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史上最强大妖

第61章 寒螭

    第61章寒螭

    苏冥如今力量何等之大,白磷大蛇头部虽然鳞骨坚硬,但还是被苏冥一枪贯穿直插入脑髓,溅出红白之物。

    吼~

    白磷大蛇头部遭受重创,发出痛苦的嘶吼,身躯剧烈摆动,蛇尾在岩壁地面上猛烈甩击,整个山腹都开始晃动。

    苏冥可不敢任由白磷大蛇临死破坏,猛然抽出冥血枪,再次寻着伤口使劲插入,接着快速连插,还伴随着力量震动,如此连番重击下,不到三分钟,白磷大蛇终于无力死去。

    呼~

    见白磷大蛇不再摆动,苏冥终于大出一口气,别看他攻击简单,但要制服击杀这样一条十多二十丈长的巨蟒,所要花费的力气妖力简直堪比一场激烈战斗。

    就说苏冥在白磷大蛇剧烈摆动下,不被甩下去,就不是一件轻松的事,说实话刚刚苏冥有一种前世小时候坐过山车的感觉,缓了片刻,才从眩晕状态里走出来。

    金蟾老祖和铜兕王就不那么幸运了,刚才被白磷大蛇死前吐出的寒息扫中,被冻成了两个冰雕,只有眼睛还能转动,要不是修为足够,并且没有被寒息正面击中,否则说不定现在已经变成冰碴子了碎一地了。

    确定白磷大蛇没有了生命迹象,苏冥跳下蛇头,好笑的看了下冰雕里两双求救的眼睛,一挥手,施展九幽冥火将他们身体外面的坚冰化去。

    “咯咯,刚......刚刚冷...冷死我了!”自从化妖修炼到如今,铜兕王还是第一次差点被冻死,说话的时候上下牙还在碰撞。

    金蟾老祖还好,他本体是蟾妖,抗寒能力比铜兕王强多了,解除冻体后,很快就恢复过来,向苏冥说道:“大王,我想我大概知道这处寒潭的来历了!”

    “哦!你看出了什么?”苏冥收起冥血枪,好奇问道。

    金蟾老祖迈步上前指着死去的白磷大蛇头前的蓝色蛇冠向苏冥道:“大王且看这条凶蛇的蛇冠,属下相信寒潭的来历必定就藏在这蛇冠之中,只需将其切开,一切自然明了!”

    苏冥仔细观察了一下白磷大蛇的蛇冠,除了颜色却是没有发现什么特殊,当即也不犹疑,并指成剑,在蛇冠上轻轻划过,破开一条切口。

    哦吼~

    就在蛇冠被切开的瞬间,一条细小虚幻的白色龙魂从切口中飞出,发出一声脆嫩的龙吟,龙眼恶狠狠地盯着苏冥。

    “螭龙魂?!”看着眼前那条虚幻龙魂,苏冥惊讶道。

    何为螭龙?

    前文提过这个世界龙族有三个分支,分别是祖龙传下的真龙一脉,青龙传下的天龙一脉,还有蛟祖传下的蛟龙一脉,而且三种龙族也极好分辨。

    其中真龙的特征是头顶有鹿角腹下有龙爪,以五爪金龙最为高贵;天龙则是在真龙的基础上背生双翼,所以天龙亦被称为应龙;正统蛟龙虽有龙角龙爪,但其龙角并非真龙那样的双鹿角,而是头顶独角。

    在这三支龙脉中,其实还有稀少的变异龙族,螭龙就是一种真龙一脉的变异龙种,和正常真龙不同的是,螭龙虽有真龙形,但头顶却无真龙角。

    苏冥眼前的螭龙魂就是这种形态,有龙身龙头龙爪但无龙角,即使现在是只是龙魂状态,依然散发出强烈的龙威。

    说起来这条螭龙魂也是命运不济,他名叫寒螭大王,本来自海外真龙族,万年前游历到蛮荒妖林,遭逢大敌深受重创陨落,好在他当时修为已经达到了妖王境巅峰,保留下一缕龙魂不灭,数千年后附身于一条来到此地的幼小白蛇身上期待重生之机。

    可惜他龙魂不全,为了保住灵智不散,经常陷入沉眠状态,这才被苏冥趁机偷袭得手,否则要是他操纵蛇躯,苏冥岂能这般轻易引诱击杀白磷大蛇。

    苏冥刚刚破开他寄魂所在,这才将他从沉眠状态惊醒,看到自己寄托重生之机的白磷大蛇惨死,哪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是以对苏冥愤恨无比。

    “可恨的小辈,竟敢破坏我寒螭大王的复生之躯,我要你死!”万年心血一朝丧,寒螭大王欲哭无泪,怒不可遏。

    听到寒螭大王的威胁,苏冥不屑冷笑道:“呵呵,死的就剩下一缕残魂还敢在本王面前嚣张,谁给你的胆子!”

    苏冥一眼就看穿了寒螭大王的外强中干,或许其有生前的修为实力还能让他忌惮,但区区一缕残魂也敢在他面前叫嚣,真的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你!”寒螭大王气结,他当然明白现在的自己不是苏冥的对手,要是白磷大蛇还活着他还能借躯跟苏冥拼一拼,但现在只有暴露在空气中的一缕残魂,别说苏冥了,就是寻常妖将都可能教他做龙。

    “你什么你!”苏冥可不是好脾气,哪能惯着寒螭大王,当即冷声道:“本王问你,你就老实回答,要是不然……休怪本王把你这剩下的残魂一起灭了!”

    寒螭大王被苏冥的话挤兑得不行,想要反驳,张了张嘴却无话可说,龙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形势比龙强,他毫不怀疑眼前这位浑身杀意凌然的妖王会说不会做。

    “哼!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撇了撇头,寒螭大王轻哼一声,想要保住最后一丝尊严道。

    见寒螭大王服软,苏冥收敛身上的杀意问道:“你是怎么死的?”

    听到苏冥的问题,寒螭大王翻了翻并不存在的白眼瓮声道:“还能怎么死的,当然是被仇敌杀死的了!”

    铜兕王开始还被突然出现的寒螭大王镇住,现在才反应过来,有苏冥罩着,他还怕个锤子,为了表现自己,苏冥还没说话就先跳出来指着寒螭大王呵斥道:“大王问话你不好好回答,是想死吗?”

    寒螭大王怕苏冥不代表他惧怕铜兕王,目光凶狠地瞪了其一眼,把铜兕王吓了一跳,这才满意的继续道:“当年本王从海外来到这里……巴拉巴拉巴拉!”

    一通讲述,听完苏冥都有点觉得这寒螭大王真是倒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