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我是半妖

《我是半妖》正文 第五百二十章:意外熟人

    苏邪不是陵天苏这种不开窍的木头,几乎是瞬间看懂了漠漠的眼神意思。

    她掩嘴娇笑:“傻小子,他的意思是,在西北方向的另一边,有着一位姑娘在等着你,这位哥哥,我说得对吗?”

    这一声极度暧昧的哥哥称呼,出乎意料的,自苏邪这小妖女口中说出来,却显得十分平淡自然,没有一丝勾人的意味。

    而被苏邪亲昵换做哥哥的漠漠也并未有太大的表示,或是说……带点某种小情绪,根本不想搭理她。

    陵天苏微怔,看了一眼西北方,心想莫不是香儿月儿他们来了。

    可苏邪说得又是一位姑娘,香儿月儿她们素来形影不离,如此说来便不可能是她们了。

    陵天苏沉吟片刻,忽然心中升起一个复杂情绪,他看着漠漠,带着一丝紧张意味问道:“可是她来了?”

    漠漠嗯了一声:“是她。”

    漠漠下意识的以为陵天苏口中的那个“她”就是秦紫渃,不假思索的肯定说道。

    可下一刻,他看到陵天苏那越发紧张复杂的神情顿时明白那个“她”是谁了。

    “呃……不是她,不是她……”漠漠面色微窘,心中带着一丝莫名窃喜,她忙不迭送的解释道:“是晋国公主。”

    陵天苏紧张万分的心情微微松了一口气:“晋国公主?可是秦紫渃?”

    听到他那略带客套的连名带姓念出她的名字,漠漠嘴角的笑意怎么也掩饰不住,眉眼弯了弯:“嗯,正是她。”

    哗啦水声响起,苏邪已经起身缓步走出溪水,一袭轻衫湿透,在夜风的吹习之下,毫无间隙的紧贴在她那具玲珑娇躯上,说不出的诱人夺魄。

    她将鬓间一缕湿发撩至嫩白的耳后,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了风情万种之态。

    她轻笑:“既然有人在等世子殿下,咱们还是早些出发得好,这里可不比人间,那么一个温柔人畜无害的姑娘家在那等候,可指不定会突发一些危机状况。”

    陵天苏没有挑这个时候深究为何秦紫渃会来此远古之地,更没有过多的询问为何漠漠会与她一路前来。

    因为他觉得苏邪说得不无道理。

    秦紫渃虽炼器刻符资质绝佳,但毕竟是第一次深处如此危险地带。

    陵天苏不敢保证她在这远古之地是否能够有自保的能力。

    在国师杀死了枭阳国的两位首领之后,数十万名枭阳人四处逃窜而散,而秦紫渃所在之处距离枭阳国境并不远。

    一想到那些饿死鬼投胎般的倒脚仙们,陵天苏心中就一阵发凉。

    因为枭阳人的实力绝对不弱,每一名枭阳人,抡出的一棍力量都绝不弱于凛冬的暗金之力。

    “嗯,现在就出发。”

    陵天苏重重点头,然后没有在多说什么,背过身去,抄起漠漠的两条大腿在他一声惊呼声中,也不顾他的意愿直径将他背着背上。

    一路疾驰,朝着西北方向而去。

    苏邪跟在陵天苏身后,身姿轻飘却速度极快,犹如月下精灵一般。

    她似笑非笑的看着二人背影,然后竟是十分轻佻暧昧的翘起嘴巴,吹了一个并不响亮的口哨。

    听着这意味不明的口哨声,漠漠面颊微微发热,然后回首瞪了她一眼。

    百里之遥对于修行者来说并不算远,虽然陵天苏体内元力在国师老道阴冷气机的干扰下无法动用,但昊天气窍打通的七十道气窍用以赶路,绰绰有余。

    一炷香不到的功夫,陵天苏已经背着漠漠来到指定地点。

    他皱了皱眉,扫视四周,并未看到那道熟悉的紫色身影。

    只看到一群疯狂无比的枭阳人抡起手中木棍,狠狠的敲打着一片空气。

    那片空气里空无一物,可他们手中木棍抡带起来的沉猛罡风却像是击撞在一片实质却看不见的墙壁之上,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漠漠看了一眼,思索片刻后道:“那位晋国公主精通符阵之术,想必那方空间有着一处阵法隔绝。”

    陵天苏点了点头,他亦是明显的感知到那方空间之下还隐藏了另一道空间。

    若不是这群枭阳人们疯狂敲打这那边,恐怕极难发现那方空间的风景。

    枭阳人的人数实在是庞大可观,而群龙无首奔逃之际,自然少不了一些枭阳人撞在那道空间之外。

    以他们那种对食物的疯魔渴求一般,造成如今这种状况真的一点也不足为奇。

    看到陵天苏等三人来此,那群枭阳人顿时止了手中的动作,回首冲他们咧嘴露牙,然后疯狂袭来。

    陵天苏眼眸一凝,尚未来的及出手,只见万千花瓣飞舞,温柔的花瓣瓣心之中,裹挟这凌厉如电的紫芒小刃,粉色花瓣飞速旋转。

    每一片瓣叶都精准无比的抹过一位枭阳人的脖子。

    咚咚咚……

    头颅坠地之声不绝于耳。

    黑压压一片,至少有着百名枭阳人的尸体直挺挺的倒地而亡。

    陵天苏回首,便见苏邪若无其事的撩动着青丝,好似方才残忍瞬杀之人并非是她一般。

    一声轻响,夜色之中,有着薄暮一般的云烟氤氲升腾再散去。

    许是在那片阵符空间之内的人,能够清晰的看见外界的情景,见到来人,便主动散去阵符。

    透着薄雾,便见那蒙面紫衣女子跪坐在草原之上。

    她身下围绕着一圈晶蓝灵石,菱形面上,有着刻刀划刻的符文痕迹。

    很显然,她便是借着这上品灵石的力量刻绘出的隔绝阵符。

    她目光平静的看着安然的陵天苏,水色眼眸仿佛永恒不变的温柔,她微微点头致意:“平安就好。”

    陵天苏微微一怔,随即也点头致意,正欲说话,目光微闪,透过她的身体往后看去,居然发现此处空间内,不仅仅只有她一人。

    她身后居然还有两人。

    一名年轻男子浑身是血,重伤昏迷的躺在地上。

    而另一名则是一个容貌庄秀的女子,蹲坐在男子身边,眼中含着凄凄泪珠,满是担忧之色的为他包扎着身上的伤口。

    陵天苏眼皮顿时一跳,不解惊呼:“双容?他怎会伤得如此之重?”

    那名重伤昏迷的男子正是月儿的负心人,双容公子。

    而在一旁含泪服侍着的,正是与他寸步不离的痴心表妹李依依。

    双容公子与他表妹会来此远古之地陵天苏并不意外,但是能够将这位双容伤到这般境界的那可是不得不让陵天苏意外万分了。

    万首试中,陵天苏亲眼见过双容公子的战斗,他刻意压制境界,都能够展现出一身不俗的实力。

    来这远古之地,他定然不会再继续刻意压制境界。

    安魄巅峰境界的双容公子,他的实力,绝对要远胜于在场的每一个人。

    李依依从衣袖中取出一方手帕,温柔的擦拭着双容面上的血迹。

    她抬首看着陵天苏,眼中尽是愤慨之色:“以阿容的实力,自保脱身能力自是有余,只怪阿容过于相信他人,以至于被人偷袭暗算,再被人围攻,这才伤势沉重至此。”

    陵天苏眼眸凝了凝。

    虽然他对这位曾经负了月儿的双容公子并无多大好感,但经过万首试那次,双容公子亲自找上门来甚至不惜下跪……

    陵天苏看得出来双容对月儿的确有情。

    且此情不浅。

    如今听到李依依说双容被人暗算重伤,心中仍是多少有些不愉。

    他皱眉道:“此地不宜多待,枭阳国既是一个国境,又有神火传承,如今枭阳人四处奔逃,首领惨死,若不出意外,此地很快就会爆发战争,我们向东方走,寻一处安全之地安顿下来再做打算。”
Back to Top