里待着,那些马贼肯定想不到我们就藏在他们眼皮底下。”

    以不变应万变本来就是一门高深的学问,可惜惊慌失措的李度显然不这么认为。

    “你又不是马贼!你怎么知道他们不会杀过来!”

    张力的耳朵被吵得嗡嗡嗡的,他突然有些想给这个绣花枕头一巴掌……屁大点胆子也敢来走西域?当真是老子英雄儿子狗熊,李良真把他宠溺坏了。

    “因为他们的主要目标是城里的商队……石头带来的消息,现在城中缺粮,商队们肯定不甘心束手就擒,等到没粮的时候说不定要挣个鱼死网破,马贼们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可是你不是说马贼就是要等到城中无粮才动手吗!要是商队反抗得激烈,那不是得不偿失了?!”

    张力有些哭笑不得的瞪着眼前这个年轻人,不知道他的脑袋是怎么长的,看起来挺聪明的一个人,居然老是问些蠢问题。

    “这就说明,要么马贼们对城中的商队情况了如指掌,所以才会这么布置,要么就是他们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能困得住……我肯定,城中有马贼的内应,已经把各个商队的战力都摸清楚了。”

    生怕他再问出什么无语的问题,张力干脆把掌握的情报全部说了出来。

    李度和几个商队的管事越听脸色越难看,眼下他们的情况尴尬无比,城也不能进,明摆着是个陷阱;继续走也不行,给养已经快没有了。当真是愁死人。

    张力看着几个人如丧考妣的脸色,微微叹了一口气,“天色这么晚了,你们先回去休息,明儿一早,我会拿出计划,路是我挑的,自然我会保证商队的安全。”

    李度等人面面相觑,不过得到了承诺终于脸色好看了点,当下各自散去。而张力目送他们离开后,钻进帐篷,沉思起来。

    这一坐就是整整三个时辰。

    当天色快要亮起鱼肚白时,一宿未合眼的张力疲惫的按着太阳穴,眼皮不自主的跳动,顺手拿起地上的水壶,仰头张嘴,却连一滴水都没有倒出来……他这才记起,半个时辰前自己已经将水壶里的茶喝完了。

    孙猴子写在帛书上的情报他已经看了好几遍,几乎能倒背如流,对其中一些看似不合理的细节也想通了。

    只是,从打探来的情报看,城中的情况非常不乐观,孙猴子明确建议到让他带着队伍先走,自己和牛伯等人找机会脱困。

    孙猴子的意思,张力明白,是要舍卒保帅。只是十几年的兄弟,过命的交情,他又怎么会做这么无情的选择呢。

    伸直手臂,张力活动了一下酸软的筋骨,眼角猛然瞥见一个人影钻进了帐篷,凝聚起目力微微一扫,淡淡笑道,“怎么,你不好生躺着,我说,小子,你脚上的伤可不容易好呢。”

    整个刀客队伍里,被张力称呼为小子的,就只有石头一个人。

    “首领,我睡不着。”,石头跛着脚坐下,身子却挺得笔直,眼神中满是担忧,“牛伯他们是不是很危险?”

    原来他睡不着是因为这个……这孩子真是外冷内热呢。

    张力莞尔一笑,心中的烦恼消失了不少,冲着石头肯定的摇摇头,“他们都是老江湖了,一时半会儿不会吃亏的。”

    得到了张力亲口保证,石头心中稍安,随即想起自己到这里来的目的,正色说道,“首领,我想,那个人出现在城中,有问题。”

    张力一怔,随即反应过来石头口中的那个人指的是谁。

    突厥的驸马爷,大唐皇帝的侄子……武延秀。

    “你想说什么,尽管说来。”,张力知道石头不会无的放矢,肯专门来找自己,一定是深思熟虑了很久的结果。

    石头点点头,整理了一下思路,皱眉说道,“他和其他的商队不一样,我看其他商队里的人脸上神色都不好,好像都怕马贼似的,但是他就不怕,跟在玉门关看到的时候一个样。”

    张力思付一阵,接过他的话头道,“他是突厥的驸马,身份地位很高,身边想必有不少护卫,乱战之中足够保他脱险,而且,即便是不幸被马贼围住,只要他亮出身份,那些马贼也不敢把他怎么样。”

    石头挠挠头,他当然不知道这些地位尊贵的人物背后所蕴含的能量有多大,对于马贼而言,这个人是碰不得的,除非铁了心要跟大唐和突厥作对。

    “可是,我总觉得他出现在城中,不正常。”,石头翻来覆去就是这么一句话,仅凭一股直觉而已,他自己也找不到肯定的理由。

    张力盯着石头看了几眼,确定他还在坚持之后,倒是有些重视起来……这孩子的直觉有时异常的准确,或许是自己大意了也说不定。

    “我也想过这个人出现的动机,不过最后还是排除他了……因为他没有出卖商队,为马贼做内应的理由。”

    张力顿了一下,将自己心中所想和盘托出,“他的身份地位很高,而且不缺钱,前些日子在玉门关的动作,我认为是在拉拢商队。突厥人现在内部也分为几块,他所娶的那位突厥公主所在的势力在整个突厥势力中,并不是最大的那一个,但是却是与大唐走得最近的,要是能与大唐商队长期通商,对他们所在的势力肯定有帮助,所以我认为他就是一个传声筒,是突厥势力派来打前哨的,毕竟此人有皇亲国戚的身份,这些商贾们多少都要卖些面子。”

    “他出现在北庭城中也不算稀奇,大唐商队走这条贸易要道有些年头了,但是对于突厥人来讲,想从这条黄金路上分一杯羹却是难上加难,他们没有基础,对商贾之道又不熟,最好的法子就是与大唐商队搭伙,以入股的成分谋取利润,突厥那边的皮革和马,还有其他特产,无论在西域还是大唐都能卖个好价钱。”

    张力娓娓道来,这些都是他深思熟虑后的结果,也是他排除武延秀是内应的最大原因……要是这次将商队都出卖了,明年谁还来走西域这条道?大唐边境与突厥的交易渠道一直没有放开,要是这条路也断了,对整个突厥部落而言都是不小的打击,他不相信对方会如此短视。

    石头听到张力说了这么多,一时半会儿不能理解,他对周边局势本来就一窍不通,当下红着脸,小声说道,“哦,那我想多了,对不起。”

    见他如此尴尬的神色,张力轻轻的拍着他的肩膀,鼓励道,“你肯多想,这就不错,我们又不是诸葛亮那种神人,想错了很正常。”

    石头见张力并不在意自己信口开河,胆子也大了些,想了想,好奇的问道,“突厥人跟吐蕃人比怎么样?我们大唐打得过他们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